「歡迎返嚟~」

永樂拖着疲倦的身驅,回到罪工場。雖然他的計劃完美地成功了,但他現在只想回家好好睡一覺

阿雪興奮地撲向永樂,牽着他的手。永樂無力地笑了笑,這應該就是英雄片中的打敗英雄抱得美人吧

阿雪緊緊攬住永樂,在她眼中這是她唯一會愛的男人

「恭喜恭喜」





阿朗亦向永樂道賀。此刻的永樂就像婚禮中的新人,雖然興奮地接受着各人的祝福,但又無力再笑了

此時,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了,一個慈祥的中年大叔進了來,他面帶微笑,卻使眾人也嚇得靜了。這將嘴臉雖然不是特別難看,卻是永樂畢生難忘的人

「梁永樂,今晚攢咗唔少錢喎」

華叔邊走過來邊說,笑容背後,沒人知道他在想什麼

「吓?華叔你講咩呀?」





永樂先裝傻,不敢輕舉妄動

「你嘅事我大概都知。對於你嘅做事手法,我都冇意見。只係你係一個不可多得嘅人才,如果龍少真係返唔到嚟,希望你可以頂替佢個位」

華叔微笑着,拋下這句話便離開了

「永樂!你好叻呀!」

阿雪表現比起永樂更加興奮。永樂的擢升更是對阿雪眼光的肯定。現在她不再追求金錢,只一心追求永樂





「唔好意思呀,我今日真係好攰,我想返屋企唞下。至於成為會員嘅事,我會考慮」

永樂回到家,沒想太多,就疲倦地睡着了。他很清楚,由於他是取代龍少位置而成為會員,定必會惹來很多麻煩

********************************************

「永樂,永樂」

永樂四周漆黑,只有眼前的少女

「心妍!你唔係死咗啦咩?」

眼前的是永樂最重要的人,也是那個曾經令他一蹶不振的女孩。永樂沒有多想便擁抱着女孩

「心妍...心妍,我好掛住你呀...」





女孩掃著永樂的背部,就像多年前她安慰永樂一樣,在心妍面前,永樂彷彿沒有長大過一樣

「呢度係夢境呀,永樂。我死咗已經係一個改變唔到嘅事實,你要做嘅係繼續你嘅人生」

女孩溫柔地向永樂說,永樂則哭成淚人

「當日你冇選擇到拯救我,但係今日你可以選擇咗做會員,可以拯救阿雪同阿朗」

永樂猛烈地搖着頭

「我唔想再犯罪啦...當日我就係因為...因為犯罪,而累死你,係我對你唔住...」

永樂哭成淚人,當日女孩失救的一幕不斷在他的腦內重現。他很怕,很怕重視的人也會變成冷冰的屍體,失去溫度離他而去





「唔會再發生㗎啦,我相信你。永樂哥哥而家已經有能力保護人。而我見到你可以打敗龍少,就知你已經長大啦。心妍都可以安心離開啦」

心妍的臉貼近永樂,她用手拭乾永樂的淚。她只希望眼前的男孩能有美好的生活,那麽她的離逝也算是有意義了

「唔好...求下妳,唔好再離開我啦...」

永樂知道心妍已經離開的事實,但他只想抱擁着她。即使只有多一秒,即使只是在夢境

「再見啦永樂,你都要好好照顧自己吖」

心妍說到這裡,也忍不住滴下眼淚。她只是在永樂面前強忍思念之情,但她的心同樣掛念永樂

永樂的視線慢慢變黑,心妍也消失在漆黑中。永樂想捉緊心妍的手,但是他就是觸摸不到

「唔好呀!」





********************************************

我從夢境驚醒,卻發現抱着柔軟的質感。難得是心妍真的復活了?

當然不是,原來我攬着的是阿雪。我跟她臉貼臉,近看這個女孩真的白得像雪一樣,彷彿不受塵俗所污染。我欣賞着這張美人的睡相,想必惹來不少男生妒忌吧

正當我自鳴得意時,卻突然毛骨悚然。昨晚明明只有我自己喝酒然後睡覺,阿雪留在夢工場。她是怎麼能進來,並且睡在我身旁的?

