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上我們就分成東西兩路進擊,按計劃由異教徒們擊潰防線和哨站, 然後我才借亂溜進赤柱刺殺高神父。所以現在開始我們要一起行動!

於營地分開後, 我們沿山路靜靜地前進,但是已經可以看到山下的赤柱已經是燈光處處, 燈光結成隊形, 同樣是向東, 西兩邊移動。

準備迎擊了嗎?

「喂, 走漏風聲?」一個人看著下方的燈火壓低聲線道。

我回答:「唔係, 我地一早已經預左佢地會知, 咁大型既行動冇可能完全封鎖消息。」



「下?!」

「大概差唔多時間....啊, 黎了。」

就在我們即將到達東面防線時, 一陣鼓聲從遠處漸漸傳來!

「咩聲?!」

「戰鼓?!」



戰鼓的聲音高速增大, 末日下的城市本來就寧靜, 加上今晚吹的風向正是吹向赤柱!馬上整個赤柱都聽到這鼓聲!

「嗚----!嗚----!嗚----!」

突然巨大的防空警報拉響, 是那些惡人幫改裝後, 整個貨斗都是喇叭的那些大貨車吧!?

「大家! 所有聚集係度既八千幾位各路英雄, 請聽好!!」琪琪的聲音傳出。

這說話明顯是說給赤柱內, 靠山這邊的人聽吧...再說我們, 惡人幫, 異教徒加起來連一千也不知道有沒有, 竟然說八千人!?



「心理戰要開始, 我地都加速!」

我們已經相當接近馬路, 從黑夜中的樹影已經可以看到哨站的燈光!

「我地即將要見證人類既末日--但係, 係末日前, 我地都係人類! 依加, 赤柱既土地上, 有一班人係度胡作非為, 作出處處非人既罪行! 佢地建立既邪教殘害忠良! 佢地既偽善將魔爪伸向幼小, 甚至污辱D得幾歲既靚妹!」

眾人已經埋伏於馬路四周, 哨站中大約有30-40人左右, 但都左顧右盼地想找出裝有巨大喇叭的貨車, 但又不敢離開哨站!

「依加, 我地獅山十字會, 將會揮動旗幟, 跟隨住戰旗去討伐呢班人啦! 請你地跟隨著旗幟, 去拯救呢D無辜既生命! 去拯救呢D被囚禁既兒童! 去拯救每個想係末日前, 都唔放棄生命既人!」

這邊是榮記的隊伍, 所有人都準備就緒。

「以此旗為號召, 打倒神權!」

「殺呀!」



我們從馬路左右的樹林殺出, 撲向哨站!

「呢度係東面哨站, 我地------」

我一手拔掉他的對講機, 回身避開刀刃,再順手把刀扒過來, 然後把刀鋒刺到他腳上!

「高神父, 你玩撚完啦!」

說罷我把對講機砸到那人太陽孔。

「掩護射擊!」

「放箭! 放箭! 唔使同我慳!保護前面既人!」



箭雨從後方射來, 我敏捷地穿梭身邊血肉橫飛的戰場, 拔出汽油彈---

「轟隆!」

柴油發電機猛烈爆炸, 震飛附近幾個持槍的人!可是, 他們只是被倒地, 馬上就爬起來舉槍!

「搵掩護!搵掩護!嘩!屌!」

「砰! 砰! 砰!」槍擊從磚堆後方響起!我聽到有人慘叫倒地, 不知黑暗中中槍的是敵是友!

不過, 黑暗就是我的主場了!

從從開火的火光, 我已經看到了他們的位置!

「你班仆街...!」



不用我出手了。

「砰隆!」

兩道光柱從遠方照來, 那幾個護衛隊的人回頭一看, 已經發現太晚!

是WIN的旅遊巴!

那幾個人被捲入車底, 或被撞飛幾米, 已是沒救。

「阿平!?」舜兒在車上目瞪口呆地看著一臉狼狽的我。

唉, 都說了我不會正面的戰鬥....



「行啦! 屌!」

「行咩呀, 到站啦, 東部哨站嘛!」說罷他取出對講機, 「東部哨站壓制完成!」

琪琪跳下車飛奔向我:「阿平, 你冇事啦嘛?!」

「死唔去, 岩岩演講唔錯。」我輕輕扶開她,拍掉身上的血和泥土。

「多..多謝。」

是要這樣嗎。

我輕撫她的頭髮:「靠晒你啦。」

「嗯!」

她拔出背上的長杆, 解開繩子, 十字花紋和獅子山的剪影下飄揚, 後方傳來陣陣喝彩!

無線電也傳出好消息:「西部哨站壓制完成!」

肥貓緊接其後:「無人機睇到, 你地再前行三百米有重兵, 恐怕就係防線。嘩, 有圍牆?! 佢地起左圍牆?!」

「卡板釘埋啫!」許少傑的聲音同時於無線電和我不遠處傳來:「俱樂部既人, 同我殺!」

我看看他, 身上的西裝已經捲起, 一手持刀, 一手持汽油彈, 背上掛著散彈槍, 加上那帽子和雪茄, 這光景真是好像回到了方舟爭奪戰的時間呢。

俱樂部的人沒有列隊, 但是都拔出各式各樣的武器,如亂中有序。 同時幾面旗幟也在各處揚起, 遠看不知道還真的會以為我們有幾千人。


「言寄葉呢?」

「佢應該係西邊戰線。」

現在去找她是不可能的。

「去教訓下班恰靚妹既撚樣, 我地上!」

許少傑一聲令下, 俱樂部的人馬上跟著他向前衝鋒陷陣, 明明要打大交, 他卻會站在最前線, 真有他的風格!

「獅子十字會既大家, 靠你地啦!」她向後叫道。

「係!」同樣是一呼百應。

我也從衣袖中滑出小刀, 拔出手槍:「琪琪, 等陣見!」

「...係。」

東部防線攻略戰, 開始!

----

十分鐘前, 西部赤柱戰線。

「東部戰線已經開始接觸, 異教徒已經同哨站交戰!」

「西部戰線, 開始交戰!」

「盾牌隊, 列陣!」

旅遊巴幾乎是飄移的方式急煞, 於馬路上劃出長長的煞車痕!隨著尖銳的煞車聲停下, 人們都舉起盾牌組成方陣, 攔在哨站前。哨站內的火力也不弱, 以磚堆作掩護不斷射擊, 子彈化成風暴向盾牌捲來!

「揚旗!」

密密集集的戰旗在馬路上舉起, 連沒有戰鬥力的人也在最後方舉起旗幟, 遠看就好像大軍壓境一樣。

「貝兒?!」

言寄葉看到她的身影大吃一驚, 本來應該在WIN的她竟然偷偷跟上了!

