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華叔為了讓自己回到最佳狀態,到了旺角

他到了教授泰拳的樓上舖,練習一番

泰拳講求的是殺傷力和實用性,這對於華叔來說正好,因此在近身格鬥方面,他多數使用泰拳中的肘撞,把對手一下擊倒

華叔身型瘦削,年齡的關係,年輕時的一身肌肉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但他的實力還是不容小看,這天,他就來到拳館,要求和年輕人進行實戰

對方比華叔年輕三十多年,一身強勁的肌肉,人人也替華叔探憂





實戰開始,只見年輕人主動進攻,每一拳也大力地揮向華叔。但是華叔反應卻完全在年輕人之上,基本上年輕人沒有一拳能擊中華叔。即使年輕人手腳並用,華叔仍然能躲避他的攻擊

雖然旁看來戰局就是年輕人單方面向華叔進攻,但是華叔卻是掌握比賽的人。華叔把年輕人引到角位,年輕人眼見華叔沒路可逃,便重擊揮向華叔

華叔卻側身一個閃避,然後一腳踢向年輕人的後腦。年輕人頓時暈一暈,但華叔卻有急於進攻

年輕人又羞又怒,重心不穩下仍向華叔揮拳。雖然拳腳密密麻麻,但華叔閃避起來卻無半點的吃力。華叔看準其中一記直拳,便側身避開後,向年輕人的太陽穴來一記抽擊

年輕人受了兩擊後便倒地,華叔憑兩拳就把年輕人擊倒





其他人看着華叔也露出不可思議和敬佩的眼神

「你究竟係咩人?」

其中一個旁觀的年輕人問

「我只係一個食過夜粥嘅呀伯」

說完,華叔便笑笑離開。他確信無論委託人是怎樣,他也有信心把對方清理掉





****************************************

終於,到了與委託人見面的日子。

凌晨時分,華叔獨自來到了他最熟悉的war game 場。華叔就像平常練習一樣,但他只是手執真正的手槍,和帶上他的萬用袋而已

華叔把槍放在他的身後,他小心翼翼地走着。縱橫交錯的通道令華叔的警覺不得不提高,儘管這裡是他熟悉的地方

「我嚟咗啦!你喺邊呀?」

華叔大聲地叫喊着

這時華叔的前面有燈閃爍着。相信這是從小房間內有人用手電筒打的燈

華叔走上前並走進房間內,內裡空無一人,只有一個連了線的手電筒在閃爍着





「大鑊!」

華叔心知不妙,便立刻打算走出去。這時門迅速被關上和鎖上。這時,華叔發現狹小的房間的牆壁上,更被設置了一個噴火器。現在他更相信,這一切也只是騙局

房間的牆壁很高,門被鎖上,逃脫的路也被封住,這個當然不是偶然佈下的局

永樂,阿雪和阿朗正在房間外

「哈!你都有今日啦老狐狸」

阿朗恥笑着死期已到的華叔

「你殺死咗曉晴同芯妤,我地係絕對唔會放過你!」





阿雪氣憤地說

「你知唔知…被人燒死係有幾咁難受。今日就比你感受下,曉晴嘅痛苦」

永樂說完便按下遙控,啟動房間內的噴火器,打算把華叔活生生燒死

「果然,用隻老狐狸屋企人作為殺人目標,佢真係會上釣」

阿朗佩服地說,華叔的反應正如永樂一切所料

「我地只要等十分鐘,咁華叔應該都冇可能仲生存到」

永樂開始按手錶計時,他要確保華叔能死於這場火內

小房間的房隙滲出濃煙,房間內不時傳來華叔的慘叫聲





5分鐘後,華叔的慘叫聲停止了,但永樂卻沒有開門,他必須確保華叔真正地死亡他才會打開房間的門,因為他十分清楚華叔的能力在眾人之上

再5分鐘後,永樂解開房間的鎖,並打開門,頓時一片煙霧瀰漫。現場能見度十分之低,永樂,阿雪和阿朗於是走進房間,尋找華叔的屍體。這時阿朗卻看到噴火器被破壞了,他立刻拉着阿雪和永樂離開房間

這時房間發生爆炸,幸好阿朗早一步拉走永樂和阿雪,只是炸彈碎片插入了阿雪的小腿

「走!」

阿朗命令着阿雪和永樂離開。他知道阿雪的腿受了傷,不能逃生,因此自己為她爭取點時間

他看到戴住防毒面具,拿着手槍的華叔。阿朗立刻把華叔的手槍打掉

阿朗瘋狂向華叔揮拳,但阿朗本身不善格鬥,他的拳對於華叔毫無威脅





華叔只是一拳,就擊中了阿朗的肚,痛得阿朗立刻跪下。他大口氣深呼吸,卻被嗆鼻的濃煙反刺激而不停咳嗽,阿朗連氣也喘不過

眼見華叔拿回手槍,阿朗立刻逃走,他也算為阿雪和永樂爭取了一定的時間

華叔於是邊尋找眾人身影,邊說

「你地用得我孫女嚟引我出嚟,我就知係你地做嘅好事」

華叔慢慢地走着,就像一個有耐性的獵人

「而你地係感情用事嘅人,應該係嚟報仇嘅,咁所以你會用殺死曉晴嘅方法殺死我」

華叔周圍看着,尋找着眾人的身影。他亦希望以說話刺激他們,令他們主動現身

「所以當我見到個噴火器,我即刻用斧頭破壞咗佢。同時戴上防毒面具同放煙霧彈,等你地以為我真係喺入面燒死」

華叔走着走着,就發現地上有血跡。他知道炸彈必定炸傷了永樂或者阿雪,因此只要追蹤血跡便能找到他們

「而當你開門嘅時候我就趁大煙嘅時候走出房間,再引爆遙控炸彈,炸到你地半死。你地一切嘅計劃都喺我掌握之中」

華叔此時卻彷彿聽到了永樂和阿雪的聲音,他沿着血跡走到某個房間門口前

「你好似傷得好重呀」

永樂語氣擔憂地說着

「我走唔到㗎啦…你快d走啦」

阿雪語氣悲傷

「唔得,我會留喺度,陪住你㗎!」

永樂語氣激動

「永樂,再唔走就攬住一齊死㗎啦」

阿朗語氣平淡,聽得出他想放棄阿雪

華叔聽着房間內三人的對話,他心花怒放了

這次,是他一次過清除三人的大好機會

為避免三人拿着槍反擊,華叔把手槍換成袋內的半自動步槍

他聽着三人說話的聲音,判斷他們的位置,然後殺死他們

華叔一口氣踏在房間門前,他拿着半自動步槍掃射三人,頓時,血花四濺,場景血肉模糊

房間牆壁的子彈孔密密麻麻,彈殼墮地的聲音連綿不絕

華叔瘋狂地說着,眼前的景像一片鮮紅,嘔心的情度讓人難以想像

三人連慘叫聲也來不及發出便死於華叔的亂槍掃射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