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進入圖書館大樓的我們三人馬上發現了目標, 在書海的最深深處, 一部手提電腦正在發亮,在旁邊就有幾塊類似壁布板的東西圍成「凹」字, 相信就是所謂的電磁屏幕, 用作防禦EMP攻擊!

「個邊!」

「唔好!」我拉住向前沖的琪琪,「馬教授一定會用黎做部機黎做誘餌引我地過去!」

「但係, 我地一定要埋去先得架!」

「回答錯誤, 楊子平。」



重重書架的盡頭, 一個天才的身影從黑暗中現身:「呢個, 並唔係誘餌。」

「馬教授!」

「喲, 露娜, [email protected]#$%^&*()_」

露娜教授激動的用西班牙語說:「#$%^&*(」

「@#$%^&*」



喂, 給我考慮一下一文一語也讀不來的人的感受啊!

「佢話, 我地已經遲左。」露娜教授頹然說道。

「下?!」

馬教授微笑道:「唔記得左兩位都係廢物添, 我既系統已經安裝完成, 換句話講---」

「砰! 砰! 」他掏出手槍向電腦開火, 馬上火花閃爍, 玻璃, 金屬, 塑料的碎片四處爆散! 兩槍過後, 電腦被轟飛至地上, 屏幕和機身都被開了兩個大洞, 冒出淡淡白煙。



「......馬教授, 你咁做唔會阻止到你個女既悲劇!已經係過去架啦!」琪琪向他叫道。

「哼, 東條絢香.....你地已經乜野都知道晒?」

「...係。」

「咁你地都唔明, 我先係岩既一方?! 納粹主義, 優生學, 共產主義, 各種邪教, 各種學說......人類歷史長河之中, 幾多人俾佢地害死?! 我個女係其中一個! 但絕對唔係最後一個!」

「.....但....」琪琪想反駁, 卻沒法找到半個字。

我頭腦不是特別好那些, 面對這番論述也沒能回話, 只能以眼神向露娜教授求助。

「馬教授, 你咁係強行剝奪佢地選擇既自由, 咁係文化浩劫!」

「父母會唔會話剝奪仔女入黑社會既自由? 露娜教授, 你得咁既水平?」



「......我....」完了, 我們說不過他!

羅醫生的說話一直留在我腦海中, 作為他的朋友, 馬教授恐怕也是有他的理想和主張。他們二人都是我所恨的人, 但羅醫生當年的理論, 我到現在也沒法完全否定。而且我還不可救藥地按他的理論發展中: 愈接近末日, 愈不捨, 愈痛苦。

馬教授...是對? 還是....不, 一定要阻止他!

不...有一個問題。

對了, 馬教授有一個巨大的矛盾!

「馬教授, 我有一個提問。」

「講, 楊子平, 作為一個老師, 回答廢物既提問係我既使命。」



「你既電腦病毒, 係抹消方舟上既所有舊地球紀錄, 係咪? 所以新天地中, 唔會俾呢D有毒思想污染。」

「係, 而你班廢物根本唔明咁做有幾咁重要, 星之曙光計劃有幾咁白痴。」

「新天地....你知唔知道根本唔會有所天地?!」我大喝一聲!

「你講乜。」

老天啊!

這傢伙不知道! 他單純的以為電腦病毒只會抹去資料和數據!

「馬教授, 你既病毒...係咪會自我進化既類型?」

自我進化程式是末日下公佈的黑科技之一, 在浩瀚的宇宙中, 受肉體限制的人類沒有生存的機會, 只有能在一年內完成人腦千萬年演化的人工智能才是我們的救世主。



但這傢伙, 用來製作病毒!

「無錯, 新世代帶有人工智能既超級病毒, 為左繞過方舟上系統既防火牆, 會自我進化去超越敵人, 由我所製作,電腦史上最強既病毒: FM病毒 Flood Myth (滅世洪水). 」

聖經中淨世的大洪水, 這傢伙已經自大到以神明自居了嗎?

