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前。
       香港X-file調查隊基地。
       上午十時多。
       歐陽皓嵐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便從床上爬了起來,打算到廚房裡去翻翻雪櫃。
       昨夜胃部不聽話,就是連最清淡的白粥也沒能吃下,害她今早又累又餓,精神實在不太好。
       雪櫃裡放著些甚麼呢?
       三個人放了太多東西——噢,不!應該是說,衛之龍一個人已經佔用了三分之二個雪櫃,讓他隨手也能掏出零食來吃;方逸峰多數吃杯麵;真真正正屬於歐陽皓嵐的東西,在雪櫃裡實在沒有幾樣。
     「巨龍這傢伙,真不曉得他的腦袋是怎樣構造的,竟然連不用冷藏的薯片、蝦條和幸運曲奇也一併塞到雪櫃裡去,難怪雪櫃換得再大也總是沒有多餘空間!」歐陽皓嵐一邊逐一把擋著她拿自己的東西的食物拿出來,一邊抱怨道。
       她只是想把屬於她的包裝雜豆拿出來,用來跟米粉一起煮來吃。可是,衛之龍那丟三落四的性格卻害她足足在雪櫃裡翻了好幾分鐘才能找到想要的東西。
       好不容易找齊東西煮好米粉後,歐陽皓嵐便打開手提電腦,一邊看著國家地理頻道的科普節目,一邊慢慢吃著米粉。


       這時候,大門外傳來一陣奇怪的聲音,似是有人在門外弄來弄去,不知在弄些甚麼。
       歐陽皓嵐不禁納悶起來了:方逸峰正在英國探親,要兩日後才會回來;至於衛之龍——那傢伙不說也罷了,他從來也不曉得甚麼叫「早上」的。
       那現在是誰在外面呢?
       奇怪的是,如果有人在外面亂試密碼或是嘗試毀壞保安設備的話,警報器應該會立即響起來才對,畢竟這個基地是專門用來調查那些不能公開對外調查的離奇案件的,保安程度當然不會那麼簡單,而想擅闖的人想必也有不少——如果他們知道有這個基地存在的話。
       警報器雖然沒有響起來,歐陽皓嵐卻仍然不敢怠慢,立即查看基地主電腦的閉路電視,看看那個在外面亂搞一通的傢伙到底是誰。
     「竟然——」
       歐陽皓嵐才剛往電腦屏幕瞥了一眼,便二話不說,按下了主電腦附近的「解鎖」鍵。
       只聽「唰」的一聲,大門便自動解鎖打開了。
       門外的人手挽著幾個大袋,正想走進基地時,卻被歐陽皓嵐一把攔住了。
     「學會開啟大門的保安設施才可以進來,衛——之——龍。」


       說罷,她又立即把大門關上。
       衛之龍卻反應甚快,一腳便快而準地插了在大門和門框之間。
     「慢著!我不是不會開門啦。放我進來吧!」
       歐陽皓嵐重新把門打開。
     「那你剛才在外面鬼鬼祟祟幹甚麼?你就不能正正經經地開門嗎?」歐陽皓嵐質問道。
     「我不是鬼鬼祟祟啦,我只是錯誤輸入密碼,又怕弄響警報器,才——」
     「連續錯誤輸入三次?你連基地的密碼也忘了?」
     「不是啦,只是今天我的情緒特別高漲而已,所以才會一時弄錯。」說罷,衛之龍又雙手合十,故意裝出滿臉誠懇的模樣請求道:「來吧,快讓我進來吧!」
       歐陽皓嵐這才走開,沒好氣地道:「那你就不會打電話給我,叫我開門了嗎!?」
     「我都說了,今天我實在興奮得甚麼也記不起來了!」


       把門關上後,衛之龍便急不及待要把他帶回來的一袋二袋東西全都拖到電視機前。
