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香港是罪惡和權力之城,那麽澳門必定時個貪婪的城市

澳門最繁華的地區,酒店賭場林立。澳門的經濟亦只是依靠着博彩業支撐着,因此澳門亦有東方拉斯維加斯的稱號

銀城娛樂,澳門第二大的博彩上市公司。它旗下的酒店連賭場每日也有數萬人次入場。而這天,兩個年輕女子也入住了

「王小姐你好,你預定嘅房間已經預備好啦」

接待處的人遞了兩張匙卡給女子。女子接過匙卡便走向大堂升降機。這時,一個迎面而來的男子跟女子撞上了,其中一張匙卡便到他的手





女子上了房間後,便從背包拿出各種通訊器和電腦

「我係曉晴,芯妤喺我隔離,各位,遊戲正式開始」

賭廳內,來自不同國家的人民,都有着同樣的目標,就是贏錢。而賭徒們的目光都集中於一個男子身上

這個男子僅帶着3萬現金,現在已變成200萬酬碼

附近的人也紛紛停止賭博,把目光集中於這個他們稱之為賭神的少年上





他玩的是話事啤,他手拿着的是黑桃7和黑桃9,桌面上已揭開了紅心10,黑桃10,梅花3和梅花2,剩下一張牌沒有揭開

他的對手,手牌是梅花10和紅心2。他眼見自己有葫蘆,他的手牌夠大壓贏其他人,便下注70萬

少年這時笑了,他把自己所有的酬碼全壓下去。而只有最後一張牌是黑桃8,他才能獲得同花順,以勝過對手

他看着荷官微笑,信心十足的樣子。果然,翻起牌,最後的一張果然是黑桃8。他的對手難以置信地看着自己手握的葫蘆,沒想過對方竟然如此厲害

這時場內掌聲如雷貫耳,少年自信地笑着





一個西裝男子走近賭枱,監控室的保安亦走了出來,跟着西裝男身後。圍觀的人卻靜了,因為此人正是銀城娛樂的副總裁,鍾創榮

鍾生盯着少年

「果然名不虛傳,IQ擁有140嘅吳柏朗,係咩令你大駕光臨呀?」

吳柏朗,一個令澳門賭場害怕的名字。他憑著驚人的記憶力,能把牌背得一隻不漏,也因他的能力而使他在不同賭場下贏取巨款

「冇,咁啱嚟開呢度,玩兩手啫」

阿朗警戒地說。鍾創榮,就是今天曉晴和永樂的獵物

「係咩?不過我都幾好奇,聽講你之前喺李生個賭場度,輸到渣都冇,今日竟然仲有命嚟呢度。好!今日就由我嚟陪你玩!」

鍾生說起了阿朗的往事,阿朗只以一句有賭未為輸便開始了與鍾生的賭局。圍觀的人看到少年賭神與副總裁的決鬥,氣氛一下子熾熱起來





荷官(發牌人)親切地對阿朗笑了,阿朗也以微笑回應。這是阿朗與阿雪的暗號。沒錯,在曉晴拿取房間前,其他人在一小時前已到達。阿朗一直在賭枱旁記牌,而阿雪則偷了荷官的衣服扮成荷官