「HI!寄葉!嘩, 我件衫你著得好靚呀, 阿平一定鐘意到不得了!」

「太..太窄啦, 我要剪過先著到。」言寄葉身上穿的是貝兒當日在太平山上的戰衣, 緊身的設計如漫畫中一樣, 加上鮮艷的紅, 藍, 黃配色, 使言寄葉很不自在。可是貝兒一直說她這樣穿, 楊子平一定會鐘意, 她才穿上。

算是繼承她的英雄情意結吧。

可是言寄葉和貝兒的身材相差甚遠, 結果她要在幾乎逼爆的戰衣上開上幾道口才能穿上活動。但即使是這樣, 她的曲線和姣好身段還是表露無遺。

......幹得好, 貝兒!

「唔係呀! 我係問你做咩係度呀!」

貝兒發現混不過去:「咁我都想黎幫手啦嘛....」

「唔得呀! 返去!」

「我都想幫手救小莉呀, 我約左佢要同佢講唔同既故事架!」

「.......好啦, 你小心D, 後排其實都有位, 你..」

「係~係, 我有病啦嘛, 就係有病先要做多D。」

前方火力停下!

「班傻鳩冇子彈啦! 推進!」棠哥仔跳上車頂把旗幟指向 前方的哨站。

盾牌隊放下巨大的滑浪板, 攻堅隊從盾牌之間沖出開始突擊!

「掩護佢地!」

阿黃的隊伍放出箭矢和石頭, 言寄葉和三號的學徒沖出己方陣容!

「換彈! 換彈!」

「咪使旨意!合埋眼!!」三號扔出個一個「鐵罐」, 然後過三秒後----

「啪噗!」一陣強烈的閃光在空中爆發, 哨站中的人都下意識地掩眼, 但那可是光啊! 你們比光更快嗎? 馬上首當其沖的人倒地慘叫, 後方的人也失去視力而掩眼狼狽地後退。

下定決心吧!

不下殺手, 一切都會完!

所以-----!!

「哼啊!」言寄葉一腳踢斷那人的胸骨, 那可憐的傢伙如保齡球一樣飛出撞倒幾人!

「赤柱東十八銅人!」學徒們殺上去支援, 馬上哨站兵敗如山倒。

「清空!清空! 呢度要做急救站!呀棠哥仔, 行開啦好嘛!」

「呀, 對唔住...」齊姑娘氣勢竟連惡人幫也能壓下, 他退開後旅遊巴駛後,護士隊從其他貨車上取下物資, 開始建立救援據點。

當救護站設立完成後, 前方的哨站已經被攻堅組掃蕩得七七八八。

除了三人!

「你班異端!異端!」

竟然是沖向相反方向的救護站?!完全沒人意料到!

「巴打!」

兩條灰色從旁撲出, 把二人撲倒在地上死咬著, 但是第三人----

「砰!」齊姑娘放下冒著硝煙的手槍, 表情憎惡得不行的她一腳踢開腦漿四濺的屍體:「阻我救人?」

這護士好可怕-- 現場所有人的共同感想。

接著她抽出腰間的對講機:「西部哨站壓制完成!」

言寄葉看看地上的屍體和被扶走的傷者, 才是第一場戰鬥已是這樣, 以後會慘成怎樣?

她的覺悟夠嗎?

她抬頭看天, 今晚沒有星星。

無人機倒有一架。

肥貓的聲音在公頻響起:「西部戰線,你地前面有重兵, 同東面一樣有圍牆, 人數大約300人。」

「收到。」棠哥仔放下對講機, 「俱樂部既, 大佬話邊個殺得最多就可以屌鬼妹, 同我殺!」

「係!」

阿平, 你那邊沒事吧。

言寄葉收拾心神, 和其他人一起衝鋒, 希望著眾人也能平安無事。

西部防戰攻略戰, 開始!

前方就是赤柱的東部入口, 大潭道的最後一個彎位。過了這彎位後, 就是赤柱市區, 只要把這彎位的防線擊潰, 就是開啟通向最終決勝的道路!

說這麼易啊?!

那道圍牆由卡板, 沙發, 水筒, 水馬等組成,空隙中灌進水泥, 雖說是粗糙, 但是的確有效。圍牆 由浪琴園伸出接壤護土牆,把整條大潭道封著。最高處掛著大大小小的藍白旗幟和小莉的畫像, 一堆拿著槍枝的信徒把槍口指向被大光燈照著的馬路, 任何人接近馬上被打成蜂窩。

更要命是, 那圍牆從馬路伸出山坡, 天曉得那樹林中有多少陷阱, 毒蟲,甚至是地雷, 右方就伸至山坡, 我們只有正面突破的選項。

「睇下先, 睇下先....左面唔掂, 右面有梯..上面係引水道...」

「睇乜撚呀!晒時間!」許少傑取出無線電, 「大飛姐, 搞好未呀!」

「岩岩推左落黎啦....走開!避開呀, 避開!」

避?避甚麼鬼?.....嘩屌!

一回頭, 一個巨大的黑影在我面前滑過, 我的鼻尖甚至還感到其刮起的風! 

定眼一看, 竟然是一架車頭釘上了鐵板的客貨van! 許少傑這傢伙, 真的覺得這架東西就能撞開圍牆?

「砰!」客van重重的撞在圍牆上, 發出一下令人感到不太舒服的金屬撞擊聲。可是圍牆除了最外的幾塊卡板斷裂外, 沒甚麼變化。

不行呢。

但真的嗎?...許少傑不應只有這水平。

我望向他, 果然這如此猙獰的笑容沒有也是沒有變化, 現在的情況在他預計內!他迎著風走向前, 風把他的西裝吹得呼呼生威, 口角的雪茄燒著一點火星, 他按一按緊頭上的西帽,舉起左手--

「俱樂部既人同咩咩獅山會既人, 全部等我命令!」 

我把望遠鏡望向客van, 車頭已經冒出火舌, 漸漸把整架車子吞噬。可是燒著燒著, 車尾貨斗的門卻漸漸掉下---

我看到了車斗內的東西。

石油氣瓶!!

「砰---轟---隆!」超猛烈的爆炸突然爆發! 發出的巨響和熱風連站這樣遠的我們那能感到, 火柱和火舌噴向圍牆把所有東西震飛和燒燬, 甚至看到幾個人形物體被炸碎,震飛! 爆炸的威力硬生生的把圍牆開出一個大洞, 甚至連馬路也轟出一個凹坑!