       歐陽皓嵐再也沒看衛之龍一眼,只管重新坐到私人手提電腦跟前,一邊看影片,一邊吃米粉。
     「轉性了嗎?不僅未到下午便爬了起床,還竟然已經買了那麼多東西回來?現在還沒到十一時,那你今早豈不是很早便起床了?」
     「嘻嘻!不是啦!我根本就沒有早起。」
       歐陽皓嵐隨即轉過頭來,眼神奇怪地望著衛之龍:「甚麼意思?」
       衛之龍瞇起眼睛笑著說:「我昨晚根本就沒有睡覺。」
     「甚麼?」
     「樂家電子遊戲公司今天開始正式發售虛擬實境遊戲呢!我昨晚到了樂家公司虛擬實境遊戲的發售點通宵排隊等候,誓必要快快把遊戲買回來痛痛快快地過一番VR癮!你昨晚因為胃痛而早睡,當然不知道我溜了出去,還一整夜也沒有回來啦。」衛之龍又擺出了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續道:「告訴你吧,通宵排隊等候買games時,我還排在十名之內呢!雖然記者沒有訪問我,不過電視鏡頭也很可能會影到我的,一會兒一定要看看新聞,看看我有沒有上電視!」
     「VR遊戲又不是甚麼新鮮事,這種遊戲在許多歐美國家都已經不知道推出了第幾代了,還值得你老遠跑到街上去通宵不睡排頭位來搶購嗎?」歐陽皓嵐甚感不以為然。
     「哼,我看你對VR遊戲的認識還不過是這樣罷了!」衛之龍不滿地撇了撇嘴,又故意揚了揚手中其中一隻新買的遊戲光碟,道:「讓你開開眼界吧!我手上現在拿著的這一隻《Hongkongers》是專門以香港為背景設計的逃脫遊戲,遊戲公司把這個遊戲設計得十分精細,遊戲中的每一個地方和每一條街道名,甚至是每一條街道的長短都是和現實相同的呢!這還不止,遊戲中所出現的交通工具和現實中的也沒有兩樣——現實中城巴由石排灣前往中環碼頭的七號線沿途共有二十七個站,在這個遊戲中這條『巴士路線』同樣也會有二十七個站,而且所有站全都會和現實中的一樣。可想而知,這個遊戲可以讓人玩得有多投入多起勁了!我現在光是想想也會覺得興奮!」
       衛之龍一直在口沫橫飛地說得起勁,可是歐陽皓嵐卻一點兒也沒有被他的雀躍情緒感染到,外表依舊冷若冰霜。
       她倚在電腦椅上,交叉著雙手看看衛之龍,又瞥瞥他帶回來的其中一大袋東西,道:「那麼,『特別』的還不過是你手上拿著的那個甚麼《Hongkongers》而已,你用得著要用裝滿一個大型膠袋的遊戲光碟來襯托它嗎?」
     「這個嘛,」衛之龍古靈精怪地笑了起來,道:「作為香港X-file調查隊隊員,當然要多認識不同的東西啦!例如是不同的虛擬實境遊戲!」
     「那麼,我想你要先認識一下甚麼東西應該放在雪櫃,甚麼東西可以放進普通的食物櫃。」
     「甚麼跟甚麼啦,怎麼會說到『雪櫃』?」


       歐陽皓嵐一邊拿起了她的雜豆米粉給衛之龍看,一邊沒好氣地道:「就是因為你不管三七二十一,甚麼都硬塞進雪櫃裡,才害我連找一包包裝雜豆也有困難。我真是很想『請教』一下你,薯片、蝦條和幸運曲奇有必要冷藏嗎!?」
     「嘻嘻!這很小事嘛,你用不著那麼執著吧。」衛之龍嬉皮笑臉道:「將所有吃的全都放進雪櫃裡去,要找的時候才方便呢!」
       歐陽皓嵐苦笑著搖了搖頭,沒再答話。
       她再次將注意力集中在手提電腦的屏幕上,卻暫停了剛才在看的科普節目。
     「咦?節目好像還沒有播完呢,你不看了?」
     「因為我要忙著上網買個小型新雪櫃——」歐陽皓嵐白了衛之龍一眼,冷冷地道:「放在我的房間。」
