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張開眼睛, 一個人影擋在我面前, 身上的長裙隨風飄動, 但身軀卻沒有動搖半分。武士刀以熟悉的姿勢架起, 但這刻我眼中的長刀卻沒有一點寒光, 反而映射著如日中天的艷陽, 金光萬丈, 閃閃生輝。

「武士手中既刀係用黎保護珍視既人, 而唔係自我了斷。」Ayaka舉起刀擺出架勢, 「如果你落唔到手, 只要你一聲令下, 我就幫你取佢性命。」

「Ayaka...點解....」

「你..你.係...」被洗腦的言寄葉沒有見過這樣子的Ayaka。

「東條絢香, 參上。」



馬教授聲音中大感不惑:「Ayaka, 點解....」

「我視你好似主公咁, 係因為你救過我一命, 但係....我背後呢個男人都一樣, 而且佢唔係利用我, 而係真心....真心咁開解我, 善待本來要殺佢既我, 而且你岩岩唔係講左咩, 馬教授, 我只係你執返黎既一隻狗。」

「我叫你去滅口, 你竟然倒戈?! 你個叛徒!」

Ayaka直接無視掉馬教授:「阿平, 郁唔郁到, 我先帶你離呢度。」

「....我郁到..但係一定要救寄葉返黎...」我拖著斷骨的左手站起來。



可以, 我不了解為甚麼Ayaka我站在我的一方, 但是她絕對能和言寄葉打個平分秋色。

「冇問題...你做唔到既事, 就由我黎完成,依加開始-- 我既劍就係你既劍。」

那是刀好不好?

「Ayaka, 你同我過返黎!」

「我拒絕。」她斷然道, 「係呢個男人教識我, 要扔開過去既包袱, 依加我企係度, 只係因為我想, 唔係報恩, 唔係贖罪, 只係因為我東條絢香既自由意志!」



「東條啊? 你終於講出呢兩個字啦, 殺人狂後代。」馬教授雙目如雷挑釁道。

「你既挑釁唔會有用!」

不, 看起來很有用啊?

「言寄葉, 解決佢, 再殺死楊子平。」

「了解。」

「楊子平, 你想我點做?!殺唔殺言寄葉!」

「制伏佢, 唔準傷到寄葉!」

「....好!」Ayaka把武士刀翻轉, 使刀背向外。



二人加速向前, Ayaka收起武士刀蓄勁, 言寄葉旋體拉弓----

武士刀再次拔刀出鞘,即使用上刀背,居合斬的威力也是驚為天人, 一瞬間還分不清吹來的風是末日的嘆息還是Ayaka發出的劍氣! 閃爍光芒的刀身橫掃拍向言寄葉太陽穴!

可是言寄葉也不弱, 左旋踢重重轟出, 左腿化成一條黑影向Ayaka襲去, 腳速之快早已超越我對她的認知!

刀背和護腿互抵!!

「砰!」

二者之間竟然爆出一下火花! 一時間刀和腿互不相讓! 較勁不足一秒, Ayaka馬上放刀, 可是這不是投降! 她竟然借言寄葉的腿勁加速, 迴身斬出一刀! 但言寄葉早已料到這招, 著地後瞬間變招成高踢用內鑲鋼板的右鞋格著刀背!

「如果唔係用刀背, 你呢個女人已經死左! 醒下啦!」



「...我....」

「言寄葉!」

「嗚呀!」她大吼一聲踢開武士刀, 然後繞過Ayaka攻向我!

「咪使指意!!」Ayaka的速度可是傲視群雄, 銀光馬上於言寄葉面前閃動, 逼她後退避開刀口!

「阿平, 你就俾我斬左佢啦!對佢黎講都係一種解脫!」

「絕對唔得!」

「兩個都無得救...不過, 我就係鐘意呢份執著。」Ayaka感覺好像真的扔開了過去對自己的壓抑, 由其說她是倒戈, 性情大變, 倒不如說現在的她只是為自己認為值得的事而戰。和說話時她臉上也掛著未見過的笑容。

馬教授皺眉看著言寄葉和Ayaka的戰鬥, 看來這不在他的計劃之內。不過別說是他, 連我也沒想到會變成這樣子!他看看手錶:「言寄葉, 返黎, 掩護我離開呢度。」



手錶? 是時間限制?