「同--我--殺!!」

許少傑一聲令下, 背下的人發出吼聲向前殺陣,相反圍牆那邊已是潰不成軍!

突破了! 開始進攻!

「由其望, 我地比較中意炸呀!」大飛姐從我身邊跑過!

「差d連我都車撚死埋!」

「哈哈, 對唔住囉!」

我看準許少傑殺出的一條血路和沒有被爆炸波及的雜物, 提氣踏著倒塌了的雜物借力躍上圍牆頂。回頭一看, 圍牆已經塌成一個小山頭, 聯軍的人正在爬過去發動攻擊!

圍牆後的一頭, 在許少傑和惡人幫的殺陣下亂成一團, 異教徒們也緊隨其後!

「打倒神權!」

「打倒魔女!」

我在這兒看到許少傑單手持散彈槍, 另一手持大刀, 於人群的最前方戰鬥!一時間, 竟然沒有人能阻他!暴怒的異教徒很受落他這一套, 也揮舞著武器向四方八面湧來的人劈去!平均幾乎一個聯軍的人可以力敵三個信徒! 加上盾牌補位和掩護射擊, 以少敵多但我們毫無處於下風!

「行啦阿平, 你唔係重撚有野要搞咩!」許少傑回頭向我叫道。

「啊, 呢度交俾你啦!」

「真係老撚土!」許少傑一刀斬斷那人的喉嚨, 舉起屍首擋下子彈, 然後伸出散彈槍開火擊斃來襲的二人,頭也不回地叫:「呢度交俾我地啦!」

我穿過戰場的邊緣, 迴避所有戰鬥迅速地貼近戰場前方, 正是兩方交鋒的前線。

「希望有用...」我拔出由舜兒產作的彈彈波, 向前拋出, 才一著地彈彈波馬上破裂, 湧出白煙!

煙霧彈生效了!

早已沒有照明的戰場只剩火光, 白煙漸漸變濃阻礙視線, 才一會兒我已經穿過了戰線到達了戰場後方。

高神父, 出來領死!

我決定先登上高處暸望戰場, 看看有沒有高神父的線索。

無線電傳來齊老大的指揮:「東邊破左防線啦嘛?分三路, 一路按原計劃壓制, 一路去西邊戰線黎個前後夾攻, 一路去搵個神父同女神!」

西部戰線?!

唉, 放心不下呢。

我按下無線電:「舜兒,未死啦嘛,跟我黎!我地兩個最熟路, 去西部幫拖!」

「哦, 好!」

熟路,又擅長偷襲的我們是第二路的最佳選擇!

「我地呢邊打爆佢地就殺入市區!」許少傑的聲音伴著槍聲。

從這邊高處也看到舜兒穿過煙幕脫離了戰場, 我們馬上準備會合向西面前進。

言寄葉..等我!

兵貴神速, 我馬上回到地面和舜兒會合, 他腰間帶著兩大筒箭矢, 弓也換上了現代的戰術複合弓,一堆我看不懂的滑輪和機械看起來使弓好不威風。

「阿平, 我地去邊?」

「呢邊, 沿個邊穿過去!」我剛剛早已在高處暸望過, 定出了遠離戰鬥的路線, 再在這邊展開地圖指著路線,「我地依加係呢度, 佢地等陣會係市區開戰, 愈近赤柱廣場就打得愈勁。我地行呢邊, 去馬坑監獄, 過呢邊屋宛, 行呢條山路就係西部戰線!」

「哦...」舜兒看著地圖思考。

「肥貓! 肥貓!」

「咩呀!」

「西部打到去邊?」

「睇下先.....有, 有火光! 係赤柱峽道, 清水灣道交接個三丫位!」

「好, 我地依加去個邊!」

「收到。」

這兒是東, 西兩邊戰場的大後方, 所有信徒都到了前線作戰守護他們心中那敗絮其中的理想鄉, 市區反倒是水靜鵝飛。

「呢道閘唔係鎖左咩?!」

我掏出百合匙:「鎖?!哈!」 不出兩秒, 鎖頭發出「卡」一聲彈開,「你當我一包營多開一條圍村既鎖係流架?!」

「搵日你一定要教下我..」

「正人君子唔使學呢D, 行啦!」我關上閘門, 沿漆黑的後巷前進。從這兒也能略略聽到後方東面戰場的叫陣聲!我和舜兒靈活行動, 見鎖開鎖, 見閘開閘, 有死胡同就捉住水管電箱之類翻過去!

「到...到未呀!..嗄...嗄..」 太高估自己的肺活量了!

「就到啦, 我睇到啦!」在高處的舜兒看看前方說道。

的確, 我也略聽到前方傳來戰鬥的聲音, 間中空氣也有熱風吹來, 看來這邊同樣是在戰個如火如荼。

「俾手黎!」

「上!」

我捉著舜兒的手, 借力蹬牆向上一躍, 總算翻過平台。

這兒是赤柱西面市區邊界, 最後一個屋苑龍欣苑, 前面就是樹林和山坡, 穿過後就是戰場。

「喂, 好似唔多掂....」我舉起望遠鏡, 「佢地人數多咁多既?!」

「肯定呢邊近赤柱廣場多D, 所以佢地將兵力通通調晒黎呢邊!」

我看看他的弓箭和我手上的手槍及刀, 這火力沒可能解決這麼大量的人!

「西部戰線因為上斜, 用唔到東部既石油氣自爆攻擊!」肥貓解釋道。

「仆街, 依加點算!?」

「我有計, 阿平, 有冇火機!?」

我掏出用作點燃汽油彈的火機, 他著我拿著, 然後把身上的衣服撕掉一半成布條,然後浸到汽油彈內的燃油中。

「點著佢!」

「唔係下嘩.....」

他把布條纏到箭頭, 然後點火!

「好啦, 火光令搞撚到我地馬上被人發現, 你做咩都好, 快!」

「得啦!」

他舉弓指天, 然後微微右挪, 應該是考慮到風向, 然後---

「啾!」「啾!」「啾!」「啾!」「啾!」

五支火箭射出, 直飛樹林!

樹林因為沒有人管理而變成密林, 這點我們之前帶小莉逃到馬坑公園時早已知道。那邊如此, 這邊也是一樣, 火箭從空中化成五顆流星, 再被風所帶動直插向樹林!

燒山好野?!

火焰一落到密集的樹林中馬上消失, 可是著陸點馬上升起灰煙, 黑煙, 白煙,然後噴出火苗。風力一吹, 加上密林作為燃料,火苗瞬速壯大.......

「喂, 殺到黎!」下方已經幾個信徒趕來對付我們!