***     ***     ***
     「少爺峰,我的手信呢?」
       方逸峰才剛關上基地大門,衛之龍便已三步併作兩步迎了上去跟他討禮物,就像孩子們在聖誕節時看見聖誕老人一樣。
     「我才剛回來,你不用那麼著急吧。」
     「來吧,來吧,告訴我吧!你買了甚麼手信給我?」說罷,衛之龍又用手托著下巴,似是十分認真地思考著般。「英國紳士手杖?倫敦塔模型?還是名牌伯爵紅茶?」
       衛之龍瞥瞥方逸峰,看看他的反應,只見方逸峰一直笑著搖頭,他便繼續玩著他的「猜謎遊戲」來,道:「噢,我知道了!最近哈利皇子大婚,莫非你給我買的就是印有他們夫妻婚照的T-shirt?又或是紀念水杯?」
     「唉,我才剛回來,你便一直巴啦巴啦地說個不停,沒差點兒便要把我煩死。」方逸峰一邊說,一邊把剛脫下來的鞋子放好在玄關的鞋架上。「好了好了,算我怕了你,你自己去翻翻那個印了骷髏骨頭圖案的黑色膠袋吧,那就是送給你的手信。」
     「嘩!真好!」
       衛之龍連忙跑去翻方逸峰所指的黑色膠袋。


       這時候,歐陽皓嵐也返回基地來。
     「咦?少爺峰?這麼早便回來了?你不是說今晚才回來的嗎?」
     「本來是今晚才回來的。可是,我的親戚告訴我,說我要乘坐的航班的所屬航空公司勞資雙方糾紛正在急劇升溫,員工隨時都會罷工,叫我快快到機場改乘其他航班,所以我便早了回來了。」方逸峰頓了一頓,又補充道:「而且,我那個醫學專家姨丈原來也要來香港參加國際醫學研討會,我們便順道一起坐飛機回來了。」
     「嗯。」
     「啊?怎麼……怎麼會這樣的!」
       歐陽皓嵐和方逸峰循著聲音傳來的位置一看,只見衛之龍一臉失望,嘴角還分明向下翹了幾分。
     「怎麼啦?航空公司員工罷不罷工又不是我可以控制的;況且,你很不想見到我嗎?我只是早點回來而已,你便哭喪著臉。」
     「我不是說你甚麼時候回來啊,而是——」衛之龍用手指了指方逸峰送給他的手信,道:「這個!」
     「不就是最新款的VR遊戲機嘛,你不是最愛打機的嗎?」
     「可是……」
       歐陽皓嵐看見衛之龍手上拿著的東西,腦筋一轉便立即明白過來,竊笑著揶揄起來:「可是他前兩天已經買了一部VR遊戲機和一大袋遊戲光碟回來。為了買那些東西,他還整夜不睡,通宵達旦去遊戲公司排隊。」
       聽著歐陽皓嵐解說,方逸峰旋即「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一手搭著衛之龍的肩膀,道:「別這樣子啦,雖然你前幾天已經『千辛萬苦』地買了一部VR遊戲機,現在多了一部出來;可是,回過頭來想,多出來的那一部可作後備呢,收到這份手信也不是太差吧!」
     「也好,不過——」
     「『不過』甚麼啦?」
       衛之龍兩隻眼珠子一轉,扮了個鬼臉,道:「我要吃裝在那個袋子裡的咖啡曲奇。」


     「好啦好啦,你愛吃便拿去吧。」方逸峰沒好氣地揚了揚手。
     「太好了!」
       待衛之龍拿走了咖啡曲奇後,方逸峰又在另一個袋子裡掏出了一本書來遞給了歐陽皓嵐,又道:「這是你托我買的那本《Scientists》。」
     「謝謝你。」歐陽皓嵐隨手翻了翻書本,道:「這本書兌換成港幣是多少錢?我回房拿錢給你。」
     「噢,不用了,這又不是甚麼貴重東西。」
     「好像不太好吧。」
