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生,我地已經擁有帝華百分之三十嘅股權,仲差最大股東姚志強5個百分點」

李生的經紀興奮地說,他說話的意思,也就是還差5個百分點就能完全擁有帝華發展的話事權

「姚志強唔係傻嘅,佢都會收購市面上嘅股票,令佢手頭上嘅股份多過我」

李生沒有被好消息矇閉雙眼,他還是冷靜地說着

「所以我地要擁有帝華多於50%嘅股份」





如果李生能收購市值1800億的帝華發展,這將會是李生事業王國的一大成功,因為他目前擁有的資產也不及帝華

另一邊廂

芊琳,永樂和姚生正在帝華的總部

姚生愁眉苦臉,一臉沉重。他正為自己公司被收購的事而煩惱

「你地話,而家應該點算?」





姚生的樣子像老了十年。他起初以為李生沒有那麼多資金,怎料他能不理價錢地收購,這令姚生也開始擔心了

「我認為姚生你,要盡快喺市場買多d自己公司嘅股份」

永樂運用自己在這星期所學的知識,給姚生意見。雖騰這個意見不太實用就是了

「雖然我地唔係太清楚李生背後嘅資金來源,但係我地都必須加大李生嘅收購成本」

芊琳托一托眼鏡說。姚生示意她繼續





「我地可以考慮供股,亦即係上市公司發行新增股票比現有股東認購,股東可按其持股比例認購新股。 如股東不參與供股,佢權益將遭到稀釋」

姚生聽完點點頭,滿意地說

「咁即係話如果李啟誠想保留佢嘅股權,就必須比大量嘅錢。只要咁樣做,李啟誠就會因為冇哂現金而收購失敗」

芊琳聽到後點點頭

「咁我叫班細嘅做嘢先,遲d再搵你地」

姚生的愁容也沒有了,而芊琳和永樂也離開了

「好勁呀,咁都比你諗到」

永樂十分佩服眼前的小女孩,但芊琳卻沒有展現任何的笑容





「個計劃會失敗,uncle間公司會比李啟誠吞咗」

芊琳踏出帝華的門口才說。永樂雖然聰明,但對股市和金融的了解不及芊琳

「首先,我地唔清楚李生背後嘅資金來源,所以冇辦法去繼佢資金」

「其次,帝華發展係一間市值咁大嘅公司,如果李啟誠冇絕對嘅把握係唔會落手嘅」

「所以供股呢招只可以拖延時間,並唔係一個解決方法」

芊琳灰心地說。她一方面救不了姚生的公司,另一方面幫不了永樂報仇

「係咪斷到佢資金來源就得?」





永樂問芊琳,芊琳點點頭

「咁如果我可以證明到李生賄賂同逃稅,咁未可以令到佢嘅資金比人凍結囉」

永樂想李生的罪行公諸於世,讓他身敗名裂才能讓永樂滿意

「原則上可以,但係呢d咁嘅資料只會放喺萬興集團嘅server room,而我自己都試過駭入去,但係李啟誠用嘅係軍用級防火牆,必須要實體駭入」

芊琳搖着頭說。萬興集團是李生擁有最大市值的公司,因此守衛也是森嚴,不是永樂一個人能闖進去

「我想試下潛入去,可能成功呢,咁就可以幫到大家,亦可以報仇」

永樂苦笑地說。他當然知道自己有多大的機會會失敗,但是這是現在唯一的辦法,加上永樂也失去了生存下去的動力

芊琳很想反對,但是她也知道看前的永樂已經視死如歸,她也阻止不了





「小心d...」

芊琳除了祝福永樂也沒什麼能夠幫助到他

二人一起回到永樂在山頂的家,相討着他們的計劃

「點可以咁㗎,咁樣太冒險啦!」

芊琳向永樂大叫。她聽完永樂的完整計劃,雖然是有機會成功的,但是計劃裡永樂九死一生

「唔好離開芊琳...」

芊琳攬着永樂,她剛認定這個男人能付託她的終生,卻要親手送他去死。芊琳實在不忍心





「我...我已經搵唔到生存嘅價值,或者呢個就係我最後一個任務掛」

永樂雙眼暗淡,就像是他剛剛加入罪工場,什麼也沒有一樣

「咁...」

芊琳很想留住永樂,但她卻說不出話

「我聽日想自己一個,做埋少少嘢。後日我就會潛入去萬興,你幫我同姚生講啦」

永樂黯然地說,說話也沒有朝氣,就是一個將死的人的樣子

這一晚,芊琳和永樂睡在一起,永樂也沒有反對什麼。他知道自己若死去會對芊琳做成極大打擊。他只能透過盡量順芊琳的意去讓芊琳好過點

第二天

芊琳一早就到了帝華發展和姚生執行計劃

另一邊廂

「李生,大件事啦。帝華而家要供股呀!」

經紀驚慌地向李生說,李生的嘴角卻閃過一絲的笑容

「佢地終於做嘢啦。你同我將我有頭上嘅股份賣出,咁樣嘅話,我地就一定有足夠嘅錢去收購帝華」

李生一早預料到事情會這樣發生,因此他有充足的準備

「必要時,可以將我有頭上嘅股票包括萬興賤賣,只要收購到帝華發展就可以」

李生不忘多加一句。在他的眼中,這不單是事業王國的擴張,更是新派富豪戰勝舊派富豪的重要象徵。因此他無論如何,也要把帝華發展收購

李生不計成本地收購,他相信一天之內,就能把帝華全面收購

重要關頭,永樂卻不在芊琳身邊。他決定獨自回到罪工場

一切由這裡開始,因此在死前,永樂也想再一次回到罪工場

他回到最熟悉的辦公室,也許是因他有多天沒有回到辦公室,桌面也開始鋪塵了

永樂不禁再次想起,這個辦公室最熱鬧的時候

這個房間曾經充滿歡笑聲,充滿眾人的希望,充滿各人的期望

「阿雪,阿朗,俊傑,曉晴,心妤...」

「我返嚟啦...」

永樂看着阿雪桌面上的相簿,阿朗桌面上的扭計骰,俊傑桌面上的眼鏡,曉晴桌面上的戒指和芯妤桌面上的日記

永樂走到自己的桌面上,把自己項上的十字架項鏈也脫下,並放在桌面上

「各位,好快我就會返嚟陪大家,好快...就可以再見面」

永樂把十字架放下,推開房間的大門,踏上不歸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