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距離世界末日:77天。

「執齊野啦嘛?」

「嗯!」

我鎖上大門, 和三人下樓。

然後, 遇上了他。



「恭喜兩位新婚。」身著整齊晚裝的男人向我們深鞠躬, 「楊子平先生, 言寄葉小姐。同埋恭喜芷莉-勒菲弗爾小妹妹有新既父母。」

一聽到眼前的小白臉似的男人說穿我們的名字, 甚至小莉鮮為人知的全名, 絢香馬上警覺起來, 瞬間抽出武士刀指向他的咽喉, 寒光閃閃的刀鋒直指其喉嚨:「你係咩人!」

「冷靜少少, 東條小姐。」男人完全沒有懼色, 「我代號係偵探, 係你地既朋友, 係咪呀, 阿平。」

「........絢香, 我識佢, 話說你唔係死左架咩!」我輕輕推開武士刀, 擋在三人和偵探的前面。

「我又唔係第一次假死, 嘻嘻。」這傢伙的那令人嘔心的作狀笑容完全沒變, 「而且, 即將死既係你地四位。」偵探的笑著, 打響一下響指, 馬上一直在潛伏的晚裝男女從四圍走出來。



「寄葉, 阿平, 走! 呢度....」

「東條小姐, 我咪講左, 我係朋友, 呢班人係黎保護四位。嘛, 雖然主要保護既人, 係我, 哈哈!」

絢香後腦出現幾個雷射瞄準的紅點。

「絢香, 佢的確唔係壞人, 唔使斬, 不過都唔係咩好人就係。」

「哎喲, 好傷心呀好傷心!」偵探娘娘腔的扭動身體, 「枉我黎救你地~~」



「...偵探, 你想點。」

「我黎係邀請你地接受保護, 時間有限, 請唔好返WIN, 我地要去既地方係中史圖書館。」

中央圖書館....就是那個肥貓和齊老大都說過不要接近的地方。

恐怕, 真的有事情在發生。

可是, 面前這矮小男人絕不是甚麼值得信賴的人, 如果說齊老大是奸雄的話, 這傢伙就絕對是個小人君子, 齊老大用上不正當的手法也至少為了自己的正義, 但這個名為偵探的人陷害你時可以完全只是為了有趣, 也許他也有自己的宗旨, 但這人絕對是我看不透和討厭的類型。

「你唔講清楚件事, 我地邊度都唔會去。」

「我咪講左囉, 文雀, 我係黎救你地, 如果唔係我地, 即將死既就係四位。」

「點解我要信你, 你又唔係未出賣過我。」



偵探大笑道:「但我都救過你Wor!」

「.....你到底玩緊咩把戲。」

「果然啊, 阿平, 你對住外人同對住自己人真係兩個樣, 你睇你Cool到~~」

「都係個句, 偵探。」我把頭貼到他面前, 「講清件事, 我地先會走。」

「唉唉唉, 呢個時勢要救人都唔係咁易啊。仲要求人俾我救。好, 簡單黎講, 有人要殺你地四個, 係咁。」

「你講我就信?」我瞪住他的雙眼。

「你大可以試下留係度多半個鐘, 文雀。」他收起嘻皮笑臉,「只不過我倒想睇下你後面三個女人既命, 你敢唔敢賭埋佢。」



「你大我?」

「我係黎救你。」

.........我一個人的話, 半小時我能逃到天涯海角, 始終逃跑是我其中一個強項。

但是加上寄葉, 小莉, 絢香的話。

仆街, 就說了我最恨這傢伙!

「睇黎有決定。」

「行。」我冷冷扔下一字, 牽著小莉和寄葉。

「哈~~咪又係要受我Offer! 行啦喂!」偵探一揚手, 他的手下馬上收起槍械。,一行十人左右緩緩穿過建築物向東面的中央圖書館出發。



「有咁既火力, 我地大可以係度等攻黎既人反殺。」絢香看看那些人的手上的武器, 和漂亮的晚禮服格格不入的鋼鐵和機油, 閃爍著陣陣殺氣。

「東條小姐講得岩, 如果小莉唔係度既話, 的確係一個辦法, 但有兩點你未考慮到。第一, 呢班人根本唔識用槍, 你睇佢地既手臂肌肉量, 膚色同持槍姿勢就知呢班人根本唔識武裝衝突, 第二, 我地根本唔知道來襲者既人數, 裝備, 人地有心裝我地無心, 絕對會處於下風。」

換句話說, 小莉在這兒是一個重要因素。

「呵呵, 你都有唔知既野?」

「嘛, 我就係個偵探, 又唔係無所不知既活女神。」說罷, 他用眼尾望向小莉。

「阿平, 到底係咩人黎....」我的新婚妻子寄葉哄到我耳邊問道, 可是卻被偵探聽到了, 這傢伙有一個大毛病, 就是喜歡解釋! 他的說法是解釋給你們這群笨蛋聽能帶給他優越感! 

