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十分奇怪的組合。

魔王﹑公主﹑四天王﹑勇者正妹團在魔王的宮殿中享用簡單的粗茶淡飯︰白飯和一杯茶,就是我們最近的三餐。

「公主殿下,這陣子也委屈你要吃這些粗茶淡飯了。」我苦笑地道。

「才不會﹗」公主連忙說︰「要不是我的任性,你就不會被停薪留職......」

女武者道︰「公主的情況我們十分明白﹗要我們嫁給一隻變態的肥豬,不如一劍剌死我好了﹗」



勇者白了她一眼。

女法師用奇怪的眼神望著我︰「更何況身邊已經有一個帥到不行的青梅竹馬,雖然是魔王,不過我是公主的話也會選擇和魔王一起吧。」

公主面紅地否認︰「人家才沒有這種想法。」

「也是呢,生得帥,又身為魔王,一定很花心。」勇者無視公主的否認,自己嘟起嘴地道。

老老實實,我也希望身為魔王的我可以長得科幻一點。



「你們都錯了﹗」冰雪怒道。不愧是我的四天王,無論甚麼情況之下都會站在魔王一方。冰雪,我愛死你了﹗

「魔王大人是一個受,他除了公主之外就沒有碰過其他女人了﹗」

「你這是甚麼意思?」等等,沒有碰過其他女人?冰雪不就否認自己是女人?也許是吧,四天王一個人也可以匹敵數千個男人,冰雪一個等於數千個男人也是正常的。

「住口﹗你只需要受就可以了。」公主冷冷地道。

「……」



原來我只是一個受,魔王是一個受。

我很想哭,明明地動那白痴大叔比我更受。等等,我竟然開始明白攻和受的意思?她們二人是存心把我拉到那個世界了嗎?不可以的﹗不可以﹗

「原來魔王是受。」勇者正妹團三人不懷好意地盯著我。

旋風(蘿莉模式)興致勃勃地說︰「恭喜大人得到腐女五個。」

「不,你錯了。」公主笑得很開心︰「加上旋風妹妹,就是六個了。」

我的頭好痛......

地動和火炎表示笑而不語。

你們即管笑吧﹗早晚你們也會被她們幻想成攻和受﹗



「總受啊不,魔王,先說回正事吧,你打算甚麼時候把公主帶回皇宮?再拖下去,恐怕會有更多勇者找你麻煩。」勇者突然認真地道。

「這也是個難題呢,畢竟再這樣下去,我們真的要吃樹皮了。」我憂心地道。

女武者痴痴地望著我。

「啊~~~連憂心的樣子都是如此受,我是公主的話就打爆紅木國的肥王子然後和受王啊不,和魔王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了﹗」

剛才你叫我「受王」是吧,絕對是稱我為「受王」是吧。

這時,旋風說道︰「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宣佈。」

我無力地揮揮手︰「你說吧。」



「紅木國已派出十萬大軍直搗向魔王城,而皇劍國及魔牙國裡的村落也分別出現勇者,他們也正在前往我們這裡。」

「十萬大軍不用理會,勇者倒是有多少個?」我問。

「若不計…對了女勇者你叫甚麼名?」

「詩詩。」勇者回道。

「我是音音~」女武者依然雙眼閃閃地盯著我。

「本小姐是玲玲。」法師目無表情地道。

這到底是甚麼鬼名字啊喂。
 
旋風妹妹續道︰「不計詩詩的話,總共有二十個勇者。」



「男女比例是?」火炎問。

「全都是男。」

「年齡呢?」冰雪問。

「十個大叔,五個二十歲左右的青年,三個十六歲的少年,兩個是十二歲的正太。」

「帥嗎?」音音問。

「大叔十分猥瑣,青年則像未見過世面的宅男,少年則像是有『中二病』的小學雞,至於正太......我怕那兩個正太會像詩詩一樣,一拔劍就打回原形變成姐姐。」

這甚麼鬼問題啊?叫你們帶公主去相親麼……



「不行,我們要守護公主﹗」地動正氣地道。

「沒錯,絕不能令公主落入勇者的手上﹗」玲玲正色地道。

「所以我們要守護公主。」詩詩微笑而堅定,果然是勇者,氣勢迫人﹗

勇者來救公主,可是卻反過來被早來的勇者聯同魔王軍攻擊遲到的勇者,太強勁的橋段了,簡直是神作……才怪,這到底是那個智障想出來的橋段﹗?

「不管了,我要叫AKB48......我是說叫耀陽龍48去迎擊紅木國大軍,四天王帶同其他不死族怪物去攻擊勇者。至於女勇者軍團呢,我們宮殿還有很多奇怪的生物會與你們一起作戰的,外面還有黑旗將軍守住,再加上月光龍也在,我們一定可以擊敗勇者﹗還有公主......」

我望向公主︰「你就跟在我身邊吧﹗」

公主瞪大雙眼地望著我︰「混沌…」

我說︰「我會用我的性命來保護你﹗」

公主的面子開始紅了,是不是這裡太熱了嗎?

