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在地球文明盡頭的,屬於末日下的那些人---最後故事。

從文明的起源星空開始, 數千年來走到這兒的最終幕。

距離地球毀滅前的59日, 是一切崩壞的開始。

理想是一把雙面刃, 我曾見證過為了達成自己理想而奮戰的人, 但不是每個人也能這樣幸運。有人說我們的故事是尋找存在意義之旅。可是一但你的存在意義與其他人互相矛盾, 那麼即將發生的事自然可想而知, 注定滅亡的人們只求達到自己的理想--

-- 即使要抹殺掉別人的永恆美夢。



「齊老大, 我地要返中央圖書館。」我, 寄葉, 絢香, 視后早餐後來到齊老大的房間中, 「咁樣被動防禦唔係辦法。」

齊老大斜眼看看整裝待發的我們:「去啦阿平, 我唔可以再要求你D咩。」

「我唔係為左你, 我地只係為左出面個班人, 我都明白要郁咁多人唔係咁易。」

視后點點頭向齊老大別過, 我們沒有多說, 只是想來和齊老大說一聲。

可是我們遲了。



我們都.遲.了。

「砰!」大門被打開!

「爸..爸爸!!」齊姑娘破門而入, 氣急敗壞, 隨著大門打開我們也聽到外面傳來人群嘈雜的聲音。

「齊姑娘? 你抖順返條氣先!」絢香扶住幾乎要跌倒的她。

「唔...唔得! 黎唔切! 走! 快D走!」



發生甚麼事了?!

我和槍王交換一個眼神, 馬上奪門而出! 走廊上亂左一團, 不同房間的人也沖了出來, 往樓下跑去, 好像看到甚麼怪物似的。然後, 我和槍王馬上也看到了, 在外面的平台, 看到下方帳篷區的盡頭, 在防線之外, 一架直昇機正懸定空中!

「伏伏伏伏伏伏------」

「搞乜撚...」機槳捲起旋風, 槍王壓緊牛仔帽。

一把巨大的聲音從不知那兒的超巨大擴音器傳來, 好像在赤柱一戰中我們用的心理戰術似的向WIN和附近的所有人廣播。

「......時間到, 睇黎你地都唔肯交楊子平出黎。」

接著, 我的直覺告訴我要來的終於來到!

陸軍迷彩的武裝直昇機倉門打開, 兩側伸出幾個圓筒, 接著直昇機閃爍紅燈, 對準WIN!



「...走! 伏低! 伏低!!」我和槍王回頭大喝, 震耳欲聾的直昇機聲音向我們逼近, 我們沒有時間回頭細看! 全身的肌肉瞬間爆發, 我飛撲向寄葉抱住她, 然後---

「砰轟-----隆隆!!」

我從沒有聽過的巨響在耳邊炸裂, 天地轟然, 熱浪和爆風向我們捲來, 碎片和我們飛散到空中, 我重重摔到不知名的地方, 一時間我連那邊是上下也沒法分清!!

「最後機會, 獅山十字會。」 擴音器不帶感情的說道。

「嗡-----------」

我感到血流過臉上, 還好寄葉沒事, 她捉住我不斷說話, 但我耳邊除了嗡嗡聲的耳嗚根本甚麼都也聽不到!只看到她滿是血和灰塵的雙唇在動。

瘋了! 瘋了! 那是解放軍的武裝直昇機吧!



「....平..平...」

我說了幾句話, 一開始卻連自己也聽不到, 可是馬上感官就回復!

「..葉..寄..事...寄葉! 你點! 有冇事!」

「我...我冇野..」我看看身邊, 飛彈擊中了我們的下一層, 爆風把地板吹飛, 現在我和寄葉不知道正躺在那個牆角中。

「走! 離開WIN!」

「大家!」齊老大一臉錯愕, 左手正以怪異的角度折曲, 站起來大叫道, 「企起身! 跑啦!」

絢香在我視野中, 視后也在, 還能站著! 槍王竟然避過了?! 齊姑娘也好像沒受重傷!

穿過被轟掉的下一層樓, 我看到下方有人高舉白旗, 可是直昇機完全沒有想走的意思!



「偵探..偵探...」視后對著無線電說道, 「救命..直昇機係WIN...救命....」

「好啦! 視后! 所有人!!走啦!!」我們連摔帶滾的開始逃離, 似乎直昇機沒有發現我們的位置!

「佢就係楊子平!」幾個在我帳蓬區看過的人, 同樣血流披面地在另一邊樓梯截住我們, 「捉住佢! 交佢出去!」 

「走開!!」絢香二話不說, 拔刀砍殺了他們!

「唔好..唔好傷到佢地...」齊老大還希望著所有能得救, 女王不會攻擊, 所以人沒事的完滿大結局嗎?!

