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X-file調查隊基地。
       歐陽皓嵐忙在房間裡打著電腦,當她停下來思考著時,門外忽然隱隱約約傳來了方逸峰和衛之龍的爭拗聲,而且聲音還愈來愈接近她的房間。
       還沒待兩個男生敲門,她已先把門打開了。
       歐陽皓嵐交叉著雙手倚著門框,劈頭便道:「你們兩個在我的房門前吵甚麼?」
       方逸峰旋即作勢敲了衛之龍的頭一下,罵道:「都叫你別吵的了!」
     「甚麼嘛!人家躺了在病床上那麼久,又差點兒被謝家子幹掉,回來後當然想跟你們輕鬆玩玩啦!這又有甚麼錯!」
     「錯就錯在現在不是時候!我和你就輕鬆,但酷嵐還要寫report的啊,哪有空跟你這個老是長不大的傢伙玩!」
     「想知道我現在有沒有空,你們開口問不就行了嗎?根本就沒有必要在我的房門前吵來吵去。」
     「我就是想來問你,但少爺峰卻不准,叫我別吵你,說你應該是在寫報告。」
     「對,我是在寫report——」


     「看!我沒有說錯了吧。」
     「哼!」衛之龍斜睨著方逸峰撇了撇嘴。
     「但我沒有說過沒空跟你們玩。」
       歐陽皓嵐補充了這麼一句,頓時讓衛之龍眉開眼笑,卻讓方逸峰大跌眼鏡。
     「甚麼?我沒有聽錯吧!?你說你正在寫report,但又肯跟我們玩?」
     「份report又不是下一秒便要交,用不著那麼急。巨龍想玩的話,便陪他玩玩吧。」
     「太好了!太好了!」
       衛之龍像中了六合彩頭獎般興奮得立即衝出了大廳。
     「酷嵐,你……沒事吧?」
     「我有甚麼事?」


     「你以前一定不會這樣子的。」方逸峰煞有介事地道:「要是你在忙著的話,任誰也叫你不動。」
     「對,不過你說的是以前。」歐陽皓嵐頓了一頓,又道:「剛才,我在反思著這次『VR瘋』事件,我覺得我們調查隊成員之間是有一些東西欠缺了的;既然現在大家都已經沒事,就是時候要補回那些欠缺了的東西了。」
       說罷,歐陽皓嵐便關上了房門,逕自往大廳走去,留下方逸峰獨個兒愣在那邊。
     「『東西』!?甚麼『東西』啊!?酷嵐的靈魂該不會是還在VR裡吧!?」
     「少——爺——峰,快來吧!酷嵐都已經出來了!」
     「來啦!真拿你沒辦法!」
       方逸峰沒好氣地走出大廳來,卻還沒見衛之龍啟動VR遊戲裝置。
     「咦?遊戲機呢?不是打機嗎?」
     「誰說是打機的!自作聰明!」
       衛之龍又故意向方逸峰扮了個鬼臉。


     「巨龍說他想玩『Truth or Dare』。」
     「怎麼啦?難道有人怕了打機了嗎?」
     「誰說我怕!玩玩別的遊戲不行嗎!要你管!」
     「好,好,我不管。」方逸峰故作神秘兮兮地道:「那我原本打算送你的『失約賠罪禮物』,看來也可以省回了啊!」
     「禮物?」衛之龍一聽見「禮物」兩個字便情不自禁雀躍起來了,忙追問道:「是甚麼禮物呀?」
     「你不是說不用我管的嗎?」
     「不!不!你聽錯了!快告訴我吧!求求你!」衛之龍雙手合十作祈禱狀道。「快告訴我是甚麼禮物吧!」
     「好了,好了,真是怕了你!你等一下吧。」
       一分鐘後,方逸峰從房間裡拿出了一份包裝精緻的禮物,送到了衛之龍手上。
     「這本來是買來跟你說『對不起』的,那天約了你,怎料卻爽了約。我媽突然病倒了,我一時緊張起來,只管一連幾天通宵達旦陪著她,也忘了要給你打個電話。」
     「啊,原來是這樣。老實說,你還沒有解釋之前,我還真是有點氣的。不過,現在已經沒事啦!」衛之龍一邊粗手粗腳地把包裝紙撕得粉碎,並任由紙碎散落一地,又一邊嬉皮笑臉地道:「嘩!厲害啊!是VR機關槍形的控制器呢!」
     「喜歡吧?」
     「當然喜歡了!」
     「不過——」
     「甚麼啦?」衛之龍把控制器的包裝盒子看了又看。