「楊太呀楊太, 你地真係以為你好了解你老公?」



「咪亂up廿四!」我怒喝一聲。

「嘛, 404末日小隊既事唔算係咩唔光彩既事啦, 嘻嘻, 好懷念啊~~同阿平一齊作戰既日子~~」

「阿平, 佢講緊咩!」寄葉向我逼供。

「404末日小隊就..呃...係一個小隊...」我眼神亂飄。

「你已經知道佢最早係文雀, 之後被齊老大推左去做線人, 即係警方既商業間諜, 咁佢有冇同過你講末日最開始既時候佢係做咩?」

寄葉為之一諤, 因為偵探一下子就說中了她認知中的盲點。

「阿平, 你係咪有野暪住我?」

「啊, 轉呢邊。」偵探指指路口, 「楊太, 佢唔係有野暪你, 佢只係習慣左唔同人分享自己既過去, 當然, 除非佢想引人講自己既過去出黎, 係咪呀, 東條小姐。」

「我..你點會知...」

這一句正中偵探喜歡炫耀的的性格:「其實我都係推理啦, 阿平佢....」

「收--聲--!!」寄葉怒喝一聲, 在新婚的第二天早上向我咆哮。

「係..」偵探也被她的罵聲一線震懾, 閉上嘴巴。

「楊子平, 到底咩係404末日小隊, 末日後, 識我前, 你係做緊咩!」

「攝攝攝攝影師啊!」我指指臂上的GoPro鏡頭。

「嘿嘿。」偵探擺出一副譏諷的表情冷笑一聲。

「阿平! 我問你最後....」

我舉手投降:「好啦!! 唉! 講啦! 404末日小隊! 包括呢條二打六, 我, 同其他人!」

小莉低聲問絢香:「絢香姐姐, 咩叫二打六...」

絢香苦笑:「我都唔太識講, 但你唔好依加問啦...」

我敢對小行星發誓, 現在這情況是偵探故意引起的!

事後, 也證明了這點, 他的歪理是:寄葉了解我多點有助夫妻感情, 我差點就當場一腳踢了這死矮仔下山。 

「所謂既404末日小隊...就係...唉, 說來話長。」
------------------------------
在末日後的第三天, 我收到了一個訊息。訊息是通過加密軟件傳遞的, 而且還是人造慧星發送, 只有一串表情符號。這是齊老大和我的通訊方式, 時間的話就是27小時後,地點只要看看日厝上輪轉的清單, 27小時後輪到那個地址就是。

老實說, 我大可以不管他, 那時父母妹妹都在方舟建造區中工作, 我在家中樂得清閒,準備好好浪費這最後的401天, 大可以當沒見過這訊息。

最終過了26小時我決定還是去一下, 因為齊老大自末日起再也不是警察, 他也沒理由呼叫我。

好奇心, 師傅說我的最大弱點。

地址不重要, 就是一間會議室, 本來那兒應該有接待通的漂亮姐姐, 不過現在當然沒人會上班。除了我們。這兒的我們不單只是齊老大和我, 還有他的其他伙伴。

大家走進會議室沒有和彼此說話, 這是行規, 再說做線人的傢伙也不太喜歡搭話或被搭話吧。

「大家都相當準時。末日將至都有呢個人數, 唔錯,我地可以由介紹開始, 不過當然, 只有我識你地所有人, 時間無多, 大家直接用代號黎稱呼彼此就可以, 代號就係職業, 咁就唔使玩咩迎新活動。」齊老大走進房間直接開始說話, 因為他知道不會有人走錯房間。

我們都在打量著彼此。

「由左面開始, 呢位係槍王, 作家, 偵探, 視后, N展, 文雀。」

每個人的代號就是他的職業, 也是彼此的稱呼, 不但易記, 也一下子就能了解他的長處和能力。而當中文雀指的就是我。

「報酬? 末日下無人要錢。」槍王用沙啞的聲音問道, 他就是一個中年帶著牛仔帽的大叔。

「當然。」齊老大點點頭, 「依加既我係政府一邊既人, 據我地情報, 有人想攻擊方舟, 甚至搶奪方舟。」

「合理。」作家簡單給出評語。

「 而在座咁都位, 包括我,都係上唔到方舟要等死既人, 而你地都有屋企人係方舟, 如果事成, 政府可以令我地既屋企人係新天地中有特殊待遇, 甚至進入權力中心, 你要知道, 新星球既開荒, 一定要有爛頭卒同炮灰, 而我地既屋企人可以免疫。」

