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一次一次,可能能夠改變,一次一次,或許只是一段段過往 不知道,不清楚 罪孽烙印於思,內疚束縛着想,罪疚長存於心



「刺~~」眼前的賽車場上滿佈着銷煙,表演過後的賽車摩托整齊打撗列隊在「觀眾」面前。車手逐一從賽車內走出來,以揮手向「觀眾」致謝。「觀眾」亦不禁站了起來鼓掌,因為這是一場物超所值的表演。
這是華家班,賽車雜技表演。不由得說,這真是一場精彩的表演,本來應該如此。
這是一場精彩的表演,相信即使是透過網上觀看表演過程的網民也會讚不絕口。
隨着致謝,「觀眾」亦陸續四散,但也會有不少人落到賽車場與車手合照。人群很快就圍着了車手,至少在觀眾台上的我是這樣看到的。人們紛紛和着他們不會記得名字的車手合照。
氣氛是燙手的,使我並不會特意去參與。
從賽車上下來的有四名車手,兩男兩女,名字?不記得。
出於等待我那興致勃勃的父母,我在人群外圍的隙縫裏窺看。那是一名女車手,身穿白橙相間的制服,臉上化着淡妝,留着長髮,其實可算是顏值不錯的美人兒。但我依舊不會記得她的名字。
她週遭的人群大多都是男性,一些中年男性,偶爾也會有些「大媽」和小孩。
儘管這場表演多精彩也好,我也不會去記得華麗的表演過程;儘管女車手與多少「觀眾」合照也好,相信他們也不會去記得女車手的名字,我也只是一名「觀眾」,但我會銘記她的眼睛。
那雙眼,和我訴說了很多。


如果說,眼睛是我們人類的靈魂之窗,那我今夜從她的眼內,可是看到了她的內心。
我看到了那一刻的無奈,委屈,不安,膽怯,恐懼以及她內心心底的無助,在無聲吶喊着。
我看到了她的初衷與失望,互相僵持着。
我看到了她打從心底正厭惡着這份「附加」工作。
我看到了很多,很多……
想必這和做妓毫無疑義吧……
前去合照的人和女車靠得愈來愈近,直至一個男人直接把手放到她的膊頭上,她再也掛不住那虛假,僵硬的微笑,只見她很快就甩掉了那個男人的手,臉露委屈的衝出了人群,衝到「觀眾」看不見的地方。
人群一哄而散,而我則呆呆的呆在原地,想着自己剛剛是否能夠做點甚麼。
不,我甚麼也做不了,甚麼也不該去做,因為我也只是一名「觀眾」。不會記得她的名與字,姓與名,今夜的表演也應當如此,因為我也只是一名「觀眾」,但我卻偏偏忘不了她的眼睛。
在深處,吶喊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