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穹頂, 出現了一顆不祥的凶星。詭異的星光在天空閃爍著, 紅非紅, 黃非黃的光暈細小卻吸引著我們的注意力。

「小行星...」琪琪看著凶星喃喃自語, 看來的確是那天說即將能用肉眼確認, 即將把一切毀滅的恐怖大王。

「琪琪, 專心!」

「...係!」

大燈打亮路上每一寸土地, 起重機正伸向火箭準備搬運。



先熄燈吧!

我抽出投石索, 高速迴旋石頭, 發出呼呼呼的破空之聲。

「Stella---!!」石子化成流星, 我心中暗叫由貝兒教授的謎之口號希望命中。

「噹~~!」正中目標!

「仆街, 中伏!」



但---石塊非但沒有打破燈泡, 反而擊中了燈泡前的鐵網發出轟然巨響!

「個邊! 」

「見到啦!」

完全中計了! 我習慣性的第一步不但沒有達到令現場陷入黑暗的效果, 反而被馬教授早計算到, 還用來當作警鐘!

學生們向我們跑來, 個個手執各種武器! 木棍, 鐵通, 流星錘.....



「走! 走! Plan B!」

「楊子平, 你地唔會成功!」Sunny在後方殺出!

被包圍了! 

「阿平! 俾指示我!」絢香擺出架式, 武士刀鋒同樣兇光閃爍。

格殺勿論嗎?

「阿平! 打到黎啦!」

學生....而且是被利用...

「..先斬武器...再斬腳! 製造傷者!」



「係!」

絢香揮舞如活過來的武士刀殺向學生, 琪琪手上帶著利刀的旗杆也如甦醒了一樣掃向學生!五招過後, 前排的武器通通被二人擊斷!銀芒包圍絢香閃動, 手上的刀遊走在人群中, 學生數量雖多, 但都是些書生, 更沒有實戰經驗, 一時間沒法傷到絢香半分!

「你班書蟲, 俾人利用都唔知啊?!」相反琪琪狠下殺手, 一桿挑掉為首一人的武器, 接著刺穿膝蓋, 拔槍連血帶杆揮向三個學生面門!後方學生見狀連忙撲上, 她不避不閃收回旗桿,以其撐地飛踢連轟那人胸口三腳!

「黎啊!」

「琪琪! 冷靜D!」

「.....係, 阿平。」

那邊可以擋住的!一定..一定可以!



「遠距離火力!」

「琪琪, 企我後面!」

只能相信二人了!

「哼, 果然對學生出手啊, 個個女人...」Sunny走向我們, 雖說只有一人, 但我倒覺得這邊才是最恐怖!

「露娜教授, 拜託晒你。」我遞出DEM BEAT用大聲公。

「當..當然!」

「大家, 我係露娜教授-----」

絢香用武士刀施展秘刀-燕返斬, 同時劈出三刀斬掉空中, 以逆向操作的吸塵機噴來的鐵支掩護琪琪。琪琪擲出長桿擊毀鐵支發射台, 然後拉動我交給她的琴弦收回, 避過幾支飛鐵再以旗桿橫掃地面絆跌三人!



「-------你地都誤會左我地, 事實上由頭到尾------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

嗄?!

現在所有燈光熄滅, 連大聲公也被強制關掉。一時間所有人竟然不知所措, 包括本來就想滅掉燈光的我們!

「壞左?」露娜教授拍動大聲公, 可是卻沒有半點反應。

「係EMP! 」

「我係雷姆教架屌你老母!」一名男學生被琪琪摔飛前說出一句話。

「EMP呀ON9! P 呀! 點會有電磁磁衝架仆街!」



「咁火箭咪...」

「大家冷靜-----」馬教授的聲音出現在空氣中, 「係楊子平一行人為左破壞火箭準備既陰謀, 但火箭同相關設備一早有電磁屏蔽同濾波儀保護, 請放心, 依加佢地已經無晒辦法, 請驅逐佢地保護人類最後希望!」

仆街, 他是看準了我們的大聲公! 還順便再陷害我們!

「大家!聽我----」露娜教授用自己聲帶大叫。

「馬教授好波!」

「聽我講....」

「馬教授我愛你!」

「.....大...家」露娜教授的聲音被淹沒。

還是不及馬教授的思路嗎?!

「哼, 結束呢場鬥劇啦, 楊子平。」Sunny瞪向我。

「.....絢香都係被馬教授利用, 佢無鐘意過你。」

「..我知。」

「......下?」

Sunny的面容變得扭曲起來, 用沙啞的聲音咆哮道:「我只係想睇Kary見到我同Ayaka調情個時個表情啫, 我一早知!!」

已經扭曲成對Kary的暴怒了嗎?!

「Sunny, 你聽我講...」Kary推著輪椅向前道, 「我同唔到你一齊, 但我真係珍惜----」

「收聲!」Sunny大喝一聲, 「已經太遲, Kary, 遲撚左十幾年啦!」

「.......」Kary低頭流下眼淚。

不能...我們不能和他打。

一早跟著三號訓練的琪琪和身懷日本劍術的絢香正以二人之力頑抗學生的包圍和種種準度不高但足夠煩人的遠程武器, 這邊的人就只有正面打架從來沒贏過的我, 坐著輪椅的Kary和Jarvis和正可憐地叫著, 卻沒有被聽到的露娜教授!

