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一定會返轉頭黎搵你。」

這句話不知在我回憶中響起過幾多次。

卻沒想到---

---------------------

視野內的白色光芒漸漸退去。



聲音再次傳入我的耳朵中, 是機器, 是人跑動, 還是甚麼的聲音..?

「寄葉。」

我抬頭, 發現四周...已經不再是我那房間。

「嘶---」一扇陌生的門打開, 白煙從門後湧到我, 寄葉, 小莉置身的白色空間內。

「阿哥...」人影穿過白煙, 陌生, 卻熟悉。



一時間, 我感到自己心臟好像停頓了一樣。

這是天堂, 還是地獄?

還是...

「佢係..呢度係..」寄葉四周張望, 明顯她也沒有頭緒。

「楊教授!! 唔可以入去架! 佢地身上可能會有舊地球既細菌......」



「收聲!」人影怒喝一聲, 身後的一人只能默默後退。

「你..你係...」我差點沒法說話, 不是因為眼前的變故, 不是因為這陌生的突變。

而是這.個.人.

「阿哥, 我終於..返黎搵你啦!!」

她飛奔向我, 張開雙手擁向我們三人!

「咩事先咩事先!!」我連忙後退兩步, 拉著寄葉和小莉護在我身後, 「你係邊個! 同我解釋!」

「OK! OK! 冷靜D先, 阿哥! 一時間你好難接受, 但你放心, 你唔係發夢, 唔係死左!你經歷既一切都係真既! 你就係言寄葉同小莉, 係唔係?」

寄葉和小莉恐懼的點點頭。



「好啦, 咁既。」目測比我年長十年的女人深吸一口氣, 「 係西元2018舊地球年, 地球受到小行星撞擊而毀滅, 我係成功上到方舟既人, 喂!阿哥你唔係唔認我到下嘛!」

「我識你老味!」我罵回去。

「好, 咁樣方舟係3000年後, 發展出曲速引擎等越空技術後, 方舟就到達左呢度, 新地球。」

我望向一道像是窗的東西, 就在窗外的天空上--

有兩個月亮。

「然後, 我就諗, 星球毀滅一瞬間放出既能量, 會唔會足夠扭曲時空呢....於是乎就係咁。 以個個年代既卡通片黎講, 就係時光機, 我地係呢度, 掃瞄後對準時空結構最脆弱既一個時間點, 即係末日既一刻,按之前實驗投下既坐標同資料 吸左你地過黎。唉!你應該都唔明架啦。」

「完全唔明!」



「阿平..」寄葉在我耳邊說道, 「冷..冷靜D, 問下佢個名先。」

「你..你叫咩名!」

「呢個世界會叫你做阿哥既有幾多人?!」

「楊芷欣...阿妹?!」

阿欣流出眼淚:「係呀! 白痴哥哥! 你知唔知我為左救你出黎, 用左幾耐心血! 」

「即係..即係..」

我走到窗邊, 看著下方的陌生景色和天上兩個一白一紅的月亮。

「今日起歷史將會改變...3000年前既世界末日, 只有三個係舊地球既人, 生存左落黎。」



我....

我感覺大腦好像一片混沌。

小莉一臉不知所措, 只能牽著我的手, 寄葉卻冷靜的按下自己心頭無比的激動, 始終在任何時候, 任何地方, 她都會守護在我身邊, 是我的賢妻-寄葉。

「阿平, 點都好...」指尖上的血花鑽碰在一起, 「我地三個都會係埋一齊。」

「嗯。我都係, 寄葉。」

陌生的天空中--

一顆熟悉的流星靜靜地劃過天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