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幾分鐘,衛之龍便由港安醫院「飛奔」到了「油麻地」地鐵站,和歐陽皓嵐及歐芷珊會合。
     「芷珊,他叫衛之龍,你跟我們一樣叫他『巨龍』吧。」
     「嗯。」
     「巨龍,你清楚我們現在要做些甚麼嗎?」
     「清楚。少爺峰剛才跟我提過,說我在昏迷時給了你們提示,告訴你們可以怎樣救我。於是,你們便趕著分頭去找我和那個甚麼謝翊斌的最重視的東西,然後放在我們最重視的地方。我那方面沒問題了,就只差謝翊斌那兒。我知道芷珊已經找到了亮著黃光的東西了,現在就要把那東西放到亮著綠光的地方。」
     「對。你清楚就好了。」
       衛之龍的清晰說明頓時讓歐陽皓嵐放心了不少。
     「那我們現在就出發吧。」
       歐陽皓嵐這句話的對象不僅是歐芷珊和衛之龍,還有方逸峰。
     「好的。」


       確認了方逸峰已經清楚知道他們正在準備做些甚麼後,一行人這才開始往油麻地公園邁開大步。
       大伙兒心裡明白,在如此變幻莫測的環境中,那怕只是一個小小的溝通問題,隨時也會釀成一發不可收拾的大禍的。
     「好了,開始走慢一點兒。」歐陽皓嵐一邊瞻前顧後,一邊小聲地叮囑道:「我們愈來愈接近公園了,要小心觀察周圍環境,看看有沒有甚麼異樣。」
     「不如我們三個背靠背地走吧。」衛之龍提出了建議,又頭頭是道地解釋起來:「那些警匪片的鏡頭不也是這樣子的嗎?為免敵人從背後襲擊,兩個人會背貼背地行走,互相做對方的後眼。現在我們有三個人,也可以這樣做啊,排成一個三角形般行走,那就不用整天四處張望了。」
     「Good point! 巨龍的建議可行,我們就排成三角形來走吧。」
       三人遂立刻排成了一個三角形隊形,互相做另外兩人的後眼。
       事實上,以這種方法前進,速度的確要比剛才快,大伙兒的安全感也要比剛才強。
       眼看衛之龍如此像樣的表現,歐陽皓嵐自覺她和方逸峰剛才在「玩」的第四次「擲銀仔」,贏的還是她——她讓衛之龍重回VR世界的決定是正確的。
       很快,油麻地公園已經映入了一行人的眼簾。
       也不用他們費勁多找,才一踏入公園,他們便已看見了發著綠光的翹翹板。


     「到了!」
       衛之龍十分興奮,想要立即衝進公園裡完成任務。
       歐陽皓嵐和歐芷珊忙跟上前去。
     「芷珊。」
       歐陽皓嵐就這麼一聲,歐芷珊馬上會意,二話不說便把謝翊斌那張亮著黃光的獎狀拿了出來。
     「快把它放到翹翹板上。」
       歐芷珊拿著獎狀走向翹翹板,當獎狀的黃光和翹翹板的綠光快要碰上時,突然——
       一陣前所未見的強風直往大伙兒襲來!
      強風把沙石吹得滿天亂飛,頓天漫天塵埃;無人的鞦韆也仗著風勢在大幅度不停亂擺,已不分前後左右;就是被穩穩固定在地上的遊樂設施,也被吹得咿呀作響,煞是可怕。
       在如此狂暴風勢之下,三人沒有哪個是能夠站得穩固的,全都被吹得東歪西倒,就連肌肉最多的衛之龍也無法不拼命死抓著四周沒有被吹動的東西來「固定」自己,至於兩個女孩子就更不用多說了。


       飛沙走石直把他們刮得渾身刺痛,沙塵滾滾之中,他們甚至連眼睛也睜不開,別人說話也聽不見。
       歐芷珊知道她手執著的東西異常重要,無可取代,便使盡吃奶的勁一邊緊握著發光獎狀,一邊死命抱著鞦韆架不放,希望可以熬到暴風停止為止。
       可惜,「風」並未從人願,反而還愈刮愈起勁!