     「別玩得太瘋了啊。」
     「我知道啦,少擔心!我現在就把它放好,然後出來和你們玩『Truth or Dare』。」
     「啊,巨龍,慢著!」看見衛之龍欲往房間走去,方逸峰立即把他叫住,還一個箭步衝上前去擋住了他。
     「怎麼啦?」
     「沒……沒甚麼!只……只是不用那麼急把它放到房裡去吧!」
     「為甚麼?」
     「因……因為——」方逸峰在彈指之間來了個「九秒九腦筋急轉彎」,道:「因為你的VR遊戲機被我們接駁到大廳來了,你把這東西放在這兒,待會兒想玩的時候不就可以立即玩,不用再搬來搬去了嗎?」
       衛之龍抱著他的「新玩具」,想了一想,便道:「又好像是啊。」
     「是吧!」
     「那好吧,就先放在這兒吧。」衛之龍放下了禮物,又道:「噢!肚子突然不聽話!我要先去洗手間!」
     「走運!」方逸峰頓時捏了一把汗。
       歐陽皓嵐知道方逸峰這是甚麼葫蘆賣甚麼藥,便沒有則聲,只管坐在餐桌旁邊竊笑。
     「我即管看你可以瞞他多久。」
     「瞞得一時得一時吧,最近為了『VR瘋』一事,我已經很累了!事情才剛剛告一段落,我可不想現在還要被他狠狠地揍一頓呢!」
     「如果我是你的話,我剛才就不會瞞他。趁他今天的心情好,或許還可以少揍兩拳,要是在他心情不好的時候才讓他知道的話,那——也不用我多說了吧。」


       歐陽皓嵐說得方逸峰冷汗直冒。
     「不……不是吧!?」
     「我還是那句老話——」歐陽皓嵐拍了拍方逸峰的肩膀,道:「好自為之。」
       不一會兒,衛之龍便從洗手間返回大廳來。
     「開始吧!」
     「好,巨龍先轉。」歐陽皓嵐把一個空塑膠瓶推給衛之龍,又道:「順時針方向,下一個是少爺峰,最後是我。」
     「好!來吧!」
       衛之龍把塑膠瓶平放在桌上使勁一轉——
     「嘩!是少爺峰啊!」
     「真倒霉!怎麼一來便是我的!?」
     「Truth or dare? 快!」歐陽皓嵐笑問。
     「Truth吧。」
     「嘻嘻!」衛之龍頓時奸笑起來,問道:「我問你,你有沒有曾經做過對我不起的事情啊?」
     「啊!?」方逸峰一聽,臉色頓時由白變紅。
     「說吧,少爺峰。」歐陽皓嵐不忘提醒方逸峰道:「你選了『Truth』啊,別想著說謊。」


     「對啊,快說!」
       看著方逸峰那副尷尬的模樣,衛之龍興奮得直拍掌,他知道方逸峰一定是有話要說的。
     「我……我……」
     「快說吧!」衛之龍又再催促一次。
     「我……我說也可以,不過你要先答應我,不要揍我啊!就是要揍,兩三拳就好了!千萬不要使出真功夫!」
       方逸峰自知走投無路,唯有試著要求「減刑」,希望最多也不過是硬吃幾拳,不至於要被揍得待在醫院裡睡上一年半載。
     「喂喂!你這樣說,即你對不起我的一定不是小事了!快說!你對我做了甚麼好事!?」衛之龍頓時收起了剛才那張嬉皮笑臉。
     「你先答應我吧!」
       如此一來,方逸峰更加害怕了。
     「快說!不然,我現在便立即揍扁你!」
       衛之龍霍地站了起來,一邊說,一邊握著拳頭作勢要打方逸峰。
     「好了!好了!我說了!你冷靜一點兒!」
       方逸峰緊閉雙眼,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便像在唸急口令似的,三秒內說完整句句子——
     「我把你的獎盃獎座全都打破了!對不起!」
       那怕只是再拖一秒,他也害怕他的「勇氣」會在指縫間溜掉。


