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乜嘢呀!玩乜鬼遊戲呀!係咪白痴㗎!?」
我自言自語

我拿起剛讀完嘅信,回望四周,試圖找出隱藏鏡頭

「係咪乜嘢整蠱節目咋?」我在盤算「喂,有無人呀!我唔玩la!出黎la!」

無人回應……

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


當我一起身嘅時候,就發現自己坐上了一張輪椅,手上握住了「邀請函」。我個頭又暈又痛,當我嘗試回想暈倒前嘅記憶,什麼都想不起……

咁而家點呀?又失咗憶,又畀人半綁架,半邀請般到了一場不知名嘅「遊戲」

唉!冇計啦,與其坐以待斃,都係行動最實際
我觀察我身處嘅地方: 鋼製窗戶、木門、白色被單嘅病床、放有幾支手術刀的工具台、 破舊的櫃以及一張輪椅,天花板上破舊的光管發出微微的燈光,雖然不能照亮整個房間, 但足以讓我觀察周圍的環境……

我走向窗邊,嘗試望出窗外,我不禁嚇了一跳!窗外面漆黑一片,彷彿走進了黑洞、虛空中, 沒帶有一點光……

「頂!咩料呀?係咪痴L線架!」我不禁大罵


「唔得!我要冷靜……冷靜……」我深呼吸

我就去檢查剛才我坐的輪椅,發現輪椅後面有一個小口袋, 小口袋入面好似有野突出嚟……我戰戰兢兢地走過去,打開個袋,發現入面有一粒圓形嘅嘢,一粒糖果……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