       現在,不要說是那些沒有固定在地上的東西,就是本來紋風不動的鞦韆架都開始搖搖欲墜了,搖晃程度還在彈指之間倍增,使歐芷珊應付得愈發吃力。
       終於,歐芷珊還是顧此失彼,被這場突如其來的強烈風暴吹走了手上的東西。
       諷刺的是,東西才一被吹走,暴風便瞬間止息!
       暴風退去,三人感覺四周似是回復了平靜,才慢慢睜開眼來——
       大伙兒不看還可,一看便立即嚇個魂不附體,全都不約而同地倒抽了一口涼氣!
     「啊!?是……是謝家子!?」
     「這兒……」
       只見背景全都變成了不停在閃動著的「0」和「1」,四周的街道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剩下來的就只有「油麻地公園」,讓這個世界頓時變成了「天圓地方」。
       謝家子則不知甚麼時候出現了在公園裡,還在翹翹板上又站又坐,讓翹翹板時而上升,時而下降。
       一個少年在坐在供小孩子玩的翹翹板上,就像《格列佛遊記》中的格列佛坐在小人國中的椅子上的情形一樣滑稽可笑,可是現在任誰也笑不出來。
       謝家子還一邊在「玩」翹翹板,一邊用孩子的聲音唱著兒歌。
     「太陽像個大南瓜!在那天空高高掛!照得滿山歡樂融融!草兒發嫩芽!太陽……」


       這種詭異的場景頓時又讓眾人的心裡高速掠過了一陣懾人的寒意。
     「酷嵐、芷珊、巨龍!」
     「少爺峰?」
     「謝天謝地!終於聯絡到你們了!糟糕了!剛才逸崇告訴我,《Hongkongers》「突變」!他找來的IT團隊霎時全無辦法!我本來想立刻告訴你們的,但我叫你們時,你們卻全無回應。你們現在沒事吧?」
     「現在沒事。只是——少爺峰,我們……遇上了謝家子!」
     「連亮著黃光的獎狀也給暴風吹去了!」趁著還能跟方逸峰對話,歐芷珊連忙報告了緊急情況。
     「甚麼!?那你們有沒有……」
       方逸峰說到一半,突然沒有了下文。
     「少爺峰!」
       歐陽皓嵐喊了一聲,可是方逸峰卻無任何回應。
     「看來我們和少爺峰之間的聯絡又中斷了。」
       這時候,謝家子突然停止了剛才在做的一切,沒再唱歌,也沒再玩翹翹板。
       他慢慢轉過頭來,朝著大伙兒詭異地咧嘴一笑,陰陽怪氣地道:「歡迎來到『斌斌樂園』!盡情留在這兒玩樂吧!」
     「豈有此理!這個甚麼謝家子!竟敢在我巨龍跟前囂張如此!把我們吹得東歪西倒不止,還敢大模大樣地坐在那邊用那嚇死人的歌喉來唱歌!現在又在那邊胡扯甚麼『斌斌樂園』!我巨龍現在就要教訓這個可惡的傢伙!」
       衛之龍氣得連話也沒有說完,便一個勁兒衝到謝家子跟前,一來便是一個硬綁綁的拳頭,歐陽皓嵐想阻止也來不及。


     「嘭!」
     「哎吔!痛死我了!怎麼會這樣的!?」
       豈料衛之龍透過拳頭使出的勁現在竟然全都反彈回他的手上!他剛才打出去的那一拳,就跟打落在堅硬的石屎牆壁上無異。
       相反,謝家子卻絲毫無損,臉上仍舊掛著那個叫人看了以後晚上會發惡夢的詭異笑容。
       歐陽皓嵐生怕謝家子還手,馬上趕到了衛之龍身邊。
       歐芷珊也跟了上前。
