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氏企業。
       方逸崇辦公室。
       方逸崇的私人秘書把茶杯放在方逸峰和方逸崇跟前後,又禮貌地說了一聲:「兩位方生,慢用。」
     「謝謝。」方逸峰和方逸崇異口同聲道。
       方逸峰喝了一口茶,待秘書走遠了,便道:「逸崇,這次真的謝謝你!真對不起,竟然要你這樣做。」
     「哥哥,別老是像個女人一樣婆婆媽媽吧!在家裡時,你已經跟我道謝不下十次了!難道到了公司來,還要繼續說『謝謝』說個不停嗎?哥哥有事,做弟弟的明明能幫得上忙也不幫,哪還算是兩兄弟!」
     「話雖如此,但你為了我而瞞著爸爸——」
     「沒關係的。爸爸正在美國談生意,臨行之前曾叫我先代著他處理公司的事,就算他真的知道了今天的事又如何?我想他也不好意思食言吧。至於他故意留下來『輔助』我的那幾個老臣子,我以『現行方氏企業最高決策者』的身份壓壓他們,敷衍一下就好了,根本無需在意。」
       他又裝模作樣地把頭湊近了方逸峰,還故意壓低聲線,道:「你說,是兒子親?還是臣子親?」
     「哈哈!哈哈!」


       方逸崇的一席話,直把方逸峰逗得開懷大笑。
     「再說,上次要不是哥哥你冒死相救,我一早便已死在那個甚麼臭凌玄武的利劍之下了,還有命活著回來嗎?你的這個大恩我還沒有報呢!這次就當作是我還給哥哥你吧。」
     「哈,你還說自己是甚麼『現行方氏企業最高決策者』,卻只管在那邊自打嘴巴!剛才你不是說過兄弟有難不幫就不算是兄弟的嗎?那你當時有難——還要是大難——幫你難道不是理所當然的嗎?竟然還說甚麼報答不報答!」
     「好啦,好啦。」方逸崇笑著搖了搖頭,道:「從小到大,我的口才都總沒有你的好,難怪媽媽一天到晚都說你是『鬼靈精』了。這樣子吧,從現在起,我們兩兄弟都『互不拖欠』,直至永遠,那行了嗎?」
       方逸峰雙手合十,作祈禱狀,道了一聲「阿門」。
     「哈哈!哈哈!」
       這次換了方逸崇來笑個不停了。
       方逸峰和方逸崇的兄弟情正聚得高興之時,公司的內線電話卻不合時地響起來了。
       方逸崇立即深深呼吸了幾下,盡快把笑意止住。
       穩定情緒後,他才按下「接聽」鍵,莊重地道出了一句「Markle speaking」。


     「方生,樂家遊戲公司的黎柏濤先生已經來到。」
     「請他進來。」
       方逸崇才一掛上了線,便馬上跟方逸峰道了一聲:「來了。」
       方逸峰點頭回應。
       幾秒鐘後,門外傳來了秘書的敲門聲。
       方逸崇一聲「come in」傳出後,秘書便推開了房門,領著一個西裝筆挺的中年男人走進方逸崇的辦公室。
     「黎先生,有請這邊。」
       方逸峰跟方逸崇一起迎了上來。
     「黎先生,你好。」
     「方先生,你好。」


       兩人禮貌地握過了手後,方逸崇又把手朝著方逸峰的方向揚了一揚,介紹道:「這是家兄方逸峰。」
     「你好。」
       黎柏濤又帶著職業性的笑容跟方逸峰握手。
     「家兄對有關電子遊戲的生意也頗有興趣,不知道黎先生是否介意家兄和我們一起洽談呢?」
     「不介意,當然不介意。難得方家兩位公子都有興趣和我們樂家遊戲合作,實在是我們的榮幸。」
     「那就好了。黎先生,請別客氣,其實要和貴公司合作,我們也是樂意之至的。來,請到那邊坐,我們慢慢談談。要點甚麼喝嗎?」
     「隨便可以了。」
     「那麼,咖啡好嗎?」