「走啦! 走啦! 」

「你冇諗埋燒山之後點做架!?」

「冇呀!」

「屌!」我擲出剩下的所有煙霧彈, 盤算如何脫身!

------------------------------------------------------------------------------------------

同一時間, 阿瓦隆討伐戰-西部防線攻略戰線。

戰況陷入膠著, 後方的信徒幾乎是源源不斷的補上, 從市區穿過樹林加入戰鬥!阿黃的隊伍用箭矢把大燈擊熄後, 卻沒法向推進! 

棠哥仔第不知幾多次按下無線電解釋:「大佬呀! 呢邊係上斜, 用唔到之前話個招呀!」

齊老大聲音傳來:「唔使強攻, 東部已經被我地攻陷左, 佢地一定要撤兵回防, 就等個下! 引住佢地戰力重好, 我地燒佢後欄!」

阿黃氣怨敗壞:「可惡! 明明就係前面!」

係赤柱峽道, 清水灣道交接的位置在山伍的最高點, 不論從赤柱出發還是外面的淺水灣出發也從要翻過這路後, 位於高點的防線可說是堅不可摧!

言寄葉也是狼狽不堪, 防線中有小隊向前突擊反攻, 他們後方有掩護射擊和防線作靠山向前逆襲, 學徒們和惡人幫於射程外抵擋, 她又要一邊戰鬥, 一邊拉著想向前沖的貝兒, 使她分身不暇!

信徒們從己方槍械射程中步出, 然後到達掩護射程看三分二左右又架起槍向前開火, 以下一波射程逼使聯軍後退!但是才剛後退, 下一隊射擊隊又重覆這操作! 組成射擊的連鎖, 一步步以射程向前推!

「西部戰線我地處於下風, 佢地好有戰略! 對方好似有軍師指揮咁!」肥貓的無人機看得一清二楚!

言寄葉一邊帶著其他人向後撤退, 一邊思考著不同方法。這情況, 阿平一定不會正面進攻, 而是發動奇襲, 可是有甚麼方法----

就在這時, 她看到五點流星在敵人的防線後升起, 然後又落地消失!

「大家, 準備!! 幫手向後傳! 叫大家準備反攻!」言寄葉向後傳話。

「下?」

「信我啦!」

「哦..大家準備反擊!」

「準備反擊!」

「準備反擊!」

人們重新組成陣形, 舉起戰旗,盾牌班為首, 遠程班於中間,長矛或利刀從盾牌間穿出, 等待時機降臨--

果然, 幾分鐘後防線後方升起濃煙和火光, 整個山頭也燒了起來! 

對付於高點的人, 就是向上升的火焰!

火燒後欄!

「哈哈哈! 佢地山火! 反擊開始!」棠高仔揮動戰旗指向前方!

「反擊開始!!」

「打柒班搞靚妹既人!」

一聲令下, 聯軍殺聲震天, 向前殺陣! 以幾個人為一小隊, 盾牌擋下子彈,刀刃利器箭矢飛出阻止換彈, 有槍械的小隊就以火力還擊。一個小隊處於下風, 馬上旁邊的小隊圍上支援, 加上後方樹林的大火愈燒愈旺, 前方又是聯攻反撲, 一時間防線不但沒法補給兵力, 竟是前後受敵!

當中殺得最前的就是言寄葉和貝兒!

貝兒舉盾格下槍擊, 接著旁邊的惡人幫扔出汽油彈把槍隊炸散!然後---

「貝兒!」

「係!」貝兒和旁邊的人架盾給言寄葉作踏板借力躍起, 從空中一腳重擊那人後頸!

「死啦!」落地時後背卻出現巨大破綻!

「寄葉!」貝兒及時掩至擋下槍擊!

「SMASH!!」言寄葉一記回旋踢重砸在盾上, 滑浪板飛出把那人連人帶槍撞飛, 貝兒也奔出接著盾牌, 再打橫掃擊, 又把二人擊倒!其他人看到貝兒如此神勇, 連忙向她撲來, 言寄葉拾起槍向前開火!

「砰! 砰!」

那人腹部中彈倒地, 給予了言寄葉衝刺的時間, 把槍身砸在他們後腦, 再於胸口各補上一膝擊斃二人。

二人一個連環突擊, 一個舉盾掩護, 同一小隊的人也緊隨配合!

山火和聯軍同時向防線攻去, 情況總算由聯軍被壓制變成了平分秋色!

「贏到就得! 贏到咩手段都可以! 同我用佢地既屍體做盾牌擋子彈!大佬咁叫!」棠哥仔發號施令, 惡人幫的人紛紛舉起倒地的屍首面向防線擋子彈, 一時間好像喪屍圍城一樣!

「你班畜生!」

開槍的信徒們看到同伴的遺骸變成了擋箭牌, 竟然遲鈍起來, 不敢開火! 才遲延一秒, 馬上被攻堅組的人包括言寄葉等人擊殺!

齊姑娘看著舉起揚聲器發令的棠哥仔, 抱怨道:「唔係咁好下嘩, 呢招。」

「護士小姐, 依加幾乎係打仗, 係咁架啦!」

「喂, 佢地好似有D重有呼吸架Wor!」看著一具具人形被舉起當肉盾的言寄葉質疑道!

「小心!」貝兒把滑浪板一板拍到襲向言寄葉那人後腦,再從地上向其胯下撞去, 「寄葉, 唔好分心, 佢地..佢地都冇做錯既!」

「魔..鬼! 魔鬼!」信徒沒法對過去的同伴開槍, 變得如肉靶一樣被一個個殺掉。

但是愈多信徒倒下, 聯軍這邊就愈多死屍肉盾!

勝負已分-----嗎?!

「同我開火!」一把熟悉的聲音傳出, 「女神大人唔會怪責你地! 解放你地弟兄既屍首!」

那人是-----

「係! 係!隊長!」

「過黎! 寄葉!」火力重新增強,貝兒連忙把盾牌舉起。

「唔該你,貝兒。」

「佢..佢係...」

那人毫無恐懼, 雙眼閃爍著狂熱的光芒, 但表情卻是沉著冷靜, 一身的肌肉和陽光膚色---

「係佢, 係莊臣。」

西部戰線存在著教會的領軍人物之一, 被女神封為親衛隊隊長, 騎士--莊臣!

恐怕一直指揮著防線的就是他!

「大家唔使驚, 我地係上風, 推! 推落去!」

莊臣發號施令, 位於斜板最上方的信徒們搬出木筒。

「Oh shit......」

「避開! 避開!」

木桶被點燃, 從斜坡頂端向下滾動! 火焰包著木桶, 桶的兩邊還裝上輪子, 如炮彈一樣高速撞向下方的聯軍!