       謝家子沒有動手,卻邀請衛之龍道:「巨龍,一起玩吧!我坐在這兒,你坐在那兒,我們一起玩翹翹板,一定會玩得很開心的!」
     「哼!鬼才跟你玩!」
     「為甚麼?」謝家子離開了翹翹板,湊近了衛之龍,故作驚訝地道:「我們是好朋友來的,不是嗎?你睡在我隔壁的這段時間裡,我們天天都在玩遊戲呢!你忘了嗎?我們一起畫圖畫、打機、來公園玩,還有聊心事——」
     「不是!我才沒有跟你玩甚麼遊戲!那不是我!」
     「怎會沒有?你還說你很討厭在你身邊的那些人,因為他們全都瞧不起你,認為你一天到晚都只會搞砸事情。來吧,和我永遠留在這個世界吧!」
       謝家子想拉拉衛之龍的手,卻被衛之龍一手打開了。
     「你想也別想!」
       謝家子瞥了瞥歐陽皓嵐和歐芷珊,又皺著眉頭跟衛之龍道:「你不是跟她們和好了吧?你不是很生她們的氣的嗎?別糊塗了!她們又怎會了解你明白你?她們甚至對你一點兒尊重也沒有呢!」
     「廢話!怎會沒有!」


     「對!巨龍已經完全醒過來了!謝翊斌,你休想再把他的仇恨意識刺激出來!」
       看著大伙兒那副堅決的模樣,謝家子頓時斂起了剛才一直掛在臉上的詭異笑容。
     「巨龍,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要和我永遠留在這兒開心,抑或不要?」
     「不要!」衛之龍想也不用想便吐出了答案。
     「好!」
       謝家子瞪著衛之龍,把手使勁一揚,一陣肉眼看不見的強勁氣流就如海嘯中的波濤一樣在電光火石間重重地撞在衛之龍身上,一下子便把他撞飛起來,摔到遠處去。
     「啊!」
       如此猛烈一撞,直痛得衛之龍倒在地上按著肚皮不停打滾,想站也站不起來。
     「巨龍!」
       歐陽皓嵐和歐芷珊見狀,立即飛奔到衛之龍身邊,察看他的情況。
     「別怪我!都是你自找的!誰叫你伴著自己的仇人來出賣我!」
     「胡扯!」衛之龍強忍著渾身劇痛叫道:「她們都不是我的仇人!她……她們是我的朋友!你少在那邊挑撥離間!」
     「巨龍、芷珊,不知為何,他的力量突然增強了許多,相比起衛之龍還要強勁多倍。」
       歐陽皓嵐說話時的音量很小,距離謝家子又有一段距離,但謝家子竟然還能聽見!
     「『不知為何?』這麼簡單的問題,自命聰明過人的香港X-file調查隊隊員也答不出來嗎?哈哈哈哈!真是笑死人了!你們這幫自命高智的白癡!來看我的吧!」


       話還沒有說完,謝家子的手便又揚了起來,還要是一連揚了幾下,「空氣波濤」便順勢一浪接一浪地往三人襲去,讓他們連喘息一下的機會也沒有。
       還沒來得及反應,眾人便已被這一如狼似虎的攻勢一下接一下地狠狠擊中了。
       經過了這一次,歐陽皓嵐才知道原來衛之龍也不只是懂得叫痛的——謝家子作勢要攻擊他們時,衛之龍竟然主動擋了在她和歐芷珊跟前,還高呼了一句:「不准傷害我的朋友!」
       幸好衛之龍的肌肉夠多,體能夠好;不然,連續受了幾次像撞車一般的重擊,就算他的運氣再好,也鐵定活不過來。
       歐陽皓嵐和歐芷珊幸得衛之龍「護駕」,雖也被擊倒在地上,受的傷卻不是太重。
       眼看衛之龍那麼維護他的「仇人」,卻敵視他這個「朋友」,謝家子直氣炸了煙!