     「好的,沒問題。」
       聽罷,方逸崇轉過頭來,吩咐秘書道:「去沖三杯咖啡來。」
       待秘書送來咖啡後,方逸峰兄弟和黎柏濤互相客套了一會兒,方逸峰跟弟弟使了一個眼色,方逸崇便說到了重點來。
     「黎先生,剛才我也說過,我們公司是十分樂意和你們樂家遊戲合作的,只是——」
     「是價錢不對嗎?其實,價錢方面我們還可以斟酌一下的。」
       才一聽見方逸崇有想打退堂鼓的意思,黎柏濤立即焦急起來——要是失卻了方氏企業這條「大水喉」,他返回公司後,甚麼也不用做,光是寫下辭職信便可「下班」去了。
     「不,不,你誤會了,不是關於價錢的。」


     「那……」
     「嗯,是這樣的。我想你也明白,說到底,我們做生意的人最終的目標就是『盈利』兩個字。你們公司一向信譽良好,我都沒有甚麼好擔心的。唯獨一件事,那就是最近網上不斷瘋傳一些『VR瘋』影片,據說,他們全都是在玩VR遊戲後暴斃的。那麼,要是我們合作,你說,股價方面——」
       方逸峰一直在旁觀察著黎柏濤的反應。
       黎柏濤的反應無甚特別,依舊泰然自若地道:「哦,原來是為了這件事。無可否認,我們樂家遊戲最近以VR作主打遊戲機種,突然出了那件甚麼『VR瘋』的事,我們的股價的確曾經一度下滑,讓我們頭痛不已。唉,那就算是我們倒霉吧!不過,兩位方生,你們不用擔心的,我們公司有信心,劣勢一定會被我們扭轉的!」
     「黎先生,你說得那麼信心十足,你們公司想必是已經有了應對策略了吧?」
     「這個當然了。」黎柏濤笑道:「反正事情不發生也發生了,光是擔心這擔心那也沒有用,所以我們決定與其為此事所制,不如反過來利用這件事多做宣傳,吸引那些抱著獵奇心態的人來買我們公司的產品,特別是VR產品。我敢擔保,到時候,股價不僅不會下滑,還會節節上升,比從前更有過之而無不及呢!」
       方逸峰旋即白了黎柏濤一眼。
       黎柏濤卻只管忙著跟方逸崇堆笑臉,全然沒有留意到方逸峰那憎惡的眼神。
       方逸崇雖也不太高興,卻仍勉強擠出了那公式化的笑容繼續應酬黎柏濤。
     「噢,原來如此。你們樂家遊戲公司反應真快,真有商業頭腦。佩服!佩服!」
       黎柏濤一聽,再看看方逸崇那強裝出來的神態臉色,自覺好事要近,立刻高興得不得了,臉上一直掛著的職業性笑容現在也全為由衷的笑意所取代。
     「那麼,兩位方生,我想我們的合作計劃應該沒有甚麼問題了吧?」
     「嗯,這個嘛,我們方面是沒有甚麼問題的了,不過——」
     「不過?」
     「最終決定權在我爸身上,所以,一切都得在他從外地回港後才可落實。」


       黎柏濤直覺自己就像一個搖搖一樣,不斷被人拋來拋去,高高低低地擺個不停。
     「那……沒關係吧。那麼,如果兩位方生沒有其他問題的話,我先行回去了。」
     「好的。」
       方逸峰和方逸崇同時站了起來,目送黎柏濤離去。
       黎柏濤才剛離開,方逸峰便禁不住跟弟弟發起牢騷來:「那傢伙真可惡!竟然把那發死人財的話當作喜事來說,臉頰還紅也不紅一下!」
     「算了吧!」方逸崇一手搭在方逸峰的肩膀上,道:「反正又不是真的要和那間甚麼樂家遊戲合作,生他的氣幹甚麼。」
     「那又是,哈哈!不過,剛才還真是辛苦弟弟你了,要耐著性子容忍那傢伙那麼久,還要一直故作愉快地跟他『談生意』。」
     「從商嘛,是這樣子的了。」
       方逸崇在言語之間流露出對工作的無奈之情。
     「其實,如果覺得不適合自己的話——」
