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黎到考銅章既日子啦,地點係九龍公園公眾泳池。
唔知點解到親考試既日子我都會緊張到成身硬成咁,可能唔太熟水性啦。
同行既戰友有阿衡,我,紅哥(阿叔)同埋四眼仔。仲有我地既PARTNER,我PARTNER係我阿哥,而其他人就叫左佢地既friend做partner。
對於熟水性既人黎講,依D考試可能好容易,但對於唔熟水性黎講既我,己經緊張到成身硬哂咁。
係依D咁緊張既氣氛之下,我阿哥都提醒我飲返支redbull先。
「細佬,對返支redbull先,冇咁緊張,游100米都有氣咁爆。」阿哥提示我去7-11買。
有阿哥係到個心都定D既,似終阿哥有經驗。我地約左成班人係九龍公園等,包括黃SIR。
買完支redbull就去搭火車去到九龍塘再轉車去佐敦。
「細佬你陣間到大圍站好飲定支野,要小小時間去發揮作用架。」阿哥提示我,再叫我唔好緊張。
係依D考試日子心情緊張唔係話特別緊張,但腦海經常浮現跳落水個下既緊張感,咩心情都冇,今日只係為左考試。


「唔洗咁緊張既,一陣游自游式唔好游蛙式,唔係實肥架。」阿哥又提醒左我。
「放心啦,我游自游式架。」我緊張到都唔知自己講緊咩
依種心情可能真係得考過救生員既人先知。
到左九龍塘站,我地就轉車去到佐敦。係途中我都安慰自己一定得因為我地練習個時個個都達標既。
到左佐敦站會合黃SIR,我地早左9個字到,原來D人都到齊哂啦。係高處我地望到主池情況。而家心情更加緊張,唔知陣間我會唔會PASS到呢。
再講多次戰友有紅哥(唔知有冇打錯到),四眼仔,阿衡同佢地PARTNER。
介紹返,紅哥係一個50歲既阿叔,游水仲慢過,練習拖救救人個時只係岩岩達標。
「屌,個紅哥游水仲慢過你,你一定PASS既,唔洗咁緊張。」阿哥係耳邊細細聲提點我。
「係,我游水仲快過佢,應該PASS既。」我好有心咁應阿哥,因為阿哥專登黎陪我做partner。再望一望個主池,心情又再度緊張起黎。
依9個字係我人生等得最長9個字,心情好似被蟻咬咁。


「拿,陣間大家唔洗驚,放鬆去完成佢,游唔到都要完成佢,個考官都好人,我識既,唔洗咁驚肥。」黃SIR一貫輕鬆口吻提示大家。
「我有朱古力WOR,你食唔食呀,可以放鬆心情架。」紅哥伸手比左舊朱古力。
「唔洗啦,我唔食。」我冇拿到朱古力。
又望住個主池,個主池好似個海咁,成盤猛獸咁等緊我地,密集既游水聲將我既心情推到落谷底, 心情係緊張到爆炸!
度過人生最長9個字,終於有考官叫我地入場了!考官不意換完衫就可以出泳池。
我地就過閘落去更衣室換衫,心情好似踼歐聯決賽一樣咁緊張同無助(可能只係得我)。
我換好哂衫,阿哥拍左一拍我膊頭,redbull又發揮左作用,全身熱辣辣。就出左去泳池。
「全部立正企好。」考官大聲叫我地。
「好,FALL IN 」黃SIR嚴厲地叫我地。
「而家開始點名。」考官依然好嚴肅。


我睇下考官個樣都唔似鬆手個類,死啦,今次合唔合格,我心裡都充滿問號。
「好,第一項,係100米拖救,游50米,用衫拖溺者50米過黎。,清唔清楚。」阿SIR大聲問。
「明白」大家一齊答。
好個個企哂上游泳池石級上準備,我係第一批,不過緊張到隻腳有少少軟。
「好3,2,1開始。」
成個場只係聽到先生唔洗驚而家救你,個個起勢咁除衫,我雖然腳仔軟,但除衫都除得快,第二,三個跳落水,係咁游係咁游,終於都可以完成到。
到左最尾一項拖救,我要拖阿哥了!究竟合唔合格呢
屌,拖到一半個時我中途放棄左,因為實在唔夠體力同唔識拖,阿哥被我拖到係咁飲水,最後都肥左。
依個就係中四既經歷了,多謝收睇。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