     「哼!白癡!現在知道了我的厲害沒有!哈哈哈哈!」
     「為……為甚麼要這樣做!?」說話的是衛之龍。
     「『為甚麼?』哈哈!真好笑!原來世人所謂的『高智生物』,都只是一群甚麼也不曉得的無知白癡!」謝家子雙手叉著腰,睥睨著倒了在地上的三人,續道:「好吧,既然你們兩次開口向我『求教』,我就大方一點兒,讓你們在死之前知道答案,死也死得瞑目吧!哈哈!」
     「豈有此理!你……」
     「巨龍,別這樣!冷靜一點兒。」
       謝家子一番侮辱的話讓衛之龍頓時氣得七孔生煙,他也沒管傷勢,便一個勁兒強行站了起來,想要跟謝家子硬拼個你死我活,卻被歐陽皓嵐和歐芷珊兩個一左一右按住了。
     「巨龍,我們現在三個人合起來也不是他的對手。」
     「但他……」
     「你還記得你來這兒前答應過我些甚麼嗎?」
       衛之龍這才勉強沉住了氣。
     「對了,衛之龍!聽聽你的『好朋友』話吧!我現在就來告訴你們,為甚麼我的力量會突然增強了那麼多!哈哈!那是因為我懂得吸取教訓!」謝家子得意洋洋地道:「你們不停地在裡裡外外搞東搞西,害我和我之前的好朋友『巨龍』突然渾身劇痛,直倒在地上打滾,沒差點便被你們這幫傢伙幹掉——所以,現在我也要你們親自好好嘗嘗這滋味!後來,歐陽皓嵐成功把你這個衛之龍救了出來,雖則使我白白失掉了一個朋友,但卻也讓我知道了自己的弱點——我的力量實在太弱了!外頭的人只要改改程式,我便受不來!因此,我決心要想辦法大大增強自己的力量!趁著那些白癡忙著修復別的問題,我有機會喘一口氣時,便故意弄得《Hongkongers》原有的敵人角色程式出錯,哄騙那群白癡『修復』,再把那些敵人角色的『力量』統統收為己用!哈哈!聰明吧!?還有,『歷史』教訓我,絕不能讓你們成功把甚麼黃光綠光混在一塊兒!於是,我暗中監視你們,就在你們快要成功的時候,用一個超級颶風把你們手上的『王牌』給吹到大西洋去!哈哈!這就叫做『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不要以為我有讀寫障礙便甚麼也不懂!你們這群自以為是的臭傢伙,注定是要失敗的了!瞧著看吧!哈哈哈哈!」
     「可惡!」衛之龍直氣得一拳打到地上去。
       歐陽皓嵐卻沒有則聲,她在細心思考著謝家子剛才所說的每一句話。
       歐芷珊個人並沒甚麼主意,見歐陽皓嵐沒甚動靜,她也就以不變應萬變。
       謝家子也沒管他們,自顧自續道:「我討厭那個活在外面世界,老是被人瞧不起,過活過得一點兒也不開心的謝翊斌!我要永遠留在這兒,開開心心地過活!這樣外面那個謝翊斌也會很開心的!」
     「你憑甚麼這樣說。」歐陽皓嵐冷冷地道:「要是外面那個謝翊斌真的很樂意讓你這樣做的話,他就不會只是昏迷而不死,我們也不會找到那張亮著黃光的獎狀。」
     「廢話!統統都是廢話!這不過是他太容易心軟罷了!竟然還在留戀那張甚麼垃圾獎狀!」謝家子憤憤地道:「拿了那張甚麼垃圾獎狀又如何!別人從此就會瞧得起他了嗎!?那些人還不只會惺惺作態地隨便誇他幾句,之後便又把他當成是連自己的名字也會寫錯的白癡來看!只有我!只有我把他帶到這兒來,隨他喜歡畫畫便畫畫,喜歡唱歌便唱歌,他才會得到自尊!得到快樂!」
      「看來,你好像很了解他啊。」
     「這個當然!我又怎會不知道他想怎樣!哈哈哈哈!」一陣裝模作樣的笑聲過後,謝家子又忽地變臉似的黑著嘴臉咆哮起來:「好了!跟你們廢話夠了!統統給我歸西吧!」
        說時遲那時快,他語音剛下,旋即縱身一跳,凌空懸浮起來;接著又雙手齊揚,歐陽皓嵐、歐芷珊和衛之龍身處的「公園」隨即從外至內漸漸消失掉——
        他們必須盡快想辦法脫身,否則必死無疑!