雖說他做的事和舊約中的神明的確沒甚麼分別。看不順眼地上一切, 放出大災難殲滅一切。

但這次, 不會有挪亞。

「停左佢, 馬教授, 你今次錯左!」

「我錯?! 憑你條廢物話我錯?!」



「沙盒模擬過, 你既FM病毒會進化至你想像到既地步! 佢唔止破壞所有數據, 更會毀滅方舟既主系統, 並由方舟網絡擴散開去! 最終令所有方舟毀滅, 全人類滅亡!」

「你為左阻我都幾吹得, 楊子平。」馬教授摘下眼鏡抹一抹, 「你就繼續吹。」

「我係講真! 唔會有新天地! 方舟上既人類因為你會通通死係太空中! 你就係滅絕人類既兇手!」

「我唔會錯!」馬教授拍枱大吼, 「發神經! 根本就係駁唔到我就係度胡說八道!」

「馬教授! 你今次真係錯左! 收手啦! 所有方舟都會停擺!」露娜教授幫口說道。

「我唔會錯, 你地呢班廢物, 為左令個D有毒既思想傳播係度亂講, 我點會錯! 無錯!一直以黎都唔係我既錯! Erica, 個個女人叛逆我...都唔係我既錯!」

這傢伙, 已經瘋了!

「琪琪, 準備好?」

「嗯!」

廢話少講,我身影恍動, 消失在他視野內。

「哼, 就知你班低等生物無辦法理解我先係岩!」

我移到書櫃間, 用腳撐著柱子, 背靠書櫃, 全身發勁往前推! 同一時間琪琪也是如此, 但略顯吃力, 露娜教授連忙幫忙發力推!

「咚--」

「咚---」

「咚-----」

層層書架在這邊的第一排倒下後, 如骨牌一樣向馬教授方向崩塌, 書海中好像捲起巨浪似的往馬教授殺去! 當然只靠倒下的書架我們沒可能打敗能一人擊倒所有暴走族的馬教授, 但是現在他不但看不到我們, 還聽不到我們!

巨大的書架一個接一個緩緩倒下, 層層壓向馬教授, 我和琪琪穿梭於書架的「浪」間向馬教授逼進!

偷襲! 背刺! 現在是對我有利的場合!

一定可---

「砰!」

「嗚...」

「琪琪!」

沒想到他主動沖入倒塌的書架間襲擊琪琪, 還只是一招就擊飛了她!

「咳...咳...」

完了! 書架壓到她那行了!

馬教授冷笑一聲挪開, 眼見琪琪頭上的書架就要倒下!

「捉實我!」我被逼現身,以低姿態滑行穿過正在傾倒的書架拖起琪琪!

「寄葉, 到你。」

甚麼?!

「砰!」

一下側踢不知道從那邊轟來!我去勢未定,只能順勢摔出避開!結果才發現身後已經是隔開圖書館室內和外面平台的落地玻璃!

不可以撞上!

我摟著琪琪伸出帶著虎指的拳頭, 砸向玻璃!

「砰--嘩啦」玻璃粉碎成千萬閃亮星塵, 連同我們一起摔出外面草地!我感到自己背脊碾過無數玻璃粒, 天地在視野中不斷旋轉, 不知滾出了多久才停下!

「琪琪! 琪琪! 」

「我無事..咳....」

「起身! 又黎啊啊啊---!!」我連忙和琪琪分開, 言寄葉伴著殺氣馬上從二人之間飛過!接著回身向我面門踢出一下高踢!

「砰!」命中!

「仆街, 話左唔好打臉....」

我痛苦地掩臉倒下, 鼻血又流了一地!

「阿平!」琪琪抽出背上的旗桿向言寄葉殺來!

「胡巧將懂句(唔好傷到佢)!」

「阿平你UP乜呀!」琪琪的旗桿攻擊范圍比用腿功的言寄葉更長, 但言寄葉的速度更快殺著更狠, 一時間二人難分勝負!

「你女神既末日就係咁, 楊子平。」馬教授走到我面前, 智慧卻變得邪惡的視線從金絲眼鏡後射出, 居高臨下的俯視地上流著鼻血的我。

糟了, 視力也開始......