「爸爸, 撐住, 爸爸!」

「所有人! 逃離WIN!!」



話音剛落, 直昇機方向傳來一下尖嘯的聲音! 那是飛彈發射的聲音!

「嘶-----!」

「伏...」

槍王的"低" 字還沒說完, 直昇機又一發飛彈擊中WIN, 整座大樓為之一震, 燒焦的刺鼻味道飄來, 我看到有人體從醫院中被轟到半空之中墜到帳篷區中, 有人為了逃生而跳樓摔死!

再沒有別的事可以做! 只能逃! 只能逃!

我們加入到逃離WIN的人潮之中, 直昇機把不少地方打出大洞, 本來二米闊的安全門被炸成三, 四米大的空洞, 撤離速度比預期快! 醫院的結構也比想像中結實, 應該不會馬上倒塌!

「走! 大家快D走!! 去中央圖書館! 喂! 你! 同前面個人講去中央圖書館! 傳開去! 」

「護衛隊! 保護群眾!!」

「保你老母啊! 直昇機呀! 點打呀! 你有冇高達呀!!屌你老母!」

齊老大沙啞的大喝道:「冷靜!!唔好嘈! 帶領大家! 小心人踩人!」

絢香和寄葉也在前面為我們開著路, 有少數人想來抓我, 馬上被二人解決, 現在WIN就是一片混亂!

「轟隆! 砰!」

又一發!

等等..那人是! 

「舜兒!!」我穿過一群, 捉住正反方向跑的他, 「你做乜撚野呀! 」

「家姐!! 家姐!!」

糟了..!! 貝兒她沒法動彈!

我望向貝兒房間的位置, 還好是完整! 可是附近已經有火舌冒出, 即使不會燒著, 倒塌也是早晚的事!

「你傻左呀?! 直昇機炸緊WIN呀! 」

「唔得! 家姐!!」

他發出蠻勁掙脫我, 跑向正變成火海和廢墟的WIN!

傻小子, 這樣只會再死一個! 

「大家! 一齊叫! 一! 二! 三!」

旁邊的女生馬上一起叫喊:「傳出去! 中央圖書館!」

「傳出去! 中央圖書館!」

「傳出去! 中央圖書館!」

一傳十, 十傳百, 人群漸漸向東面的中央圖書館移動!

「行到既幫行唔到既人, 咩到傷者既就咩一個!好好保護身邊既人!!」

「舜兒! 舜兒! 仆街! 寄葉!絢香!」

二人想穿過人群向我會合, 可是被匆忙逃命的人撞開, 只有我一人逆流的追向舜兒!

「家姐!」

「舜兒! 唔好去呀!!」

到了WIN附近的地方, 人流漸漸稀少, 取而代之的是地上血肉模糊的屍塊和血水, 瓦礫和碎石佈滿了視野中!

「依加點! 依加點! 家姐! 家姐!」舜兒被一大塊地板擋住, 沒法前進!只能在原地亂焦急!

「阿平!?點解你會係度!」

「唔係點呀!」我對舜兒大吼, 「由你死呀! 」

「我睇下, 我睇下!」

「個邊! 去WIN後面先!」至少這樣我們不用直接面對飛在空中噴出火焰的鋼鐵怪物! 仆你個街, 早知道當年就應該毀掉所有解放軍的軍火!

我和舜兒走到WIN的背後, 上方不斷有瓦礫掉下, 我們舉手護頭穿過大廈和山坡之間的窄巷, 獅山十字會的直幅正燃燒著向下掉, 害我們連忙翻滾避開!

「呢邊! 求下呢條樓梯千其唔好斷呀! 」在建築物的後方有一條後樓梯, 能通向所有樓層, 也鄰近貝兒房間!

「轟隆!」

「嘩屌!! 跑! 跑!!」東翼醫院正倒下揚起大量灰塵!這樣的話, 貝兒那一邊恐怕捱不了多久!

「砰! 隆!」

「砰! 隆!」

又兩發飛彈擊中了WIN!我飛身摔向掩護, 收起手腳捲成人球避免被壓住!

可是---

「舜兒! 舜兒!」倒下的橫樑壓住了他的右邊身!

「阿平....快D去!」

「咪傻啦! 用力同我一齊抬!!」我伸手抬起石柱, 可是紋風不動!

不行..這不行! 

我看到地上有深紅色液體從舜兒和石柱間滲出, 舜兒滿臉灰塵, 眼鏡破碎道「阿平..我發唔到力..」

「唔好玩! 同我用力! 」

「求下你..阿平...」舜兒低頭, 說話聲音開始變弱, 「救我家姐出黎...」

「舜兒..點會...」是因為我嗎? 自責的淚水湧出, 這樣的場面是因為我嗎..

女王一直沖住我而來, 是我心存僥倖嗎?