「砰!」竟然還會小型爆炸!

一個木桶直直滾向貝兒, 言寄葉二人, 二人連忙放開彼此, 始終共用的盾牌沒可能擋下這東西!

「盾牌擋到子彈, 擋唔擋到佢地?」莊臣兩目如雷, 從木桶陣中帶領親衛隊向前逼近。

舉盾就會被木桶撞飛,放盾就會被子彈所殺!

一時間戰況又倒向一邊!

「守住救護站! 三角盾陣!」齊姑娘大吼, 始終這兒雖遠但木桶還是有可能滾到救護站中! 馬上護士們架起盾牌和鐵馬, 於救援站前方列三角形箭頭, 把直直向救護站滾去的木桶卸向左右兩邊。

至於前方已經是戰場, 一片狼藉, 不論是屍體肉盾, 或是滑浪板盾牌也沒法擋下不斷向下滾的木滾, 陣形完全被沖破!

這就是莊臣的實力嗎?!

「同我殺晒呢班異端, 除左佢!」他舉槍指向貝兒。

「我?」

「就係呢條女同佢三個爪牙搞到咁, 我要親手收佢皮!」

「明白! 女神萬歲!」

信徒向外散去, 看樣子後方的山火反而被莊臣當成破釜沈舟般的激勵, 使他們殺意大起!

「砰!」莊臣扣動散彈槍的板機, 向貝兒發射!

「貝兒! 嗚...」言寄葉被木桶所擋, 已經摔飛幾丈負傷, 才剛想站起來, 幾個木桶又從上方滾過來, 根本沒法分身過去支援貝兒!連忙施展楊子平所教的長程翻滾避開!

「歐貝兒...你地四個都好事多為!」

「砰!」又是槍擊!

本來貝兒也不是強壯, 還帶有病弱的體質, 即使舉著盾牌也算是相當吃力!

「塊爛鬼盾牌...你知唔知我手上呢支係雷明登870, 大口徑散彈槍?」

「砰!」

貝兒半跪地上, 但又馬上站起來繼續舉起盾牌。

「口徑愈大, 威力愈強....」

「砰!」

盾牌背部出現裂紋!

「散彈槍既話, 就距離愈近, 威力愈強.....」

「砰!」

「嗚...」巨大的沖擊力使貝兒倒地,臂膊擦地出血, 但她也咬緊牙關舉起盾牌!

「你地無啦啦搞咁多事, 呢D就係女神俾你地既天罰!」

「砰!」 盾牌下方三分一斷裂, 貝兒連忙蹲下護住露出的雙腳, 但已經是完全無法彈動!

「你一個人, 可以舉幾耐盾呀!」

莊臣怒吼, 再次開火!

「砰!」

盾牌紋風不動。

子彈的確是打中了的啊!?

以她的體力和子彈的沖擊力, 即使沒法穿透-----

怎可能!?

因為--!!!

我怒了!

我和言寄葉一起把手搭到貝兒的手背, 輕輕抹去她的血和淚水---
「佢唔係得一個人!!」



「家姐!」舜兒一口氣搭上五支箭矢向莊臣放去!他連忙作一個長翻滾避開!

我們三人一起支援著破爛卻絕對沒有倒下的盾牌:「貝兒, 我地係度。」

「阿平..寄葉..細佬..」她也很努力呢。

因為她身後,有著一個傷兵, 只是為了一個不認識的人, 她決意把盾牌架起, 即使以生命為代價!

「唔止係佢, 莊臣--!」

我怒吼道, 大概連言寄葉也沒見過我這樣子。

「我地每個人----都唔係孤軍作戰!!」

許少傑登上防線頂峰, 一槍打爆準備滾下下一批木桶那傢伙的頭顱:「所有人!! 聽我號令!」

戰場上歡呼聲連連, 馬上許少傑背後出現異教徒,獅子十字會的戰士, 和惡人幫的幫眾, 旗幟, 火焰四處飄揚,這傢伙,果然是個.....梟雄!

我可沒這氣派。

「殲滅戰! 開始!」

許少傑扔出一支旗幟, 旗幟如標槍一樣刺穿大氣和戰場, 直直插穿一個木筒使其爆炸!旗桿立於土地上, 旗幟被炸風震開, 獅子山的剪影和十字紋章隨風飄揚, 兩邊的旗海把中間的防線完全包圍。

這傢伙, 根本不知道殲滅戰的意思吧!

「殺呀!」

「打倒神權!」

東西方的戰線終於連結在一起, 所到之處火光熊熊, 如赤色長蛇咬向阿瓦隆!

「許少傑, 咁市區呢?!壓制戰呢!?」齊老大追問道

「收撚皮!!個垃圾計劃!」他揮刀劈出一條血路回話, 「要我放棄自己友?! 按計劃行事要我對自己友見死不救?! 咁既計劃我唔撚會跟!」

他沖在最前方大殺特殺, 鮮血和污物向四方八面噴灑, 血霧如影所形!

同樣地,莊臣手持散彈槍瘋狂開火, 刀刃也在換彈之間閃現,如戰狼一樣橫掃戰場!

於是馬上兩者都發現了對方!

守護教會的秩序, 理想鄉中女神的騎士---

破壞上流的虛偽, 貧民區中人民的梟雄---

幾對無法共融的二人, 完全相反的二人!

生死對決!

「哼啊!!」

「砰! 砰!」

拳來腳往, 刀光劍影, 槍火砲擊, 兩人第二次見面, 已經是拚上生命的戰鬥!

「西部防線..壓..壓制完成!」 如果不算上莊臣的話, 的確如此!

「重新進行市區壓制戰! 按你地之前分既區域進行控制! 搵出高神父同魔女, 格殺!」阿黃終於找到了無線戰!

等..等?! 格殺?!

「殺呀!」

「開始進攻!」

「阿平! 行啦! 大佬會拖住佢!」大飛姐看看殺紅了眼的二人, 向我叫喊道! 只見他們都把身上所有武器都往對方招呼過去, 同時又使出了連我這盜賊也佩服的迴避身法!

但我只希望二人能同歸於盡....

穿過防線, 聯軍馬上分散開, 按之前的分區往赤柱不同地方推進。我沒記錯, 計劃是把赤柱劃成不同區域, 每小隊於那區域中進行壓制戰, 投降者押至馬坑監獄集中囚禁, 反抗者馬上殺掉。完成後報告指揮部, 然後按指揮到旁邊的區域會師進行下一波壓制戰, 如是者聯軍的小隊愈來愈壯大, 反抗愈久的分區將會面對愈大的壓制力量!

