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頭剪刀布,你輸了總會哭」

她是那個早早住進我心裏的人
還記得當初,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
雖然我只是一個稚氣未脱的大男孩
卻感覺到我已經喜歡上她

也許是直覺
也許是氣質的吸引
也許是緣分在作怪


我稱之為一見鐘情
你們相信這是真的嗎?

我和她第一次相遇是在屋邨附近的公園
剛剛放學,可我作為一個人貪玩的孩子
立刻就衝向遊樂場

在遠方看過去只有一個
孤零零坐在鞦韆上的小女孩
我走近過去問:「要一起玩嗎?」


她那流光溢彩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我
當時的我並沒有多想
而一位剛升上小一的男生
亦沒有男女授受不親的觀念
我拉着她的手帶她去玩滑梯、鐵橋、平衡木……

火傘高張,烈日當空,
我們只能大汗淋漓地跑去樹蔭的掩護下
我看了看遊樂場的時鐘
發現是時候要回家做功課


「 我要回家了 你明天還會來遊樂場嗎?」
她點了點頭 又搖了搖頭 一言不發的看著我

抑郁的太陽照射到我的身上
空中漫步的風吹到我耳旁
我就這樣和她對視著 看著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

一秒 兩秒 三秒
十秒 二十秒 三十秒
直到風停了

我和她向着截然不同的方向走
這次變成我孤單地往前走 偶爾回頭看有沒有影子
那猛烈的陽光害我什麼也看不見
明明一個小孩不可能動心 卻偏偏動了情 沉醉於你



那天的我回到家中 只覺得心中好像缺了一塊拼圖
直到幾年後 我才發現在那一眼之後 我再也忘不了你
終於我歇斯底里地開始尋找你
那年的我 剛升上小學六年級

唯汝,若如初見,誤終身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