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聯絡上芊琳,只是跟她說了兩名地盤工人的死可能與她父母的死有關

我小心地迴避着跟罪工場有關的字眼,免得惹來殺身之禍。芊琳也好像明白,因此即使我說的話有很多奇怪的地方,她也沒有追問

「即係話,而家嗰兩個工人嘅死係比人滅口,而掩飾嘅係俊傑嘅死?」

芊琳托一托眼鏡,一臉稚氣地看着我。我想,芊琳再這樣下去,我很快就會變蘿莉控

我立刻迴避着芊琳





「係呀,所以麻煩你幫我查下係邊個落毒,或者有咩可疑人士喺嗰度出入。麻煩你啦小妹妹」

我誠懇地看着芊琳,只能把唯一的希望寄予於她的身上。雖然看前的小女孩還是梳着孖辮,不太可靠的樣子

「我…我只係咁啱得閒,所…所以先幫你一次咋,我絕對唔係因為想幫你㗎..好好感謝本小姐啦,哈哈哈」

芊琳臉紅得別過臉,不讓我看到她尷尬的樣子。看到她如此傲嬌,我也只能尷尬地笑着

「不過我覺得你應該由俊傑嘅死入手,因為兇手係為咗掩飾而殺死嗰兩個工人」





芊琳認真地分析道,其實她認真起來也算有魅力

「而且,我諗你其實都係想查出自己拍檔比咩人殺死,然後報仇啦,係咪?」

芊琳呷了一口紅茶,好像很有智慧地說。明明這裡是咖啡館,她卻喝着紅茶

「懶醒」

我彈了一彈她的額頭,她立刻瞪着我,就像個小孩子跟我鬥氣一樣





「總之拜託你啦,有消息再通知我啦」

我摸一摸芊琳的頭,她立刻股起兩頰,十分憤怒的樣子。看來她十分討厭被當成小孩吧


另一邊廂

阿雪約了阿朗在旺角新商場的空中花園等。那裡勝在不會太嘈但也算是有人流。在這種地方,阿朗也不能立刻下手殺死阿雪

阿雪一早已經在花園等待阿朗,她已經有犧牲的心理準備

「搵得我咁急,咩事呀?」

阿朗語氣平淡,就跟平常一樣。他的臉上沒有殺氣





「阿朗呀,你記唔記得我地做咗拍檔幾耐?」

阿雪看着欄杆外的風景,只有密密麻麻的高樓大廈,連一點綠色也找不到

「都好似有3年囉,由龍少嗰時開始」

阿朗站在阿雪旁面,一同看着風景

「阿朗,我真係當你兄弟㗎,所以如果你做咗d咩錯事,你講出嚟啦,好唔好?」

阿雪依舊不敢看着阿朗的眼說,她不懂得如何面對阿朗。她只希望阿朗能坦白一切

「你講咩呀,我聽唔明你講咩」

阿朗語氣淡然





阿雪已經忍無可忍了,她拿出了電話,把她收到的匿名影片交給阿朗看

從偷拍片段中,清晰可見阿朗用槍殺掉俊傑。證據確鑿,阿朗沒有出聲地看着自己殺人的片段

「你係咪有咩苦衷呀?你快d講啦,我地會一齊幫你㗎」

阿雪不相信阿朗會無緣無故殺人。但是她的好心卻迎來阿朗的冷笑

「你地連面對緊d咩都唔知呀!如果你地以為件事仲係好似對付華叔同龍少咁簡單的話,你地好快就會後悔」

阿朗激動地說,但是阿雪不明白

「講到尾,我地都只係有錢人嘅奴隸,係佢地爭權嘅棋子…」





「好多嘢…身不由己…」

阿朗說出了他心裡的話,他們沒有選擇權,只能任人擺佈

「咁你講!係邊個指使你」

阿雪的語氣半哀求地說,阿朗嘆了氣並把所有事也說出來

「點會…點會咁㗎?」

阿雪聽完,難以置信地看着阿朗。阿朗悲哀地點點頭

「所以,我先話呢件事唔係我地處理範圍之內」

阿朗向阿雪說





「其實,喺聽日完結之前,我要將你殺死。不過,我真係唔想再殺人。你好好享受埋聽日,就離開我地,離開罪工場,離開香港,以後都唔好返嚟…」

阿朗無奈地說

「咁永樂點算呀!」

阿雪被逼得快哭了。她知道即使自己得救,也要和永樂分開

「你可以選擇同佢講,但係佢知道咗都係改變唔到,只會令佢更加痛苦…」

阿朗一早知道結果會變成這樣。他只是掛念俊傑臨死前的要求,因此他不打算讓永樂知情和殺死他。這算是為他的罪孽少少的懺悔吧

「咁…咁我未即係得返一日同永樂一齊??」

阿雪無力地問。她自己十分清楚答案,但也多問一次,只想阿朗否定她

「係…」

阿朗即使為阿雪和永樂感到可惜,但他做不了什麽

「好好同佢道別,過埋最後一日啦」

阿朗說,但黯然地離開了

「我好想…好想同永樂有將來吖…點解會咁…」

阿雪在花園哭到眼睛也紅了,但是她在回家前,把淚也擦乾。她要笑着和俊傑最後一頓晚餐

阿雪回到永樂的家。這裡是當初她飲醉酒後,首次上來。自從那次,她就喜歡上屋的主人,原來已經那麽久了

「阿雪你返嚟啦,食飯㗎啦」

永樂擺好着碗筷,熱騰騰的老火湯,鹹魚蒸肉餅,清炒白菜。簡單的餸菜,便是阿雪與永樂的最後晚餐

阿雪吃着肉餅,儘管很鹹很硬,但是阿雪卻認為這是人間美食,因為這是永樂親手煮給她吃的

「好唔好味呀?」

永樂眼碌碌地看着阿雪

「好好味…」

阿雪差點哭了出來。但是她強忍着,她要留給永樂自己最開心的一面作回憶

「你鍾意食就好啦,煮呢餐飯係想同你講,只要同你一齊,鹹魚白菜都好好味!」

永樂說完更向阿雪豎起大拇指,他的眼神十分明亮

阿雪的淚再也忍至住。她已經不忍心跟永樂說自己要永遠離開他

「傻婆,做咩喊呀?」

永樂看到愛人流下眼淚,便拿着紙巾給阿雪

「永樂,聽日我想去一個地方,你可唔可以陪我?」

阿雪語帶憂鬱地說

「但係我地仲查緊俊傑嘅事喎」

永樂不明白

「求下你,當陪下我…一日咁多…」

永樂也感覺到阿雪的不妥,就答應了。當然他怎樣也想不到阿雪是要離開自己

晚上,永樂因為太累,很早就入睡了。阿雪卻沒有睡

阿雪看着永樂的睡姿,因為這是最後一次再和永樂一起睡覺了。到了明天,阿雪就不能再在永樂的身邊,感受着一點一滴

「永樂,真係對唔住,連再見都唔可以好好同你講一聲…」

阿雪很感激枕伴的男人,是他拯救了自己

這一晚,阿雪沒有睡,她為永樂弄了個相冊,作為她留給永樂的回憶,也是他們一起的憑證

這時,天已光,永樂也睜開雙眼。和平常一樣,阿雪永遠在床邊等待着他

「樂仔,中環海濱會係今日我地去玩嘅地方!」

阿雪十分精神地向永樂打招呼

「亦係我講再見嘅地方…」

阿雪心入面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