眾人微微思考一會兒, 始終政府說的話可信嗎? 找到適居行星後, 又是幾多千年後? 可是卻沒人離開。始終有家人在方舟上, 從一開始我們就是保護方舟派的, 但是和那些明刀明槍加入了方舟護衛軍, 得到登上方舟資格的人不同, 即使我們成功, 我們也只能留在地球等死。

對個人而言, 沒有一絲意義。

「....咁歡迎加入。我地呢度既人, 代號係404末日小隊, 行動目標就係從內部瓦解方舟搶奪軍既力量, 正正係我地既強項。」

--------------------------------------

「咁你知..我對屋企人就...係囉。」我心虛的迴避著寄葉的眼神, 「許少傑, 各路方舟搶奪軍,佢地會失敗...我都可以有間接責任。」

「槍王, 作家, 偵探, 視后, N展, 文雀......」

「係, 我就係文雀。」

偵探神氣的說:「而我就係呢班大老粗既主腦, 偵探。槍王美國回流既, 睇西部片太多既痴線佬, 作家主要搞文宣, 偽造文件, 搞煽動, 視后係電視台D姐仔, 實力派, 扮咩似咩, N展就搞下發明咁, 阿平屋企個自動發電組就係佢大作, 至於文雀, 就係個戀妹狂, 根本上跟住個妹, 完全無跟過我地去.....」

「你食屎啦!」我向偵探摔出路邊一個空瓶被他避過, 「唔係我你地開到船塢個鎖?!」

「等等..佢冇否認..」絢香壓低聲線道。

「阿平, 你仲有冇野暪我。」

「冇啦..對唔住, 寄葉, 許少傑會輸其實係我地搞成咁, 佢會輸就搞到後來...所以, 對唔住..寄葉..對唔住..」我狂道歉, 當然其實我那時不知道方舟奪取軍的首領是他, 也沒聽過他這號人物, 那時要發動方舟爭奪戰的可不只有他一個人, 一個無名小子我們沒有視過他為威脅。

「好啦,點都好。我最愛既你, 咁就夠。」

「寄葉...」

「又咁婆媽啦?」

「嘻,我都係。」我輕吻她額頭。

「唉, 當日冷酷文雀變左人夫, 睇黎末日真係要黎啦唉。」這傢伙打甚麼主意, 恐怕很快就會知道。因為走著走著, 我們已經能看到了目的地。

「歡迎黎到中央圖書館, 咁多位。」偵探向我們輕輕鞠躬, 不用說, 這些舉止, 禮服, 都是視后那女人的惡趣味吧, 因為末日前沒法上位, 所以在任務完結後把所有演技集中到模仿那些國際女星的行為舉止上。

金黃色的中央圖書館被附上不少攀滕植物, 令其現代的外牆多了點原始的氣息, 破掉的玻璃被人用木板圍封了起來, 也有鐵絲網, 鐵馬等把圖書館重重圍住, 就這樣一眼看過去已經看到了不少陷阱, 附近水靜鵝飛, 看來大家也明白不應該接近這地點。

