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雪被帶到鍾先生的辦公室,而阿朗則被帶到金庫

辦公室內,阿雪正被鍾先生質問着

「頭先我見到你出千喎,你知唔知喺我個場出千嘅下場係咩呢?」

鍾先生一口咬定阿雪是阿朗的內應,而他亦打算砍掉阿雪的手下來,且立殺雞儆猴之效

房間內,除了阿雪和鍾先生,鍾先生更把所有荷官叫來





「唔好吖...唔關我事㗎」

阿雪隨即把手伸進衣袋內

同一時間,阿朗被帶到金庫拿錢。他拿出自己私人的黑色大袋,並命令賭場的工作人員把錢放進袋內

可惜,鍾先生從來也沒有打算放過阿朗。他一早吩咐了工作人員阻止阿朗把錢帶走

那群工作人員突然拿出菜刀,撲向阿朗。阿朗從衣袋內拿着手槍。精準的槍法,槍槍擊中那群工作人員的頭部





沒人阻撓後,阿朗終於冷血的笑容,並向屍體們拋下一句

「死人先最識守秘密嘅」

阿朗把一筆又一筆的現金收進袋內,而曉晴從閉路電視影像看到一大批保安人員衝往金庫,同時阿雪又身陷險境,曉晴便向永樂下命令

「永樂,睇你頭啦」

永樂一直混入了賭客之中,他拿着與阿朗一模一樣的大袋,並從內裡取出了煙霧彈。他走到金庫附近,釋放了煙霧彈。頓時,濃煙觸發了煙霧感應器,警鐘即時響起,賭客和酒店住客們立刻逃生





辦公室內,眾人在警鐘響起的一刻,都被警鐘吸引了視線。阿雪趁着這空檔,把一早預備的手機與鍾先生放了在桌面上的手機互換。她得手後,立刻爭脫束縛,跑出了門口

另一邊廂,阿朗把錢袋塞得滿滿的,便立刻逃走。可是他一逃走,便遇上大量的保安人員。他立刻向相反方向逃跑

這時,在阿朗跑至轉角位後,一個男人持着與阿朗相同的袋往相反方向走過。大部分保安員因拼命追着阿朗而忽略了迎面而來的男子。可惜,一個眼尖的保安員還是發現了。眾保安員立刻衝向另一名男子