「睇住你望我地兩個既表情, 真係愉悅啊, Kary.」Sunny的憎恨和嫉妒全面爆發, 「終於發現自己走寶啦嘛? 八婆!」

「收聲啦死肥仔!」Jarvis看不過眼。

「哈, 綠帽俠, 你叫我收聲呀? 哈哈! Kary晚晚係圖書館天台俾馬教授屌閪個你仲係度ON99咁呀!」當然, 馬教授會和Sunny說出這事。

「.......Sunny, 我都有當你係朋友, 點解你要....」

當日那個老好人Sunny, 坐在一角沒人理會, 卻一直默默地幫大家完成各種工作, 只希望Kary能看自己一眼, 說出一聲道謝的他已經消失了。

Kary不是有心忽視他, 這點我知道, Kary也許也知道, 但Sunny卻不知道。 

Kary對Sunny的感情, 是內疚。

「朋友?! 綠帽俠, 你想笑撚死邊個呀!」

「......Sunny....咁你想點...」

Sunny緊握拳頭:「私怨我本來都唔想提, 今日我只係要殺死你地幾個, 保護方舟上既所有人。」

平靜的一句, 我卻感到正在咆哮的憤怒。

「Kary, 佢講既係咪真。」

「Jarvis, 你.....」我連忙出口打斷他的質問, 我可不想現在又有人要玩叛變!

「阿平, 呢D係我地三個之間既事。」Jarvis抽出伸縮拐杖, 用傷得稍輕的左腳支撐自己站起來. 「今日, 一定要有一個了斷。」

「你終於睇清呢個女人啦? Jarvis? 我只係未來既你!被Kary利用, 扔棄, 無視!呢個就係你地眼中既完美女神!!」Sunny全身都散發著殺氣, 發自內心的無形的怒火如要燒毀這星球上的一切似的!

「Kary, 你同馬教授...Sunny講既係咪真!」

Kary心如刀割的說道:「...........Jarvis...」

「係! 定唔係! 答我!」星星之火, 可以燎原。

憤怒是一種會擴散的情緒。

憎恨也是。

「嗚...嗚....」

「喊夠未呀! 答我呀! Kary!!」 Sunny的身影, 恍如重現在Jarvis身上, 扭曲的面容, 咆嘯的聲線, 爆發的憎恨。

「....係。」

完蛋了。

這是他們三個之間的事, 即使我手執那東西, 我現時也沒法插手。

「阿平! 一係撤退! 一係你俾我全力劈殺!」絢香向我叫道!

「唔得! 你...你地幫我拖多陣啦!」

「但...」

「絢香! 小心! 」琪琪一桿擊斷一人的腳, 使那菜刀劈不中分了心的絢香!

可惡! 我突然想起一點, 難道那三人的關係也是在馬教授的計算之內嗎?!

不..絕對是, 他的人的心計太可怕!從一開始他已經預見了這一手棋!

「...Kary....」Jarvis走到她身前。

「係我對唔住你, 但求下你...幫我阻止馬教授....」

「哈...哈哈哈!!」Sunny笑得最豪放就是這一次, 「你睇! 派完帽仲叫你幫!當你係工具人咁樣! 同對我一樣啊..哈哈...哈哈哈哈!!!」笑著, 卻有淚水滲出。

我恍若已看到馬教授勝利的笑容。

「要阻止, 你自己去。」吃力地站著的Jarvis向Kary說道, 然後---------

「嗯?」Sunny無法了解。

Jarvis轉身, 把Kary守護在自己的背後:「Sunny! 黎啊! 要傷害Kary就同我打過!!」

「.....你有病啊? Jarvis!」Sunny臉部青筋暴起, 「佢派帽俾你, 再利用你, 你準備連條命都俾埋佢?!」

「Sunny, 你有一點係錯....」

「....你想講乜。」

「愛佢, 係發自我既靈魂, 無論佢做過咩, 甚至佢死左都好, 我既初心都係唔會改變!」

「白痴啊你?」

「你只係自私, 你想得到回報, 你唔係鐘意Kary, 你只係連自己初心都忘記左既可憐毒撚!」

Jarvis的腳正在發痛, 支撐拐杖的手也在發抖! 可是他卻沒有移開半分。

三角悲劇的盡頭, 來到了這兒。

所有的前怨, 全面在這刻引爆。

「我一拳就可以打斷你喉嚨, 走開, 綠帽俠, 第一個要死既係個個女人。」

「.......絕對唔得。」

「咁我成全你!」

絢香給予的溫柔如借燃劑。從來沒有感覺到愛為何物, 不知道被人感謝, 被人珍惜, 被需要的Sunny接觸到這份有毒的溫柔後, 更知道了自己被拖欠十年的是甚麼。

愛, 化成恨和憤, 即將燃盡所有。

「Jar-----v--i---s!!!」 Sunny腳下加速, 怒火, 憤恨, 嫉妒, 自卑, 失落, 絕望, 通通凝聚於這一拳上! 青筋暴現, 威力如排山倒海, 毀天滅地的一拳向Jarvis咽喉轟然而至!!

