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離開吧 離開眼前的香港 今天他認識了一位經常外遊的年青人。 從他口中形容的地方,老人跟著他體驗外面的世界。在這漫遊的過程中,老人籍著這機會離開香港,離開他眼前不想面對的現實。



我繼續我的旅程,往南方走了數十公里,到達了一個像人頭的山頂,就像山神俯視著山腳下的城市。從這裏我看到一個個用竹拼成的高塔出現在整片高高的樓海之中,這就是我要到達的塔塔市。這城市和很多城市都一樣,井字型的街道,四層,十多層,三十多層的建築,唯一不同的是建築半倒的外牆,乾燥而裂開的油漆,出現裂縫的露台。看來當地人已習以為常,若無其事的在街上擺攤,在露台晾乾衣服。當地人似乎沒有找到適合當地氣候的建築材料,導致當地建築物都只有兩三年的壽命。他們的祖先為了保存這城市的樣貌,為了保留這城市給市民的一份親切感,想出了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
 
這城市聘用了最優秀的工匠,在建築旁邊建造了高度相同的竹塔,在這一刻建築物得到了輔助的結構停止傾倒。在竹塔存在的時間裏,居民為自已的房子開始修補建築,從外牆、結構、門窗、露台、睡房、浴室、門把,將所有的物件都還原到三年前的狀態。在這工程進行的時候,居民的生活延伸到身旁的竹塔上,從街上看彷彿像被除掉外殼的骨架。有人在竹塔上曬被單。有人因為房間油漆未乾,把睡房暫放在竹塔上。有人在塔上睇書和欣賞風景,有人還會在塔上聊天認識到新鄰居。在短短一個禮拜,我居住的建築物已回復原貌,但與記憶中三年前到訪時的那樣子又好像有一點出入。翻開這城市的舊相片,我也看不出有什麼不同,但在這細節上的小小改變意味著城市的進步。這城市的建築物就在這過程中慢慢演變,在不變的狀態下改變。
 
在這塔完成任務要被拆除的同時,對面的另一座竹塔在一日之間出現眼前。你在任何一個街角都可以找到竹塔的蹤影。作為一座臨時建築,這竹塔卻構成了城市外貌的一部份。事實上在明信片上能辨認出這城市亦是因為這風景裏的竹塔。臨時的比永久的更代表了這個城市的特徵。當地人都忘記了城市原本的樣貌,他們都在恆久的竹塔與臨時的高樓的矛盾中繼續改變這城市的原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