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重的大門「咔嚓」地關上,只剩下林昇一人在房間裡。

舉頭望一下天花板,空洞的純白色油漆。

房間幾近空無一物,只剩下古舊的鋼琴。

不想再彈琴。曾經腦海中會自然浮現的旋律,已經不再出現。

林昇走近窗邊,窗外一片青草地,綠草如茵,四季一如既往地變換,時間不斷推進,只有林昇的房間靜止了。



林昇推開窗戶,跨了一條腿,勉強可以擠下一個人,他屈着身子逃出了房間,滾在草地上。

林昇拍拍身上的草屑站起來,整個過程正好被女孩目擊了。

林昇怔着。女孩留着一條馬尾,穿着簡單的T恤牛仔褲,背着粉紅色的背包,維持着姿勢不動。

林昇腦內飛快地盤算幾種選項,然後微微一笑:「嚇着你了嗎?」

看着林昇白晢純潔的臉腼腆一笑,女孩的眼珠子動了動,然後站直身子,單純地說:「你住在屋子裡嗎?」



林昇只乾脆地回應:「嗯。」

女孩皺着眉頭,充滿戒心地説:「你不是小偷吧。」

林昇開朗地笑了,說:「哪有雙手空空的小偷。」

「也對。」

「你來野餐嗎?」林昇見女孩背包滿滿的,看進女孩的眼睛問道。



「不是呢。我來寫生的,我是藝術系學生。」

「我一直很羡慕有藝術天分的人呢。可以替我畫一幅畫嗎?」

「畫肖像畫?我畫得很爛呢。不介意我可以速寫一幅。」

林昇貶着眼睛,眼底閃着光輝,說:「太好了!」

兩人席地而坐,女孩認真地觀察林昇的五官,細長的眉毛和眼晴,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加上白晢的皮膚,簡直是像女生般漂亮的臉。

女孩記下了臉部和五官的特徵,在畫簿上飛快地繪畫。不一會,女孩便在畫的右下角簽上名字。

「你叫什麼名字?」

「林昇。日字在上的『昇』。」



女孩在畫的左上寫上「To 林昇」,然後微笑着把畫遞給林昇,說:「送你。」

林昇接過畫定睛細看,此時,背後傳來婦人的聲音:「昇兒!昇兒!」

林昇回應一聲「哦!」,眼睛卻離不開畫作。「畫得很像!」林昇向女孩單眼,看到右下的簽名,説:「謝謝你,陳可兒!」說着跑着離開了。

可兒看着林昇跑到婦人前,遠處傳來婦人疼愛的的責備:「你怎麼可以偷走,應該要好好養病!」

林昇被責備依然嬉皮笑臉,回頭向可兒微笑揮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