等等,很熱的視線…

冰雪﹑詩詩﹑玲玲三個人的眼睛也變成金閃閃︰「好~浪~漫~~~~~」

「……」

入夜。

公主睡後,我一個人飛到皇劍國國王的巨大會議室裡。

國王依然和其他大臣在開作戰會議,而他似乎知道我會來,因此會議室裡佈置了數個聖弓箭手和十個聖騎士來防止我對他不利。

「里奧,你終於都出現了嗎?」國王淡然地問。

「公主不是已經留信了嗎?你這是甚麼意思?奧丁.影月﹗」

在這個世界上,只有我才會直呼國王的名字。

聖騎士及弓兵嚴陣戒備,而其他大臣也紛紛離開,國王卻沒有離開反而留了下來。

「奧丁,你不怕死嗎?」我怒問。

「你不會殺我。」奧丁說道︰「因為我知道你喜歡潔琳,因此你並不能殺我。」

「但你卻要殺我。」我向他對嗆︰「不但要殺我,還有你要殺光魔王軍,對吧?」

奧丁沒有作聲。

「公主並不想要嫁給紅木國的王子,因此才會跟我離開。奧丁,你有想過自己女兒的感受嗎?」

「兩國之間的政治婚姻,身為魔王的你又怎會明白?」

「的確我是不明白,可是你明知公主是自願跟我走,為什麼你還要找勇者來討伐我?」

我和奧丁互相對視,我的眼神是怒火,但奧丁卻依然寒冷如冰。

「因為我要找一個明知你是最強的魔王,但還是願意去拯救公主的男人。只有這樣,潔琳才會得到真正的愛。」奧丁說道。

一派胡言﹗

「奧丁﹗你只是找了一群貪慕虛榮的跟蹤狂﹗這樣對公主而言又有甚麼幸福可言?」

「如果不這樣做,你能肯定潔琳將來不會被皇宮黑暗的鬥爭奪去她的純真嗎?」

奧丁淡然地問,我的拳頭握得連指甲都陷入掌肉之中。一想到公主天真的笑容…我再忍無可忍了﹗

「既然如此,公主就由我來守護﹗」我怒吼,那些弓箭手立即向我攻擊,可是這種攻擊我根本不放在眼內,一道「暗之護風壁」把箭鎮住。

箭卻在撞上暗之護風壁時變成了數十枝光箭,不但衝破了護風壁,更插在我的身上﹗

「可惡﹗」光屬性是我的弱點,現在全身都感到十分灼熱,更糟的是那十個聖騎士已上前向我攻擊。

「混沌,當你要保護公主的時候,就要有被勇者挑戰的覺悟,包括皇家聖騎士團也不會放過你。」奧丁冷冷地說道。

「老狐狸﹗」一邊擋住聖騎士的攻擊,我一邊暗中罵道。

突然,金色的閃光從聖騎士們的劍陣中閃出,我立即揮手一擋,卻被閃光擊破了我的暗護罩,更刺進我的左肩﹗

奧丁竟拿著我替他找回來的「石中王者劍」,來向我拔劍相向﹗

「你自稱魔王,卻連我的劍也接不住,那麼你怎樣去保護我的女兒,怎樣去與全世界的『正義』為敵﹗」

我瞪大了雙眼,只見奧丁的眼神中充滿著複雜的感情。

然後,我笑了。

「別說笑了,論『劍』,你們所有人手中的劍都不是我的對手。」

聖騎士手中的劍被我用眼神一瞪,立即斷成一堆碎片。光之箭向我飆來,我不屑地輕輕用手一撥,立即反彈到弓箭手的身上。

「至於你,奧丁。」我用沒有受傷的手握住了石中劍的劍身。

「你是不是忘記了我在成為魔王之前的身份?」我邪惡一笑,奧丁驚訝的神情令我十分滿意。

石中劍的劍身變成黑色,我用力一擰,石中劍化成碎石。

我輕輕地揮掌轟中了奧丁的中門,奧丁整個人撞到牆上,其他聖騎士立即緊張地護在奧丁的身前。

我身上的傷已經復原,只剩下身上衣服被打傷的痕跡沒有散去。

「公主在我這邊過得很好,你不用擔心。不過你再不發薪金給我,我們不但魔王軍上下會餓肚子,就連公主也要食樹皮了。」

我說道︰「你再不撤走勇者,那麼我就毀滅世界。」

說完,我轉身就走。


回到宮殿,四天王已經在大堂等待我。

「大人,你見過國王了嗎?」最穩重的地動首先問道。

我點一點頭,然後把剛才的事完完整整告訴他們。

「竟然用光和劍來對付你?他們腦袋有問題嗎?」冰雪不屑地道。

火炎摸一摸頭︰「國王是不是忘了你曾經是…」

「夠了。」我說︰「那件事是我自願的,不要再提了。」

旋風抓了我的衣角,問道︰「大人,你喜歡公主嗎?」

「喜歡啊。」我毫不猶豫地道︰「因為我把她當成親妹妹。」

冰雪白了我一眼︰「喜歡就喜歡,還甚麼妹妹…我告訴你,公主如果不是喜歡你的話,又怎會跟你走?」

「那只是因為我們是青梅竹馬吧……」

「這年頭可攻可受的魔王不多了。」冰雪沒好氣地拍了我手臂一下︰「如果你決定要保護﹑拐走公主的話,我一定會全力支持你。」

「迎戰勇者,恐嚇國王,不就是魔王的主要工作嗎?」火炎也輕輕地拍了我手臂。

「用惡龍去消滅軍隊,正是魔王的日常興趣﹗」旋風笑道。

「命令下屬去掠奪一切,然後統治世界,這就是魔王。」地動用拳頭撞了我一下。

這時,四天王同時向我下跪︰「四天王永遠為魔王大人效忠﹗」

我有點感動,卻不讓我的淚水落下。正因為要守護當時被世人遺棄的四天王,我才會放棄光明,踏進黑暗。

今次,我也要踏進黑暗,與光明決戰。我是守護公主的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