     「甚麼!?你——你這個混蛋!」
       衛之龍一手便把方逸峰揪了起來,另一手則拳頭緊握,隨時都要往方逸峰的臉上飛去——
     「酷嵐!救命呀!」
       歐陽皓嵐卻不則一聲。
     「死定了!」方逸峰心想。
       豈料,衛之龍的拳頭卻遲遲沒有碰上方逸峰的臉頰,這使方逸峰十分奇怪。
       他偷偷擠開了半隻眼睛看看環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歐陽皓嵐和衛之龍突然一起失聲大笑起來,讓方逸峰甚感錯愕。
     「怎……怎麼了?你們……」
    「哈哈……哈哈!」衛之龍笑得連眼角也擠出了淚水來。「哈哈……傻……傻瓜!真是大傻瓜!其實我一早就已經知道了你把我的獎盃獎座全都打破了的!哈哈……哈哈哈哈!」
     「一……一早知道!?」
       歐陽皓嵐待情緒稍稍平靜後,便解釋道:「沒錯,巨龍一早知道這件事的了,是我告訴他的。最初他的確是氣得說要把你活活打死的,但在聽了我解釋為甚麼你會打破東西後,他明白了你是為了救他才闖出如此一個『大禍』來,氣便頓時消得一乾二淨了。」
     「因為我發現了原來有一些東西比我的寶貝獎盃獎座還要寶貴。」
     「是甚麼?」
     「嘻嘻!不告訴你,讓你心思思!哈哈……哈哈哈哈!」
     「那……那為甚麼現在又……」
     「這傢伙說,就算不怪你,也不能就此饒了你,一定要給你一點兒『教訓』,便想出了這麼一個鬼主意來戲弄你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沒……沒想到你害怕時的樣子竟是那麼滑稽的!真是笑死我了!哈哈……哈哈!」衛之龍像個笑袋似的笑得停不下來。
     「不是吧!?酷嵐,竟然連你也跟他一塊兒傻!?」方逸峰感到有點不是味兒。
     「被戲弄一次來換一頓打,難道你覺得還不值得嗎?」
     「嗯,那……那又是。」
     「好了,繼續『Truth or Dare』,這次輪到你了,少爺峰。」
       三人又再返回座位上,重新開始遊戲。
       方逸峰轉了轉塑膠瓶,瓶蓋那邊最終指向了歐陽皓嵐。
     「噢!這次輪到酷嵐了!」
     「Truth or dare?」
     「Dare.」歐陽皓嵐爽快答道。
     「你竟然會選dare?」
       方逸峰和衛之龍不約而同地瞪大了眼睛盯著歐陽皓嵐。
     「Sure! Why not? 要是全部人都總是選truth的話,那還有甚麼好玩。」
       方逸峰頓時把臉貼近了衛之龍的耳朵,道:「真沒想到,酷嵐玩得起勁時,竟然比我和你兩個加起來還要瘋狂!」
     「怎麼樣?少爺峰,我敢選dare,你就不敢出題了嗎?」
     「誰說我不敢!只怕你不敢做罷了!」
       歐陽皓嵐的投入讓大伙兒的玩樂情緒一下子高漲了不少。
     「盡管說來聽聽。」
     「好!你敢連續倒立三十秒,還要學著豬叫嗎?」
     「做便做,有甚麼不敢。」
       說罷,歐陽皓嵐旋即站了起來,靠著附近的一道牆壁,俯身輕輕一躍,便倒立起來了,之後又真的模仿豬叫模仿了足足半分鐘。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著平日連聽了笑話也不懂笑的歐陽皓嵐現在竟然像個小丑一樣,方逸峰實在忍俊不禁。
     「酷嵐!酷嵐!」衛之龍像啦啦隊打氣般叫著歐陽皓嵐。
     「好啦,已經做完,現在輪到我了。」
       歐陽皓嵐把塑膠瓶隨手一轉,「中招」的人竟然又是方逸峰!
     「不是吧!?又是我!怎麼不是巨龍的!」方逸峰哭喪著臉道。
     「哈哈!因為我不是『倒霉王』!你才是!」
     「好了,廢話少說。願賭服輸,Truth or dare?」
     「Da……噢,不!Truth!我選truth!」方逸峰本想說「dare」的,但一想到歐陽皓嵐的「復仇意識」很可能會活躍起來,便又改了口,反正他覺得自己也沒有甚麼問題是不敢回答歐陽皓嵐的。
     「好。那你告訴我,謝家子快把我們幹掉的時候,你是怎樣來個『絕地反擊』的?」
     「啊,對啊!我也差點兒忘了問你!你是怎樣做到的?為甚麼把謝翊斌的父母找來便能幹掉謝家子?」衛之龍明顯對這個問題也很有興趣。
     「那是因為謝家子突然發難時,我忽然靈機一觸,想起了一句老話:解鈴還需繫鈴人。我曾聽姨丈說過,人在昏迷時其實也能聽見別人說話的。我知道謝翊斌之所以會迷失在VR世界不能自拔,就是因為他在日常生活中的成就感不夠,為人十分自卑,很沒自信。所以,我便想到了可以立即把他的父母找來,要求他們不停讚賞和鼓勵謝翊斌,希望可以藉此推動他的其他意識努力一點兒反擊謝家子。我不知道這個方法能不能湊效,但在那時那刻,也容不得我想那麼多了吧。總之,現在大家都沒事就好了。」
     「嘩!少爺峰,你很厲害呢!」衛之龍邊數著指頭邊道:「你一個人救了我、酷嵐、芷珊,還有謝翊斌四個人啊!」
     「哪有?你是酷嵐救的,不是我救的。」方逸峰糾正道。
     「其實,在這件事上到底是誰救了誰,我想我們也很難畫出一條絕對的界線吧。」歐陽皓嵐道:「沒有巨龍給我們提示,我們就救不了巨龍;沒有少爺峰在VR世界外察看著情況,我們在VR世界裡的人也不能通力合作;沒有我們在VR世界裡的人,巨龍和謝翊斌亦不能醒過來。」
     「啊,關係那麼複雜!那……」
     「那就不要再說誰有多少功勞了!繼續我們的『Truth or Dare』吧!」
       說罷,方逸峰便把塑膠瓶一手推到了衛之龍跟前。
     「巨龍,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