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鑾殿。
玄肱皇帝側身耳聞內衛回稟後仰頂大笑,只是笑聲之中陣陣苦澀:「果然是朕的好皇兒!妻妾忠誠、屬下忠義、母親鍾愛,處處擁護,想令朕焦頭爛額,好很好⋯頗有朕風!」笑聲兀然而止,身擺手動,龍杖棒指依舊跪在地上大理石的皇兒,言詞間竟多出數分戾凶,狠狠警戒:「但你莫忘,朕才是真龍天子,口含天憲、扭挪乾坤。幾女人、數兵將又如何能夠影響大局?青龍軍再過一二時辰,久攻不下,徒添亡傷,必有嘩變。朕再回頭親自擒獲裴瓊、宋蕊、裘兆元,御駕親臨,誰尚能保?雕蟲小技⋯」
不料,罕有地,皇帝的說話竟然被區區一個衝進殿中的內衛所呼叫打斷:「打進來了,打進來的!」驚惶地指着外面,皇帝正在氣頭上,哪肯放過任何洩憤藉口,「干擾聖言、咆哮朝堂,九門、城牆尚在手中,何來打進?謊報軍情、驚擾帝身,罪在四等,即刻杖斃殿前。」那個內侍雖然高呼冤枉,但依然逃不過被拖杖打的命運,看來只好怪自己命賤,觸了陛下霉頭。但皇帝同時不忘走出門外眺望,金鑾殿乃成都城權力中樞,自然高度亦位宮中之巔,可俯瞰宮內外,漠然瞥瞥,郤心頭大駭,因這位自信的陛下驚懼發現,一支奇兵所向披靡,一路無人能擋,已經攻入軒民門,在內宮之中肆虐。皇帝後方的慘叫聲漸漸微弱,到一聲淒厲的慘叫聲後完全停止,皇帝沒有回頭,彷彿自己從未冤枉他,反而煩厭的擺擺手:「拖下去,推入荷花池罷了⋯」螻蟻般生命誰又在意?
看到奇兵越殺越入,又驚又怒,但半分疑惑:「哪裏冒出來的賊兵?」不知道殿中的太子是否聽到,只是雙手合十,默念:「禍福自招,與人無尤⋯」皇帝回過頭來:「你說什麼?什麼意思?」太子抬起頭來,直視父皇,瞳光卻好像已越到那渺遠年代,輕飄飄地吐出一句:「父皇還記得十年前的雅安荒難嗎?父皇為鞏軍權,西糧東調,令百姓屍橫遍野人相食,兒臣不忍,截留一口米糧,竟遭父皇遷怒。」太子眼中光暗淡下來,言語間逐句漸重:「報應啊!外面義軍就是當年兒臣收留的三百孤兒,昔日一飯之恩,今日以命相報。父皇不諳「有民方有君」此理嗎?抑或只在意自己位置?種惡因,得孽果⋯」皇帝這次終於沒留手,贔怒之下一杖擊在太子脊髓,太子吃痛伏地,口中吐出一潭血水,但卻諷笑起來,嘴角的血絲總染上一縷詭譎⋯

御花園、康泰殿、文慈殿。
義軍殺過軒民門後便東突西衝,雖然目標都是最為耀眼奪目的金鑾殿淹殺,但始終不熟地形,內宮佈局左曲右折,兵力開始分散。幸而,安驍心生計,扯下途經的滌衣房外所掛之大紅布絹,紅絹於空中大劃一弧,披於自己及吳蘭背上,隨奔跑飛揚其後,吆喝「清君側 匡太子」、「金吾衛、御圍內造反,幽禁聖上、太子」,諸軍聞聲而聚,重集大流,如同利刃越開諸宮,直鑿御花園。甫入園口,一金吾衛持戟向安驍側刺,安驍向左避躲,反手格開衛戟,順勢平劍一劃,刃剖其腹,鮮紅激噴而出,為紅袍再染一片妖冶。下意識再回身閃電一刺,將身後另一敵人咽喉破穿。閣樓上冷箭呼嘯而至,未及反應已近在咫尺,吳蘭飛身伸劍,撥開暗箭。向上劍指,領義軍衝攀閣樓,水刺左穿右插,銀光閃鏻,所向披靡,與安驍上下互掩。類似場面在御花園每一角落發生,義軍與金吾衛血戰當場,刀光劍影,羽矢橫飛,殘骸亂舞,慘呻不絶,兵士之血灑濺到婆娑樹影、搖曳草花之間,詭異非常。安驍、吳蘭在掀翻附近一排衛兵後四周繞望局勢,愈漸凶險,前來攔截的金吾衛與從各門趕及的門兵會合,對義軍形成合圍之勢,恃擁兵力及武器優勢,打算扼壓其於花園內。幸義軍領袖武藝高強,士氣大漲,加上所有人心懷報恩復仇,得憑一股狠勁,絲毫不放棄。刀劍崩裂,用白手拳頭,甚至手腳斷傷,則用牙齒咬,就算戟入肉體也拼盡最後一口氣抓住不讓拔出,好讓同伴得以反擊。衛兵、門兵未嘗遇過如此瘋狂的敵軍,不由得膽慄心顫⋯

