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一段時間,阿怡都介紹左佢2個最friend既朋友比我識,一個叫阿文,一個阿強。
佢地原來中三己經識而且好friend。咁因為我同阿怡拍緊拖,阿文同阿強都久唔久約下大家打牌,認識下大家。
雖然我打牌唔太勁仲同佢地唔太熟,但係次次我都應邀出席。咁經過幾次打牌,大家都熟識起來,同埋文同強都有上開某個論壇,大家既話題自然多左好多同親近起來,傾下傾下,原來大家都係足球隊隊員黎。,自此除左阿怡,我同阿文同強成為最好既朋友。而同阿佑慢慢咁疏遠走來。
咁阿強同文都間唔中約下我踼波同出黎食下飯咁,對當時中學生黎講,都算係MK個批。有次佢地竟然約左出黎飲酒,咁我唯有都出啦。
傾傾下,原來阿強同阿文阿怡之前己經拍過好多次拖,仲成日去酒吧,咁我係第一次拍拖既男仔都唔係好相信,但個次之後我同阿怡既關係又好似遠離左D咁。
「阿怡其實飲咁多酒,會傷身架,不如我地返屋企打下牌算啦。」我好聲好氣講。
「唔緊要啦,唔係想咁多朋友面前落我面呀,飲啦。」阿怡嬲左咁講。
之後佢又會同阿文同阿強好親近咁傾計呀,完全唔想理我咁。
飲完酒都成1點幾,我諗住送佢返屋企,點知嗌左第一次交。
「你唔想飲酒既咪出聲囉,唔好同當面對住佢地講啦。」阿怡嬲爆爆咁講。


「我為你好。」
第一次嗌交有D驚,因為係小第第一次拍拖,完全唔識招架。
「係呀,我鐘意飲酒,唔得咩,又唔係得你一個朋友,唔岩咪分手囉。」佢嬲爆爆咁走左。
結果我同佢都冇分手,我用電話SMS佢叫佢唔好咁嬲,佢知我第一次拍拖,所以都有應返我,話佢當時係衝口而出。
下篇講返救生員。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