當然其他人也已準備就緒

同一時間,保安室內的兩名保安走到鍾生身旁,而一直在旁埋伏的俊傑把握門被打開的空檔,闖入了保安室內

其餘在保安室內的兩名保安立刻衝上前,向俊傑出拳。只見俊傑一個向後閃避,再向上踢,一個保安就這樣倒下

雖然俊傑外表高瘦,但他曾在男校讀書8年。每天的生活就是打架,因此論格鬥,他絕對不會遜色於阿雪。而且他比起阿雪多了個特點,奸狡

俊傑捉緊拳頭,待那名保安衝過來時,他把手鬆開並揮向左邊,一團火焰向左消散。保安出於自然反應,視線跟隨了火焰向左移。保安反應不及,便被俊傑一個肘撞擊倒了

「魔術師calling女王,入侵保安室成功」





「魔乜鬼術師呀!唔好咁中二病啦!快d同我將隻USB插落去部主機度!」

曉晴向麥克風大聲呼喝。儘管俊傑的格鬥技術如何了得,他還只是個長不大的大男孩

俊傑把曉晴交給他的USB插進主機內。由於銀城娛樂的主機是在保安室內,當曉晴獲得了權限進有主機後,她便全面掌握銀城娛樂的機密資料和保安系統

曉晴用閉路電視看着阿朗與鍾生的賭局,而俊傑亦換上保安人員的衣服走回賭廳,以掩人耳目

賭枱上,勝利不再屬於阿朗,鍾生連勝了五局,圍觀的人也不禁佩服鍾生。激烈的決鬥使賭徒們更加興奮,他們索性把手機拿出,把整場賭局放上網上直播

[呢種情況下,應該係鍾創榮出千。以魔術嘅角度嚟睇,佢應該將牌收埋咗喺自己嘅衫袖入面]

阿朗的耳機傳來俊傑的聲音,他和曉晴現在全力協助阿朗

「但係佢冇可能喺咁多人面前,快速將手牌同衫袖入面嘅牌交換,所以佢用嘅係掩眼法」





「掩眼法?」

曉晴不解地問,她從自己的電腦看着鍾創榮的動作,完全找不到破綻

「即係佢會用一d嘢分散你嘅注意,咁你自然見唔到佢換牌嘅一剎那,例如佢將大量酬碼拋出嚟嘅一刻」

這個時候,鍾創榮把價值50萬元的酬碼拋出,眾人的視線都被酬碼所吸引,他便快速地把衣袖內的牌換出。這就是鍾創榮必勝的方法

「咁點算呀」

曉晴開始擔心,因為只要鍾創榮一直出千,阿朗就不可能勝出,計劃也不能完成

「唔使擔心,阿朗一早預咗有呢個情況出現,所以我一早已經教定阿雪,你即管睇戲啦]





俊傑十分淡定,他對阿雪十分有信心

阿朗此時卻開口,向鍾生說

「鍾生,不如咁啦,我想問你借錢,借五千萬,如果我輸咗,任你處置」

鍾創榮看到有如此多的鏡頭拍着阿朗,他怎樣也不會食言,於是便答應了

阿朗決定在此局乾脆利落地打贏鍾創榮

鍾創榮的手牌是階磚3和階磚9,而阿朗的手牌是紅心Q和黑桃10。賭枱上則揭起階磚Q,梅花9和紅心10

由於阿朗有背牌的關係,他知道鍾創榮的手牌,於是押下一千萬。鍾創榮也選擇跟牌

此時,阿雪再派多一張牌,那是梅花Q

鍾創榮於是押下5千萬,全場驊然。這個行為逼使阿朗all in,同一時間,鍾創榮把階磚3換成黑桃Q。由於避免出千的牌成為公共牌,鍾創榮一早把卡牌內的黑桃Q拿起了

而阿朗即時和阿雪打打眼色,阿雪立刻把預先收藏的黑桃Q,發至公共牌。這逼使鍾創榮不能把預先收藏的黑桃Q用出來

翻牌時,阿朗拿着的是葫蘆,而鍾創榮因不能出千,而只能拿着單對。阿朗在一局內反咬了鍾創榮五千萬

「究竟係點做到㗎?明明隻牌俾鍾創榮收埋咗」

芯妤看着電腦螢幕,只感到很不可思議

「都係掩眼法,其實賭枱上嘅所有牌,包括公共牌同手牌,都係由阿雪自己衫袋入面派出嚟。而由於大家都好集中於牌局,所以根本冇人會留意阿雪,因此佢可以直接幫助阿朗勝出」

雖然阿朗順利勝出,但鍾創榮也不是笨蛋,他立刻明白是阿雪在搞鬼

「我要攞現金」

阿朗向鍾創榮說,他的隨從就帶了阿朗到金庫拿錢。而鍾創榮則走向阿雪

「呢位荷官,好生面口喎,有d嘢想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