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雪死後三日,永樂如常地回到罪工場

永樂沒有太大的悲傷呈現在臉上

永樂沒有大改變,他的辦公室卻變了不少

他打開門,只有阿朗面無表情地坐在沙發上,玩弄着扭計骰。房間只有二人,但已經不會再有人進來

永樂今天的手提袋多了本相集。這是他特意帶來的,放在阿雪的椅子上。同時,他也把俊傑的眼鏡放在他的椅子上





阿雪桌上的相集,俊傑椅上的眼鏡,曉晴椅上的戒指,芯妤椅上的日記本

「以前我成日覺得間房好逼,原來發覺大房又真係幾冷清」

永樂向阿朗說。永樂看着大家的遺物就不禁想起以前大家也很熱鬧的樣子

他翻起阿雪的相集,除了和永樂甜蜜的照片外,也有拍攝過團隊的照片。其中一將,就是大家在辦公室內拍的照。大家也興奮地笑着。即使是一向面無表情的阿朗也面帶微笑

「就好似琴日嘅事,我同大家講話要正式開始新工作,點解…大家咁快就已經…」





永樂的淚水在眼眶打轉,他已經就快撐不住了

「阿朗,我求下你。如果你知道d咩就同我講啦…」

永樂記起芊琳曾經說過整件事可能和阿朗有關,他就希望能透過自己的朋友問出什麽線索

「我,咩都唔知」

阿朗看着扭計骰說





阿朗很想把真相說出來,但是他知道自己會因此而死

有什麽人是不自私的?

我想沒有,因為自私和貪婪是人類的本性

當然,很多人願意用一兩元買旗,做做善事

但是如果你窮得只剩下那一元,你還會把它捐出去嗎?

我想不會

因為人在絕境時,在正常情況下必定會選擇救自己

因為這是人性





因此,阿朗沒有多說甚麼,算是保住了性命

阿朗沒有線索,卻沒有令永樂灰心。他不停翻看當日黑衣人跟蹤俊傑的片段

看到自己當日片段的阿朗也有點害怕

「阿朗,你覺唔覺得呢個黑衣人好熟口面?」

永樂在把同一條片段看了500次後問阿朗

「唔覺喎,你覺得你識佢?」

阿朗冷汗直流,試探地問





「嗯,我覺得佢仲係我嘅熟人…」

********************************

九龍塘某大宅內

戴着小丑面具的人坐在豪華沙發上,看着書。屋內裝修豪華,是典型有錢人的格局

一直陪伴在小丑身邊的男人也在場

「好啦,係時候清除埋阿朗」

戴着小丑面具的人說,他的話卻使男人感到困惑

「但係你唔係啱啱先幫完阿朗咩,點解你要殺佢?」





小丑聽到男人的話,不禁偷笑

「嘻,阿朗係李生嘅左右手,所以一定要清除。至於,我肯幫阿朗,都係因為只有佢先知道李生嘅情報」

小丑只是視阿朗為工具,用完即棄,沒有憐憫可言

「咁,你想我搵人殺佢?」

男人問小丑。他希望自己能助小丑一臂之力

「唔使,我將條片send出去,自然有人會幫我代勞,嘻嘻」

小丑拿着阿朗殺死俊傑的片段笑着說





「以永樂嘅性格,邊有可能會放過佢」

每個人也只是工具

這就是小丑的生存法則,也是他領悟到的道理

********************************
同一時間

阿朗和永樂在辦公室

永樂的電話收到了匿名電郵,當然就是小丑給他的禮物

永樂看着片段中的阿朗,亳不猶豫地舉起槍,與眼前的阿朗彷彿判若兩人

永樂不敢相信,阿朗會做出這種事

「阿朗…俊傑係咪你殺㗎…」

永樂突然單刀直入地問阿朗,阿朗有點心虛,但是他很快就調整過來

「癡線,你講咩呀」

阿朗一臉無辜地說

永樂已經放棄爭論,他把片段用投影機投射至銀幕。他不敢相信,一直以來自己調查的對象就是身邊的人

永樂冷冷地看着阿朗,阿朗則一言不發地看着自己殺人的片段

「事到如今,你仲有咩解釋?」

永樂淡淡地說

當你對一個人失望透頂是,不會憤怒,也不會傷心,你只會絕望

就是永樂現在的感覺

「我…我冇嘢好補充,只係我從來都冇背叛過你同阿雪」

阿朗低着頭說。他知道儘管自己說的是事實,但是永樂不會相信

「吳柏朗,如果你仲有丁點嘅良知,你了結你自己啦,我唔想再見到你」

永樂遞了一把槍給阿朗,他認為只有阿朗的死才能令阿雪安息

「我…」

阿朗有點猶豫

「我而家以專屬會員嘅身份命令你,你用呢把槍了結你嘅生命」

永樂行駛會員與奴隸之間的契約,逼使阿朗自殺

雖然阿朗是李生的奴隸,但是他不能讓永樂發現他與李生的關系。他打算把一切扛上身,保護李生

「好…」

阿朗拿起槍,嘆了一口氣,結束他任人擺佈的一生

********************************

「今日返學返成點呀?」

滿頭白髮的女人向男孩問

「幾好呀~冇咩特別」

男孩笑得很燦爛

不是他的校園生活很精彩,只是他又賭贏了錢

生活在澳門的男孩,三歲就被發現智力超乎常人,他的數理和記憶能力最為優秀

可惜,男孩對規律的學習沒有興趣,他更喜歡追求刺激的感覺。他很快就輟學,成為了全職賭徒

憑着他驚人的記憶力,他在非法賭檔中,關於撲克牌的遊戲也所向無敵

這個男孩,名叫吳柏朗

他長大後,繼續用這種方法攢錢。在他眼中,賭場就是個沒有門鎖的金庫,內裡的錢任他要。只要他一缺錢,在賭場贏回來就好了

吳柏朗,一個令澳門眾賭場為之害怕的名字。可是,偏偏有人看中了他

澳豪娛樂的老闆李啟誠

李生看到不斷贏錢的吳柏朗,親自和他玩撲克牌

李生有的不是智商,也不是運氣,而是千術

很快,李生把阿朗的錢也贏光了,但阿朗不忿氣,他從來沒有輸得如此徹底

阿朗向李生借錢再賭,當然繼續輸下去,直至阿朗欠債的金額已經大得讓他無力償還

李生卻沒有追究,他只要求阿朗成為他在罪工場的專屬前線支援人員

阿朗答應了,便開始了他任人擺佈的一生

由一開始,阿朗的任務就是保護龍少,在龍少死後,他被委派監視永樂,最後他被委派殺人任務

阿朗是個重情義的人,但是他在李生的要求下並無選擇。他只能履行與俊傑的約定,不傷害永樂

因此,即使現在永樂命令阿朗自殺,他也沒有反抗。也許,這樣也算某程度的贖罪,令阿朗自己的心好過點吧

阿朗有錯嗎?

沒有

他已經盡了最大能力守護同伴,但是他和大部人一樣

只是個唯命是從的奴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