「望下啦, 好好欣賞女神既英姿。」

言寄葉的情況, 更糟了。上一次她還能說話, 認得我是楊子平, 可是現在的她只會發出一些低吟或咆哮聲,雙眼血絲暴現, 身上也著一些不知是誰的血痕。雙眼眼窩深陷的她帶著瘦了不少的身驅以不同腳法踢向打扮和她甚為相似的琪琪, 但理智卻沒有消失, 甚至由以不同技法化解著琪琪的攻擊, 甚至咬牙切齒到咬穿了自己的嘴唇!

「寄...寄葉....」我欲哭無淚。

如果那時我選擇去救她, 會變成這樣嗎?

如果我當初不會她來這兒, 會變成這樣嗎?

當天的那個動人又帶點傲氣的言寄葉, 是那.....那隻野獸?

「吼啊!」言寄葉繼續攻向琪琪!

「哈....楊子平, 我就係想睇你呢個表情...」

「馬教授...!!」

「依加你地己經阻止唔到病毒寫入到系統中, 火箭個邊得兩個坐輪椅既同絢香個叛徒, 亦唔會阻止到, 言寄葉注射洗腦針一定會有後遺症,你地已經輸晒.....」馬教授攤開手, 「我已經勝利左, 你係度殺左我都冇用, 並無任何意義。」

我用衣服抹掉手上的鼻血:「我絕對要殺左你。」

「哼, 無意義既野都要做?先唔講你做唔做到。」

「無意義都要去做, 正係我一直以黎做緊既野啊!!」我扔掉全是血的外套, 以生平最大的憤怒向馬教授咆嘯!

「不愧係赤柱既英雄, 好, 我就黎幫你解脫!」

.......沒有陰影, 沒有吸引注意力的東西, 沒有幫手, 沒有掩護, 只有正面對決。

師傅那時是怎樣說著?

「我已經再無野可以教你。」

馬教授一擊就打倒了琪琪。

「但即使你用晒所有技術, 但只偷到世界上99%既野。」

馬教授一人打倒了所有暴走族。

「因為即使再勁既神偷, 都會遇上要正面打倒敵人既時候, 先偷到最後個1%。」

一門三傑之首, 英式一流名校的神話, 英國同學稱為萬能之人。

「所以, 呢招係我教你最後既絕招, 為左無法避免要正面對決時先用既絕招。」

那時在圖書館大館我打算對Sunny使用的絕招, 最後因為言寄葉和Kary的阻撓而收回。

這次, 恐怕不能了。

「來黎, 楊子平!!」

馬教授身影一閃----

然後出現在我面前!

「砰!」我舉起雙臂格擋, 沒想到只是虛招!他在擊中我前一秒變招, 下勾拳從胸前雙臂空隙穿出轟向下巴!

「嗚啊!」我仰身避開, 感到拳風從鼻尖刷過! 

「唔錯啊! 楊子平! 文雀既反射速度!」前招未老, 他就運起馬步轟然推出一掌! 我被重重擊中, 整個人飛身向後撞到石屎欄河上!後方就是萬丈深淵了!

「哈!! 哈哈!! 到此為止啦, 賊仔!」手刀從天降!

「屌!」我背上疼痛未散, 但只能忍痛避過!

不行, 未達到使出那招的條件!

「啪啦!」

這瘋子, 竟然空手劈掉了一角欄河!

「連一招都接唔到啊, 楊子平!」

拳風呼呼而至, 馬教授招招殺著, 我光是迴避已經用盡了全身氣力和精神!爬, 摔, 滾, 卸, 間中一下硬接, 使出了混身解數的我也只令處於下風! 迴避! 迴避! 迴避!

但正所謂久守必失!

「噗!」一拳結結實實打中了我的小腹, 全身痛覺神經好像爆炸似的, 我彎腰倒地吐出黃膽水。

「咳...咳...!!嗚..」

「你好努力, 楊子平, 但將勤補拙只係一個笑話。」

差不多了嗎?