       方逸崇明白了哥哥想要說的話,便搖了搖頭,道:「沒關係的,爸爸的生意也總得要有人來繼承吧。雖然我對做生意的興趣不大,但也不至於討厭;況且,現在我也不過是剛剛開始學做生意沒多久,慢慢習慣一下就好了。」
       方逸崇的話讓方逸峰頓感弟弟在彈指之間成熟了不少。
     「逸崇,你真懂事!」
       語音剛下,方逸峰的手機剛巧響起來了。
     「不好意思。」


       方逸峰一邊從褲袋裡掏出了手機,一邊用手指了指房門;方逸崇會意,便微微點了點頭。
       方逸峰走出了弟弟的辦公室,張望了一下,確認四下無人後,便趕忙接聽來電:「喂,酷嵐嗎?」
     「已見完樂家遊戲的人?」
     「嗯,見完了。」
     「有何發現?」
     「我認為樂家遊戲應該與最近的『VR瘋』無關,雖然他們預備要發死人財,借炒作『VR瘋』一事賺大錢,但從那個公司代表的言語神態看來,我卻覺得他們不是整件事的始作俑者。」
     「那好。」
     「你呢?今天在網上可有收穫?」
     「沒有。」
     「唉,真倒霉!線索又好像一次過全部斷掉那樣。」方逸峰失望地道。
     「不,你錯了,新線索即將來到我們手上。」
     「真的!?為甚麼?」
       歐陽皓嵐就這麼一句,便讓方逸峰立刻精神抖擻起來。
     「你現在過來司徒拔道那間港安醫院就會知道的了,我在大堂等你。」
     「好,馬上就來!」


       說罷,方逸峰掛掉了線,還來不及跟弟弟說聲再見,便匆匆忙忙駕車飛奔到港安醫院去了。
***     ***     ***
       港安醫院大堂。
     「酷嵐!」
       歐陽皓嵐瞥了方逸峰一眼,輕輕道了一聲:「跟我來。」
       歐陽皓嵐把方逸峰帶到了一間病房。
       方逸峰走進病房,赫見謝崇禮竟也在內,病床上躺著一個十來二十歲左右的少年,一個中年女人正守在床邊,緊握著少年的手,淚流滿面。
     「謝……謝處長?為甚麼……」
       謝崇禮沒管方逸峰,只管低頭看著少年不語。
       方逸峰又轉過頭來看看歐陽皓嵐。
     「躺在床上的是謝崇禮的兒子謝翊斌,床邊的是謝太。」
       經歐陽皓嵐這麼一說,謝太更是放聲大哭起來。
     「啊?是……是嗎?也是因為『VR瘋』?」
       歐陽皓嵐沒有則聲,只點了點頭算是回答。
     「那麼——」
     「剛才謝處長已經答應,讓香港X-file調查隊正式開file調查近日離奇出現的『VR瘋』事件,警方會全力協助我們。謝處長已命人將警方有關『VR瘋』的所有資料全數調動出來交給我們,所以剛才在電話裡,我告訴你即將會有新的線索來到我們手上。」
     「原來如此。」
     「歐陽小姐、方先生。」謝崇禮終於說話了,他抬起頭來面向歐陽皓嵐和方逸峰,兩人分明都看見了他的雙眼比平日的紅腫了不少。「希望你們能盡快查出這件事的來龍去脈,不然——唉!」
     「是『不然可能會有更多市民出事』還是『不然我的兒子會沒救』呢?」歐陽皓嵐冷冷地道。
     「酷嵐,別這樣吧,他的兒子才剛……」方逸峰跟歐陽皓嵐耳語道。
     「你以為我會因此拒絕調查嗎?正如你姨丈所言,個人情緒是私事,不應影響到專業判斷。我不會忘記他怎樣看待巨龍發病的事,卻也不會忘記自己是香港X-file調查隊的隊員。」
     「啊,對了!酷嵐你不提起,我也差點兒忘了!謝處長,有個人或許可以幫到你的兒子謝翊斌的!」
     「是誰?那個人是誰呀?」
       才一聽見方逸峰的話,謝太便發瘋似地叫喊著追問起來,要不是謝崇禮一手扶著她,她早已撲倒在方逸峰跟前了。
       謝崇禮望著方逸峰的眼神亦充滿了期待。
