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創榮被捕的消息很快傳開。由於他算是個頗有名氣的富豪,即使是香港的媒體亦廣泛報道着

罪工場的頂樓,華叔再次被召到此地

「李生,唔知你滿唔滿意呢~」

華叔笑容滿面地問坐在主席位的男子,而華叔的笑容卻是罕有地真心。憑著沽空銀城娛樂的股票,他攢了不少於一千萬

「唔,非常好。咁我以後都少一個勁敵啦」





雖然華叔和永樂他們在銀城事件中攢了不少,但指使他們的卻是李生。事件中,李生沒有直接得益,但華叔相信他總不會無緣無故地下達任務

華叔透過此事,搏取了李生的信任,他認為自己往後的日子也會越來越順利

另一邊廂,永樂和俊傑等人連夜乘搭尾班船回香港。所有人也為完成任務而感到高興不已,除了一個人

芯妤在船上不時看看窗外的風景,又看看她的拍檔們

曉晴用她的私人電腦整理着資料,她無時無刻也是認真工作。俊傑則總會在這些時候騷擾她,使曉晴無奈。但這就是他們二人的相處方式





而永樂和阿雪這對更是恩愛。他們二人互相依靠而睡,即使睡着了他們仍十指緊扣,阿雪更會不是發開口夢口喊着永樂的名字

芯妤只好看向團隊內唯一落單的人。阿朗這時還是玩弄着扭計骰,面無表情地死盯着。芯妤只好看着窗外的風景

芯妤回想起剛才在銀城的行動中,她一直只是坐在曉晴旁邊,什麼也做不了

團隊內每個人也有自己的位置,但自己卻只是個負累。想到這裡,芯妤的心就此灰了

這時的芯妤卻想起俊傑之前拜託自己的事,她打起精神,決定全力幫助唯一需要她幫忙的人





大約一個鐘後,船回到了香港碼頭。阿雪拉着我的手下船

這個女生,其實也挺不錯吧

阿雪從來不會主動鬆開我的手,她就算和我一起食老麥也不介意。這樣的一個女生,如果我還嫌棄的話,恐怕我真的會孤獨終老呢

「做咩眼甘甘望住人呀~」

阿雪看到我凝望着她,便把頭哄向我,鬼靈精地說

「掛住你呀嘛,希雪大小姐」

我和阿雪打情罵俏着,把旁人通通閃瞎

「今晚未陪你瞓囉~」





阿雪輕輕咬我耳朵,我的臉即時紅了

俊傑看着阿雪和永樂,他幻想着自己與曉晴有朝一日也能如此甜蜜。他整個人也呆住了

「Portugal?」

阿朗在俊傑耳邊問,俊傑聽不明白因而沒有理會阿朗,雙眼依然仍看着阿雪和永樂

阿朗於是清清桑子,深吸一口氣

「葡萄牙?」

阿朗的聲線十分響亮,把所有人的視線也給引過來。而眾人只看到俊傑看着永樂和阿雪葡萄的樣子





被發現的俊傑滿臉通紅。看到如此沒出色的俊傑,曉晴一副女王姿態地搖搖頭
晚上,永樂和阿雪一起回家

「又話去完澳門之後要娶我」

阿雪扁住嘴,向永樂撒嬌。永樂笑笑沒有回應。畢竟,求婚嘛,是需要驚喜的

「其實我真係好感恩可以遇上你」

阿雪開始邊說邊想起往事,永樂就整理着行李

「以前嘅我,只係識講錢,其他咩都唔會理。但係自從識到你之後呢,係你改變咗我」

阿雪走到永樂背後,從後把他抱住





「有咩改變呢?」

永樂甜蜜地笑着問阿雪

「你的眼中只有我~」

阿雪唱起甜甜的歌詞,永樂也輕撫着阿雪

永樂不敢相信,經歷過如此多的事後,他竟然還能尋到幸福。他摸摸項上的十字架,這想必是心妍對自己的祝福吧

********************************

在銀城娛樂的事告一段落後,芯妤和俊傑也已經計劃好了,便約我們一起到下白泥,說是放鬆一下心情

我表示從來沒聽過下白泥這些偏遠地區,於是便打算拒絕了。阿雪這時從衣袋內拿出手扣,我也因此一起去了





下白泥位於流浮山再入,大概就是大西北接壤內地邊境的地方。由觀塘至下白泥則需要不少於兩小時的車程

「搞乜鬼呀…去埋d山旮旯地方」

我向芯妤抱怨着

「今日係俊傑嘅大日子呀…你就當幫忙啦」

芯妤輕聲跟我說。我看向俊傑,他的確比平日安靜,面上更有半點的緊張感。他在地鐵內坐在曉晴旁,卻沒有說話

「喂,大家」

這時阿朗卻走過來,叫着我們全部人

「見唔見到嗰邊有個黑衫,戴住口罩嘅人,佢好似一直跟住我地」

阿朗指着一個戴着黑帽子,口罩,全身衣著也是黑色的女生。如此奇特的裝扮,我這輩子也不會忘記

我們全部人看向那個女孩,而那個女孩竟然還死盯着我。她被發現後,立刻裝作四處看風景,這時阿雪走上前,我心想這次死定了

「小妹妹,我見你跟住我地好耐啦喎,你到底係咩人?」

雖然說阿雪的樣子文靜貌美,但她強勢起來時,其氣場絕對不會輸給曉晴

小女孩嚇至半死,但很快她就想好了辦法。她脫了口罩和帽子,露出她可愛和年輕的臉蛋。蘿莉控的阿朗,頓時雙眼冒光

「我…我係嚟睇住樂仔嘅…我係佢朋友」

小女孩一臉屈委地向阿雪說。這時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小女孩向我奸笑。而阿雪聽到小女孩稱呼我為樂仔更是憤怒,簡直想把我宰了

「冤枉呀!你好快d解釋清楚呀!變態跟蹤狂」

我向芊琳大叫,她則像成功作弄我般笑了

我向眾人解釋着我和芊琳相遇的經過,並且是她在龍少手上救了我。當然我把罪工場和芊琳的身世跳掉

「嗯…嗯,後宮三千,指日可待」

阿朗搭搭我的肩膀說。基本上,大家知道芊琳沒有惡意也鬆了一口氣。除了嚴重吃醋的阿雪以外

「既然都係永樂嘅朋友,不如一齊啦」

芯妤熱情地邀請芊琳和我們一起到下白泥。看到阿雪面色黑如黑炭的我正想拒絕

「好呀好呀!多d人玩開心d呀」

阿朗罕有地有表態。看他的奸笑,肯定只想當個快樂的花生友。由於大家普遍同意,於是就讓芊琳加入大夥

芊琳向我展示一個勝利者的笑容,阿雪則握着衣袋內的電擊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