我也很累了。

「我會施予你最後既仁慈。」馬教授踢我向外滾出幾步, 明明是逃跑的好機會, 但我只能張開口鼻向天,看著那準備滅絕地球的凶星, 希望能吸多一兩口氣。

「言寄葉, 了結佢。」

「噹!」言寄葉以護腿重重格下琪琪的一擊, 然後轉身向我撲來!琪琪看準她的去勢, 撕出旗桿!但這一下怎能擊中黑化後暴走的言寄葉, 只見她輕輕一側就踢開了長槍, 將其深深踢到石屎欄河中!

.....原來是這樣嗎?

「楊....胡吼!」她一膝跪到我胸前, 我感到那時的傷口已經再次裂開!

「寄葉....」我看到她正在流淚, 但一拳又一拳的打在我面上。

可是最痛的不是我的肉體。

「啊! 啊--! 吼啊!!」已經連最後的理智已經失去了嗎?

那些血到底是...是自己抓成的嗎?那是她意識上掙扎的痕跡!我恍如聽到她殘心裂肺的慘叫!

可惡...是我害得她這樣....

「琪琪! 依加!」

琪琪躍起旋體, 拉動手上連著旗桿的弦線!長槍飛回她看手中, 弦線縛著正位於旗桿和琪琪之間言寄葉的手腳! 

「啊!! 嗚啊!! 放...啊!!!」

言寄葉如被捉著走獸的掙扎, 結果弦線深陷她的血肉之中!

「寄葉! 唔好掙扎啊!」

「呀!! 痛..嗚!!!」

「垃圾。」馬教授向言寄葉和琪琪衝去!

不行, 我......可惡, 給我動起來啊----!!

我內心吶喊咆哮, 強行忍痛站起沖向言寄葉! 絕--對--不--會--讓--給--你!

一道銀光從遠方飛至!

「噹!」武士刀從馬教授眼前飛過, 連他的瀏海也削掉了幾根髮絲!就是這一下令他止住了去勢!搶前了的我趕到言寄葉身前, 握起手刀對準她的太陽穴叩上去!

馬上她整個人為之一震, 然後合上雙眼軟癱在地上。

「寄葉..寄葉...」我輕輕抱住她, 「無事啦..我係度, 我係度...」

「東條絢香!」馬教授怒喝一聲, 怒目如雷盯上直來支援的絢香---

和---

「點解...」

Sunny脫下一直穿著的大衣, 雙手磨拳擦掌的走向馬教授。

琪琪見狀, 也一個閃步拔出地上的刀, 帶著旗桿走向二人身邊。

「唔該你, 琪琪。」絢香接過武士刀。

「嗯。」琪琪似乎心情不太好。

「兩個叛徒, 加隻齊老大既走狗, 可以做到D咩。佢兩個我都明, Sunny, 我以為你係個聰明人。」

Sunny從容地說:「啊, 我都以為係。點知Kary用輪椅追上黎叫我黎幫阿平拖, 我又衰心軟, 我啊, 次次話以後唔做佢工具人, 點知佢一喊我又自動投降。」

「咁抵你做一世工具人。」

「我已經睇化左, 馬教授, 係時候到你放下。」

「放下?!」馬教授冷笑一聲, 「我有咩要放下, 我放下既話, 邊個去保護個D搵到新天地既人類?!」

「阿平, 我地三個大概都唔夠佢打, 你好好安置好寄葉!」Sunny向我認真的說道。

「....多謝你地!」我抱起寄葉走到花園平台的角落, 我探她鼻息, 脈搏, 除了脈搏跳得略快外沒有甚麼大問題!沒事的, 一定沒事的!我才一動身, 後方三人就和馬教授打起了上來, 我本以為有Sunny, 琪琪, 絢香三個高手同時襲去, 戰鬥會在一瞬間解決!但沒想到, 馬教授竟然和三人勢均力敵!

