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那個時代,那個地方,神話一直也廣泛流傳在人間,然而,神是來自何方? 死亡後,我卻陰差陽錯的獲得了一次重生的機會,同時,卻也捲入了一場萬劫不復的戰役, 所有的事,卻竟只是源自大件千萬年也解不通的問題..



當你看到這一段文字的時候,相信我應該已經不存在於你的時空當中,但無論如何,經歷了多少個重疊的巧合,在這一個時空底下的你,能閱讀到這一段文字 ,便證明了你是命運選擇的人。

這段文字不是甚麼歷史,也不存在甚麼技術的教學。 這段文字,只是一段關於我的故事。

我叫吳浩天。十七歲,中五。


抱歉,上面那一句,可是我花費了將近半個小時,才能夠寫出來。 我未能夠說出更多關於我的資料了.. 因為,還有很多很多.. 我已經忘記了。

對了,我還記得一件事。 我的頭每一天也很疼 ,這種感覺就像是一堆咀蟲,啃食着你腦袋中的每一個細胞。意外發生前的很多很多記憶,我也給那個人刪除掉,我只知道,車禍後我就躺在這張雪白的床,長久不起。




接下來,容許你代入我的軀幹,閱讀我的故事吧…

"嗶一一一一一一"

呼吸機成了一條沒有起伏的直線。


這是我最後聽到的聲音。準確一點說,再我重生之前,的最後一段聲音。 再這一聲之後,出奇地,腦中的那個咖鎖很像解開了,一刻間所有壓積以久的片段也從那個上鎖多時的禁區釋放出來。



包括我的情感,我的性格, 我吳浩天,這一個人,也釋放了。

"嘻嘻… 這一刻,等了十六年。"

突然之間,出現了一股聲音。 這一股聲音令我意識到,我還未真的死去。 在這一個沒有維度的空間,我還是存活着。

"誰!?"

果真,我能夠說話。 那一股聲音似乎能夠感應我,他作出了一聲冷笑,陰聲怪氣的說道,



"你那個可悲的人生,唯一共你相伴的,可就是我哦.. 嘻嘻… 真的記不起我嗎…?"

一陣莫名其妙的感覺突然浮現在我的心頭上。這種感覺,是一種遺憾的感覺。 我的人生,就像是一片空白... 在這一個空間, 可以哭泣嗎… 胡思亂想之間,那聲音突然沉着聲音,滿是不俏的說。

"可悲的小子,看來要成器還有一段大路。 跟我來!"

接着發生了甚麼事情,我說不出,我只能告訴你,我在一剎那從一個沒有維度,絕對黑暗的空虛世界,到了一個三維的空間。

這個地方,是一個灰暗無光的地方。 偶爾一兩顆亂石出現在寸草不生的泥地, 在黑夜無光的天空下,前方不遠那個詭異的大湖,散發出一陣鮮艷的黃光,成為了這空間唯一的光芒。 而一個高大的黑影,站在大湖前,背對着我,我看不到他的模樣。

"嘻!"

那熟悉的冷笑聲 ,從這一個黑影發出,而之前的那些聲音,也是從這人發出。 他緩緩的說道,



"在你問你想問的事情之前,先記起我是誰吧。"

突然,那一直背對着我的大黑影,轉過身望着我。只見他瞪着我,嘴角奸姣地揚起。


這個人...

良久,我終於說出我在這空間的第一句句子。

"怎麼會是我... 怎麼會是我自己。"



同一時間,我也聽清楚了自己的聲音。 我的聲音,就跟剛才一直聽到的聲音一樣。



眼前這個和我長得一模一樣的人,不發一語,卻手指着我的身後。

我回身一望,赫然見到一個澄明的大湖,不同的是,湖水竟是妖艷的血紅。

一時之間,無限個問題在腦中出現,而當中,有很多其實我也有了答案。

我把身子轉向另一個自己,嘴角往上一揚。 冷笑了一聲..

"難怪... 你本來就是我嘛.. 或者應該說,我本來就是你阿... 所有,也只是倒影。"

但此刻的我,還未完全是眼前的那個自己,而我還需要眼前這個人,來助我完全解開這個咖鎖。


只見他良久也沒有說話,似乎是等我開口,我也禁不着要把那些不解問他。




"對了 ,我是不是,已經死亡。"

這個問題,是我的第1條問題,也是我最不解的問題。 這時眼前的那個卻沒有立即回答我,反而笑了一笑,說道,

"那要視呼死亡的定義。"

我續問,

"死亡的定義?"

他緩緩的說道,

"很多事情在這一刻也是超乎你可以想像到的,我只能說,這個世界存在着不同我平行時空,就像是一個蜘蛛網,可以有很多很多個分叉開去的支線,但無論在那一個分線也好,也是連結在同一個中心,簡單點說就是四個字,殊途同歸。"



我聽得一頭霧水,良久,我還是得不出一個結論,我慢慢的說道 ,

"所以... 我是死了嗎? 那這一刻的我是甚麼?"

他很像聽得有點不耐煩,反了一下白眼,說道,

"你難道不知道,靈魂和軀體是兩個概念嗎... 好了我也不打算解釋,總之你會不會死亡,就得看你的命數,但是,赤泉代表着,你的命數會走得跟別人不同。 進入赤湖吧,他會告訴你更多。包括,你失去了的記憶。"

說完後,他便轉個身體,面向那個黃色大湖。黃光下.. 他卻慢慢地走進那個湖中,就像那些想尋死的人一樣。 這之後 ,我便知道,他說的死亡的定義。

我轉個身子,望着那個很像屬於我的紅色大湖 ,赫然發現湖水由淺入深地出現了一條往下走的梯 ,我沒有猶豫地踏入這條屬於我的命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