「快去..阿平..救佢出黎.....我要休息一下...」

「啊啊啊啊啊!!!」我悲毒而無力的對住空氣咆哮, 回音在廢墟中激蕩!

穿過在建築物角落的樓梯, 我三級拼一步的向上衝鋒, 悔恨, 內疚, 悲痛, 憤怒, 絕望充斥了視野, 甚至是有點自暴自棄, 連爆炸也不避不閃! 身上的痛像是自己的贖罪!

爆炸似乎停了下來, 我沒時間深究原因, 現在我人生只有一個意義, 一個目標!

「貝兒--!!!」我對住濃煙處處的廢墟大叫。

「...平.....」

在那邊!! 全身所有感官敏銳至極限, 現在每一秒WIN都有可能會倒下!!

直昇機正轉彎向人群方向飛去, 我看到機上有人舉起望遠鏡, 是在尋找我嗎?! 

管他的!

「貝兒!!」

「阿..平..」

穿過無數次的大門已經被轟成焦炭, 我看到貝兒被扔飛到牆邊, 可是還活著!

「貝兒! 貝兒! 你冇事啦嘛!」

「我..我唔知..我無知覺..」

我連忙查看, 看來沒有大礙! 還好她的房間是在建築物側邊!可是更糟的是我感到地板正在震動,所有東西都向一個方向滑去!

「唔使..唔使驚! 我一定要帶你出去!」

「細佬呢..」

「.......你忍一忍啊!」我用繩子把兩個枕頭夾住貝兒頭部, 然後公主抱起沒法捉住我背脊的貝兒。

「唔會理我..去搵我細佬..我只會害死你.....」

我怒喝一聲:「咁就死啦! 為你而死我無問題!合埋眼唔好望!」

由其閃閃縮縮, 現在速度更重要! 反正現在這兒沒有一尺是安全的!!

我抱住貝兒摔帶滾的逃出正在傾倒的房間, 把性命放棄掉的我反而更靈活, 區區幾層樓, 沒事的! 我們一定可以逃出去!

被轟掉的走廊不用兩分鐘就走到盡頭, 我單手甩出鋼絲陷阱用的鋼絲作支撐,另一手拚命捉住貝兒向下一層蕩!

「砰!」著地零分, 但我們還活著!

對...管他末不末日, 管誰是女王, 現在活著就是活著!那麼就有機會!

「阿平..算啦..你一個人可以走到..唔好為左我..再死一個我重視既人......」

「收皮呀貝兒!!我今日點都都要帶你出去! 唔係..唔係我點對得住你細佬!」

貝兒整塊臉為之一震, 也許她已經感覺到了。

「隆......」後方的結構開始發出可怕的聲音, 剩下的WIN撐不下了嗎?!

「阿平------!」一下引擎聲傳來, 我抬頭一看, 竟然是騎著電單車的絢香!

「走! 快D走! 唔好回頭望呀阿平!!」寄葉也從車上躍下, 氣急敗壞!

天曉得我們後方變了甚麼樣子!但是我有一計!我掏出鋼絲纏住貝兒的腳, 希望她的腳真是沒有知覺, 不然那可是會很痛的!

「阿平! 你想做咩呀!」

「接住佢! 救佢走!!快D呀!!」我從廢墟邊緣垂下貝兒, 然後解開自己手上的鋼絲!貝兒的情況沒法在電單車上捉住絢香, 所以只能由寄葉繼續公主抱的救走她!

「寄葉! 阿平佢點呀! 你點可以扔低佢架!」貝兒尖聲叫道。

「我相信佢! 楊子平唔係區區直昇機就可以殺死既人黎!」寄葉抱住貝兒以最高速度逃離塌樓現場!

「阿平! 走呀!前面! 走前面!」

我沿這層走樓向前狂奔, 我巨大的震動從後傳來, 沙土化成怪物從後方追趕, 我使出文雀逃亡用的跑酷絕技, 躍過翻過跳過不同的障礙物! 會有的! 前方一定會有的! 有了! 倒下的瓦礫堆!

「阿平!! 快D!!」絢香花容失色, 看著我後方不遠處尖叫!

別嚇我好不好! 不過我當然沒能回頭確認, 現在只向往前逃!!我執起一塊錫鐵板------

「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我借助瓦礫的斜度, 向下滑去! 後方倒下的大樓陰影眼見快要追上我, 身上湧現多處擦傷!!可是, 瓦礫堆也到了盡頭!

「上黎! 阿平! @#$%^!!」絢香激動說回日文!

我從幾乎破掉的鍚鐵板一躍而起, 剛坐到電單車上絢香便扭動油門, 鐵騎咆嘯一聲向前噴出!差點被摔走的我連忙抱住絢香!!

「你個御守最好有用!!」我食著迎面而來的狂風大叫道。

「愛情守黎架!!」

那我們死定了!!