拳來腳往, 刀光槍影, 馬教授穿梭在三人之間, 一時以拳頭和Sunny相抵互擊, 一時拍刀背卸開武士刀, 一時交疊雙臂接下旗桿的橫掃, 甚至看穿他們的走位, 以一人的兵器牽制另一人的攻擊, 同時避過第三人的來襲!

你呂布啊?!大概許少傑也只能和他打個平手了!

「......我...」我旁邊的言寄葉緩緩醒來。

「寄葉, 唔好郁, 我唔可以解開你住。」我抱住她, 感受她每一吋肌膚, 回來了...我那個心愛的女孩, 終於回來了..

那時, 我是如此的樂觀。

「但......」她一臉迷茫。

「放心, 我會了結呢一切。」

「你...」

「好好係度等我, 好唔好?」我吻到她的額頭上, 「就好似之前咁。係我對你唔住。」

「嗯...」沒事的, 她已經沒事了。

那麼----

「哈!」馬教授一腳掃堂腿逼退三人, 然後瞪向擋在言寄葉前方的我!

必殺秘拳---

我擺出架式。

「楊子平!」

來吧---

「爸爸!!」

一把聲音突然出現在大氣之中。

「爸爸.....爸爸....你係邊呀....」

這..這是誰的聲音?不, 認不出!

但是一看絢香和馬教授的反應, 我就知道了答案:這是Erica的聲音。

「Erica...」馬教授站在原地, 好像看到甚麼恐怖的東西狼狽的緩緩後退, 又高舉雙手好像想捉住空中甚麼不存在的東西。

「爸爸...我係度呀, 呢度好黑...爸爸...」

「Erica!! 你..你係Erica?!」

馬教授那個死去的女兒, 突然在大氣中復活了過來。

「爸爸...點解你唔黎搵我...我好驚...」

那是不可能的, 絢香可是親眼看著她斷氣, 所以她絕不可能現在出現於這兒!

馬教授也望向電腦的那邊, 這時我才發現電貓的桌子旁有著一支麥克風, 恐怕就是馬教授一直以來用作廣播的位置。Erica的聲音是從擴音器中傳出的, 那麼麥克風前應該-------

當然, 那兒是空無一人。

「Erica, 你係邊! 我黎搵你! 我黎搵你!」

然後, 似乎我是第一個回復正常的人。因為在場只有我一個曾經聽到過不存在之人的聲音, 聽到了應該在方舟上之人的聲音。

「馬教授, 我地之間仲未完!」

「你地走開!」

Sunny, 絢香, 琪琪三人自然不會放過大受影響的馬教授, 馬上又向他攻去! 可是馬教授根本無心戀戰, 戰鬥力因為Erica不斷在叫喚而下滑, 各種傷勢馬上出現於馬教授身上, 雖說不是致命傷但是他的動作已經遲鈍了起來!

「咪煩我! 我要搵我個女!」

「爸爸..停手...好痛..火...有火燒我...」

「Erica!!」

他的步法, 拳架已經崩潰! 馬教授所做的一切都可以說是因為女兒Erica的死而起, 現在他根本發揮不出正常水準!

「救我....爸爸..唔好打佢地..黎救我..好大火..嗚嗚....」

真是驚人的智能, 完全針對著他的痛苦回憶來發言。

累積的傷害疊加到馬教授身上,而且年老的身體已經撐不下去--還是說他根本不想撐?他的技術, 爆發力, 力量, 速度,經驗 通通都遠超在場所有人, 可是耐力卻不如我們強, 加上精神受到干擾, 現在的他---

--能被打倒!

「同我--死開--!!」馬教授一口氣舒開雙臂, 雙腳迴身飛踢再次逼退三人, 然後向外面跑去!