當所有分區完成壓制, 阿瓦隆討伐戰就會完結!

「家姐,你無事啦嘛!」

「..我...我OK, 咳! 我OK!」

我也連忙幫言寄葉檢查傷勢:「痛唔痛? 有冇麻? 有冇流血? 骨頭呢?! 唔係啦, 我抱你----」

「阿平..」

「我抱你去搵齊姑娘先, 有咩事....」

「阿平!!」她一下吻到我唇上,「我冇事, OK? 點解次次一對住我你就咁亂啫!」

我輕彈她額角:「鬼叫我女朋友又天真又硬頸呀!」

「哼!」

「好啦, 講下笑...」

「你唔係要搵高神父咩?!」

「係, 我要搵條撚樣算個帳...我好快就了結呢一切!為左你!寄葉..」

「阿平...」

「呃....兩位。」肥貓的聲音從無線電傳來, 「你知道無線電一直開住架可?」

「下?!」

一看無線電, 果然被我翻過來的皮帶壓住了!

言寄葉漲紅了臉看著我, 我笑著說:「大家當無聽過, OK?」

「哈!」陣陣恥笑聲傳出。

因為被許少傑痛罵一頓而有點暴燥的齊老大聲音響起:「笑撚完啦嘛!每個分區派一個人去神父宿舍, 我地要護送所有兒童離開赤柱先!」

神父宿舍, 那麼...

「你要去?」言寄葉看著準備起跑的我。

「嗯, 我一定要去!」

「咁我都黎!」

正當我想出言阻止她時, 她把陣陣飄香的粉色手指放到我唇上:「今次, 唔準拒絕我。」

真沒她好氣。

「貝兒, 舜兒, 你地點?」

「我地都一齊去!」

「好, 行啦咁!」

赤柱市區壓制戰開始! 

許少傑-莊臣單挑戰開始!

神父宿舍營救戰開始!

全面白熱化了!

小莉, 這一切都是為了你, 給我好好的活下去!

穿過防線後的戰鬥分散左赤柱北部的各種, 信徒們為了阻止聯軍進攻而繼續反抗, 但是已經開始出現投降者。 異教徒們, 獅子十字會的戰士, 和惡人幫眾按先前分配的區域重新組隊進行壓制戰。

人們於防線後分成兩邊, 一邊較多人的自然是向赤柱市中心殺去, 另一邊的就是神父宿舍的營救作戰。 因為我們和小莉之間的關係, 我, 寄葉, 貝兒, 舜兒也沒有編隊到壓制戰中, 所以我們稍作整頓後也動身前往神父宿舍。

「真係唔痛?」我看看寄葉的傷口, 心中盡是自責和痛心。

反倒是她, 明明痛得要咬著牙關, 卻硬要我和說:「唔痛呀, 婆媽!」

「唉, 咁好啦。」我說不過她, 「如果痛既, 我即刻帶你去搵齊姑娘。」

「未救到小莉前我邊度都唔會去。」

想起阿黃那句格殺, 又想起異教徒殺敵時的憤怒, 我們要好好區分找到小莉, 和救出小莉的分別..

「搵我?」齊姑娘出現在我旁邊。

「齊..齊姑娘?!」言寄葉吃驚地說道。

齊姑娘一身武裝, 被黑絲包裹的腿旁綁著短管散彈槍, 護士服上竟然還有血跡, 左手持著生鏽的開山刀, 完全不識她的人絕不會把這女人和護士聯想在一起。

除了某些片子中的護士, 她的身材的確....咳! 沒事, 別胡思亂想, 寄葉是最棒的。

「HI, 寄葉, 貝兒, 你臉色麻麻Wor!」

「我...我冇事...」

「齊姑娘, 你唔係係護士站咩..」

「呢度有D野要女人黎做。所以, 我地護士隊都要上前戰。」

她倒是很習慣, 反倒是後方那些護士們, 明顯混身不自在!

「大家, 挺起胸膛!」齊姑娘向後方的護士們喊話。

齊姑娘你就別挺了, 鈕扣會撐不住的。

「-----南丁格爾都係戰場最前線救過人, 你地要做好準備, 跟上克里米亞天使既腳步! 邊度有人需要救護, 就要有護士!」

「...係!」

真青春。

「但係咩工作, 要女人先做到?」

「個班女仔, 俾班變態佬搞過, 如果到時佢到見到既係成身血同汗既男人, 你估會點?」

她想得真詳細!胸大有腦的女性也是存在的!我看看寄葉, 又看看齊姑娘, 還是寄葉的比較好。

「你地要幫手確定前面既路暢通,排除敵人, 開路班既人正係度清空緊戰場開路, 聯軍會有人守住道路, 等陣旅遊巴會直接沖入黎救佢地走。」

「好, 包係我地身上!」貝兒拍拍自己胸膛道。

神父宿舍已經看到, 和上次不同, 現在的紅磚建築燈光火猛, 一隊人正在不斷進出其中, 二人一組搬運著人形物體, 但卻沒有信徒的身影, 只有教會的護衛隊! 

難道....!!

「砰!」槍聲!

「開火!」

「唔可以俾佢地埋黎!」

又要開戰了!

糟了, 可能這是最壞情況的前奏!

「喂, 有冇人見過有我隻馬, 係東部戰線, 哎呀, 定西部? 」 我已經不太記得把蝦餃泊在那一邊, 只能用公頻問道。

「第四區壓制完成!」

「第九區壓制完成!」

..........完了完了!不是走失了吧?!

「馬? 有呀, 我騎緊。」

是琪琪!

「琪琪, 我係阿平, 騎隻馬黎神父宿舍附近!快!」

「阿...阿平? 好!」

前方槍聲愈來愈密, 還夾雜著時不時的爆炸聲!神父宿舍是教會的兒童集中營, 對外宣稱是教導兒童來自女神的福音。可是, 這兒的真正面目是高神父和爪牙囚禁兒童, 用作威脅小莉! 一但小莉不聽話, 他們就會侵犯這裡的兒童!

就是說, 這兒是教會的「心臟」!

所以火力才這樣強大!

「神父宿舍要求支援!」齊姑娘喊道。

「明白黎,黎緊!」大飛姐回答, 難道許少傑真的和莊臣....

過了一會兒,幾台無人機於頭上飛過, 肥貓聲音的情報傳來:「呃.....你地前面人數唔算多, 得100人左右, 但係火力好強, 個四支係..係機關槍?!」

「係95式班用機槍! !」前機場特警教頭三號說明道, 「點解佢地D武器會咁重火力!」

95式班用機槍的射程達600米, 而且可以連續開火, 兩台機槍在屋頂上掃射全場我們連前進的機會也沒有!