「入面有咩人。」

「404末日小隊啊, 搞掂左班雜牌軍後, 我地就係度生活, 順便..搞少少野, 除左你。你生活就精彩啦, 文雀。」

「哼, 即係又要見返個班人。」

「喂, 咩叫個班人先。」偵探帶著我們從天橋進入, 看來這兒是唯一出入口, 「我地係你重要既戰友, 好冇?」

「將我留係隻沉緊既船都叫戰友?」

「嘛, 個次係計劃啦, 我最後都有救你, 係咪?」

「係我自己開鎖逃出黎好冇!? 你既救就只係拉我上船, 我個次差少少就死! 仲有再上一次!」

「哈, 前事唔好提啦。」

天橋盡頭的三道鐵門打開, 附近的晚禮服男女各自散開, 似乎知道自己的崗位所在。

我就看到了了美國佬在正門旁的巨大噴水池旁看著我們, 果然那頂牛仔帽和雪茄也在。

「帶你聚下舊啦, 文雀。」

我斷然拒絕:「偵探, 先答我一個問題。」

「問, 我最鐘意答問題, 哈!」

「要殺我地既人, 係唔係度? 我地安全未?」

「安全, 呢個據點我敢講比WIN安全百倍, 而且頭先你算係問左兩個問題。」

「好,再見。」我牽著小莉,寄葉, 叫上絢香轉身就走。

「喂喂喂, 唔係咁下嘩!」偵探大吃一驚,連忙舉臂擋在我們面前。

「係咁先, 你再唔行開, 絢香就將你所剩無幾既身高再打個七折。」武士刀已經架在他頸上, 由絢香的眼神看得出她也對偵探極度憤怒, 雙目閃爍著和長刀同樣的寒芒。

「OK! OK! 」偵探舉手投降, 「如果你地對小莉既秘密同邊個殺你冇興趣, 就去啦, 我保護你地三個街口都活唔過。」

「小莉既秘密?」寄葉中計了!

「唔好表現到有一絲興趣, 寄葉。鳩UP唔使本就係呢條友既長處!」

「留個一兩晚冇所謂啦, 係咪先。」偵探扔出條件, 「我地唔係咩壞人, 你知架, 文雀。」

「我地既合作關係應該方舟起飛開始已經完左。」

「朋友唔係講咩合作關係。」偵探露出噁心的笑容, 「再者, 你真係想攞你老婆仔女條命黎搞飛?」

絢香把刀子再進一步貼到偵探頸上寒毛上:「阿平一家, 由我黎保護。」

「咁你太睇少出面既惡意, 東條小姐, 我地全係死期將至既人, 為左達到自己最後既遺願, 人類咩都會做得出。」

「...嗯...」看得出絢香快要爆發。

「小莉既秘密牽連之大, 你地絕對難以想像, 順帶一帶阿平你用條命救既靚仔靚妹, 有D都被齊老大送左過黎我地照顧, 咁我地值得你信啦, 係咪先!」

我注意到在中央圖書館轉角處的確有幾個小孩在向小莉揮手。

「.........」我不知如何選擇。

寄葉把手搭到我臂膊:「阿平, 我地就係度留一兩晚啦。」

「但...唉, 好啦, 老婆..」

「錫晒你。」她輕吻我臉頰。

「哈! 都係楊太醒目。黎, 行李我攞, 啊, 阿平? 唔使呀, 好啦咁你攞返, 喂, 槍王! 佢地呀! 咦唔係Wor, 你淨係識文雀一個。」這傢伙, 一分鐘不說話會死的嗎?!

槍王吐出一口煙, 站起來向地上吐口痰,用手輕輕彈煙灰:「文雀...好耐冇見。」

「槍王, 點呀。」我向他揮揮手, 這美國佬不是甚麼壞人, 就是有點古板和不識變通, 但的確是一個可靠的人, 而且槍法完全不負槍王二字, 他早出生個二百年, 地點由香港改美國, 可能他真的會是一個歷史上留名的神槍手。

他露出一口煙屎牙, 咬住雪茄掏出左輪手槍擦拭,笑笑道:「都係咁, 等死既日子都係咁, 不過, 就算唔末日我地都係等緊死, 係咪?」

「係...掛。」

「夜D見, 文雀。」他輕拉牛仔帽, 點頭道。

看來他是在看守入口呢....幸運地, 404末日小隊中最糟糕的就是偵探和視后二人, 其他人都是些好人。

自動門早已經沒有在用, 我們直接穿過玻璃門走到中央圖書館的中空中庭,抬頭一看, 上方沒有電力的巨大空洞只有深邃的漆黑, 如無星的夜空在上方俯視著我們。中庭被人用書架間出不同區域, 有男男女女在穿梭著, 好像忙著似的。

「佢地係咩人?」

「咁你都睇唔出?」偵探揚起嘴角。

這傢伙又要開始炫耀了..