永樂看見自己被發現了,立刻拔腿就跑,與保安員們再次展開追逐戰

這時,酒店大堂和賭場一片混亂,走避的人多得把大堂也塞滿。而芯妤和曉晴也順利混入人群之中離開了銀城酒店

阿朗因為有永樂引開了保安員也順利逃脫,而阿雪也把自己融入人群,在酒店外與曉晴會合

「永樂呢?」

阿雪向阿朗問,阿朗搖搖頭





「永樂同俊傑仲喺入面,未走出嚟」

曉晴冷靜地向阿雪解釋,並且要求眾人按照計劃行事

酒店內,永樂以最快的速度瘋狂奔跑,但永樂的體能一直不是他的強項

永樂被追趕到了死胡同,他再也沒有路走。保安員見狀,立刻走上前把永樂擒住了

他們打開永樂的黑色大袋,大量的現金正藏在袋內。人贓並獲,保安員開懷地笑了。他們於是奉命把永樂押至鍾先生的辦公室

辦公室內,鍾先生把永樂雙手綁起來,以防他逃走。他更把保安員留在房間內

「點解你要嚟我個場搞事呢?」





鍾先生扁着嘴問,他知道今天會是這個年輕人的死期

永樂保持沉默,充滿殺意地看向鍾先生

「唔想答唔緊要。咁我轉個問題」

鍾先生圍着被綁在椅子上的永樂邊走邊說

「今日有荷官喺我個場出千,吳柏朗喺我個場贏錢。銀城娛樂嘅保安系統比人入侵,連閉路電視都失靈,然後又有火警發生,你唔好同我講呢一切都係你一個人做掛?」

鍾先生引導永樂把事情和盤托出,他很希望能把所有害他的人一網打盡

「我呢,就報咗司警,如果你肯供出其他同黨嘅,我都可以考慮下幫你求情嘅。咁你未唔使受咁多皮肉之苦囉~」

鍾先生一副善良的樣子,他在哄着永樂。軟硬兼施下逼永樂開口。果然,永樂也開始說話





「我...我...」

永樂欲言又止,令鍾先生更加心急

「你快d講啦~你講哂所有嘢嘅,就唔洗受咁多苦」

「我...我想問鍾生你鍾唔鍾意魔術?」

永樂的臉閃過一絲奸笑,他向鍾先生發問。鍾先生心急如焚,卻只能回應永樂

「還可以啦」

「咁你知唔知魔術師係點樣將一張撲克牌著火,然後變成玫瑰花?」





永樂笑着問鍾先生。永諾的臉上頓時有了自信,完全沒有驚慌,鍾先生有着不祥的預感

「不如等我示範一次吖!著火!」

永樂在房間內大叫,這時,袋中的現金著火,不出5秒,全部鈔票都消失了。因為它們燃燒後,連灰燼也沒有

鍾先生瞪大了雙眼,看着空洞洞的黑色大袋。他不相信那些鈔票會無故著火,並且消失了

「點解!點解會咁㗎!」

鍾先生失去了耐性,他對着雙手並綁住的永樂大叫

「係魔術呀~鍾先生」

永樂奸笑道

「不過你都係擔心下自己先啦~而家保安鏡頭又冇,咩證據都冇,你而家嘅行為係無故綁架良好市民」

這時,辦公室的大門被破開,司警們也闖入辦公室

「鍾創榮,而家懷疑你涉嫌偷竊,綁架及指使殺人,請你跟我地返去協助調查」

鍾創榮只感到十分冤枉,但他總不能說是眼前的永樂把錢變走吧。最諷刺的是,永樂雙手被他綁住,根本不能和鈔票有任何接觸

鍾創榮百思不得其解,這將會是他入獄後,無止境思考的問題,當然這是後話

永樂的手被鬆綁了,他立刻走上前擁抱着其中一個保安員,他們一起走出銀城娛樂的大門

「全靠你咋俊傑,冇你喺度個計劃唔會咁順利]

沒錯,永樂被捉住也是他們的計劃之內,而俊傑在保安室換上保安服也是為了偽裝成保安救走永樂

在阿朗被追捕的一幕,永樂根本沒有和他交換錢袋,因此真實的鈔票一直在阿朗身上。而永樂身上的鈔票,只是由魔術道具閃火紙所做的偽鈔

閃火紙只要稍微加熱便會著火,而燃燒後它不殘留任何灰燼。俊傑一直變出來的火焰,其實就是閃火紙遇微熱燃燒產生的

而俊傑一直握着遙控器,它能控制特制的黑色大袋發熱,從而令鈔票自焚

看到永樂平安無事走出銀城酒店的大門,大汗淋漓的阿雪立刻上前緊緊抱住

曉晴看着俊傑也滿意地笑了,他果然沒令自己失望

「你同永樂嘅計劃好完美」

曉晴笑着向俊傑說

「係辛苦咗阿雪,要佢跑嚟跑去」

永樂看着懷內的阿雪,捉一捉她的鼻子

阿雪把鍾先生的手機順利帶出來後,曉晴迅速駭入他的手機。她獲取了鍾先生的網上銀行資料後,便命阿雪把阿朗帶出來的錢存進鍾先生的銀行戶口,製造成他偷取自己公司錢的假象

加上監控鏡頭全部被弄至失靈,鍾先生百口莫辯

這時,曉晴再在網上發怖銀城娛樂內部做假數的機密資料,這是俊傑把USB插進主機的時候偷取的

只要公開這些資料,再加上鍾先生被捕,銀城娛樂的股價下挫。而一早沽空了銀城娛樂的眾人和華叔,今晚都攢了個盤滿砵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