「盾牌班呢!」

「千其唔好!」三號阻止, 「呢個口徑既子彈我地既盾擋唔住!」

「咁點呀!?」

我把頭探出掩體, 果然看到屋頂上的四個角落架有一塊鐵板, 鐵板中間開了一個洞讓機槍伸出掃射!

「唔得, 箭射唔到咁遠, 仲有鐵板。」舜兒頹然放下弓箭。

快! 快思考! 一但他們把那些人質和小莉搬離赤柱, 就有可能出現第二個阿瓦隆!

我望向屋頂, 空曠的四周使來襲者無處可避, 完美的制高點即使弓箭或閃光彈式沒用。煙霧彈嗎? 但只要兩支槍往煙中盲掃, 一定會變成蜂窩!

「佢地將D細路抬上..小巴? 應該係小巴黎, 佢地想運走D人!」肥貓在空中看得一清二楚。

角落的機槍, 空中的優勢......

當年廟街中師傅好像說過---

「平仔....」

她是怎麼說道?

「.....如果對方有不可逆既優勢, 就為自己製造返同樣既優勢,而且要比對家更強。」

我抬頭看天, 當天羅醫生就是利用無人機散佈沙林毒氣。

高處...

那比屋頂更高的地方---

「肥貓!降落! 無人機過黎我地呢邊降落!」

「下?」

「快啦!」

黑色, 沒有燈光又細小的無人機在這破曉前的夜裡, 如鬼魅一樣來去自如。

他們高, 那我們就比他們更高!

「大家準備突擊, 一波就要分出勝負!唔可以俾佢地帶班細路走!」

「好!」

無人機的嗡嗡聲漸漸在頭上變大, 黑色的偵測用無人機舉落在我們身後的安全處。

準備奇襲!

再確認一次, 「凹」字型的神父宿舍前的空地四角各架起帶有掩護鋼板的95式班用機槍對準。前方是不同的掩護物和配備重火力的阿瓦隆護衛隊, 高空的機槍和地面的攻擊力組成立體火力網, 使我們沒法前進。

所以, 這就是方法。

我看著被即場改裝的無人機苦笑道。

「真係要咁, 唔好啦...」肥貓還在掙扎。

「屌, 遲下幫你搵過幾部囉。」

「但係呢幾部手感真係好好....」

齊姑娘柔聲道:「阿貓, 聽話, 乖。」

「好, 準備升空!」

這傢伙......

無人機發出比之前較大的聲音, 看來的確是負重的極限, 但是相比起槍聲和爆炸聲實在不算是甚麼。

「岩岩分左一條神父宿舍既頻道, 請參加營救作戰既人轉頻道.....」

突然這麼快手, 齊姑娘開口完全是另一個效果!

「好, 依加大家引開佢地注意力。」

「係!」

「開火!」

「打唔中都好, 打空氣都好, 開火!!」

我們這種的火力增強, 雖說沒法傷及他們一分一毫, 但是火力能吸引他們注意!

「砰」「砰」「砰」「砰」「砰」

硝煙, 塵土, 槍聲, 火光四起, 無人機也使出最大馬力升空!

「你地唔好沖動!佢地有機槍!」大飛姐的支援還在路上, 「我地拆緊車門做盾, 可以擋到大口徑子彈!」

「唔得, 冇時間啦! 開始突擊!」

無人機於赤柱花園的獨立屋中升起, 直飛到機槍正上方盤旋。

「喂, 飛咁低?」貝兒擔心地問。

「就係要飛咁低。」

「下?」

我輕輕從地上滾出煙霧彈, 避免它們破裂生效:「舜兒, 有冇信心一箭射中D煙霧彈?」

「交俾我。」

「寄葉..你真係要同我去?」

「係, 我唔會有事!」

千萬不要出事, 沒有你我活不下去。

「全世界準備....」我舉起手示意。

肥貓把無人機的高度下降。

「咦?」屋頂上的機槍手看到對方的頭上有無人機, 按我們的計劃一樣發現了異樣!

開槍打它啊!

「你頭頂有野!」

「你都有呀!」

「個個都有呀!」

快! 開槍打它啊!

「砰!」

中計了!

「突擊!!」

子彈打中了無人機和它綁在機身上的汽油彈, 肥貓也同時使無人機向下仰衝, 直接撞去機槍手頭部!藍白色火焰平空出現, 化成一團火光從天上下墜, 直接點燃那人全身! 四人中二人著火, 另外二人被玻璃瓶砸個正著, 抱頭叫痛!

「同我--打中!」箭矢直飛地上的煙霧彈, 白煙原地起爆!

那些白煙---成分包括麵粉, 正是因為舜兒親手造的簡易煙彈我才知道其成分。

所以, 每個煙彈都被設在掩體旁邊--

馬上護衛隊就會開火!在白煙之中!

「砰!」

火光閃現在槍口, 然後---

「呼! 隆!」白煙被點燃, 火舌也是在空中突然出現, 整團白煙都爆炸起火, 火雲在被獨立屋擋住風的無風空間盤旋, 燒向掩體後的人!

「咩..咩妖法...啊!」

粉塵爆炸!

「寄葉!」

「掩護佢地!」

馬上我和言寄葉化成兩條影子直沖向火雲殺去, 他們人人都下意識地避開空中的火焰, 爆風使他們要避開起爆點, 所以用一路上的火勢作掩護便是最佳路線! 還好寄葉全身正穿著貝兒那有防火性的緊身衣, 只要護著面門問題不大!

至於我, 當然是硬接。

「咳..咳!」死不了, 這程度!

穿過了! 穿過了那如一戰中被機槍對準的無人區了!

「全力開火!!」齊姑娘的吼聲在這邊還能聽到, 我和言寄葉馬上藏身到陰影中!

屋頂的機槍手還在為天空中突然出現的火焰煩惱, 無人機的撞擊力相當大, 加上「天火」的突襲,成功使兩個機槍手從屋頂飛墜地面,淨下二人應該沒這樣快回復, 可以為我和言寄葉爭取到一點點的時間--

「隻門鎖左...」

「我黎!」

哈! 在人家眼皮下穿過敵陣的感覺, 久違的自滿!感覺還...不錯!

三根百合匙在我指縫間輕輕挑動,前端分別於匙孔中挑動, 大門發出「咔」一聲打開。

我比出文雀間「入去」手勢, 還好言寄葉已經背好。

我和言寄葉成功在人家槍口下順利潛入神父宿舍, 下一步就要登上屋頂解決掉那2個機槍手。

但感覺不對勁。

沒人啊?!