對了, 貝兒的超級禁藥也有時間限制!

「Ayaka! 唔好俾佢走!」

「啊, 藥效差唔多啦!」

但是言寄葉的動作突然變得更快更靈活, 攻擊的節奏大變, 不但完全放棄防禦地連命也不要似的發動猛攻!甚至連Ayaka向她揮刀也不避不擋! 是看透了Ayaka不會傷她嗎? 還是......

馬教授已經不見了!

「嘿哈!!」言寄葉使出騰空三連踢接掃腿逼退Ayaka, 然後逃回後樓梯中!



「咪走!」

「嗚...」我同樣準備追趕, 可是左手的劇痛比想像中更糟,才動了一步就痛得我跪在地上。

「阿平,你有冇野?」Ayaka馬上回頭查看我的傷勢。

「啊....冇事..」言寄葉早已不見蹤影, 天台上只剩下我們二人。

「....甩左骹, 係咪好痛?」

「痛到爆...」

Ayaka把武士刀收回刀鞘,查看我看傷勢。

「Ayaka...你....」

「可以既話, 可唔可以叫我絢香?」她這時才臉紅的道。

「嗯, 可以, 如果你OK既話。」我知道日本人直呼其名是親密的表現。以前叫她Ayaka只是因為她要避開東條二字, 但是現在她已直接自己說出自己的姓, 看來已經放下了那束縛。

絢香輕撫我的臂膊:「佢都真係好重手...」

「梗係, 佢係真心想....想殺我...」

「好, 忍住。」

「忍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慘叫一聲倒地, 這下連淚水也流了幾滴!

連你也要殺我嗎?! 真的會死! 這真的會死!我甚至聽到骨頭發出「啵」一聲!

「我幫你托返正, 但都盡量小心D。」

「Ay..絢香, 點解你....」

「幫你?」

「嗯...」我無緣無故害羞起來。

「好簡單, 因為我想啊。」

「下.....?」

「我係你間房度, 一個人諗左好耐, 諗左好多野, 總之以後我想幫邊個, 就邊個。」

「你對我咁好, 對你冇著數....」

她輕彈我額頭:「你個時咪又係咁對我。阿平, 你太弱, 所以我會一直幫你, 直到世界末日。」

總感覺有些東西, 不用說得太明白。

她能放下東條二字的包袱也是好事。

「火箭正確發射後, 東條家既事, 你既事都會流傳落去, 以後每一個姓東條既人, 都會重覆你既遭遇, 你真係幫我?」

「嗯...佢地...佢地都會諗通, 我地自己總要做返自己, 既係初衷, 亦係最後既理想。......時間冇乜, 距離火箭運出去得返幾個鐘, 依加我地要點做?」

我輕輕搖動痛楚漸漸散去的臂膊:「去見一個人。」

現在火箭附近還有學生在把風,如果我下令的話絢香的確可以把他們通通斬殺,但這有違她的意志。而且打著「為救火箭上的人就通通殺掉你們」這種旗號, 我和馬教授也沒甚麼分別了。再者馬教授一定會為自己留好後路, 我們把這火箭毀掉後他一但逃到其他地區, 例如澳門, 深圳, 重施故技, 方舟同樣逃一劫。

只有一途--

不過既然Sunny在這邊, 那麼琪琪那邊的進展應該不會有太大阻礙。

悄悄地離開天台後, 我們又回到了那座教授們之前休養的大樓。

現在教授們都已經康復, 剩下的傷員只有兩個---Kary和Jarvis.

而兇手....就在我旁邊。

哎, 這下可頭痛了.....雖說計劃中我本來也要綁她來。她現在助我一臂之力故然是好, 但....算了, 到時見步行步吧!