震動, 火焰, 碎片, 爆風, WIN整座建築物轟然粉碎, 泥石粉碎變成巨浪瀉向我們, 電單車油門全開,氣喉震動, 我們總算逃出了波及的範圍!

「貝兒, 你冇事啦嘛?」 一個街口外的寄葉似乎也能全身而退, 她放下貝兒躺在地上喘氣, 雙腳微抖, 似乎筋疲力盡。

「我...我無事...」

「寄葉!」我把她抱入懷中, 「做咩返黎搵我咁傻呀!」

「鬼叫我老公係個傻人咩。」

我差點就失去了她。

事實上, 我們的確失去了很多人, 剛剛最後的塌樓中, 我已經看不少屍體。

而其中, 包括看不到屍體的舜兒。

「細..細佬...」貝兒嚇呆了, 和那時第一次殺人的寄葉一樣, 但情況似乎更糟糕。回頭一看, WIN化成了一個大土堆, 揚起的灰塵高達十層樓高, 好像末日提早了降臨一樣。

「好在..我跟暴走族玩個幾年..揸過電單車...」絢香也坐在我們旁邊道。

我站起來:「絢香, 多謝你, 但依加唔係休息既時候。」

直昇機飛向東方, 勁風正驅散空中的灰塵, 似乎還在尋找我。活下來的人正逃向大廈林立的海邊, 希望能借大廈令同樣低飛的直昇機擲鼠忌器不敢開火。

「寄葉, 你帶貝兒遠離架直昇機。佢唔會追你地。」

因為, 她們不是女王的目標。

我才是。

「但...」

「聽話, 寄葉, 你腳骨力最好, 貝兒靠晒你, 佢都係你屋企人, 你記唔記得?, 安全後黎中央圖書館會合。」

「好, 阿平..」

但是, 現在那個家已經不復存在, 這就是所謂的家破人亡, 這就是所謂的....

世界末日。

「絢香, 做好所有覺悟未?」

「嗯!」絢香重新束起馬尾,掛好武士刀。

「寄葉, 絢香, 今次可能...可能真係最後一戰, 萬事小心! 等我! 我地一定會返黎搵你同小莉!......好! 絢香! 我地上!!」

絢香檢查油量後扭動油門, 電單車整架為之一震, 揚起灰塵, 在廢墟與瓦礫之間向直升機方向飛奔而去, 留下一道灰色的尾巴!

這是我們最後的故事。

我們活著的, 死去的, 都是這段短暫的文明下, 末日的那些人。

電單車向著最危險的直昇機沖去, 道路凹凸不平使車身顛簸非常, 可是我們卻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直昇機正低飛在人群上, 只要一開火, 死傷的就是數十甚至數以百計!

「阿平! 你有咩計劃?!」風聲呼呼, 絢香要大聲叫我才聽到她說話。

「實際上, 冇呀!!」

「下?!」

「擊落直昇機如果事前有準備都唔難, 但係依加臨時臨急, 有咩計劃可言呀!」

「阿平...我地會唔會死..?」

我輕梳絢香的馬尾:「如果你驚既就停低, 我都識揸電單車, 呢件事一定要由我黎做...」

她搖搖頭:「我只係確認一下, 如果可以同你死埋一齊, 我先至開心!」電單車加速, 直昇機近在眼前!

「伏伏伏伏伏伏----」

「絢香! 個邊! 槍去王個邊! 喂! 槍王! 同我打中啊!!」

我掏出煙霧彈放到擲石索中, 搖動加速扔向空中!!

「啊, 岩岩好, 午時到!」

等候我們的槍王瞪著去勢, 輕咬雪茄, 然後把手探向槍袋以閃電般速度拔出左輪, 使出三段擊絕技同時向三個目標開火!響著一下槍聲響起, 空中爆出三團煙霧!

「伏伏伏伏伏----」直昇機明顯注意到空中的黑色煙團, 調頭向我們飛來!

「隻抽呀屌你老母!」我亮起中指。

「阿平! 飛過黎啦!!」

直昇機阻擋住太陽, 閃爍光暈, 夾著勁風, 向我們撲來!

要開始了! 以血肉之軀挑釁武裝直昇機!

「依加點呀! 阿平!」

「梗係走! 反方向! 引開佢!」

人潮正往東方的中央圖書館湧去, 我們往西逃亡!

「砰! 砰!」槍王再次開火, 但直昇機絲毫無損!那是當然的, 這樣強的風力即使是子彈也能吹飛, 槍王再準再快也是徒勞!