     「是我的姨丈Dr. Smith,他是醫學專家,最近正和他的團隊作有關昏迷病人與腦電波關係的研究,他已經替巨龍看了幾天病。最重要的是,他的團隊今晚便會帶同相關醫療儀器從英國飛抵香港的了,到時候便可以請他們來看看翊斌的情況。」
     「啊!那太好了!太好了!我的寶貝兒子啊!」謝太頓時破涕為笑。
     「那……謝謝了。」謝崇禮有點兒尷尬,話也沒有平時說得響亮。
     「沒關係,巨龍和翊斌都是『VR瘋』病人,讓我姨丈一併醫治,或能使我們得到更多線索,能更快破案。」
     「為了方便Dr. Smith診治巨龍和謝翊斌,兩人應該同住一間醫院,要麼就讓巨龍轉來港安醫院,要麼就讓謝翊斌轉去瑪麗醫院。」
     「不!我是決不會讓我的寶貝兒子住在那些一天到晚都出事的公立醫院的!不要!阿禮,千萬不要讓翊斌住在那些醫死人的醫院啊!」謝太不停拉扯著謝崇禮的衣衫哭喊道。
     「好了,好了!你別吵好了!看你現在多失禮!」謝崇禮輕輕推開了謝太,想了一想,便跟歐陽皓嵐和方逸峰道:「讓衛先生轉院來這兒吧,他的一切醫藥費都由我來負責,你們不必擔心。」
     「那就好,先代巨龍謝謝你。」歐陽皓嵐微微一笑,道:「要是沒有其他事情的話,我們先行回去了。」
       謝崇禮沒說甚麼,只輕輕點了一下頭。
       說過一聲「再見」後,兩人便退出了病房。
     「我想,剛才你是故意提起轉院的事,想讓那傢伙負責巨龍的醫藥費,教訓一下他當初的無情吧?」方逸峰試探似地問道。
     「一半對,一半錯。我的確是故意提出轉院的事的,因為Dr. Smith要在兩間醫院之間跑來跑去會很不方便,對兩個病人也毫無好處;但我卻沒有強逼謝崇禮負責巨龍的醫藥費,這是他心甘情願的,要是他剛才肯讓自己的兒子轉往公立醫院,不要巨龍轉到私家醫院的話,我也沒有所謂,這只是他個人的選擇罷了。」
       方逸峰卻明顯聽得出,歐陽皓嵐在說那個「肯」字時特別加重了語氣。
       他笑了一笑,沒再答話,只管專心駕車去了。
***     ***     ***
       香港國際機場。
       Dr. Smith千盼萬盼,終於盼到了自己的研究團隊到來。
       幾小時前,他還得悉自己又多了一個新病人,因此,這一「盼」不由得變得更為迫切了。
       歐陽皓嵐和方逸峰也以「病人朋友」的身份跟Dr. Smith一起接機,心態卻更接近於想要盡快把「VR瘋」一事調查得水落石出的香港X-file調查隊隊員。
       在接機大堂與團隊會合,並經過一輪簡短的寒喧和介紹後,方逸峰立即帶領眾人到了四號停車場,安排眾人馬上前往港安醫院,也顧不得他們風塵僕僕,舟車勞頓。
       事實上,團隊眾人也不介意這樣「密鑼緊鼓」的安排,反正Dr. Smith早已嚴肅地告知了他們這次行程的目的和責任,使他們沒有任何一人膽敢帶著散漫不經的心態而來。
       到了停車場,方逸峰指了指某處那一列並排,並已有司機在內的四輛私家車,道:「個人行李全都放在那輛香檳金色的私家車上,我會把它們送到你們的酒店的。至於其他人,請帶同所需醫療儀器馬上乘坐其餘三輛私家車盡快趕往港安醫院。」
       Dr. Smith和歐陽皓嵐則忙在一旁不停翻譯著方逸峰的話。
       三輛私家車飛快地在都市的各區高速公路上奔馳,沒多久便已穿越維多利亞港,趕到了港島司徒拔道的港安醫院。
       歐陽皓嵐領著眾人走進病房。
     「Dr. Smith,近門口那個叫衛之龍的病人你已經認識了,而近窗口的那個病人則是我在今天下午時跟你提過的謝翊斌。他跟巨龍一樣,都是在玩VR遊戲時突然倒地昏迷的。你們大可放心做你們要做的事,在這間病房裡,沒有人會騷擾你們的。」