        可以容身的範圍不斷收窄,大伙兒走投無路,便只好耐著傷痛,順勢不斷往還未消失的空間走去。
      「謝翊斌,你口口聲聲說你很了解外面世界的那個謝翊斌,那你敢不敢跟我賭一局!?」歐陽皓嵐邊走邊朝天叫道。
      「哼!你這三八!死到臨頭還敢說要跟我賭!」
      「酷嵐,你在幹甚麼?」
      「巨龍,別吵!謝翊斌,為甚麼我不敢跟你賭!?我知道我一定會贏!」
      「沒可能!」
      「那你敢不敢賭?」
      「賭甚麼?」
        公園的「消失進程」突然止住,歐陽皓嵐知道她的激將法湊效了。
     「就賭外面世界的謝翊斌是不是真的如你所說般,那麼希望永遠留在這兒。你別再用你的『超能力』控制著他,讓他自由選擇。如果他真的願意隨你的話,你根本就不用擔心我們會破壞你的『好事』,反正他自己不願意,無論我們怎樣做,他也不會管我們。怎麼樣?敢不敢賭?」
     「廢話!三八!少在那邊嚕嗦!你別以為我會那麼笨中你的計!不要讓我猜中,趁著我收起力量時,你和你那群豬朋狗友便會乘機反擊!」
       謝家子的吼叫聲厲害得幾乎可以隨時震碎玻璃瓶,眾人就是使勁掩著耳朵,也沒能減輕多少聲量,害他們的頭頓時全都痛得嗡嗡作響。
     「豈有此理!」
       謝家子縱聲一吼,公園立即再次消失起來,消失的速度更比剛才快得多!
       沒多久,三人已被逼勉強擠在一個根本不足三人站立的空間。
       大伙兒都知道,他們很快便會逐一掉到不知底在何處的數碼深淵裡去!
       除非——
     「酷嵐!芷珊!巨龍!」
     「少爺峰!」
       方逸峰那久違了的聲音又再從遠處傳來,讓眾人頓時喜出望外!
     「你們那兒怎麼樣?」
     「我們——呀!」
     「酷嵐!抓緊!」
       歐陽皓嵐剛想說些甚麼,腳下的地方卻突然消失掉,害她整個身子霎時往下掉,幸好衛之龍反應夠快,一手把她捉著,她才沒有真的掉下去。
       歐芷珊立即一邊幫忙捉著歐陽皓嵐,一邊代歐陽皓嵐繼續報告:「少爺峰,謝家子想殺我們!我們腳下的地方正一塊一塊消失掉,酷嵐差點兒便出事了!幸好巨龍趕得及捉著她!」
     「你們盡量撐著!謝處長、謝太,快!」
       方逸峰語音剛下,只聽謝崇禮和謝太不停地在嘰哩咕嚕說個不停,大伙兒卻沒有聽見他們說些甚麼,一來是謝崇禮和謝太的聲量大小,二來是眾人現在根本就沒有心思去聽。
     「啊……啊!啊!」
       謝崇禮夫婦沒說幾句,謝家子便痛苦地叫了起來,而四周的環境竟又開始一點一點慢慢地回復正常。
     「豈有此理!想幹掉我!?我就是死也要你們陪葬!」
       謝家子耐著劇痛,拼盡渾身的勁怒吼一聲,歐芷珊腳下的地方頓時被震天的巨響給震個粉碎。
     「呀!」
       衛之龍想也來不及想,下意識便鬆開了捉著歐陽皓嵐的其中一隻手,改去捉著歐芷珊。歐陽皓嵐則捉住了歐芷珊的手,把她慢慢拉近自己,再一把摟著她的腰,好讓她借借力,沒那麼容易因力氣不夠而失手掉下去。
       還好謝家子在劇痛中未能盡情發揮他的「超能力」,才沒有連衛之龍腳下的地方也給一併震碎。不然,縱使衛之龍的力氣再大,肌肉再多,現在也無用武之地。
     「我要殺……殺了你們!呀——」
       眼見衛之龍還能把兩個女孩子緊緊抓著,謝家子心有不甘,決心要把他們三人全都殺掉,便又再施展他那超乎常人的「音波功」——
     「啊——啊——」
     「噢!完了!」
       本來,眾人聽見謝家子這麼一喊,還以為活命無望,誰知衛之龍腳下的地方卻竟紋風不動,不要說是碎掉,就是一條裂紋也沒給震出來!
