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永樂和阿雪去大澳的那天,阿朗也因有事而外出了

早上,辦公室只剩下俊傑一人

空無一人的辦公室,使俊傑感到寂寞

「唉…如果曉晴仲喺度就好啦…」

現在的俊傑總算放低了曉晴,但他還是不期然會想起她





「唔得唔得,我要放低過去」

俊傑於是想着其他東西,嘗試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他想起當天跟着永樂到頂樓時,他看到的其他房間,他不禁好奇究竟是給什麼人用的

但是他又想起,李生曾經吩咐過,千萬不能未經批准到頂層。他在想自己硬闖的話,應該會被懲罰吧

他就在辦公室來回踱步,思考着自己應否冒險





「唔係喎,今日李生架車冇泊喺罪工場嗰度,即係佢唔喺度,上得」

俊傑偷偷摸摸地上頂樓,為了掩人耳目,他更故意走樓梯上頂樓

俊傑到達頂樓,再次被華麗的裝潢所吸引着。整個樓層只有他一人,俊傑於是便在這樓肆意探索

「唔知呢間房嘅主人係邊個呢?」

頂樓有5間房, 一間是李生的辦公室,另一間則是他們眾人也到過的會議室,剩下的三間房不禁引起俊傑的好奇心
俊傑走到最近的房間,推向沉重的大門,這是一間辨辦公室





這是一間有趣的辦公室,內裡沒有正統的書枱,只有一張大大的賭枱

賭枱上卻着大量的文件,相信房間的主人是故意把房間佈置成賭場一樣

賭枱上除了文件以外,還有撲克牌,麻雀,牌九等,讓俊傑不禁概歎房間的主人有多喜歡賭博

俊傑隨便拿了桌上的文件看,但他卻被內容嚇傻了

「點會…點會…冇可能」

俊傑像瘋了一樣,把其他文件統統看一遍。他接受不了如此殘酷的真相

「永樂可能有危險…」





俊傑立刻衝了出門口,並立刻走回自己的房間。他把房間的門和窗鎖上,並打電話給永樂

「你所打嘅電話暫時未能接通,請遲d再打過嚟啦」

永樂的電話一直跌入留言信箱。永樂此時正與阿雪在大澳拍拖,當然聽不到俊傑的電話

俊傑想了想,他認為連罪工場也不再安全,他決定回家躲避

他立刻離開罪工場,但從他走出大門的一刻,已經有人一直跟隨着他,只是他太慌張而沒有察覺到

俊傑上了巴士,繼續撥打電話給永樂

「你所打嘅電話暫時未能接通,請你遲d再打過嚟啦」

永樂還是沒有聽到來電,而跟蹤着俊傑的人已經坐在他後面





俊傑卻站了起來,下了車。跟蹤着他的人差點跟掉了

俊傑思前想後,也是覺得人多的地方最安全。因此他到了旺角,在人流最多的西洋菜南街閒逛。由於俊傑沒有發現跟蹤他的人,因此跟蹤者也能輕易跟著他,就是欠了一個下手位置

俊傑還是瘋狂撥電話給永樂,當然還是沒人接聽。他嘗試打電話給阿雪,結果也是一樣

俊傑也不知道能怎樣做。他想過在罪工場留字條,但是這很快也會被破壞掉,因此也沒什麼作用。俊傑現在什麽辦法也沒有,只好在旺角清醒一下頭腦

天黑入夜,俊傑只好回家,就在路上,他終於發現自己被跟蹤了。他立刻拔腿就跑,但仍不能擺脫跟蹤他的人

「永樂!永樂,你死咗去邊呀,聽電話啦」

俊傑一邊奔跑着,一邊不停地撥着電話





「求下你…求下你…快d聽」

「我應該…」

「就嚟冇命」

俊傑感到自己體力不繼,快要被跟蹤者追上。而以他現在掌握的秘密,恐怕被殺人滅口也是正常不過

俊傑跑到你幽暗的死胡同,他知道自己命數已盡,再沒有逃脫的路

俊傑喘着氣

「你嚟,係咪要滅我口?」

跟蹤者沒有回應,只拿起手槍指着俊傑。不需要言語,他的行為就是最好的答案





「就係因為我掌握嘅秘密?」

俊傑向跟蹤者問,跟蹤者點點頭

「你睇咗幾多嘢?」

跟蹤者終於出聲,他語氣平淡

「全部,我知哂全部」

俊傑苦笑道。他沒想過真相是如此的殘酷,自己的命運也像一早注定似的

「你竟然唔反抗?」

跟蹤者對於俊傑的行為十分不解,他還以為俊傑會有什麼激烈的行動

「唔啦,我都係乖乖認命啦,冇幾耐就應該可以見返曉晴,我都冇所謂啦」

俊傑其實對人生已經不太有希望,現在的他就算死了也沒所謂

「不過,我諗死都求下你,希望你可以放過永樂」

「好唔好呀,阿朗?」

俊傑語氣平淡地問跟蹤者,他只是嘆了一口氣

「我唔知,要睇佢做化」

阿朗語氣平淡,面無表情。他開了一槍,精準地擊中俊傑的頭部。就像阿朗在銀城賭場時一樣,槍法精準無情

俊傑向後倒在地上,大量的血從他的額頭湧出,他雙眼張開,一動不動,也不可能再有存活的可能

「永別啦」

阿朗轉身離開時,拋下一句。他語氣平淡,就像平常在餐廳吃飯結帳一樣

****************************************

第二日

經過大澳的一次難忘旅程後,阿雪和永樂的愛情更深厚

他們兩人可能開心過頭而晚了起床。這是他們第一次遲上班

「對唔住呀~遲咗少少」

阿雪推開辦公室的大門,並立刻道歉

房間內,只有阿朗一人

「哈哈,原來有人遲過我地,早知可以慢慢啦」

永樂尷尬地笑着,阿朗卻一臉陰沉

「唔係呀…俊傑佢琴晚比人殺死咗」

阿朗說

「點會呀?冇可能,癡線,佢琴日仲有打過比我,但係我冇聽…」

永樂小聲地說道,他旁邊的阿雪也害怕和悲傷起來。大家才剛剛過上穩定的日子,不再受欺壓,俊傑卻已經離開了他們

「認真嘅,俊傑佢已經死咗」

阿朗聲音有點沙啞,臉上也呈現悲哀的樣子。當然,阿朗強勁的演技使阿雪和永樂沒有懷疑過阿朗

永樂看着大大的房間,如今卻只剩下三人。可能永樂身邊的人已經一個一個離去,從父母,心妍,Jenny,曉晴,芯妤,俊傑

永樂不再會放聲大哭,但他仍有悲傷的感覺

「究竟係邊個做嘅,我要佢」

「血債血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