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署的問話室內
 
黃探員把永樂邀請回來協助調查
 
「你可唔可以解釋下,點解李啟誠會無啦啦禁錮你呢?」 

「我唔知點解佢要咁做」
 
永樂全部以不知情作為答案。他當然是有預計到被警察查問的情況
 




「咁點解你又會一副技工打扮,喺萬興大廈度出現呢?」
 
黃探員繼續問
 
「我係良好市民嚟㗎,我只係玩下cosplay,應該冇犯法掛」
 
永樂一臉無辜地說,黃探員也沒有辦法,他嘆了一口氣,並把手上的文件放下
 
「既然你咩都唔肯講,不如我講個故事比你聽」
 




「喺60年代,有一班香港人為咗發跡,佢地會做各種壞事。謀殺,貪污,行賄,販毒,走私咩都肯做。佢地好快就成為香港最有權有勢嘅華人。當時嘅英國佬開始打擊呢班富豪,而呢班富豪就成立咗一個組織互相幫助,叫做罪工場」
 
永樂聽到罪工場這個字時,頓時嚇了一嚇。但他還是裝作鎮定
 
「罪工場美其名就好似一間公司咁,實際上就係一個大型犯罪集團,而罪犯就係一直將香港玩弄於手中嘅富豪。97回歸後,班富豪又諗到新玩法。佢地開始拉攏政府高層,警務人員成為罪工場嘅董事。由於班富豪攢到錢,班高官都可以分到錢,所以政府對於罪工場一直都係隻眼開隻眼閉」
 
「但係罪工場始終需要一d前線嘅工人,所以佢地就開始招攬貪錢或者有野心嘅人成為罪工場嘅前線人員」
 
「而如果我冇估錯,你就係罪工場嘅監工,而李啟誠就係副總栽,我有冇講錯?」
 




黃探員說完他的故事,永樂的背部已經全部是汗水
 
「你個故事的確好精彩,不過都只係故事啫」
 
永樂知道只能拼死否認,因為向外人說了罪工場的事的下場是必定的死亡
 
這時永樂看了看背後的閉路電視,發覺已經關掉。永樂笑了一笑,他很快就明白為何黃探員會對罪工場的事如此了解
 
「根據你嘅故事,你話罪工場嘅人滲透咗警方嘅人,咁你應該就係其中嘅一分子」
 
「你仲要係罪工場嘅總裁」
 
永樂說完,黃探員嘴角微微向上揚,最後忍不住笑了出來
 
「梁永樂,果然同傳聞一樣真係咁聰明,我的確係罪工場嘅人,不過我唔係總栽,我只係必要時候,帶上總裁嘅小丑面具,幫一幫佢啫」




 
這是永樂第一次猜錯,他開始好奇罪工場的總裁是誰,也擔心他的性命
 
「唔使望,總裁已經到咗」
 
問話室的大門被打開,一個戴住小丑面具的人走了進來
 
小丑身穿黑衣的吊帶連身裙,黑色的高跟鞋,留着及肩的長髮。她走到永樂的面前,把面具摘下
 
「冇可能...冇可能,你係芊琳?」
 
永樂不斷地退後,女生則露出奸詐的笑容
 
芊琳的孖辮變成長長的秀髮,深紫色的眼影為她添了幾分嫵媚的氣息。那個稚氣的臉現在變成了連永樂也不敢直視的女子
 




「做咩呀永樂~咁快唔記得咗我啦?」
 
芊琳向一臉驚恐的永樂耳邊吹氣。芊琳現在是名正言順的女王,沒有半絲青澀的感覺
 
看到自己主子和永樂這樣的相處,黃探員先行離開問話室,讓二人獨處
 
「即係所有嘢都係假嘅?」
 
永樂已經不知道如何面對眼前的芊琳,雖然永樂一早已經在芊琳身上嗅到危險的氣息,卻沒有過她就是罪工場的話事人
 
*****************************************
 
芊琳的爸爸不僅是富豪,他更是罪工場的創辦人兼總栽。而芊琳的媽媽是罪工場的監工,二人就是在罪工場結織。他們互相被對方的氣質所吸引,最後發展成戀人,並有一個女兒,那個就是芊琳
 
他們夫婦二人常常聯手,為罪工場制定政策,這卻引來當時副總裁李生的不滿。他不甘心罪工場由自己的下屬話事,他更認為自己比起芊琳的爸爸更有能力成為罪工場的總栽




 
李生於是找了擅長把謀殺佈置成意外的華叔,利用他把芊琳的媽媽殺死,再讓華叔坐上監工這個位置
 
之後芊琳的爸爸,到了麵粉廠一直尋找殺死妻子的證據。他一口咬定妻子的死是李生做的好事。就因為這樣,李生更容易找到機會把芊琳的爸爸殺死而且毀屍滅跡。就這樣,連芊琳的爸爸也失蹤了
 
正當李生打算自己坐穩罪工場總裁的位置時,一眾老臣子和董事如姚生等人卻擁護芊琳當罪工場的總裁,並由芊琳爸爸的前奴隸,黃探員輔助和保護芊琳
 
得知父母死亡真相時,她十分痛恨李生,並想把他剷除。同時李生也很不服氣,他決定聯動其他董事推翻芊琳。可是由於雙方勢均力敵,大家的狀況也是一直膠着
 
直至,永樂得知了罪工場的秘密並用來勒索罪工場。芊琳看到這個男孩的眼神充滿智慧和野心,就和她的爸爸一樣
 
從那天開始,她對這個男孩產生了興趣,並日以繼夜地跟蹤他。最後她肯定這個男孩的能力,就盡一切辦法強逼他加入罪工場
 
一切也不是偶然,連芊琳在永樂身邊出現也是。她是故意讓永樂發現她,並利用她對永樂的了解,輕易地打動永樂。她一直在永樂的身邊引導他,讓他替自己剷除龍少,華叔和李啟誠為她報仇。當然永樂沒有讓芊琳失望,順利替芊琳報仇並鞏固地位
 




永樂一直以為自己是按自己的意志行動
 
不,一切也只是芊琳的安排
 
俊傑被阿朗殺死俊傑的片段是芊琳命令黃探員偷錄的,片段也是芊琳傳送給他的
 
收購李啟誠公司的計劃,也是芊琳替永樂想的
 
從一開始,不論是阿雪和永樂對令龍少,永樂對華叔的復仇,甚至永樂和李生的矛盾,也只是因芊琳而起
 
說穿了,永樂眾人只是芊琳用來剷除異己的棋子,
 
奴隸有得選擇嗎?
 
沒有,無論你如何的聰明,有如何厲害的技術,也只會淪為有錢人攢錢和爭權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