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生物一直都以為宮殿就是宇宙的所有,宇宙就是宮殿的本身。 宮殿中一切都是美好的,有自水喉流出的蜂蜜,有用棉花糖織出來的被褥,書架上只許容納孩子們看的書,而且每一個字母都不能受過半滴眼淚的洗禮,這裡只有最快樂的書,沒有悲慘的結局,沒有不得善終的主角,就算是那些奸角,退場之時也只會草草帶過,痛苦和死亡是不能出現的禁語。 要懂得閱讀,就得要有人教育那生物識字,於是那位至高而全能的造物主用自己最後一絲的內疚感造出了一個身兼僕人的說書先生,為免那位說書先生透露出半句這生物的醜陋,祂又把最善於說謊的嘴巴賜予說書先生,於是說書先生有了兩個嘴巴,原來的嘴巴誠實無比,那張新長出來的嘴巴則時而說真話,時而說假話,讓人無從捉摸。 至此,那位至高而全能的造物主對這醜陋生物的愧疚和憐憫都用盡了,祂離開了這片連陽光都嫌棄的土地,永遠也不再回來。 「鳳凰大人,你的差遣便是我的意志。」 據說謊言領主的一句謊言可以倒假成真,因為牠的惡意,凡界七洲才會苦難不絕,也據說只有一個人曾聽過牠用誠實的嘴巴說話。 鳳凰與牠的謊言領主,除卻明顯的主僕關係,牠們也是聽書人和說書人的關係。 「那就麻煩你了,謊言先生!」 聽書人餓了,這時牠又想要聽故事。 「鳳凰大人,你想聽聽獵鹿人食子的故事嗎?」 於是說書人的說謊嘴巴張開,含糊了真假的區別。 「一位獵鹿人?和獵人有關的故事我都很愛聽!這位獵鹿人的名字是甚麼呢?」 「他的名字叫克羅諾斯,在退隱山林以前曾經是人稱暗影騎士的利害人物呢!」 「好哇好哇,請告訴我更多關於他的故事!」 如果說謊的力量足以無中生有,如果說謊的力量足以欺騙真實,那謊言還是不是謊言呢? 可憐的克羅諾斯,一如其他成為悲劇中心的主角們,他們也許永遠都不會理解冥冥中自有主宰的諷刺意味。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