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章節配合音樂效果更佳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wRhH2sNs9E

可是,這卻只是另一個悲劇的開端

由於舅父在爭產事件中,他連一分一亳也不到。他於是把心中的不忿發洩向永樂和心妍身上

二人沒有反抗能力,只能白白被捱打。他們滿身傷痕,每晚只能互相依偎着,互相抱着在被單中痛哭。他們沒有將來,沒有人理會,也沒有人關心,只能活在無間地獄中





不幸中之大幸,心妍和永樂還有對方作為精神支柱,而勉強捱下去。他們常常會二人外出,到不同的地方。他們沒有朋友,也不需要朋友。他們的世界,只須要二人就足夠了

為了令妹妹高興,傷痕纍纍的永樂總會在週末計劃着到香港不同的地方遊歷。這天,他們二人來到了嘉頓山上

永樂希望能在山上與妹妹眺望這個城市,在繁華都市下日落

暗紅色的太陽把天紅染成一片赤紅。心妍很感激永樂為她的一切負出

「不許你注定一人,永遠共你去抱緊,一生中百樣可能」





心妍雙眼在唱起歌時,滲出強烈的愛意,歌詞更是她心底的話。她這輩子唯一感激上帝的事,就是派了永樂當她的哥哥

「只想會有日可能,與你共姓的身份,去回望這生,也有你陪襯」

心妍和永樂總是被人厭棄着,但心妍從來沒有介意過。她只需要永樂陪着她,她就滿足了。她一步一步走向永樂

「不作陌生人,只做你情人,不枉此生」

心妍把永樂緊緊抱着,這些年來,一直互相扶持的二人有着濃厚的感情,什麼也分不開他們。他們的愛比起情人更要堅固





這時的太陽完全落下,香港的夜景在永樂和心妍眼中變得一覽無遺

永樂看到懷內陶醉於美景的心妍便問

「你鍾唔鍾意下面嘅樓同地?」

心妍點點頭

「咁哥哥應承你,第時我會成為一個有錢人,將你而家見到嘅都買哂佢。我地唔會再被人蝦,唔會再比人睇唔起!」

永樂很希望能給予心妍幸福的日子,以報答她一直以來的付出。他不再忍心看到懷中的可人兒受傷

「其實,只要你一直喺我身邊,你係咪有錢人,又有咩所謂。你開心我就開心啦」

心妍輕撫着永樂的臉龐,她的一舉手一投足也能治癒永樂破碎的心





「不過呢,我要你應承我,帶我睇哂全香港唔同地方嘅日落!」

心妍笑着向永樂請求

「哇~所有地方喎,咁邊有睇完嘅一日呀~」

永樂想了想,覺得這個承諾是不可能的

「咁你先可總永遠喺我身邊,我地亦永遠注定一齊,嘿」

心妍得意地笑了,永樂敵不過妹妹的撒嬌,最後也答應了

幸福和痛苦的日子互相交替着。直至這天,永樂決定離開舅父,他要外出打工。事業成功後,再救走心妍





「我要出去,闖一番事業!」

這是永樂向心妍的解釋。永樂認為必須攢錢,才能帶心妍離開這個地方,否則悲劇只會每晚重演

心妍不捨得永樂,更十分擔心永樂的安危。但她明白永樂眼中只有錢,無論她怎麼說,這個哥哥也不會因她而留下

心妍很傷心,但她還是強忍眼淚,強顏歡笑支持哥哥

心妍把一直戴着的十字架項鍊除下,並親手幫永諾戴上

「你出到去外面嘅世界,妹妹唔可以再成日喺你身邊,所以呢,當你每次望到呢條鍊嘅時候,就要記住我嘅笑容。妹妹永遠都會喺你身邊支持你」

心妍說着說着,自己也哭了。她對永樂的不捨之情終於壓抑不住了

永樂雖然也會很思念心妍,但是他有非走不可的理由。他輕撫着心妍的頭,安慰着她





「心妍你要等哥哥,哥哥返嚟再帶你睇日落好唔好?」

心妍拭乾眼中淚,伸出尾指

「勾手指尾,唔準反悔㗎」

這是一個屬於心妍和永樂的約定

永樂離開了心妍,但是他怎樣也想不到這是他最後一次看到心妍了

心妍以項鍊的形式一直陪伴着永樂,但永樂卻是徹底地離開了心妍

沒辦法,因為永樂眼中只有錢,只想拼命守護心妍的生活





離開以後,永樂根本沒什麼闖一番事業的大計。他要攢快錢,而最直接的方法就是販毒

永樂主動加入社團。但是他卻不能攢到什麼錢。由於這些社團的運作只要肥上瘦下,就像一個微型社會。這些犯罪集團往是最辛苦的攢最少

而永樂的生活比起一般小混混更悲慘。他沒有家,沒有住處。他白天是個小混混,晚上是個露宿者。他嘗試過在24小時連鎖快餐店睡過,也試過在公園的長凳上睡着

幸好,即使生活如此艱辛,他還是捱了個去。他在最痛苦和坎坷的時候,總會握着項鍊上的十字架。這時,與心妍相處的一點一滴就會出現在他腦海中。為了再次與心妍看日落,再苦的事他也能完成

這是比起愛情更偉大的力量,名為親情

另一邊廂,自從永樂走了以後,舅父的發洩對象就變成心妍一人

她每晚握着與永樂的合照,獨自在被單裡哭泣。舅父不願花錢在心妍身上,她連手機也沒有,因此也沒有方法聯絡永樂

而變態的舅父更是監控着心妍的一舉一動。一

「嗚...哥哥,我好掛住你呀...你喺邊呀?」

日復一日的虐待無折磨,加上無了期的等待。心妍一步一步崩潰

心妍眼神空洞地握着那張已被她握至皺巴巴的舊照片。那是她與永樂僅餘的回憶

「哥哥,你而家過成點呀?我呢邊好好呀!其...其實我有d寂寞,你...你幾時返嚟呀,我...心妍好辛苦呀...求下你...哥哥,救...我」

心妍開始會和相片聊天。她把照片當成了永樂,她再也忍受不了無止境的絕望。甚至,她懷疑自己的哥哥是否已經一走了之

心妍的眼淚如黃河缺堤,空洞而無力的眼神,她的精神已經徹底壞掉

永樂對於一切也是亳不知情。他一直認為妹妹正在安心地等他。現在,他憑著自己的小聰明,引起兩個社團的衝突,而他就能趁火打劫,把錢和貨也搶去

一切也向着最理想的方向發展,永樂想信,很快便能與心妍團聚。他拿起頸上的十字架,感激心妍一直令他能堅持下去。這時剛好日落,他又再想起與心妍觀看日落的約定

他看着手挽袋的現金,滿意地笑了

這時他的電話響起

「喂~你好,我係西九龍區嘅探員,我姓陳嘅,請問係咪梁永樂先生?」

永樂一聽到探員兩字,心在灰了。他在想自己犯罪的行為是否事敗,他有強烈的不祥預感

「其實係你妹妹梁心妍啱啱過咗身,所以想請你去認屍」

永樂的時間停頓了,顏色也是從這天開始變得黑白。他不敢相信一直在他身邊陪件,支持他的妹妹,會離他而去

永樂的世界只剩下他一人。他再看着手挽袋內的現金,他笑了,瘋狂地笑了。永樂除了金錢,什麼也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