       如此一來,大伙兒獲救的信心頓時大增!
     「你……你們撐……撐著!抓……抓緊!」
     「呀——不要!」
       衛之龍鼓勵著自己和同伴們的同時,謝家子一聲淒厲的叫喊由上而下掠過了眾人的耳際——原本懸浮在半空中的謝家子終於力量不支,一下子便摔到了數碼深淵裡去,慘叫之聲一直在深淵之中迴盪,直至他們聽見「轟隆!」的一聲爆炸聲為止。
       與此同時,VR世界瞬即完全回復正常。
     「行……行了!啊……啊……」
       歐陽皓嵐和歐芷珊終於可以再次腳踏實地。
       歐陽皓嵐伸出手掌來,歐芷珊會意,馬上笑著跟她「啪」的一聲擊掌;她們本來也想跟衛之龍擊掌的,可是衛之龍卻早已累得不管三七二十一,「大字型」般躺了在地上不停喘著粗氣。
     「真是的!我舉重舉得最厲害的那一次,也沒你們兩個合起來那麼重!」
       歐陽皓嵐和歐芷珊一聽,頓時心有靈犀地互相使了一個眼色,便不約而同地一掌重重地打落在衛之龍的肚皮上。
     「嘩!喂!你們瘋了嗎!?幹甚麼打我!?」
     「喂喂,酷嵐、芷珊、巨龍!好消息!謝翊斌醒過來了!你們那邊情況怎麼樣?」
     「我們——」
       歐陽皓嵐剛想說話,卻被衛之龍插嘴打斷。
     「我現在正被兩個人打!」
     「甚麼!?謝家子不是已經game over了嗎!?竟然還有兩個人?巨龍,快說!另外一個是誰!該不會是『衛之龍』又復活了吧!?」
     「不是啦!我……哎吔!」
       衛之龍還沒說完,便又吃了兩個女孩子一掌。
     「誰叫你在那邊胡說八道,繞個圈子來揶揄我們肥!」
     「對!一天到晚胡言亂語!連昏迷時給出的提示也古靈精怪過人!該打!」
     「喂喂!」衛之龍一邊用手護著肚皮,一邊抗議道:「你們怎麼可以恩將仇報的呀!我剛剛才拼命救了你們!」
     「別忘了是我救你在先的。」說罷,歐陽皓嵐往衛之龍的胸口又是一掌。
     「不是吧?你說給人家打,原來就是——唉!」
     「甚麼跟甚麼嘛!那我真的是給人家打嘛!」
       方逸峰已沒好氣再管衛之龍。
     「好啦,好啦,都回來了吧。」
       歐芷珊和衛之龍各自自行脫下了VR眼罩;Dr. Smith則替歐陽皓嵐移除了掃描腦電波的裝置。
       儀器才一脫下,歐陽皓嵐便醒過來了。
     「大家最後都沒事,真好!」Dr. Smith笑著和眾人逐一握手。「好了,既然這兒已經沒有我們的事,那我們先走了。Matthew,過幾天我會約你爸爸媽媽吃飯,你也一起來吧。」
     「好的。這次真是謝謝你,姨丈。」
     「You’re welcome! Bye!」
     「Bye!」
       說罷,Dr. Smith便和他的團隊收拾了東西,離開了病房。
       這時,謝家的傭人給謝翊斌端來了一杯清水。
       她把水遞給謝翊斌時,竟一個不慎,被地上一枝不明來歷的原子筆滑倒,整杯水迎面潑向了謝翊斌。