絢香扭動油門, 我們向港島西方向逃去! 一路上絢香左穿右插, 於大廈間穿梭閃現, 時而出現在大街上, 時而出現在小巷中, 直昇機飛彈一開始亂射一通, 似乎機上的人不是專業機師, 命中率低得可笑, 不是WIN這種巨大目標就沒法命中的廢物。可是還是時不時有巨大的石屎建築物在頭頂爆炸,但幸好碎片暫時還沒有打中我們!

「楊子平, 即刻投降, 停止逃跑! 楊子平, 即刻投降....」

「咳! 文雀, 聽唔聽到呀, 你應該未死架。」從視后扒來的無線電中傳出偵探的聲音。

「偵探! 快D諗下辦法! 咁會死好多人!」

「哎呀, 文雀叫我教佢打飛機呀, 哈哈!!」

「唔!!好!!玩!!啦!! 」我發瘋的大吼道。

「文雀, 我地個個60日後就要死, 你咁博命做咩啫。喂, 你唔係用自己做誘餌下嘩, 你以前唔係D咁偉大既人黎架Wor!」

「我都覺自己愈黎愈蠢啊, 快撚D啦!!」

頭上傳來一下爆炸, 絢香連忙飄移沖進小巷避開頭上的碎石雨。

「好啦, 第一件事, 唔想死既, 駛去直昇機正下方。」

「下?!」絢香大吃一驚。

「絢香, 照做。」現在只能信這人了!

偵探的解釋勁頭又起:「直昇機既飛彈攻擊係要一定角度, 佢係做唔到垂直攻擊, 換句話說, 佢係視野同攻擊死角都係正下方。」

絢香扭動車頭, 我們穿過橫巷小道, 從直昇機後方駕到它的機肚下方。

馬上我們便從直昇機視野內消失, 果然石屎森林對靈活而細小的我們有利。

「另外, 直昇機下方係風力會最細, 你開始開幾槍試下.....」

頭上的直昇機正緩緩下降尋找我們, 我舉槍向機肚射擊!

「砰! 砰! 」機肚噴出火花, 但似乎沒有做成傷害!

「.....但手槍威力唔夠, 你用手槍就會暴露自己位置。」

「偵探你玩野啊?!」

直昇機馬上向上升空想重新進入可以攻擊我們的角度, 絢香死命跟著, 一時間直昇機還真是沒法攻擊我們!

「我唔係玩野, 係幫你地爭取時間, 黎中央圖書館既人要時間, 我叫人幫你打飛機都要時間!」

「好笑! 好撚好笑呀屌你老味! 絢香! 佢又郁啦! 跟住佢機肚!」

電單車又馬上隨直昇機的方向移動, 可是它飛向的是一排建築物上!這樣的話我們就沒法留在死角了! 直昇機的計劃成功後, 旋即擺尾飛到對面馬路, 使我們沒法再次跟上!

「入去!」我指向一條小巷!

「捉實!」電單車重新加速, 後方飛彈襲至!

「砰! 轟隆!!」

兩個火球從空中爆開, 玻璃碎裂, 爆風熱浪捲向小巷中的我們!絢香馬上轉一個灣, 避過正對爆風的垂直小巷, 從橫巷前進!

「直昇機應該好快用建築物擺脫到你地, 咁你地就順勢衝入D巷仔度, 即使係武裝直昇機完全炸毀大堆屏風樓都係要時間, 好, 絢香, 停車, 除衫。」

「下?!」絢香臉上一紅吃驚地說。

「用依加既空擋, 絢香同文雀交換衫, 由你著住文雀既衫, 揸電單車到海邊衝落海潛入水, 水中爆炸威力會低好多, 祝你可以逃過一劫, 直昇機誤以為錯手殺死要活捉既文雀就會離開, 咁你地就安全, 係睇文雀肯唔肯扮女人。」

絢香害羞的說道:「我..我..我係無所謂...」

我斷言道:「我拒絕! 我點可以叫絢香去做誘餌!」

後方爆炸聲不斷, 落石如雨一樣落下, 把我們困死於小巷中是早晚的事。

「....果然係咁啊, 文雀。」

「我唔係你! 絢香既我既...同伴! 唔係棄子!」

「你咁樣只會為自己徒增弱點。」偵探冷冷的說道。

「我唔理! 我唔會犧牲絢香一個!最多一齊死! 同我用 PLAN B!」

「....」

「偵探!」我向無線電吼道。

「準備完成啦, 去香港大學啦。文雀, 如果你頭先同意我既話, 我就真係睇錯你。」

「我識路! 捉住啦阿平!」絢香最熟悉的就是去香港大學的路吧。

偵探:「依加我會將線路駁去港大既人, 喂, N展, 禁掣!」

「沙沙沙沙沙沙」奔馳中的電單車上, 我拿著無線電, 暗求已經放棄這星球的無情上蒼。

最後的五十九天, 求求你---不要奪走。

「.....喂? 喂? 」

「Sunny?!」

「阿平, 我地聽到個邊既情況, 你地快D黎KongU, 鐘樓呢邊!!」

「收到! 靠晒大家!」

來決一死戰吧! 女王!

