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血從阿朗的頭顱濺出,身驅無力地倒下。永樂已經看得太多人死,他也沒什麼感覺

「為你做過嘅事,後後殲悔啦…」

永樂冷冷地看着屍體說

由於罪工場內有人死了,警報立刻響起。一群清理人員也隨即到場,但是他們看到這個場面卻沒有多說什麽

血腥的場面天天也在罪工場和社會上演,他們也沒什麽好驚訝的





除了清理人員外,永樂留意到李生的秘書也在人群中

秘書向他招招手。永樂不感到意外,死了人這種大事,向李生匯報也不過份

永樂再次到了頂層,這是他第三次踏足。但是,沒有想到只是短短的時間,永樂組的人也只剩下他一個

豪華的大門再次打開,迎接着永樂。待秘書離開後,永樂立即開口

「唔好意思,因為我發現咗吳柏朗殺自己人嘅證據,所以我先逼不得已」





永樂從得知阿朗的背叛開始,他對人命也不再有任何憐憫

「咁你唔殺埋你自己?」

李生的眼神變得兇狠。溫柔的形象也頓時不見了,就像是換了另外一個人一樣

「你知唔知自己直接同間接殺咗幾多人?華叔,芯妤,阿朗」

「仲有龍凱晨」





李生的話使永樂不明白。李生的怒火只是不斷上升

「點解你要殺龍凱晨!!」

李生對着永樂怒吼。永樂看看李生桌面的相片,便已經知道事情的大概

******************************

李啟誠年幼時只是個水上人,貧窮得很

他那時候就發誓,一定要離開漁船,要擁有高床軟枕的生活

為了這個目的,他不借犯法。走私軍火,謀殺,行賄全部也做盡

幸運地,雖然他的生活像走鋼線般危險,但是他所做的壞事沒有被人揭發,更能享受奢華的生活





就在他用不法途徑擴張他的事業王國時,他的兒子出生了

他就是李凱晨

由於李生害怕自己非法事業會令兒子身陷危險,他直接把李凱晨的出生向公眾隱瞞了,並幫李凱晨改姓龍,使龍凱晨就像一個私生子一樣

龍凱晨從小就問他的媽媽,父親是個怎樣的人。他的母親總會回答他,是一個很偉大的人

為了守護龍少的安全,而犧牲了看着龍少成長

長大後的龍凱晨,不停追查他生父的事。與此同時,李生也認為是適合時機向兒子表明一切

李生和龍少相認後,李生安排龍少當罪工場的會員,好讓他未來逐步接手自己的生意





為了保護兒子在罪工場的安全,李生更派了他的奴隸,阿朗,去龍少組保護龍少

蘭桂芳事件後,李生已經知道了永樂的厲害。李生因此即時和龍少通電話,並把永樂的背景資料也告訴龍少。很可惜,龍少最終也被永樂設局害死,完全應驗了李生不祥的預感

李生唯一一個兒子和血脈就被永樂斷了。但是由於罪工場的總栽和董事在此事後,更看重永樂,因此李生就是不能殺掉永樂報仇

李生於是十分悲憤,他發誓一定要讓永樂失去一切,就像他讓自己失去了兒子一樣

**********************************

「點會?龍少…竟然係你個仔」

永樂想起一開始,龍少在蘭桂芳事件後,對他的態度180度轉變,原來就是因為李生的緣故

「俊傑同阿雪都係阿朗殺死嘅」





李生看着龍少的相片說

「而我就係指使阿朗嗰個!由始至終,阿朗都係我養嘅狗,我叫佢殺邊個就殺邊個!」

「而家你親手殺埋你唯一嘅朋友。哈!係點樣㗎?失去所有嘢嘅感覺係咪好精彩?」

李生面目猙獰地看着永樂。永樂雙手抱頭搖頭。由李生推薦永樂成為罪工場的監工開始,李生就一直進行着他的復仇計劃,把永樂身邊的人一個一個拿走,最後只剩下永樂一個

「我…我」

永樂緊握拳頭,雙手抖震,充滿復仇快感的李生讓永樂的心也燃燒起來

「朋友,兄弟,愛人。哈,你真係剋星嚟㗎,身邊嘅人就係比你害死哂!」





李生不斷用說話嘲諷着永樂。即使永樂死二萬次也彌補不了李生的心頭之恨

「李生」

永樂雙眼空洞地盯着李生

「我好多謝你講咗個真相比我知,一切都係你嘅安排」

「咁我都講你嘅未來比你聽…」

「我地唔係奴隸,睇小我地,你一定會後悔」

永樂說完轉身離開,只剩下李生獨自在房間內傻笑,大笑,狂笑,奸笑

永樂離開後,李生算是冷靜下來。他在想,為什麽永樂會知道阿朗就是殺死俊傑的人

永樂收到的片段,不是由李生寄出,而是由小丑寄給他的。這不在李生的計劃之內

「是旦啦~」

反正也達到讓永樂失去所有的目的,李生沒有再考究了

**********************************

永樂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血跡和屍體也清理好了

他看着空盪盪的房間,心內有點不舒服,總有種說不出的鬱悶

他離開了罪工場,找他唯一認識的人

他打了個電話給芊琳,並約她出來

在餐廳內,芊琳看到眼神空洞的永樂,就知道出了事

「你冇事呀嘛?」

芊琳關心地問永樂

「我有d嘢想你幫手…」

永樂無力地向芊琳說。芊琳點了點頭,以示同意

永樂的請求是希望芊琳幫助找尋屋子,並盡量把他的錢也花光

芊琳皺了皺眉,但還是幫助永樂聯絡相熟的地產,找到了最合適永樂的屋

**********************************

幾天後

香港,係一個點嘅城市?

有人話,香港係全球最安全同穩定嘅城市

我就話,香港係一個紙醉金迷,燈紅酒綠嘅都市

繁華背後,又有幾多香港人被逼出賣肉體同靈魂?我好清楚,因為我都係其中一分子

我手執香檳杯,走出大宅門前。直立於山頂道,眺望香港醉人嘅夜景

我已經窮得什麼也失去了,也許只剩下這片夜景

「望咩望到入哂神呀?」

同樣執着香檳的芊琳也走出大宅,站在我旁邊

今天是我入住新居的日子,我能邀請的人卻只有芊琳

「冇,諗起以前嘅事啫」

我慨嘆地說。明明我們以前不富有,日子卻很快樂

明明以前大家也經常一起

明明以前就很熱鬧

「望住我…」

芊琳突然把我轉身,讓我看着她。她的臉微紅,應該是受了酒精影響的關係,近看芊琳,她五觀精緻,雖然面帶稚氣,但是長大後應該也是位大美人

「你以前總係可以創造到奇蹟,我而家都相信你可以」

「阿雪嘅事唔係你嘅錯,呢d已成過去」

「但係芊琳喺而家同未來都會陪住你,我唔會離開你…」

芊琳深情地說,並突然輕吻了我。我被她突然的動作嚇得有點不惜反應

她的臉迅速紅起來,就像做錯事的小孩被發現了一樣

「我…我係因為想安慰你,先唔覺意...你…你同我忘記咗頭先嗰一幕呀!」

芊琳臉紅耳赤地跑回了屋子內

我對於芊琳的心意也算是知道的吧。芊琳的確即個活潑清純,人見人愛的那款女生。但是我的心還是放不下阿雪

我看着維港醉人的夜景,暗暗發誓,為我所有的同伴,爭回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