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島區一間中學的某個課室裡,學生正在上數學課。
     「同學翻到課本的下一頁看看例子就會明白這項定義,如果要解二次方程的話,就要——」
     「呀——呀!呀!」
       突然,一名男學生失聲驚叫,叫聲響得附近幾個課室都能清楚聽見。
       全個樓層的師生無不被他嚇個正著,特別是他所屬班級的老師和同學。
     「張子立!」
       數學老師馬上飛奔到男生身邊:「張子立!張子立!」
       男生對老師的叫喊全無回應,只管一直用雙手死按著頭部的左右兩邊,一邊不停叫喊,一邊痛苦地在地上打滾。
     「張子立!應應我!張子立!」
     「呀!呀!呀——呀!」
       男生的情況愈來愈不濟,叫喊愈發厲害,眼耳口鼻更全都擠在一塊兒,這就跟孫悟空被緊箍咒緊緊壓迫著沒有兩樣。


       他現在有多痛苦,想必是誰也不難理解的。
       這下子可急壞了他的數學老師。
       附近班級的師生聞聲而至,看見出了這麼大的狀況,全都默契十足地自動自覺分工合作,幫助數學老師處理現場情況。
     「聽著!全部同學退後!馬上跟羅sir到操場去!快!林sir,麻煩你繼續留意著張子立的情況!」
       羅sir立即接口喊道:「快!跟我來!誰也不准磨蹭!」
     「Miss Lee,他的情況很不對勁,請馬上幫忙叫白車!」
     「好!我馬上就去!」
       這時候,男生強而有力地把一口和著鮮血的白沫直往數學老師的臉上和衣衿噴去。
     「怡……怡和街——方……方程……怡——」
       男生拼盡最後一口氣,就只喊出了如此不明所以的一句話來。


       隨後,四周又即時回復了可怕的寂靜,那怕只是一絲一毫的微弱呼吸聲,大伙兒也沒能聽見。
     「張子立!」
     「張子立!張子立!」
       教師們本能地撲到了男生身邊,不約而同地叫著他的名字。
       可惜,男生連哼也再不哼一聲,就是身子也軟攤了下來,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他的雙眼卻沒有合上,仍在怔怔地死盯著掛在天花上的吊扇。
       教師們頓時無語,呆在那邊。
       未幾,林sir的手機響了起來,才一按下「接聽」鍵,電話另一頭的Miss Lee便急忙一邊喘著粗氣一邊叫道:「白車快來了!」
       林sir頓了一頓,頹然道:「知道了。可是,張子立他似乎已經……」
       教師們的注意力全都只集中在暴斃男生身上,全然沒有發現一個跟男生同班的女同學正躲在課室門外偷窺著這一切。


       剛才羅sir帶隊退到操場時,一顆懸著的心驅使這個女生在隊伍中悄悄溜掉,偷偷折返案發現場,無聲無息地用手機清清楚楚地錄下了暴斃男生的嚇人遺容與遺言——
       五分鐘後,短片便已在幾個社交網站及討論區出現。
       在救護人員和警方還未有到場之時,短片的點擊率及轉載率竟然已經超過了三位數字!
       網絡用語很快又隨之多添一詞——「VR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