     「別客氣了,就當是我送給你的手信吧。」
     「那就謝謝了,我先回房把它放好。」
     「等等。」歐陽皓嵐才剛轉身,方逸峰又一聲把她叫住:「差點兒忘了——」
       幾秒後,他又取出了一隻光碟,道:「這也是送給你的。」
     「《Brain Wave of Medication in Reality》?」
     「嗯。剛才不是說過我姨丈是醫學專家來的嗎?最近,他正在研究腦電波,特別是探討如何透過控制病人的腦電波來穩定昏迷病人的情況,這隻光碟就是他在英國那邊的大學裡的講座內容。我想你應該也會有興趣看看的,便跟他要了一隻來送給你。」
     「嗯,謝謝你。」歐陽皓嵐微笑著接過光碟。「關於這項研究,我也很有興趣想知道多一些。」
     「不用客氣,你喜歡就好了。」
       方逸峰剛想回房換件衣服休息一下,電視機前卻又傳來了衛之龍的聲音。


     「少爺峰,來陪我玩雙打吧!」
     「暫時不玩啦,我才剛回來,讓我先休息一下吧。」
     「那今晚玩吧,這個《Hongkongers》逃脫遊戲真的很好玩啊!」
     「不了,今晚我要回家去吃飯。」
     「哼,真沒勁。」衛之龍撇了撇嘴,「失望」兩字再次寫了在他的臉上。
     「好啦,不要覺得沒趣好了,我答應你,明天跟你玩足一整天就是了,好嗎?」
     「也好,一言為定。」
       衛之龍孩子氣地伸出了右手尾指,想要跟方逸峰勾手指尾「約定」,卻被方逸峰笑著一手拍開。
     「傻的!你以為你還是小孩子嗎?還是以為自己是女人?那麼婆媽!」
       然而——
       當方逸峰再次回到香港X-file調查隊基地之時,已是整整四十八個小時之後的事了。
       才剛踏入基地範圍,正躺在大廳沙發上打著電腦的歐陽皓嵐便給他丟來了一句語調毫無起伏的「溫馨提示」:「勸你最好馬上『華盛頓』上身。」
       說罷,她又煞有介事地瞥了瞥衛之龍的房間。
     「『華盛頓』?噢,我知道了!」方逸峰細細一想,頓時解開了歐陽皓嵐所出的「謎題」。
     「還有,得先預備一棵新的『櫻桃樹』。」
     「這個當然啦。」方逸峰立刻從背包裡掏出了一件用花紙包裝得精緻的禮物,又故意讓禮物在歐陽皓嵐和她的手提電腦之間繞了一圈,信心滿滿地笑道:「我想,以我認識的巨龍,其實也不是太難哄的呢。」
       對於方逸峰的自信,歐陽皓嵐只報以不具任何意義的一眼,一秒鐘後視線又重新落回電腦屏幕上。
     「你不信嗎?我送他這把VR機關槍形控制器,他一定不會再氣我的。」
     「你還怕他打機打得少嗎?」
     「有甚麼所謂,他又不是小孩子,我又不是他的家長。」
     「沒錯,只要他沒有影響工作,我們就無權過問他的私生活,所以這幾天無論他玩VR玩得怎樣瘋狂,我也沒有則聲。可是,我們和他至少都是同事一場,我總不想他打機打成這個模樣——」
       她一邊說,一邊把手提電腦移到方逸峰的視線範圍內。
     「成為下一個『VR瘋』的受害者。」
     「『VR瘋』?」
       方逸峰把頭湊近了電腦屏幕,仔細地看著歐陽皓嵐播放給他看的一段網上短片。
       影片雖然只得短短幾分鐘,卻已把方逸峰嚇個目瞪口呆。
     「這……」
     「同類的影片還有好幾段,全都是一些人突然發瘋,大吵大鬧後口吐鮮血和白沫暴斃的過程,雖然他們的死亡速度不一,但全都在死前留下了語無倫次的『遺言』。這些片段讓人有很大的想像空間,很快便在網上瘋傳。」