無稜門。
門衛長裘兆元默默俯瞰宮中局勢,面如止水,靜候時機。忽覺宮內外聲火大作,血流成河,見一奇軍勢態大勇,與金吾衛戰作一團,「匡太子 清君側」之聲不斷於耳,眼光掠過,其余八門皆已出兵襄助。晃晃身子,面上盡然換上焦急似火之情,張口對門下監視衛士說:「咱們快出兵殺退賊兵!」衛士軍陣搖動郤未敢擅自離開。恰逢此際,一御圍內士馳騎而至,吶諭:「聖上軍令,調動無稜門、門外各門衛,即時剿滅逆賊。」裘兆元大大的吸了口氣,估計是御花園軍力支撐不住,聖上在賭博自己依然是忠心的。從身後拔出太子相贈的三石英雄弓,似遙指遠方,下令:「眾軍聽令,出門!」門下其他衛士陸續上馬,掉轉馬頭準備出發,裘兆元趁他們放鬆警戒,把背部空給他之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上箭、拉弦,臉上抹過一絲惡笑,把弓拉下、發箭,「噗」一箭穿空,正中騎馬領在最頭衛士的後背,失平衡墮馬。這彷彿是一個信號,一瞬間,門上箭如兩落,擲在他們身上,紛紛落馬。宮門一開,伴隨裘兆元「宮中御圍內、金吾衛勾結諸門,圖謀不軌,剛聖上明言,誅除亂黨!」無稜門仝人身俯馬背,持長槍在前,繞到御花園側面,驅動馬速至極致,有前無後的撞向金吾衛、門衛會合之陣,仿如利爪亂刺,一個衝突便把不少還在驚惶失措的敵軍扎下馬,數個還被捅入槍桿雙手徒揮。義軍見對方後方混亂,士氣大振,又接連逼前幾步。金吾衛、門衛被打得要蹌踉後退,只僅僅憑借人數且戰且退,勉強站穩陣腳,雙方一度殺得難分難解⋯





瓊台。
亭台樓榭上寒風凜冽,吹得江嘯衣鬚俱起,老人家見形勢千變萬化,竟觀得饒有興趣,只是雖面帶小笑卻不發一言,旁邊的管家福寶知道,老爺必定心中大有盤算。一會兒,江嘯慵懶地伸伸虎背熊腰,開口:「坐得久了,福寶你最後給老夫添這小半杯酒,是時候活動筋骨了⋯」他把新添的小半杯一飲而盡,揮揮衣袍,掃掃身上正二品兵部尚書黯黑朝服,手指似有還無地輕輕撚着手中那玄肱皇帝年青時御賜玉的戒指,把戒指由右手遷到左手。福寶感到一陣眼熟,老爺過往還需要出征前都會有這小動作,但那年頭⋯玉戒指似乎是放在左手,不知由什麼時候開始,放到了右手,是在擔任兵部尚書之後嗎?是因為右手所握的不再是寶劍,而是一枝毫筆?那麼⋯福寶下意識四周看看寶劍在哪兒,一晃神才啞然失笑,老爺是入朝文臣,七旬老人,哪有什麼寶劍⋯
江嘯一回頭,彷彿看通他串串心事,和藹一笑:「你當管家有不少年頭吧,放心,這個江家管家之位你有生之年也不會消失,因為,江家在老夫手下要至少再興隆一朝。」語罷,穩穩扶着杆邊向下走,一步一步向戰場走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