     「Sorry大少!Sorry!」
       傭人頓時嚇得慌了手腳,只管不住地道歉。
       謝崇禮和謝太卻沒有領傭人的情,一邊責罵僱人,一邊隨手扯了幾張面紙不停地給謝翊斌擦臉:「你怎麼搞的!?笨手笨腳!還不快快找毛巾來!真是的!翊斌,怎麼樣?快擦乾淨吧,不然很容易會著涼的!來!快來!」
     「父母整天把自己看成是三歲小孩,難怪謝翊斌的心靈會那麼空虛了。」方逸峰禁不住跟歐陽皓嵐耳語起來。
     「一切都是謝崇禮夫婦自己選擇的,能怪誰。」
     「沒關係!沒關係!哈哈!甚麼也沒關係!哈哈!哈哈!」謝翊斌一邊吃吃地傻笑,一邊手舞足蹈地來,嘴上還不停重複著「沒關係」、「沒關係」。
     「翊斌,你在幹甚麼啦?不要嚇我們啊!」
     「對了,翊斌,甚麼事了?」
     「沒關係!沒關條!哈哈!沒關係!」
     「翊斌,應應我們!說句話吧!翊斌!」
       謝翊斌的舉動一時之間把謝崇禮夫婦嚇得六神無主,只管不停地叫喊兒子,謝太更早已淚痕滿臉。
       歐陽皓嵐馬上意識到謝翊斌有問題
     「少爺峰,有點兒不妥。」。
     「沒錯,我也覺。剛才謝家子是怎樣game over的?」方逸峰小聲地問。
     「他摔到了數碼深淵裡去,後來不知怎麼了,我們只聽見『轟隆』一聲爆炸聲。我初步已有一個想法了,你呢?」
     「根據你的說法——」方逸峰想了一想,道:「他的『仇恨意識』應該已經『死』了,所以意識之間無法平衡,才會變成現在這個模樣。」
     「同意,我也是這樣想。人有不同的意識,才能產生不同的想法和情緒。巨龍沒事,是因為他的仇恨意識和其他意識重新平衡了,所以醒來後便和從前沒有兩樣;相反,謝翊斌現在已全無仇恨意識,意識失衡,所以無論人家怎樣對他,他也只懂得在那邊傻笑著說『沒關係』。」
     「方先生,麻煩你叫Dr. Smith回來再看看我們的兒子吧!求求你!」
     「這——對不起!恐怕我姨丈也再幫不到令郎。」方逸峰明知謝翊斌已經沒救,便不想再給謝崇禮和謝太假希望。
     「不會的!不會的!方先生,你想想辦法吧!求求你!想想辦法吧!」
       謝崇禮一邊扶著站也快要站不住的謝太,一邊跟歐陽皓嵐道:「對了,歐陽小姐,甚麼方法也可以的,試試看吧!多少錢也不是問題。」
     「兩位,真的很抱歉,不是所有問題都可以用錢來解決的。實不相瞞,我們已經知道了謝翊斌為甚麼會變成這個樣子,也很清楚我們已經愛莫能助。詳細情況,我會在報告中說明。」為免被謝崇禮夫婦窮追猛打,歐陽皓嵐扭頭便道:「少爺峰、巨龍,要回去完成剩下來的工作了。芷珊,你也走吧,讓少爺峰駕車先載你到醫院探望你阿婆。」
     「嗯,好的。」
       歐陽皓嵐才剛打開病房門,便又回過頭來,跟謝崇禮夫婦道了一句:「有些事情,如果能夠一早便認清甚麼才是正確做法的話,今天的結果就可能會很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