沒有孩童, 也沒有親衛隊的人。

奇怪....去那兒了?

「轟.....」一陣低沉的引擎聲響起。

糟糕!

我和言寄葉交換一個眼神, 馬上沖向宿舍的後門!但是又是被鎖上的門!我連忙掏出百合匙---

「砰!」 「砰!」 言寄葉舉起我的手槍開火, 把門栓打斷直接撞開木門。

「都岩既, 但係佢地咪黎囉!」背後馬上傳來腳步聲, 我和言寄葉飛快地穿過宿舍內的門和間隔, 抵達宿舍的後門!

「遲下再諗啦!」

後門...要轟開後門!!

「砰隆!」

和磚牆襯色的深紅色木門被我和言寄葉推飛, 馬上看到了引擎聲的來源---

那台載滿了孩童的小巴!

已經開車了!

「仆街!仆街!」我完全不知所措! 後方的腳步聲也殺到!「寄葉, 我地.....呃, 屋頂 , 我, 但....」

一陣馬聲傳來---

難道說!

我把臉從剛剛開出的小巴移向另一邊, 只見琪琪正騎著馬向這邊狂奔,她正伸手握向我--

「阿平! 上!」

言寄葉, 你要..多多保重..

「好!」

抱歉, 我沒時間和你說再見。

只能回頭看看她那像在叫我安心, 她會解決一切的臉。

她..一定可以的!

我握著琪琪的手, 提氣一躍翻到馬背!

「Wow!屌!」卻差點用力過猛摔到另一邊, 還好琪琪扶著我!

「我地, 和數!」

「啊, 今次到你救我! 追個架小巴!」

「使你講! 駕!!」

蝦餃長嘯一聲向前加速, 狂風向我撲面而至, 透過勁風我能看到小巴就在前方不遠處, 只要它進一步加速就能追上! 不, 是要一定追上!

「大撚獲!!」我回頭一看, 機槍和地面的護衛隊的槍口都指過來這邊--

但這時大飛姐的援軍掩至, 兩人一組舉起從車子上拆下的厚重車門組成防線擋在我們和槍口之間!

「保護阿平!鐵盾陣, 起!」大飛姐帶頭一個人於地上架起巨盾。

「我地都唔好輸! 唔可以係呢度輸! 護士隊! 掩護射擊!!」齊姑娘拔出槍向護衛隊開火, 即使混身是傷也咬緊牙繼續射擊!

「啊啊啊我唔理啦! 無人機全機群俯衝!」肥貓控制的天上十多台無人機從赤柱各地飛至, 撞向身後每個想追上來阻止我和琪琪的護衛隊!

「大飛姐!齊姑娘!」

「走啦! 我地黎斷後! 救班細路出黎, 叫佢地要好好讀書!」

多謝你們...!

每一個人, 都在掩護我和琪琪!

「琪琪! 唔可以俾佢地走甩!」我下定決心。

賭上我的一切, 絕對要救出她們!

「當然!捉住我!」

蝦餃提升到極速, 我們從後追上小巴, 一路上我們穿過戰場, 騎馬追小巴這一幕使不少人, 不管是那一方的人也為之傻眼。

「上呀!」

「追呀!」

「我地黎斷後! 唔使擔心背後!」

「開火!開火!」

蝦餃貼近小巴---

「琪琪, 埋D!」

「你想做咩呀!」

我從馬背上爬起來, 看準小巴的車尾---

「埋D呀!!」

「阿平...你小心D呀!」

平衡...平衡....不不不不不!

----上吧!!

「嘿啊!!!」

我飛身從馬背一躍, 向旁邊的小巴飛身縱出! 一切如變成慢動作, 我的心跳到達極限, 世界上只有一個目標! 小巴車頂!可是--四周的景色馬上回復速度, 小巴的頂部正離我而去!!

「屌---!」

「阿平!」琪琪嚇至花容失色。

「嘩啊!!無事! 無事!」我捉住車尾伸出的後視鏡, 凌空飛了半秒, 連忙把腳踏到車尾段的防撞欄上!手汗因恐懼而冒出, 我用力踏著車身躍到車頂上, 四肢並用的伏在車頂上!

以後不追小巴! 以後都不追!

小巴開始蛇行, 是打算摔我下去嗎!?

我借慣性於車頂向前翻滾, 抓著小巴車頭的路線牌, 死命的抱著!

「嗚呀呀呀!!」

「揈佢落黎!揈佢落黎!」

「仆你個臭街!!」我單手抓著路線牌, 舉槍指向司機席!

「唔好----」那人反射地舉手擋臉!

「街口有落呀!」我扣實扳機-----

開火!

「砰!砰!砰!砰!砰!砰!砰!」所有子彈射出, 手槍發出「咔咔」的聲音, 當然這近距離下子彈盡數打在那人身上, 一命嗚呼。

所以, 也理所當然的小巴沒人控制。

「仆街......」我連忙飛身跳車!

「砰隆!!」小巴馬上失控, 直接鏟上路邊的欄杆, 把欄杆捲入車底, 車身也發出金屬的撕裂聲,最後重重撞擊在路邊電箱, 所有玻璃粉碎, 車頭頓成廢鐵!

至於我, 在高速的小巴頂部飛身一跳, 用盡全身力氣使出著地卸力翻滾, 但力道大得不成樣子, 我從翻滾姿勢被扔成側滾, 只能用手護著頭部,任由巨力作用於我身上, 天旋地轉, 所有景色被漩渦於我眼中被撕碎, 我感到自己骨折帶來的劇痛, 感到血流過臉頰------

寄葉----

----

..

..

末日到了嗎?

「....救..」

誰..

「...阿.....啊」

「..死..」

這兒是...

我---

天空..好黑...

空氣重新流到鼻孔中, 我嗅到鮮血的甜腥, 我嗅到金屬的鐵鏽味, 但馬上肺部傳來劇痛, 不..不...痛的是全身..每一..啊..

「..好痛..屌那星..啊...!」

「阿平.!」

琪琪一把將我抱入懷中, 蝦餃在遠處一邊喘著氣, 一邊露出「不是我跑這麼快你小子就完了」的樣子看著我, 我感到全身濕透, 是血? 是淚?

還好, 四肢還在, 我才不想裝那些笨拙的義肢...

「死啦..放開我..唔好壓...」

琪琪連忙放開:「我..我整痛你?」

「反正唔會再痛D...咳!咳!咳!!」也沒咳出血, 應該沒有嚴重內傷。

「你無事就好..你無事就好....」琪琪哭成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