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希雪…你喺邊呀…」

三小時了,我什麽也做過,只是漫無目的地跑着

國際金融中心,海濱,添馬公園,中環碼頭,巴士總站…

能找的地方,我也找了

*********************************





另一邊廂

「阿sir,有料到!」

在中環海滂,一群警察卻異常地忙碌

「死者為女性,目測20至25歲,初步估計係跳海自殺,死因應該係溺死」

不久後,驗屍官也到場,他向警員匯報着





「死因冇可疑㗎啦,可以封袋」

較高級的警員說,為這宗案作結論

「但係…」

「但咩係吖?我話係咁就係咁,呢度我最大,this is an order!」

姓黃的警察對發現屍體一事,輕描淡寫





雖然其他警員也覺得奇怪,但警隊講求服從

即使不認同命令也要盲目服從

*********************************

4小時了,現在已經是凌晨,我可以做的,可以找的地方也找了

究竟阿雪在那裡

手機卻傳來通知。我立刻打開手機,看看是否阿雪的回覆

「特別新聞:警方剛剛在中環海滂對開發現女屍,證實身份是中國藉女子郭希雪。警方懷疑她跳海自盡,初部死因沒有可疑」

我看着生果日報的新聞,怎麽可能?





剛才阿雪明明才和我玩得那麽高興

為何她會自殺?

不,這一定不是自殺。先是俊傑,之後是有嫌疑的工人,現在是阿雪。這肯定是有陰謀的殺人案

我很想到殮房看阿雪最後一面,但是我知道,更重要的是要查明真相

心妍,曉晴,芯妤,俊傑的死已經讓我明白,我沒時間再消沉。阿雪死了已經是無可改變的事實,只有幫她申冤才是真正的幫助到她…

或許,這是我為了幫助自己開脫已經失去了所有感情的藉口吧…

我的生命剩下什麽?





應該是報仇吧…

*********************************

阿雪的屍體被發現後半小時

「唔該哂你…」

阿朗在添馬公園坐着

「唔洗多謝我,由而家開始,你就爭我一個人情」

戴着小丑面具的人說

「初頭你用匿名身份嘅時侯,我都有d唔信你,之後你講得出哂我地罪工場嘅事,我就相信啦」





阿朗眼泛淚光,他沒想過眼前的神秘人能幫助到他


「係呢,其實,你係咪就係頭先幫手處理阿雪遺體嘅警察?」

阿朗試探地問小丑。他的直覺認為即使小丑不是警察,他也是和警方有關的人

「我係邊個重要咩?重要嘅係,而家到你還人情嘅時候…」

*********************************

第二天清早

永樂身邊不會再有阿雪叫他起床,而他卻是被電話嘈醒的





「永樂!你冇事吖嘛!今朝睇新聞先知阿雪佢…總之你要頂住呀!今日你就請日假休息下啦!我而家過嚟搵你…」

芊琳的電話嘈醒了永樂,永樂還沒有睡醒,他只是渾渾噩噩地說好

電話掛線後,不清醒的永樂再次回到夢鄉。由於阿雪的死訊使他徹夜難眠,因此他也只是睡了不足一小時

永樂剛好才再次睡着,就傳來門鐘的聲音。永樂無意式地開着門,他的樣子卻把門外的芊琳嚇壞了

芊琳把一早買來的早餐把在桌面上

等待永樂正式睡醒,芊琳就真正開始匯報她的調查進度

「你冇事呀嘛?」

芊琳開始前,還是先關心永樂的狀況。永樂除了感覺有點睡眠不足外,完全沒有絲毫傷感,不像是剛經歷深愛的人離逝

「我冇事」

永樂笑笑地回答。聰明的芊琳當然知道永樂只是死撐

「咁由於而家事情最新發展係連阿雪都…,咁所以我認為呢單係連環殺人案」

芊琳托了托眼鏡,永樂點點頭表示認同。永樂所想的和芊琳所說的完全一樣

「而死者全部都係同你有關或者最親嘅人,唔排除係你親邊嘅人做,所以你諗下身邊有邊一個人最可疑」

芊琳認真地說

「係咪㗎」

永樂不禁有點懷疑。他眼前的只是個19歲的女生,她怎能一副偵探的口吻呢

「你千祈唔好睇小記者,我地嘅直覺好準㗎。而且…我地仲可以知道好多一般人唔知嘅秘密呢」

芊琳神氣地說,她也想在永樂面前得到認同

永樂認真地想着和他親近的人

阿雪,阿朗,俊傑,曉晴,芯妤

「同我親近嘅人,好似得返一個未死,哈哈」

永樂苦笑着

「咁未即係佢囉,重點調查佢啦」

「不過我都係覺得㗎咋,未必一定係佢嘅,只係最大嫌疑啫」

芊琳立刻戴上頭盔

「多謝你…」

永樂看到芊琳如此幫助和關心自己,心裡也有少許感動

「我…我先唔係幫你吖…只係…eh…你死咗嘅話,就幫唔到我搵害死我阿爸阿媽嘅人」

芊琳傲嬌的老毛病又發作,永樂卻已經習慣了

*********************************


罪工場內,副總栽的辦公室

李生正看着窗外的風景,而阿朗則坐在椅子上

「做得幾好吖。連好朋友都可以殺死」

「副總栽嘅命令,我點可以唔聽呢?」

阿朗低着頭回答,卻惹來李生的大笑

「啱,你只係我養嘅一隻走狗,你咁聽話,我獎你」

李生恥笑着阿朗,並伸出他的皮鞋

「嚟啦,同我瀨乾淨佢。你連你嘅拍檔,朋友,都可以幫我殺,咁瀨下鞋底,應該冇咩所謂啦。哈哈哈哈」

李生大笑,他喜歡這種高高在上的感覺。阿朗狠狠地瞪着他

「你知唔知呀?喺香港,有錢就做乜都得。所以我要上位,因為只有上位,先可以真正地唔受人擺佈。我自細唔係一個有錢人,所以我更加要向上爬!一步一步,成為香港真正話事嗰個」

李生的眼神不再溫柔,眼裡只有貪念

「點解…點解你要我殺死俊傑同阿雪…」

阿朗其實不忍心殺死自己的同伴,但是他不這樣做,死的就是他自己,因此他並無選擇

因為,罪工場守則第二條:必須服從專屬會員的命令

而阿朗的專屬會員從來都不是龍少和永樂,而是李生

因此,阿朗沒有反抗的權利

沒錯,當你以為自己非常自由,能夠選擇

那只是因為你是別人的棋子,看不清大局

這時,李生的電話卻響起

「喂~阿譚?」

李生示意阿朗出去

「係呀,準備就緒啦」

「可以開始收購帝華發展嘅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