「呼---」拳風吹動Jarvis的瀏海和衣領, 後方兵器的碰撞聲愈來愈近。

「.....你真係唔避開?」這份堅持連Sunny也微微吃驚, 被自己的憤怒吞噬的他, 不能明白這份心情吧。

「唔避。」拳頭停在他咽喉前五公分。

Jarvis閉眼領死。

老實說, 這一拳根本不用這樣遠的助跑和咆哮, 以Sunny的功架, 就這樣原地一拳Jarvis就會一命嗚呼, 那只是恐嚇。

可是Sunny要殺他的心, 絕對是真的。

「.......你!!!」

「等陣!!」我走到三人身邊, 當然我知道以我的力量沒可能阻住盛怒的Sunny.

「楊子平, 唔關你事!」

「嘛....我知, 我無諗住阻你殺佢。」

「定想由你開始先!」在他面前我們四人也是任他魚肉!

「阿平! 我黎幫你!」絢香抽刀向後!

「唔使! 幫我拖住佢地! 」

.....我一定是瘋了。

「Sunny, 認唔認得呢張紙。」我從暗袋中抽出一張從那晚開始已經收起紙條。

Kary問我是不是想和她那個的晚上。

我從她身上扒來的東西。

中秋滿月下, 女神許下的願望。

世界末日下, 青梅竹馬許下的遺願。

回想起吧, Sunny. 這是你的初心, 也是Kary的初心。

「中秋既...許願紙?咁又點啊?! 下?!」

我攤開被摺成心形, 粉紅色皺皺的手工紙。

「呢D字跡, 你無可能認唔出! 係咪!」必須要令他聽我說!

「係...係...Kary既字...」

「讀出黎!」

沒錯----

被Sunny痛恨著的存在, 又是他所愛, 又是他恨, 視作知己, 視作仇人的Kary, 於世界末日下許下的最後願望。「世界末日前, 我希望Sunny可以得到屬於佢既幸福, 搵到愛佢既人----Kary」

Sunny那一刻的臉, 是我見過最複雜的表情。由暴怒, 至憎恨, 漸漸轉成不解, 最後浮現的卻是滿足的笑容。

「我地每個人寫下既願望, 都係同自己有關。」我把粉紅色的紙放到他手心中, 「只有Kary, 只有Kary係佢最後一個願望中冇提到自己, 而係希望你可以得到幸福。」

「Kary..點解你要.......」

「佢一路同唔同人戀愛, 甚至...咩, 但只有你係佢心中係特別既存在, 因為佢唔想你同佢之間既關係會有改變, 佢雖然冇同你係一齊, 但佢最珍惜既就係你, 明未呀, 白痴!」

「........Kary, 真係..咁..?」

Kary微微點頭, 沒多說半句。的確, 這些事情由當事人自己說出口就沒意思了, 這次醜人就由我來當到底吧。

「如果你要殺佢兩個, 請繼續。」

可是Sunny卻垂下手:「......你地去啦。」

「嗯?」Jarvis不敢讓開。

「去阻止馬教授, 守護我地既過去同未來。」Sunny轉身離去,「我想一個人靜下。」

「Sunny...」Kary叫他的名字。大概在她眼中, 那個兒時的玩伴終於回來了吧。

「唔好死, Kary。」他回頭溫柔地一笑, 然後看著我說, 「阿平, 多謝你, 不過即使你前方就係地獄, 叫你唔好去大概都係無可能?」

「嗯, 我絕對要救出言寄葉。」

「......做好覺悟啦, 楊子平。」

喂, 別嚇我啊喂?!

Sunny抬頭看看那即將毀滅地球的凶星:「真係好靚...」, 然後開步默默地消失在我們的視野中。

我習慣性的抬手看錶, 才發現智能手錶上只有兩行字。

[....再初始化完成]

[執行程序:虛構人格 架空靈魂]

大概這兩條通知傳送到這邊後, EMP就把這手錶破壞掉吧。我沒有時間去深究這兩行字的意思, 不斷湧上的學生已經把琪琪和絢香逼到這邊!!

「阿平! 撐唔住啦!」

「咁唔使撐!」我拉動Jarvis和Kary輪椅上的機關, 所有滅火筒的安全針通通被拔去!

我對著Jarvis吼道:「你既機關最好有用啊!」

「放心, 我GPA成3.8架!」

所以是很高分的意思?!

Jarvis和Kary拉動機關, 所有滅火桶爆出白煙!

「你地走, 我掩護佢兩個撤退!」絢香說道!

「...小心D, 絢香!」白煙間隔我們之間的視野, 失去照明的道路被加上重重煙霧, 一時間我們的身影消失在彼此之間!

雖然看不到, 但我們都知道接下來的行動!

切斷有毒SSD, 斬殺馬教授, 救出言寄葉, 重新安裝乾淨的火箭主系統!

果然我, 琪琪, 露娜教授都衝出煙團奔向圖書館大樓!

言寄葉, 一定要平安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