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章節配合音樂效果更佳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MO58UGhZdk

這是一個關於無力和內疚的故事

永樂永樂,這是他父母給他的第一份禮物。他們希望兒子永遠都能快快樂樂。這是他們簡單的希望

永樂有個公務員爸爸,媽媽則是體貼的全職主婦。他還有個很疼愛自己的妹妹。對,她就是梁心妍,永樂最重視的人





永樂的出身與阿雪不同。雖然不算什麼有錢人,但也至還算有三餐溫飽

別墅內,永樂如常和妹妹玩耍,媽媽繼續炒菜,一切如常

對,暴風雨總是突如其來的,亳無先兆

爸爸滿身酒氣回到家,往日慈祥的父親現在令永樂和心妍害怕着

原來爸爸喜歡投資股票,而這次他更用了自己的積蓄。不幸地,那些錢都輸光了





年幼的永樂當然不明白,他只希望爸爸不會再滿身酒氣

可是,爸爸醉酒的日子卻愈來愈多。所幸,爸爸只是借酒澆愁,也沒有作出任何傷害家人的行為

這裡的傷害僅限肉體上

媽媽看到丈夫弄成這個樣子,一天比一天削瘦。而丈夫喝醉了後只喜歡作一件事,就是和永樂聊天

「永樂,你知唔知呢個世界好唔公平」





爸爸醉醺醺地向永樂說

「唔公平?」

年幼的永樂當然不明白

「你阿爸我,信咗個豬朋狗友,佢話咩投資隻1X02 攢硬錢嘛,點知原來間公司係空殼,跟住個朋友坤埋我d錢就消失咗!」

爸爸被朋友出賣而落至如斯田地

「即係點?」

永樂依然聽不明白爸爸的話

「即係呢個世界冇人係信得過嘅,你亦都唔需要朋友,知道未?」





「癡線,你唔好教壞我個仔呀!」

媽媽聽到丈夫說着如斯歪理,不禁氣憤

「你呢d女人仔識條鐵咩!」

爸爸立刻和媽媽展開罵戰,永樂只能掩着心妍的耳朵

這是最差的情況嗎?不,還有更差

爸爸除了借酒澆愁外,還開始迷上賭博。俗語也有說:長賭必輸

爸爸卻相信 「小賭怡情,大賭變李嘉誠」





他輸錢,就繼續賭,把身家敗光後,那就借財務再賭

周而復始,爸爸很快就債臺高築

一個正常人墜落成破產人士需要多久?

半年,永樂的爸爸只用了半年

最後爸爸把家中一切的東西也敗光了,最後一無所有。申請破產後,再輪候公屋

一切塵埃落定,尚算優質的生活也給爸爸敗光

永樂和心妍的悲劇亦因此展開。正當大家以為生活逐步重回正軌,那些財務公司卻不滿了

他們借出的錢收不回,他們於是不爽了





你可能會問:香港不是有法律的嗎?

對,香港是有法律的,但法律是保障有錢人的利益,並不是為小市民服務的

大約三年後,在他們公屋的家

這是一個週末的傍晚時份,心妍因上興趣班而只有永樂在家自己玩耍。爸爸和媽媽也在靜靜地看電視

這時,大門傳來巨響,五六個戴着口罩,滿身紋身的人衝了進來。他們拿着槍,指向男人

媽媽緊抱着永樂,她只希望這場劫難中,永樂能生存下去

砰!鮮血從爸爸的心口流出,他拼死拉着其中一個賊人,換來的是四方八面的槍擊。被拉着的賊人拼命踢開和踩躺在地下的男人





男人口吐鮮血,他臨死前看着自己寶貴的兒子。他如此拼命,並非擔憂財產。他只是害怕,這群賊人會對他的兒子不利

這一幕幕全部被永樂親眼看着。永樂已經小學5年級,他十分明白現在發生的事。媽媽見狀,立刻用身驅擁抱着永樂,遮擋着永樂的視線

槍聲再次響起,永樂感覺到一盆溫水灑在他的頭上。他的頭髮和臉龐都染成一片血紅

母親的手鬆開了,無力地躺在永樂的手中。母親雙眼含着淚,她只希望兒子能平安無事

永樂看着母親額頭破開的大洞,鮮血直流。他的心彷彿也穿了個洞

人在傷心至極時會是怎樣呢?永樂知道,也體會過

永樂沒有哭,也沒有流淚。他呆呆地看着母親,雙手沾滿鮮血。儘管他知道母親已經回不來,他仍希望,只渴求上天能給一個奇蹟,讓他的母親活過來

賊人們見男女主人也殺了後,立刻大肆搶掠。永樂卻沒有理會和反抗。他只想再一次看到母親和父親的笑容。他很掛念父親會溫柔的把他抱起

他很掛念一個人會在週末郊遊的日子,他很渴望能再一次全家齊整地去旅行

永樂一直呆呆地半跪在地上,抱着母親的屍體動也不動

其中一個賊人看到了,卻當成笑話般大笑了

他走到永樂面前,把槍佔滿永樂媽媽的鮮血,再伸至永樂的手

「你用佢嚟殺我啦!咁你就可以報仇啦!」

永樂看着自己的手沾滿母親的鮮血,不停顫抖。更加沒有勇氣扣下板街射殺賊人

「正垃圾,哈哈哈哈~」

賊人把沾滿鮮血的槍塗滿永樂,盡情把他羞辱一番

永樂眼前的事物全部鮮紅,他再也接受不了,便害怕得昏倒了

永樂再次醒來已經在醫院,身旁是一直在他昏倒其間陪伴的心妍

心妍的眼又紅又腫,她知道父母的死訊時打擊很大,她再也接受不了最愛的哥哥也離她而去

兄妹於是相依為命。靈堂上,永樂沒有流下一滴眼淚,他只記起父母被殺的慘況和賊人的冷血

永樂的所有親戚也到來了。他們可憐着永樂兄妹,而永樂十分討厭這種眼神,因為他們都是虛假的

的而且確,那群姨媽姑姐看準永樂和心妍年紀少,想把永諾母親生前僅餘的財產也搶過來

永樂此時記起爸爸曾說過的

「呢個世界冇人係信得過嘅,你亦都唔需要朋友,知道未?」

爸爸的聲音在永樂的腦內響起,從呢一刻,永諾一生只剩下一個目標,就是要保護好他僅餘重要的人

他攬住心妍,他不願再看到心妍哭,也要給予她好日子

最後,永樂和心妍失去一切。他們最終被一個甚麼家產也分不到的舅父收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