「馬教授!」我攔於他面前, 「到此為止!」

「楊子平, 我唔想理你地, 你地要拯救世界就去, 我只要見返我個女!」

這太殘忍了, 但我不這樣做不行。

「唔得, 今晚你要死係度。」

「憑你就想阻我?!阻我見我個女?!」

馬教授由急燥變成暴怒, 向我襲來!我看準那因情緒而變得笨拙的拳路----

「平仔, 絕招發動條件有三個。」師傅的聲音在腦中響起。

「砰!」我重重被打中飛身摔開。

「第一, 敵人只有一個。」

「哈哈....楊子平...講就兇狠, 做就碌撚呀!」學者的氣息已蕩然無存。

「第二, 敵人要係一個高手。」

我爬起來, 打算再阻他離開平台花園。不行, 一但他離開了這兒就再沒有機會阻止他, 他大可以逃到深圳, 澳門再散佈FM病毒!必須就要在這兒打他打倒!

「楊子平, 你讓開俾我去搵女, 我可以唔殺你!」

「今晚要死既人, 係你!!」

回想起來--!!

言寄葉的慘狀! 齊姑娘的受傷! Kary, Jarvis的遭遇! 阿May的死! 絢香被利用! Sunny的感情被他視為棋子! 向所有教授下毒! 利用我! 這些罪狀通通都因他而起! 傷害了所有人, 利用了所有人, 只為了自己的所謂理想, 只為了自己過去那些已經永遠再沒法補救的錯誤.......

.....絕對不能原諒!

「最後一個條件, 敵人已經覺得你無辦法還手。」

馬教授撕掉自己的上衣, 露出鋼鐵傷痕累累般的肌肉向我步來:「咁我唔差在殺多你一個。」

「咳...咳.....」剛摔開的我又再次站起來, 因為, 我必須要站著!

即使末日, 我也要在這兒把你殺掉, 不為正義, 不為人類, 不為自己, 只是因為---

你, 是錯的!

馬教授目露兇光, 舉起鐵拳向我撲來, 即使受了不少傷, 但是我也能感到中了這一拳絕對會死!

「楊子平! 」

「我既名係楊子平!」

第一步, 做出對方不解的舉動或發言。

「係即將打敗你, 最弱既人!」

「爸爸....黎救我....求下你...好黑..身上..有火...」

「哈! 避啦! 避啦! 」他空揮兩拳, 但都被我在千鈞一髮間避開。

第二步, 全力迴避,令對方使為你不會還手。

「依加就算係我個女都唔會阻到我殺你! 我殺左你就可以..就可以見返佢!好呀! 好呀!!」

最後一步---

馬教授躍到空中, 高大的黑影阻擋著天上星河, 雙目噴出兇光, 每一個細胞都好像要取我性命! 這一擊無論力道, 時機, 勢頭都是完美!沒法迴避! 沒法格擋! 

但是, 正中我下懷!!

必殺--!

我向他殺氣騰騰的拳頭揮出冷不勝防的揮出左臂! 

「噠!」在左手廢掉前, 於他眼前打一下響指!

馬上他的拳頭痛擊手骨, 我甚至已經聽到骨頭碎掉的聲音!左手瞬間就如我計劃一樣被廢掉!只不過這是我預期之內, 即使左手被廢, 可是----

還--未--完--!!

「嘿--啊!!」

「轟隆--!砰!」

我咆嘯一聲發勁, 轟出凝聚了全身力道的右臂!集結了全身力量, 勁道從腳底貫穿全身從右手朝天轟出, 重擊心臟, 接著拳勢一滑再向咽喉和下巴襲去!

無法反擊的人, 突然向自己最大力道的攻擊手揮出手臂--那麼一定會以為能得手! 然後鬆懈的一秒注意力再被近距離內的響指奪去!

秘拳- 藏吋式!

安息吧!

馬教授從空中轟然倒地, 心臟咽喉兩大要害都受了重擊的他頭側著地發出沉實的「咚」一聲。

「平!」

「阿平!」

.........得手了!