你打倒了WIN, 你打穿了我們的防線, 你殺掉了我們一些人, 可是---

我可不是孤軍作戰的!!

「楊子平! 停車! 停車!」

看來飛彈用光了呢。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直昇機機倉打開, 是機關槍!!

「絢香!!」

直昇機飛向我們以子彈掃射!!

「砰!」

「嗚...」

絢香右臂中彈爆出鮮血, 車胎也破裂, 就在翻車前絢香忍痛收慢油門, 我一把抱住絢香, 掏出N展給我們的法寶之一擲向地上!

「砰!」從車子上拆下的安全氣囊裝置爆開為我們卸去第一下沖擊力, 但還是摔飛幾丈遠!

「可惡..女王...」混身浴血的絢香忍痛站起來, 還想拔刀守在我面前!

傻女孩!

我一下拉住她, 把身上所有煙霧彈擲出, 借瞬間爆發的煙霧逃掉!

別小看文雀逃跑的能力了!

「噹----噹-----」前方的鐘樓傳出鐘聲, 似乎在為我們導航, 還是死亡的宣告?我沒時間多想, 只能沒頭沒腦的向大學方向跑去!

「阿平..唔好理我...」她的右臂垂下, 血把整條手臂都染成鮮紅!

「你明知我唔會唔理你架! 絢香! 我地會無事! 今次就由我..由我黎保護你!」

「阿平!呢邊呀! 呢邊呀!」遠方我聽到有一群少年少女發出的叫喊聲!

「文雀! 撐住呀!」無線電中偵探的語氣少有的帶點焦急!

「文雀!你唔可以死架!」作家的聲音傳來!

「文雀, 走呀! 唔好死呀!」是N展嗎..

頭上傳來旋風, 看來已經..沒法逃了呢。

到此為止了嗎?

「可惡! 所有男仔! 同我沖出去! 怕死既唔好黎!」Sunny和Jarvis叫陣, 抱起一支武器向我們跑來!

這樣的話..你們也會進入射程的..別過來!!

不過, 他們也是一群笨蛋吧, 真是的, 明明快要末日了。 

「全員!! 瞄準!」

沒用的, 子彈是打不到直昇機!!

「爸爸!絢香姐姐--!!」

絢香撐開染血的眼晴, 看看無線電, 恍似看到遠方的那個純真女孩似的, 露出欣慰的笑容, 死到臨頭的絢香卻展現出的, 是滿足的笑容。

「---唔好放棄呀! 爸爸! 絢香姐姐! 你地唔好停呀!」

「嘿啊啊啊啊啊---!!!」我抱起絢香, 向學生們方向猛衝!同樣地, 他們舉起手上像槍一樣的奇怪武器, 指向天上準備開火的直昇機!

「電磁脈衝槍!發射!」

眾人列成一板, 不顧性命在沒有掩體的情況下扣下板機!

腰間的無線電馬上失去聲音, 但是我卻看不到子彈和火光!正以為我要死在這兒的時候, 頭上的直昇機傳出怪聲, 最後一輪的掃射因為直昇機向空中一邊傾倒而通通射空, 直昇機的槳翼和引擎傳出怪聲, 失去速度而不斷回旋下墜, 在空中翻了幾個筋斗後撞到一座唐樓中猛烈爆炸墜毀!

成..成功了! 

如果子彈沒用的話, 就發射無形的電磁脈衝嗎? 

真聰明---我真誠的佩服想出這作戰的人, 恐怕是N展, 偵探, 和學生們通力合作的成果吧。

「絢香..絢香..」我放下絢香, 子彈貫穿了她的右臂, 鮮血猛流!我撕下自己身上的衣服成布條包住她的傷口, 以陰力壓著為她止血, 可憐的女孩, 為了我她受太多委屈了。

「阿平..你...點解係度..快D走..」

「唔使驚, 我地贏左, 我地贏左啦! 絢香!」我輕撫她的臉頰。

「咁就好..」她又流出淚水。

別這樣..先是舜兒, 現在...不! 不要啊絢香!!

「望住我! 你唔會有事! 我唔會俾你有事! Jarvis! 幫我手! 絢香佢隻手中左彈!!」

「阿平..你為我喊呀..?」

「我命令你! 你唔準死! 唔準死!!!你唔係要報恩既咩! 咁你就唔準死! 喂! Sunny! 有冇計呀!」

Sunny跑到我們身邊:「絢香!我學過急救! 你唔會有事!」

絢香中彈的是右臂, 只要在失血過多前處理好就行! 不會有事..不可以有事!

