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章節配合音樂效果更佳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iGPag3Xauk 

正當俊傑忙於天天苦惱着如何哄她的女王,另一邊廂的芯妤也在苦惱着

芯妤是個活潑開朗的女生。自從看到永樂組的相處後,她就立志能融入他們的圈子

但在這一星期,她感受到永樂對自己很抗拒,對身邊的人也有很大戒心,阿雪就一直黏着永樂。最離譜的是阿朗,他經常性無故失蹤,就算出現也是沉默寡言,面無表情





芯妤決定要令整個組的氣氛也好起來,同時也要讓自己融入他們的圈子。於是,她便一直暗地裡計劃着

「名為永樂組友誼鞏固大作戰正式開始!」

一天的清晨,芯妤在永樂的房間大喊道。永樂和阿朗同時向她報以一雙死魚眼

「喂呀~唔好咁啦!大家要精神d!」

如果說阿雪的體力是無限的話,那麽芯妤的精神力量更是無盡。這個精力充沛的陽光女孩為永樂組帶來不少生氣





「咁個計劃係?」

阿雪好奇地問。只要任何能拉緊她和永樂距離的活動,她也會支持

「我地去長洲!咁你同永樂都可以多d獨處時間嘛」

芯妤這個鬼靈精看穿了阿雪的心思,阿雪於是一口就答應了

於是,我們這天就神乎其技地來到了長洲。船上,阿雪攬住我的手,在我肩膊上睡着了。阿朗看着我們,從他的背包中拿出太陽眼鏡,再向我報以一隻中指





芯妤看見這個情景便開始和我聊起天來

「哥哥姐姐係點樣開始㗎?」

由於我和阿雪比起芯妤年紀大出頗多,因此她習慣稱我們為哥哥姐姐

面對這條問題,我不禁有點尷尬

「哈哈,其實我地冇開始過」

阿朗戴上太陽眼鏡,左右手皆贈我一隻中指

我苦笑了。看着阿雪熟睡的臉龐,我又想起如果沒有俊傑的那番話,也不會令我從新有回感情,我也只會被過去所困

我不禁憶起往事,笑容便從我的臉上消失了,露出的是哀傷和苦澀的表情。這個突然的變化卻嚇倒了芯妤,她立刻走到我面前





「煩惱煩惱快快走,煩惱煩惱快快走」

芯妤伸出雙手在我的臉上打轉,並且一邊唸着咒語。我頓時從回憶中醒過來,我不可思議地看着芯妤

此時的芯妤與心妍的身影重疊了,這是心妍安慰我的方法。當時只要我一失落,她便會唸着咒語和用手在我臉上打轉

當然這不是什麽特殊咒語,只是我總會被她溫柔的語氣所感動,因而忘記憂傷。但她死後,這卻成為我的魔咒

芯妤察覺了我的不對勁,於是立刻停止了,便擔心地問

「我...係咪做錯嘢?」

我別過頭說着沒事。臉上的憂傷想必更加明顯





這時的芯妤非常失落。她常常看到永樂總是一臉愁容,她很想幫助她,但她卻什麽也做不到。由於永樂在初見她的怪異行為,使她對永樂的故事更有興趣

大家在一片沉默中完成船程。泊岸時,阿雪也醒了,她察覺到芯妤樣子變得內疚,永樂的樣子變得憂傷

她便親吻永樂的臉龐,再怒視着芯妤。芯妤看到阿雪的眼神,心卻更加內疚

一下船,芯妤便帶着眾人到關公忠義亭。這時忠義亭旁邊有棵巨大的櫻花樹。此時的櫻花慢慢飄落,落在永樂的面前

「好靚呀!」

阿雪興奮地說。她攬住永樂自拍

「如果櫻花散落哂,得返櫻花樹,你覺得佢會唔會好孤獨呀?」

永樂的手捉住了剛才飄落的櫻花,若有所思地問阿雪。阿雪當然明白永樂是想起不快的回憶





她捉着永樂的臉,認真地說

「無論點都好,就算身邊所有人出賣你同離開你,我都唔會離開你。因為你就係我生存嘅意義」

阿雪說完便長吻着永樂。阿雪很希望自己能成為永樂的庇護所。這個吻很長,阿雪想把她的心意亳不保留地傳給永樂

這時的阿朗識趣地拿著阿雪預先給他的即影即有,為阿雪和永樂拍下他們在櫻花樹下接吻的情景

「唔好阻住佢地啦」

阿朗拍完照後便拍拍芯妤的肩膀,芯妤很希望自己也能為永樂分憂,但卻似乎不斷加重他的精神負擔

「兩位,請笑納」





阿朗向阿雪和永樂遞上剛才的照片,芯妤不禁灰心起來,連一向打醬油的阿朗也比她有用。她在想,自己是否對於他們來說是多餘呢?

但芯妤很快打起精神來。她帶着大家到長洲的景點--張保仔洞

張保仔洞洞口很窄,加上洞內漆黑一片,遊客們都打醒十二分精神。但心急的芯妤卻因興奮而沒有留神,還沒進洞內就扭傷了,痛苦的她坐在洞口

「你冇事吖嘛!」

阿雪連忙跑上前,為芯妤檢查傷勢。所幸的是,芯妤傷得不太重,但已經不能繼續旅程

這時永樂自告奮勇地揹起芯妤,並主動提出結束旅程。芯妤內疚得想哭,因為是她的緣故才令旅程提前結束

當然眾人也沒有責怪芯妤,大家也走回碼頭,打算返回市區

在經過的小巷中,芯妤看到了一條十字架的項鍊,她想把它送給永樂以作保償。但這時的永樂卻拒絕了,因為她身上已經有一條十字架項鍊

更重要的是,那是心妍的遺物。芯妤的行為又使他憶起與心妍的一點一滴

芯妤眼見自己的好意再次被拒,她很灰心。在整個長洲旅程中,她就是不斷破壞氣氛,成為眾人負累的那個

她決定了,避免再次踩地雷,她決定了解永樂的過去,而她的方法就是從她唯一聽過名字的人開始了解

船上,眾人坐上返回市區的船,長洲之旅也以奇怪的形式落幕

「係呢」

芯妤打破沉默

「我想問邊個係心妍?」

芯妤向永樂發問

這時的永樂苦笑了一聲,阿雪示意芯妤閉嘴,永樂卻說不要緊

他一直獨守着自己的過去,現在是時候把一切說出來。就像俊傑一樣,把過去放下,不再受束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