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章節配合音樂效果更佳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u1p5l3m5es

罪工場位於觀塘海濱旁,這可算是為罪工場提供一個最佳的掩飾。因為觀塘海濱就是個普羅大眾休憩的地方,嚴格來說更是情侶派單身狗糧的地方

在如此一個浪漫的地方,總有個樣子滄桑,憂鬱的男孩獨坐在海濱的二人專用長凳。路過的情侶也會送他一個鄙視的目光,但他不會理會,因為他是這張長凳的常客

這個人就是陳俊傑,一個剛畢業的中學生





他喜歡看着海,嗅着丁點郊外氣息。他每次來這裡就是寫故事,或該說是真人真事吧

俊傑與3個女孩有着刻骨銘心的故事。觀塘海濱亦因他們有過的共同經歷,而對於俊傑來說是特別的存在

他在這裡悼念着往事,並把自己的故事寫成<就係咁,我收咗女神做契妹>,並放到網上

他的生活日復一日,單一而沒趣。俊傑卻從不感到沉悶,直至到這天

永樂坐在俊傑旁。自從上次永樂與龍少一戰前的對話,永樂就信賴着俊傑。他會向俊傑尋求意見,尤其是對於感情方面的問題





就這樣,罪人踏進了凡人的生活,而這就注定了沒有好結果

「你有冇試過,好驚同人熟,因為好驚會再次傷害到人?」

永樂向俊傑問

永樂想着芯妤和阿雪的事。他對阿雪也不是完全沒好感,同時他害怕接觸芯妤,因為他害怕自己會像害死心妍一樣,把重視的人再次傷害

俊傑笑了笑,把手上的電話也關掉。他眼中的永樂,不像自己,永樂尚有希望。俊傑對這個煩惱的大男孩說出自己的往事





********************************************
俊傑的故事有頗多,今天他選擇分享一個令他最內疚的故事

俊傑一直以來有個契家姐,名叫Apple。她一直在俊傑身邊默默守護他。他們之間就像親人一樣,俊傑很慶幸自己有個如此善解人意的庇護所

可是,Apple卻不這麽想。她愛慕着俊傑,但她很怕表露自己心中的愛意,她很怕會因此而失去俊傑。甚至,她願意為了能陪伴在俊傑的身邊而壓抑着心底的愛

日復一日,俊傑的圈子慢慢擴闊,Apple不再是他的唯一。俊傑喜歡上了其他女孩,這使Apple的心徹底碎了。但她依然祝福和替俊傑高興,因為她看到俊傑幸福,她也會高興

可是,俊傑追求女生的路並不順利。俊傑更是頻頻向Apple訴說其他女孩的事,這令Apple更加難堪卻強行裝成幫助俊傑

因為她只是俊傑的家姐

有時,Apple會向神明祈禱,那怕只有一次,那怕只有一刻,只要俊傑能注意到她就足夠了





但俊傑卻從來沒有留意到她,即使她的行為多曖昧,俊傑眼中依然只有其他女生

Apple已經吃不消了,她決定把心聲告訴俊傑,不答結果如何。她在Party room後向俊傑表白,卻換來婉拒

大受打擊的Apple不明白,她不明白為何上天如此不公。一直在俊傑身邊付出的是她,在俊傑失落時安慰他的是她,那麽為何俊傑眼中卻不是她

她受了多重打擊後,便恨心地離開了俊傑。這時的俊傑才明白Apple的重要,但他連Apple也聯絡不上了。俊傑只想保償Apple,或者說聲道謝,但俊傑已經什麼也做不了

兩個人的心曾經相愛,卻錯過了對方

相愛而不能相擁

事實上俊傑並非沒有留意過Apple。在他眼中,她是個完美的女神。自悲的俊傑不相信Apple會看上他,儘管受了多番暗示,他也不相信

即使到了Apple向他表白,他也不認為自己襯得起Apple





兩個人的心聲是一樣的:他幸福就好了

卻因這句話,而令雙方也失去了幸福

兩個人曾經互相錯,可惜最終只是兩條平衡線,怎樣也回不了頭

********************************************

「呢個就係我嘅故事」

俊傑看着海說。其實,俊傑坐着的長凳正正就是當日Apple向她表白的地方

「好可惜………」





永樂十分明白那種無力挽回的感覺,他更明白後悔和內疚能把人弄垮

「但係呢,我就唔會因此而唔接觸人。相反,我更加成日用呢件事提醒自己,好好珍惜身邊嘅人。而你都係,唔單止唔好比過去束縛住自己,更加要因為過去嘅經歷,好好地對待身邊嘅人,唔好再令自己後悔」

俊傑向永樂說。這番話是開解永樂的,但同時也是開解自己的,俊傑似終還沒放下

「你比我想像中正面。哈哈,唔阻你啦,同埋我差你一句多謝」

永諾笑着離去,這時他第一次由心而發的笑容。俊傑也打算繼續趕稿,這時,另一位男人坐下來

「你好呀,你就係陳俊傑?」

男人向俊傑問。俊傑點點頭

「你本書好好睇,希望你出文出快d」





「哈哈多謝」

俊傑沒想到這個中年男人竟然是他的讀者

「其實呢,我覺得你嘅遭遇有d慘。唔知你會唔會對呢個女仔有興趣呢,係嘅,我介紹比你識吖」

男人從口袋中拿出相片遞向俊傑。俊傑看到相片後,頓時說不出話來

「係咪好靚女呢,佢叫林曉晴,Apple。吖!唔記得咗,你地應該識㗎喎」

男人閃過一絲奸笑,他知道俊傑會為相中人做任何東西

「你究竟係咩人?點解會有我家姐嘅相?同埋佢同你係咩關係?」

俊傑強忍心中的不安,冷靜地向男人問

「我叫做羅振華,你可以叫我華叔。至於我同曉晴嘅關係,就係日見夜見。而且佢必須遵從我嘅說話,如果唔係就可能會死,咁你話,我地係咩關係呢~」

華叔故意刺激俊傑,他一貫手法也是把別人惹怒,然後趁他衝動和不理智,而令對方陷入自己的陷阱。俊傑果然一手捉起華叔的衣領,憤怒地凝望住眼前看似毫無威脅的中年男人

華叔奸詐地笑着,他把褲袋中的槍展示一半給俊傑看,又看看身後兩個西裝打扮的男人

「你想曉晴冇事嘅,就要聽我講,同對我客客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