我不能再失去更多人了。

「麻煩到大家, 真...係唔好意思..」

「你咁講野我嬲架啦!」我們把絢香背向大學方向, 有人抱住急救用品過來, 亂作一團的我沒能做甚麼, 只能抱頭後退看著女生們為絢香急救, 不時聽到有人驚呼和叫痛, 淚水又滲出眼框。

今天, 看來將會很漫長。

寄葉安全嗎? 大家能安全到達中央圖書館嗎? 女王是誰? 為了甚麼要這樣做? 連串的問題我沒有思考的餘地, 現在我只能陪著昏迷的絢香。

「彈頭已經掘左出黎, 止左血, 好在失血量唔算大, 但冇麻醉藥過程好血腥, 應該唔會有大礙..但係, 阿平, 絢香佢需要休息。」Kary意味深長的看著我。

「唔該你.Kary..記得, 加強戒備, 如果偵探冇講錯既話, 可能會有地面部隊攻過黎。」我沙啞的說道, 早前我已經和他們略略說過女王的進攻。

「無問題, 我地呢度好安全。」

「WIN本來都係...」可是, 現在已經成為了廢墟, 還埋葬了舜兒。

舜兒...

現在貝兒的唯一支柱已失去, 這孩子的日子恐怕不易過。

「你好好勸下絢香, 佢好快會醒。」

「嗯, 我會, 多謝你地。」如果不是學生們, 我們早就死於直昇機槍下。那是解放軍駐軍的武裝直昇機, 燃料來源恐怕是被流放到大嶼山的阿瓦隆教徒吧, 那邊有機場和青衣的油庫, 即使被搶了過清光, 但只即一架直昇機的話應不成問題------看來, 他們真的在維港對岸合流了。

Kary離開後,我輕輕握住絢香的手腕, 我感到她的脈搏正強而有力的在我指間跳動, 這樣就不算是牽手吧。現在我不應該在這兒, 而是趕往和寄葉及大隊會合, 可是如果我不發一言的不辭而別, 絢香一定會強行沖出去找我, 而且學生們沒法攔得住她, 所以只能在這兒等她醒來了。

我身上也是傷痕處處, 雖然只是些輕傷擦傷, 但也夠我好受了, 學生們簡單的把我包紮一下後也好多了, 現在靜下來才感到痛楚正流竄於四肢內。

把握時間, 小睡一下吧。

[距離世界末日:59天] 咦, 看來Kitty遺作的智能手錶更良了設計, 還是電磁脈衝槍的指向性很好? 手上的智能手錶也沒壞掉。

但是, Kitty恐怕真的不會回來呢...人工智能也會死..嗎?

有點累...

淺睡沒有做夢, 醒來是因為我感到手腕傳來一下拉扯。

「絢香?」我張開眼, 絢香正看著我。

「阿平..對唔住..整醒左你。」

「你見點呀? 右手好痛?」

「嗯..仲好痛..」

「你忍忍, 我地無止痛既野, 但係你已經唔會有事。」

「你冇事就好, 阿平。」

我放開她的手, 她臉上閃過一絲失落。

站起來我整頓一下, 和她說:「我依加過去同寄葉佢地會合, 你係度好好休養。」

絢香一呆, 連忙想站起來:「我都..嗚.嗚..」可是臂上的槍傷馬上把她拉回床上, 她不甘的喘著氣, 「阿平..唔好唔理我...求下你...」

「乖, 坐好, 我唔會唔理你。」我雙手搭住絢香的, 把她輕扶到床上, 「解決左女王, 我就會黎搵你, 你有傷左身就好好休息。」

「唔得..!嗚..呀!!..」她硬要站起來, 「阿平..我要同你一齊.....」

「絢香..你知道我同寄葉已經結左婚。」我使出絕招, 「你唔好再阻住我地。」

「阿平..你...」

對不起, 但是為了你, 即使要做醜人也沒所謂, 我不可以要絢香再冒險了!即使我要成為她心中的大壞蛋!