我嚇得整個人跳起,這個動作卻弄醒了阿雪

「早晨~」

阿雪睡眼惺忪,伸着懶腰說。天降美人本應是件樂事,但是整件事卻太詭異而使我高興不起





「點解你會喺度㗎!」

我退後二百步,直接了當問了心中的問題。阿雪卻揉揉眼睛,十分自然地說

「咁我掛住你呀嘛~加上上次我醉咗你帶過我嚟,我未識上嚟囉」

阿雪的語氣平淡而自然。事實上,阿雪認為沒什麽比起睡在男仔旁,更有效地刷好感度。她當然成功令永樂小鹿亂撞,但也令他的驚嚇度升至極限

永樂到客廳避開阿雪,卻看到大門的鎖被踢破了。永樂不禁冒出冷汗,生怕自己會成為下一個被怪力少女踢破的門鎖

阿雪拉開我電視櫃前的抽屜,拿起電視遙控器。我差點以為我家裡多了個女主人。看到這情景,我心裡總有不祥的預感

「凌晨時分,涉嫌傷人而被拘捕的龍凱晨獲保釋後,所坐的士的剎車器失靈,而撞向隧道的收費亭,繼而發生爆炸,車上二人全部身亡。警方初步認為案件冇可疑,暫時列作意外處理」

電視機的<香港早晨>播出龍少離世的消息

「樂仔!你望下,龍少真係死咗!我地成功咗啦!」

阿雪向我露出勝利者的笑容

「做咩叫我樂仔呀,叫返我永樂得啦」

我不太習慣阿雪稱呼我為樂仔

「樂仔親密d嘛,你都叫我做希雪啦」

我搖搖頭拒絕。阿雪就把頭哄近,嚇得我把頭別過

「你以後都要叫我希雪,如果唔係,我就將琴晚嘅事講出去」

阿雪鬼靈精地笑着,我聽到阿雪的威脅嚇得冷汗直流

「得...希雪,以後就叫你希雪」

我只能妥協,她卻快速地親吻我臉龐一下,我反應不及

「行啦,我地今日一齊返罪工場啦~」

阿雪拿起手袋,跳跌走走

「就好似上次咁~」

看着反常的阿雪,我總有不祥的預。此時的我當然不知道,阿雪的依賴和佔有對象已經從錢變成了我。而這天只是苦頭的開始

阿雪拉着我的手,我嘗試爭脫,但她的力量實在太恐怖,我也於是放棄爭扎了

我和阿雪回到罪工場,龍少的辦公室。除了阿朗一早到了以外,華叔也在。這個情景下,本來和我打鬧着的阿雪也停止了

「咁快有艷福呀~永樂」

華叔語氣就像親切地問候我,但他事實上親手殺了我的前女友,這句話是故意挑釁我的

「邊係呢~不過華叔你大駕光臨冇理由就係想睇下我嘅近況掛」

我把話題帶回今天的正題。直覺告訴我,華叔是個危險的人,比起龍少,他難纏二百倍。因此,我亦不想與他糾纏

「咁我都單刀直入。今日嚟,係想同大家講龍少已經意外殺咗。所以我希望永樂你,可以成為我地罪工場嘅會員,取代龍少嘅位置」

「冇問題」

我一口答應了。經過昨晚的夢,我也總算想通了。阿雪聽到我這個決定出自真心地笑了。而阿朗和華叔則沒有想過我會如此輕易答應

「好吖!咁永樂你就會成為阿雪同阿朗嘅專屬會員。而呢間房亦都會變成你嘅辦公室,龍少以前喺罪工場嘅嘢都會歸你」

我點點頭。這也算是我意料之內

「不過呢,我仲會安排多個人入嚟,我係佢嘅專屬會員,不過佢會聽你指令同幫你,佢加入你嗰team,你冇異議?」

我搖搖頭。心想多一個人幫助我也是好事,就答應了華叔

「入嚟啦~」

此時,房門被推開,熟悉的身影進內

我整個人呆住了,大腦也停止運作。這些年,我一直都只希望她回來。我想也不想,就衝上前把女孩抱住

「心妍!唔好再離開啦!我好掛住你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