     「但這些片段中的死者並不是全部都是在玩VR時死的,為甚麼會跟VR扯上關係,還說這是甚麼『VR瘋』?」方逸峰搔著腦勺不解地問。
       歐陽皓嵐在電腦的滑鼠板上輕輕掃了幾下,把網上討論區的討論內容展示給方逸峰看。
     「你自己看看。」她又用手指了一下某段討論內容,道:「也不知道這是幸運抑或不幸,死者全都被人『起底』,有人指出這些死者生前曾長時間玩VR,於是便有了『VR瘋』這個新的網絡用語。」
     「從昨天開始的?」
     「對,如果你是指上載片段的時間和『VR瘋』這個網絡用語開始出現的時間的話。但如果你指的是事發時間,我就不能肯定答你。」
     「這真是……」
     「所以,要不要把這玩意兒送他,我想,你還得仔細衡量一下——巨龍要怎樣過他的生活,那是他自己的事;但你在他的生活中扮演一個甚麼角色,那就是你的事。」
       方逸峰沉吟片刻,想了一想,便把一直拿在他手中的那份禮物放回背包裡去。
     「那我先去跟他口頭道歉一聲吧,就算還未有新的『櫻桃樹』,畢竟失信了他,還是應該先道歉的。」
       說罷,方逸峰便去敲了敲衛之龍房間的門。
       一連敲了好幾下,卻全無回應。
     「酷嵐,巨龍是不是在房裡?」
     「是。你回來之前不久,他曾經出過來去洗手間,回房之後我就沒有再見過他出過來了。」
     「可是我敲門敲了那麼久,他都沒有回應。難道他睡了?」
     「呀——呀!呀!」
       正當方逸峰打算放棄之時,衛之龍那歇斯底里的瘋狂叫喊卻冷不防地隔著房門傳來,把歐陽皓嵐和方逸峰兩人同時嚇個正著。
     「巨龍!巨龍!」
       歐陽皓嵐把手提電腦隨手往沙發上一丟,便立即趕到了方逸峰身旁。
     「甚麼事?」
     「不知道!只一味聽見他在亂喊亂叫!」方逸峰答話的同時,手還在不停拍打著房門。「我剛才試過想開門,門卻反鎖了!」
     「巨龍!巨龍!應應我們!」
       歐陽皓嵐也跟著方逸峰高叫了幾聲,可是衛之龍的聲音這時比他們兩個合起來還要厲害。
     「少爺峰,別叫了,撞門吧!」
     「好!」
       說時遲那時快,方逸峰隨即倒退了幾步,歐陽皓嵐馬上識趣地讓開——方逸峰深深呼吸了一下,雙拳緊緊一握,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極速側身往房門一撞,便撞進了房間去。
       歐陽皓嵐立刻尾隨入內。
       兩人趕忙察看衛之龍的情況,只見他早已倒在地上翻滾掙扎,不停亂抓亂叫,時而抱頭,又時而作打拳狀,光看著他的狀況,便知道他現在有多痛苦。
     「呀——呀!呀!皇……皇后——少……少爺峰——呀!呀——」
     「巨龍!」
     「莫非他也得了……」
     「別只管說!call白車!快!」
     「好……好,我馬上就去!」
       歐陽皓嵐一聲喝叫,讓方逸峰霎時清醒過來,知道了甚麼才是當務之急。
     「巨龍!巨龍!清醒一下!」
       方逸峰在叫白車之際,守在衛之龍身邊的歐陽皓嵐又再喊了衛之龍幾聲,卻徒勞無功,衛之龍依舊還是擺出了那副中邪般的可怕模樣,直把旁人急壞。
     「——真的是『VR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