就在偵探又要開口時, 一個女人從書架後轉出:「佢地係黎幫我地整理書籍, 我地有同Kong U個馬教授有合作, 不過, 依加合作既對像, 就係露娜教授, 都怪你啊, 文雀。」

「你係!!」

「我電視見過你!」

「媽咪, 我睇電視見過個姐姐呀!」

出現了, 404末日小隊第二大毒瘤, 視后。

「呵呵呵~~~」她戲劇式的一笑, 「原來我咁出名呀~~」

「但又記唔起名...」小莉看著我。

我道:「你叫佢視后得啦, 佢就係個邊有演技但上唔到位既人, 人型花樽, 好耐冇見啊, 視后。」

「文雀, 你都係咁唔識尊重女性。」視后面露不悅。

正當要我開口諷刺這三線暗星幾下時, 寄葉卻把我打住:「佢份人係咁, 當初都係...你就唔好怪佢啦, 視..視后。」

「See? 總算有個正常人, 你就係言寄葉?你真係要騎俾呢條友仔啊? 我有好多好男人介紹俾你喔?」

「哼, 你個D二世祖啊? 」我還是忍不住,「末日下咪同你一樣咁廢, 打又唔得, 跑又唔得, 空有一身演技但係又冇用武之地, 定係連演技都冇埋?」

我這句刺中了視后的死穴, 因為她在末日下真的是零作用, 當日她的演技可以說是為404末日小隊立下了不少功勞, 幾乎對像是男人, 就可以利用和操縱。她的美貌不及Kary, 其至連言寄葉比不上, 但是她的演技是真材實料。可是娛樂圈不是有實力就能上位的, 視后大概不肯跟隨某些潛規則吧。

「文雀, 你夠膽就同我講多次!!」

「多次!」我向她裝個鬼臉, 「N展同作家呢, 未死啦嘛?」

「你死我都未死呀, 文雀。」清脆的聲音從後方響起, 嬌小的作家從後方的入口帶著一群小孩出現, 「好啦, 小朋友, 去洗手, 準備食茶點。」

「好! 作家姐姐!」

作家姐姐....這種嘴巴比堆填區還要臭的傢伙竟然負責照顧小孩子, 還是末日算了吧。不過她的確可以寫出各種煽動的文章或演講辭, 但那只是她的技能, 這傢伙的本色就是嘴上不饒人,舌頭毒辣程度比我高大約三百倍左右。

「啊, 小莉, 你係度啊!」

「你..大家...」小莉眼角閃爍淚水,「大家冇事啊...」

「大部分啦。」那小男生露出不屬於這年齡的表情, 「不過你無事就好。」

喂喂喂, 臭小子! 你想幹甚麼! 你想我家小莉幹甚麼啊?! 老子也是男人, 男人最了解男人了, 給我滾!你接近小莉三米內老子就綁你到星之曙光火箭上射到太空去!-----我以一個眼神於小莉背後向那小子傳遞了這些訊息後嚇得他連忙跑開。

「文雀, 呢度全部係你救返黎, 你同我負擔到低, D屎屎尿尿你同我食都食返佢。」

「你唔講下呢D野唔得啊?」

「咁你唔偷下野又得唔得?」

「你...」我被她秒殺掉, 一時間想不到話回駁。

「N展準備完茶點就話會過黎,不過你知佢份人.... 係咁啦, 小偷先生, 小莉, 你幾好嘛~」作家瞬間切換人格, 溫柔的對小莉打聲招呼, 然後走向小孩那邊。

招呼打完後我們坐到偵探和視后旁邊, 有晚裝男過來把我們行李提走, 說是為我們準備休息的地方, 但我敢說這是偵探的計謀, 目標是不想我們再次離開。

「搞咩...咁多人, 星之曙光要搞咁多野?」我找張舒服的沙發和小莉, 寄葉三人坐下,絢香說坐下不便拔刀, 硬要站著。 

「嗯, 佢地係Kong U既學生黎, 但係我地方, 就要跟我政策走, 我主場。」廢柴視后說道。

我冷笑一聲, 準備說些甚麼原來是別人的學生, 就知道你這廢柴女怎可能有這麼多手下之類的話, 但被寄葉一肘撞到我肋骨害我硬生生把字吞下肚。果然和別人交涉, 還是寄葉比較擅長嗎?

「聽講你地今朝一開始係唔肯黎?」

「你搵呢條友仔黎, 邊個會跟佢走。」

「多謝。」

「呢個唔係讚揚....唉算, 咁到底件事係點。」

視后把穿著黑絲的腳交疊一下, 還不知有心還是無意的展現自己的腳上的吊帶, 不發一言。

我無趣道:「我對你無興趣。」

「我...我又唔係對你有興趣, 你有病啊?! 變態文雀!」

「好啦, 有野就講...」我向後一退, 隨便抽出書架上的一本書看看書名, "我份工係收錢幫人拆散情侶"....無聊, 我把書放回書架繼續說, 「大家時日都無多。」

偵探說:「事實上, 你地時日比我地更少, 本來你地四個今朝就已經死左。」

這傢伙, 看來是認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