當務之急, 是要解除言寄葉的洗腦。攔在我們面前的除了甚麼也不知道的學生們, 最難對付的就是言寄葉和Sunny, 被洗腦的她比本來更強勢, 正面打的話我絕不是對手。至於Sunny, 聽說他曾經為了救出被騷擾的Kary, 一個人打倒了整個酒吧的所有人不良少年。

即使絢香也沒法一人解決他們兩個吧, 而且我也不準她傷害言寄葉。

又回到那熟悉的病房。

「阿平...?」床上的Kary和Jarvis看到我道。

「你真係黎啊?!」Jarvis明顯是比較憤怒。

「琪琪已經同你地講過, 係咪?」

「唔好以為你呢條反骨仔搵個中間人黎講兩句我地就會信!」Jarvis向我扔來水杯, 我不擋不劈不接, 果然空中銀光一閃, 水杯分成兩半。

絢香收刀入鞘:「阿平, 冇事?」

「嗯, 冇事。」

「Ayaka小姐...?」Jarvis一呆。

「你地頭先聽到既錄音, 都係絢香同馬教授係病房中既對答, 你地眼中既聖人既目的只係殺死全人類,火箭順利上傳資料既同時, 人類既未來同過去都會同時消失, 佢要進行既係史上最終極既犯罪。」

特洛伊火箭---數千年後, 還是有用的一招。

按照計劃, 琪琪已經作為中間人送上偷聽器的錄音, 由二人自己親耳聽一次。他們的抗拒一定會比看到我來得少, 只要他們聽畢了整段錄音後----

「....我唔會信你, 楊子平。」Jarvis指指自己的傷腿。

果然是這樣嗎?

「咁講多一樣野你知, 不過你都差唔多估到....絢香就係襲擊你地既人, 受馬教授既指令。」

「Ayaka....係你...?」

絢香解下腰間的武士刀, 五體投地跪下,把頭貼著地板說:「兩位, 係我既錯, 的確係我襲擊左兩位, 請兩位任意處置。」

「絢香, 起身! 唔係你既錯!」我冷不勝防她有這一著, 連忙勸道。

「但...我....」

「......好, 咁我都黎。」我以她一模一樣的姿態跪下:「係我去偷取所有SSD,再利用你地運出, 雖然係馬教授利用左我, 但都算係我錯。」

「阿平, 你唔使....」

「....你地兩個都起身。」Jarvis道, 「阿平, 你一邊道歉,一邊推卸責任啊?」

我二話不說站起來:「咁你都知?!」

「你條友, 點會係真誠道歉....A..絢香..你介唔介意我咁叫你?阿平都係咁叫...」

「呃...無問題, 係我對唔住兩位。」

「......咁講, 錄音似乎係真既...」Jarvis終於接受了真相。

我硬拉絢香起來:「無錯, 火箭馬上就會發射, 只要火箭一運出大學既話就係我地輸。」

「...估唔到馬教授.....」

一時間還沒能接受嗎?

特別是和馬教授有一腿的Kary。

「事實就放係眼前, 我, 絢香, 你地, 通通都俾佢利用左, 我同絢香決定要阻止佢, 去補救自己既錯誤, 至於兩位點做, 就貴客自理。」

「.....我地...」

「.....阿平, 咁即係我地之前都誤會左你?」Kary道。

「你地都係被馬教授計算, 佢就係D咁既人。」

「咁我地要點幫你?」

「你地有呢個心就得, 仲有一個人我等緊。」

一個最重要的人。

一個可以逆轉所有的人。

棋盤上所有的棋子已經到達自己的位置上。

我, 絢香, Kary, Jarvis, 琪琪

馬教授, Sunny, 言寄葉, Zoe, 學生們,人工智能-Kitty. 

但是我們這邊還欠一人, 欠一個關鍵之人, 我們這邊的棋子之王-- 將軍的位置。

一陣腳步聲從遠至近走來, 時間是我和琪琪約定的時間。

「阿平, 到左。」

「露娜教授, 勞煩晒你。」

還是一如以往穿著正裝的露娜教授出現在房前, 她點點頭取出一片SSD, 正是那片因為我聽不懂西班牙文, 沒法偷去的乾淨SSD。

「你地講既野, 睇黎係真。」她望向絢香, 絢香也微微鞠躬回應。

「無錯, 」我接過SSD查看, 的確完好無損, 「今次要由我地呢班將死既人, 去拯救方舟上將會活落去既人。

咁講可能有D太過分, 但係守護人類既過去同人類既未來, 就靠晒呢間房入面既人。」

所有棋子就位。

來一決高下吧, 馬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