       歐陽皓嵐之所以能說得那麼言之鑿鑿,是因為謝崇禮早已答應能讓Dr. Smith和他的團隊盡情運用所知所學醫治衛之龍和他的兒子;至於他怎樣做到這件事,歐陽皓嵐沒有興趣,也認為沒有必要過問,不過要猜的話其實也不難。
       聽罷,Dr. Smith隨即跟團隊解釋現在的情況,並命令他們開始設定儀器,準備治療工作。
       團隊一刻也不敢怠慢,各司其職,才一眨眼的工夫便把所有醫療裝備全都設置妥當。
       Dr. Smith又親自再把所有儀器和電腦細心檢查了一遍。
       歐陽皓嵐把他的認真態度一一看在眼裡,實在不得不由衷地在心裡嘉許了他一遍。
       一切準備就緒!
       就只待Dr. Smith的一聲令下!
     「Crew ready!」
       眾人屏息以待。
     「Start now!」
       團隊立即啟動了儀器。
       儀器才一啟動,竟然立即失靈了!
     「Why? What’s wrong!?」
       大伙兒沿著Dr. Smith傳來驚叫聲的位置一看,全都頓時傻眼了!
       他們赫見電腦屏幕上出現了一大個紅色粗體的「ERROR」字樣,還在以一秒一下的速度,伴隨著冷冰冰的電腦聲音節奏明快地閃爍著。
     「Dr. Smith,發生甚麼事?」歐陽皓嵐急忙追問。
     「Miss Au-yeung,我正在check computer。『按』心,他們不會有問題的,只是——」Dr. Smith一邊匆匆忙忙地打著電腦,嘗試調整儀器,一邊答道:「很奇怪!剛才computer顯示的那些讀數互相矛盾,很不正常,他們的腦電波相當混亂。Normally speaking,這種情況只會在CAS 1時出現——噢sorry!我不應該用醫學language來說的——」
     「沒關係,我知道甚麼是CAS 1,那是心臟剛停止跳動時的腦電波狀態。」歐陽皓嵐補充道:「少爺峰送了你那隻《Brain Wave of Medication in Reality》光碟給我。」
     「Oh yes,那你現在應該知道問題發生在哪兒了?」
     「知道。他們的心臟仍在正常跳動,但你的電腦卻顯示他們的腦電波狀態混亂。」
     「Right,所以我才check computer,但暫時還沒有查出是甚麼problems。」
       Dr. Smith在說話時,雙手也沒敢閒著。
       團隊的其他成員也紛紛忙著檢查自己負責那部分的儀器。
       可是,一段時間過去了,卻仍沒有人能提出「ERROR」的合理解釋來。
       無計可施之下,Dr. Smith也唯有暫時放棄,他帶著歉意跟歐陽皓嵐道:「Miss Au-yeung, I’m so sorry to tell you that今晚的治療要先暫停了,我和我的團隊要回去研究一下發生問題的原因和想想解決辦法。」
     「It’s okay. Wait for your good news.」
       送走Dr. Smith和他的團隊後,歐陽皓嵐也打算離開。
       才剛打開房門,她又回過頭來看看衛之龍,道:「你這傢伙!平日會行會走亂跑亂跳的時候還不夠亂來嗎?現在躺在這兒還是這麼『沒正沒經』的,真拿你沒辦法!」
       昏迷中的衛之龍並不知道,歐陽皓嵐的這句話其實只是個謎面,謎底則藏了在她的心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