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係華叔嘅前保鏢,因為知道係俊傑滅咗華叔門而報仇掛」

阿朗一副思考的樣子替永樂分析道。實質上,他只想把矛頭指向華叔。因為一個殺人是不會辯解的

這時,房間門被打開,但不是俊傑

「李生話想叫你地上一上佢辦公室傾傾」

永樂,阿雪和阿朗,再一次走到頂樓。上次走這段路時,永樂的心情是興奮的,沒想過再次上來便已經是悲傷的時候





儘管,永樂在加入罪工場後遇到不同的事,不同的人。但最終,陪伴至今的同伴也只是一開初的阿雪和阿朗

「入嚟」

副總栽的聲音,叫着永樂等人內進

「我諗大家應該都知道,琴晚俊傑比人殺死咗。好遺憾,佢已經唔再係我地嘅一份子」

李生的眼神也透露着悲傷,看樣子也十分同情永樂





「查唔查到係邊個殺死佢」

永樂緊握着拳頭問,他只想替俊傑報復

「冇,暫時警方咩線索都冇。而我自己就偏向認為係尋仇」

李生想了想後回答,永樂也無可奈何地點點頭

「我明白大家冇咗個拍檔會唔習慣,所以我批准你地放一個禮拜假,同埋有需要時,可以搵多個人嚟幫你地手」





李生微微笑着,一副體諒永樂的樣子

「好,我就用呢一個禮拜時間,查出邊個係兇手!」

永樂眼神堅定,俊傑的死沒有令他意志消沉,相反令他鬥志高昂。李生看到他的眼神,微微點頭

「咁祝你地成功啦」

吩咐完,李生就讓他們離開,他看着[以和為貴]四字,不禁自言自語起來

「梁永樂…」

「同傳聞一樣,果然係一個危險人物」

李生警戒着永樂,因為他從永樂的眼神看到了自己,一種向上爬的眼神





永樂沒有打算休息,他隨即開始調查俊傑的死。死人是不會說話的,因此永樂此刻相信能幫助到俊傑伸冤的只有他

「阿雪,你同我一齊返睇所有閉路電視的記錄,而阿朗你就去查下前華叔保鏢嘅下落」

「明白!」

阿雪和阿朗回答。交代工作後,阿朗便進行自己的調查

「我覺得應該由罪工場大門嘅閉路電視查起先,因為俊傑當曰係由罪工場離開嘅,我地由嗰度開始先」

永樂摸住下巴的鬍鬚說

「但係我地應該點樣攞到個段保安片段呢?」





阿雪聽到永樂的問題,反而偷笑了。她從背包中拿出了電腦

「如果你仲記得,喺我地開始銀城任務前,曉晴未教咗我d嘢嘅。佢教嘅,就係駭客技術」

阿雪邊說邊用電腦。當年的曉晴就是怕自己逃不出銀城酒店,而作為保險措施,她把技術傳授給阿雪

雖然,阿雪的技術不會及曉晴,但是要駭入閉路電視這些簡單工作,還是綽綽有餘

阿雪已經在播放俊傑出事當天的影像

從鏡頭顯示,俊傑匆忙地離開罪工場,而且神色驚慌,像是逃避什麼

沒多久,一個男人尾隨俊傑

「我覺得,呢個人好大機會係罪工場嘅人」





永樂向阿雪說

「而且應該係佢殺死咗俊傑」

阿雪同意地點點頭,阿雪和永樂的調查也算是有點眉目

另一邊廂

阿朗本身就是殺死俊傑的人,因此他不會陪永樂遊玩偵探遊戲,現在他只想把俊傑的死隨便推到別人身上就好了

他想一想便通了個電話

他以永樂的名義買下華叔前保鏢的情報





******************************

「唉,真係攰死人」

年輕的男子對着他的同伴說

「冇計啦。好似話交貨限期係呢個禮拜」

兩個穿着建築工人服的男人正在吃午飯。他們原本是跟隨華叔的,在華叔死後就做回正行,不再和罪工場有任何瓜葛

「兩位靚仔,梅菜鯇魚飯」

茶餐廳的侍應把飯遞過來,兩個男人就邊吃邊說。他們午飯時間也不多

「不過,唔知罪工場而家變成點呢?」

其中一人問

「唉,唔好理咁多啦,我只係想過返d安穩嘅生活,提心吊膽嘅日子,真係有錢都冇命享」

他們趕快吃過午飯,便到工地繼續施工。阿朗在門外看着二人進入工地,便滿意地離開了

二人在烈日當空下工作,感到頭暈眼花,無力。他們坐在一邊休息。不一會兒,他們繼續工作,就感到腹痛,並且上吐下瀉。大約兩小時後,他們出現呼吸困難,最後窒息死亡

阿朗很快就從網上新聞看到消息。兩名地盤工人懷疑吃了被肉毒桿菌污染的食物而死。當然,毒是阿朗下落他們的餸菜的

由於華叔的保鏢已經死了。死無對證之下,只要阿朗把所有東西歸咎於他們就能夠躲過殺死俊傑的嫌疑

「唔好怪我,我都係逼不得已」

阿朗自言自語地說

另一邊廂

永樂和阿雪也看到地盤工人中毒死亡的消息,他們也知道這兩個就是華叔的前保鏢

「我覺得佢地係被殺人滅口」

阿雪對永樂說。她直覺認為俊傑的死牽涉更大的陰謀,而這兩個工人只是當了替死鬼

「點解你會咁覺得呢?」

永樂不解地問

「首先,我地啱啱先諗到華叔嘅手下有可疑,然後佢地就死咗,你唔覺得成件事好巧合咩?」

阿雪托着頭說

「成件事就好似有人安排好咁,而且佢永遠都比我地快一步…我懷疑,可能係我地身邊嘅熟人做」

阿雪推理着,但她一時三刻又說不出名字

「咁啦,我搵一搵幫手,始終調查嘅嘢,交返比專業人士好d」

阿雪想了想,就打算外出支援阿朗。阿雪此刻只想找到更多線索,而永樂就留在總部找其他方面的支援

永樂腦內想起芊琳,他認為有記者背景的芊琳會幫到他

雖然永樂不太相信芊琳的辦事能力,但是現在他只能把唯一的希望交託給芊琳

此時,剛離開罪工場的阿雪卻收到匿名電郵。內裡的附件,拍攝着阿朗用槍指着俊傑的頭並把他殺掉

「點會係阿朗…」

阿雪不能相信自己最信賴的拍檔,竟然就是出賣他們的人

阿雪想過即時通知永樂,但她放棄了

她知道阿朗為了守着秘密而把知情的人全部殺光,因此她打算單獨約阿朗見面

***************************************

另一邊廂

「咁樣真係好咩?將條片send 比阿雪?」

男人問戴住小丑面具的人

這個小丑面具有着誇張的笑容,卻流下血淚。這個設計是為病態的香港,血腥的社會,流下的一滴淚

「我咁樣做,阿朗就被逼要殺死阿雪。至於阿朗想救阿雪抑或殺死阿雪都冇謂,只要我地幫阿朗,佢就欠我地一個人情!」

小丑淡然地向男人說,男人也十分佩服他主子的心思

「辛苦你啦」

男人知道小丑一直費盡心思。由永樂被安排進罪工場開始,一切也只是他主子的計劃

真相就是如此殘酷。一直以來,永樂的一切行動也只是由小丑引導。永樂和阿朗一直也只是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