「我講真。」我硬擠出討厭的表情, 「東條絢香, 你想點先, 你知唔知你阻撚住我同寄葉二人世界。」

絢香好像受了很大打擊, 痛心的說:「咁既話, 點解你仲帶住個御守?」

「我...」忘記了!那粉紅色寫著東京大神宮的御手還掛於我腰間。

「你講大話, 阿平, 我一睇就知, 你只係為左我著想。」

沒法暪下去了, 我始終沒法對絢香說謊。

「......」好像個被老師捉住的小孩一樣, 我無言以對。

「你咪講左, 同你結婚既係寄葉, 咁我做咩你都管我唔著, 係咪?我知道邊度有止痛藥, 我知自己情況, 阿平.....俾我係你身邊守護你地兩個到最後, 好唔好?」

「絢香..」

「順埋我最後呢次意, 阿平。」

「.....好啦咁。頭先..對唔住。」我投降, 我沒法拒絕掛著這笑容的女生, 這幸福而帶點悲壯的笑容, 恍如要已準備好捨棄一切的覺悟。

「你講大話真係好差。」她苦笑道。

絢香和我隨便吃了點東西, 學生從馬教授辦公室找到了絢香說的止痛藥。

「絢香, 你真係冇問題? 話說馬教授間房好亂...」Jarvis回來說道。

我自己投案:「係..我之前去過攞d野..」其實是把他的夾萬拆了。

「哦, 絢香, 你小心d, 阿平, 你敢再令絢香受傷我唔放過你啊!」

我道:「放心, 我都唔會放過自己。」

絢香臉上掛著我見過第二幸福的笑容。

「就黎天黑, 不如你地都係等聽朝先啦。」

「唔得...我係度你地都會有危險。」我搖搖頭, 為正在吃藥的絢香遞上溫水。

「...嗯, 好啦, 兩位, 小心D。」

絢香重新穿起視后設計的戰衣, 右手包紮著, 我們二人面對的像是無邊的黑暗, 無光的香港在我們前方如沒有盡頭的深淵。凝視著深淵的我們, 果然也好像被深淵凝視著一樣。

「絢香, 你驚唔驚? 好黑架Wor.」

她掛好暫時沒法揮動的武士刀:「唔驚。阿平, 你會係度架嘛。」

「咁出發!」

我們馬上和黑暗融為一體, 受過師傅魔鬼訓練的我夜視能力當然是職業水平, 可是受了傷的絢香卻不行了, 先不說她看不清楚, 她手上的傷因為走路帶動肌肉也會發痛, 我只能收慢腳步和她一起走。

「嘩, 個天好靚...」她抬頭看著冬天的穹蒼, 如恆河沙數的星辰倒映於絢香棕色的瞳仁之中。

恐怕末日下的星空, 和文明起源的星空是一樣的。

恐怕人也是。

互相撕殺, 互相攻擊....人性從發現用火到文明滅亡前夕, 也沒有變化。

本來我以為末日將至, 大家死到臨頭, 其言應善。可是明顯只是我的可憐幻想。

舜兒...貝兒沒了你, 可以怎麼辦。

我沒法想像貝兒的痛楚, 仰望英雄, 卻得了遺傳病;以為末日就不用經歷臥床的痛苦, 卻摔癱了;現在連最後的親人也....也....

「阿平, 你喊?」絢香掏出手柏, 輕印我的淚水。

「唔..唔係。」我抽咽幾下, 「只係...無野。我地繼續行, 絢香。」

我們還有餘悸猶存, 不敢走出大路, 只沿著建築物的後巷緩緩往東進發。回想起來, 還是第一次和絢香這樣靜靜的漫步於星海下呢。

「哈痴!」

我把外套披到她身上:「唔好凍親。」

「失禮晒.....」

可是我心底是感到對不起她, 因為我對她的感情只是憐憫, 不過如果不是世界末日, 絢香也能找到更珍惜的人吧, 現在這畫面也不會發生。

人生即使到了盡頭也是這樣矛盾啊。

恐怕也是最後一次了, 找回寄葉後我們就會團聚, 404末日小隊會瞬速解決女王, 然後我會和最愛的寄葉渡過最後的日子,在彼此懷中迎接生命的最後一秒。

現在的每一步, 也是我和絢香這樣相處的最後一步。

路過WIN遺址時, 空中還有燒焦的味道, 我心中又是一陣悲痛。

那個協助我們解放赤柱, 在太平山救下我們, 永遠照顧著自己姐姐的好弟弟, 已經永遠不會回來。

「絢香..」

「阿平?」她的雙眼在黑暗中也閃閃發亮。

「你等我一陣。」

我走到廢墟上, 執起一塊木板, 抽出小刀扭扭曲曲的刻上「永恆守護 歐舜兒 之墓 世界末日前59日 楊子平泣立」, 然後插到地上, 再舉起斷掉的鋼筋把木板錘入泥中。最後我抽出三支香煙:「舜兒, 我知你唔食煙..仲成日叫我戒煙.....」

一提起往事, 我又流下淚, 恐怕我沒自己想像中堅強。

「..但係..呢度冇香, 你收住先啦。你行先一步, 我地好快到...」

我把香煙插到木板上, 絢香從不知那兒採來幾支小黃花, 也放到木板前。

「阿平, 你振作D...」她為我擦去淚水。

「嗯..我會....多謝你, 絢香, 我地仲有好多事未解決..」

我和絢香對著木板鞠了三躬, 轉身離開。

恐怕, 舜兒不會是最後一個我立碑的人, 但是一定要包括女王。

即使同歸於盡, 我也要除掉這魔女。

可是, 事情不如我想像中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