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卡達菲死了!」看到了電視台主播一臉嚴肅的報道,我不禁暗暗好笑....這種新聞不是一早預料之中嗎?



「卡達菲死了!」看到了電視台主播一臉嚴肅的報道,我不禁暗暗好笑....這種新聞不是一早預料之中嗎?

很多人以為歐豬問題的爆發,以及鄰近地區的茉莉花革命,一定威脅到法國的安全。哈哈,這其實倒是我們百年難得一遇的契機呢~美國佬被阿富汗、伊拉克嚇怕了,不敢有任何舉動;我們就不同了,出錢、出武器,甚至出了戰機!現在利比亞新政府是我們的盟友,供應歐洲的石油都是由我們控制,不只在北非插了一支旗,歐洲各國也只得更聽我們的了,哈哈~

還不只呢,早由利比亞內戰開始,我們己經籌謀幫助其他茉莉花國家,資助他們示威,必要時出資金、提供武器....這樣,我們不只成為伊斯蘭民主的恩人,還可以恢復我國在近東、北非的聲望呢!這晚,我就是乘晚機趕去敘利亞呢~

敘利亞是我們籌謀得最早的國家,原因有幾個:1,它是我們的前殖民地,對它我們比較了解;2,它位處於中東地區,以後們法國可以在中東參一腳呢....我們對敘利亞的工作,己經做了很久,利比亞內戰還未開始,我們的知識份子己經在「宣傳」敘利亞的獨裁、不民主,媒體上的不斷評擊,找到了敘利亞流亡政府....不是這樣,你們以為國際會這麼一面倒支持敘利亞人民嗎?

乘了10多個小時的機,終於到了大馬士革....從出機場開始,我就上了預先準傋的車,直接去到匯合地點~我不是官方身份來的,正確一點說,我這種職業,是從來沒有官方身份的....「這位的阿里....」翻譯開始為我們介紹,他們一些是我們一直有支持的民運領袖、一些是現在轉向的社會領袖~



我向他們講解我們給他們安排好的計劃,在甚麼時候、怎樣的情況我們會如何幫助他們,當然少不了實際的資金援助拉....詳談了十幾小時,終於可以座車回市區了~車不可以直接到酒店,這樣倒好,我可以趁機逛逛。在最近酒店的平價商業區,街邊站滿了女孩,有時甚至有男童....

這是因為「革命」前的混亂,導致部份企業不能出糧、或者物資到不了部份區域,這樣政府的威信就會進一步被打擊~女孩和男童等著住在酒店的外國人的施捨,我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情況,是在20年前的莫斯科....我行著行著,看到一個挺可愛的,便走過去問:「小妹妹,你很肚餓嗎?」,那女孩點點頭,我再說:「不過我現在沒有食物,又帶錢....這樣,我帶你回酒店,請你吃飯好嗎?」

女孩己經嘴唇發白的,又怎可能拒絕我的邀請?女孩猛點著頭,就跟著我回到酒店....酒店的服務員都見怪不怪了,因為我絕對不是唯一這樣的外國人~我帶著女孩上到房間,叫了一些食物上來,我們便一邊吃一邊聊天....
那女孩便如一般孩童一樣,一五一十的告訴我:

她叫艾爾莎,今年18歲,12歲就出嫁了....還好的是,丈夫現在是還不到30歲的男人,而且很疼愛她,不過就在近期的示威、衝突中,被意外打傷大腿,暫時不能工作~還好,敘利亞算是個較開放的伊斯蘭國家,她可以每天出街拾東西、找食物,甚至乞食....不過,糧食己經耗盡幾日了,這幾天她都是捱餓的~

看著她黑黝的皮膚、粗眉大眼的,卻是一臉童顏,我己經色心大起了!「吃飽了嗎?」「吃飽了拉~」艾爾莎天真的笑著答,但我追問她:「但你家裡呢....你不是有個丈夫嗎?」說著,艾爾莎便沈默不語....我便跟著說:「其實我有些糧食,我想夠你一兩個月的....只要你今晚乖乖聽話的,我就把糧食全給你,好嗎?」,艾爾莎聽著己經猛點頭了~



在我離開敘利亞的第二天,敘利亞內戰正式爆發....我們的計劃己經成功第一步了,只要死傷人數增加到某一程度,我們就可名正言順的向反對派提供武器、出兵,甚至最後可能駐軍!這樣,我們復興羅馬帝國以來地中海霸權的目標,又進一步得到實踐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