「平仔, 記住, 呢一招只可以用一次, 完全放棄既左手可能會發生任何事, 甚至被斬斷, 唔去到最後關頭千其唔好用。」

還好, 只是手骨斷了, 左臂還黏在臂膊上。

「嗚...」馬教授於地上痛苦地掙扎, 但不但沒法呼吸, 而且頭昏腦脹, 胸悶劇痛, 根本沒法站起來。

「絢香, 俾刀我。」

我接過絢香交給我的武士刀, 刀鋒對準他的頸。

只要刺穿那兒的話, 就完結了。

「Erica.....」他氣若遊絲的叫著女兒的名字。

不過--

我放下手上的刀:「Kitty! 夠啦!」

「.....哥哥, 玩踢爆架!」由我妹妹開發的人工智能Kitty終於放棄使用Erica的聲線發言, 轉回我妹妹的聲音。

「師姐把聲?」有學生認出了。

「大家好, 我係Kitty, 係火箭上既人工智能,岩岩既係我自我進化出既功能 "虛構人架 架空靈魂", 只要俾目標既相, 影片, 錄音我, 我就可以活靈活現咁重現任何人格喲~所以~~」

「夠啦! Kitty! 咪玩!」

老實說, 這樣的功能叫我心中發寒。

這是十分恐怖的能力。

「係..哥哥..」

「馬教授, 剛剛既Erica, 只係你既泡影之夢。」我重新舉起武士刀, 「你可以安心去見佢, 係陰間。」

「Erica....Erica....」

「阿平, 停手。」熟悉的聲音在我背後響起, 「今次都辛苦你。但始終, 佢係我朋友。」

我回頭一看, 那個男人出現在重新亮起的大光燈前, 背著光的他身上的外套被秋風吹起添了幾分神秘, 可是這身影我一生都不會忘記---

「齊老大....」

「哼, 死仔, 差D就黎遲半步。馬教授, 咁多年後終於我地又見面啦。」

「阿齊..嘿..原來係你..哈哈....」他好像想通了甚麼似的。

我從馬教授身上下來, 把武士刀交還給絢香。她看地上的馬教授欲言又止, 但還是把武士刀收回鞘中跟我離開。

接下來可以交給齊老大, 這人雖說令人捉摸不定, 不擇手段, 但是絕對是個好人。

「阿平...你隻手....」

「嗯, 今次唔使你幫我托骹啦, 恐怕一個月內都郁唔到, 今次大獲呀,絢香。」

「係。如果左手郁唔到而你有需要既話..我..我....我可以....」她害羞的說道。

誤會了, 完全誤會了!

Kary, Jarvis, 露娜教授也出現在平台花園, 其中前兩者和Sunny之間的表情尷尬得不行, 不過他們會處理好的--那份最後的感情。至於露娜教授取出乾淨的SSD, 接到她自己的電腦上。

「主系統程式檔確認,驗證成功, 重新安裝初始化完成,開始覆寫程序, 多謝你, 露娜教授。-- 星之曙光計劃, 重新啟動。」

結束了--嗎?

我走到言寄葉身邊, 她的情況轉好, 清醒了不少, 看起來已經再沒有暴走的情況。

「行唔行到?」

「嗯..」

我解開纏在她身上的琴弦, 鋼絲在她掙扎時陷入了皮肉, 現在解開時她也微微吃痛。

「寄葉, 無事啦, 我地贏左。」我把她擁入懷中。

那時我只以為洗腦針的效力剛剛退去, 她比較呆滯是正常的表現。

可是我是錯的。

馬教授說過, 羅醫生也說過, 只要是藥就一定會有副作用, 甚至後遺症。以貝兒的超級禁藥為例, 巨大的力量和速度, 代價就是心率失控, 所要在注射後一定時間就要再注射鎮靜劑, 坐下休息。羅醫生就是因為被我扒走了鎮靜劑後, 心率暴走而死。

而洗腦針的副作用就是那時言寄葉的理智衰失吧.....我天真的以為。

「寄葉, 你覺得身體點?」

「我...我....」她一臉為難。

「做咩? 係咪有邊度唔舒服?我聽朝就同你返WIN搵齊姑娘同醫生....」

「唔係..唔岩。」言寄葉眼神飄忽, 好像沒有了焦點似的望向我, 盡是無助。

「咁..咁做咩?」我憂心忡忡的問道。

「.....你係邊個?」言寄葉輕輕推開我, 不安的看著我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