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 謝謝你們的出現,讓我遇見了你們。」 在藍洛凌認識冷瞳、約翰亞和夜鳴之前, 她怎樣也想不到,他們四人竟然會成為不離不棄的好朋友, 但她更沒想到的是…分別的那天。 「我們會再見嗎?」洛凌哽咽道。 「一定會的。」冷瞳堅定地說。 但願用這個故事, 記錄下那段遺失的快樂時光。 謝謝你們,改變了我。 《後悔,沒有早點遇見你們;慶幸,最後還是遇到了你們。》



「呼哧呼哧……」冷瞳和藍洛凌以最快的速度衝進了課室,藍洛凌立刻看了看手錶,冷瞳則看向約翰亞的座位。
「唉…又遲了!」藍洛凌和冷瞳以鄙視的眼神瞪著在座位上悠閑自得的約翰亞。
而他只是見怪不怪地瞄了一眼狼狽不堪、一臉不服的她們,同時,在他這「冷面癱」的臉上閃過了一絲罕見的笑意。
「Hello!」一旁的夜鳴看到冷瞳,便開始增加自己的存在感,好讓他那心愛的冷瞳察覺到他。
「哦,早晨。」冷瞳一邊放下背包,一邊回答道,夜鳴則一面甜蜜幸福地看著她。
「呵!欺負我單身!嘖嘖嘖…」藍洛凌咕嘀道。
「就是啊!虐狗!你們應給我們賠償一筆醫療費!」約翰亞一本正經地說,看著他那嚴肅的表情,藍洛凌啞然失笑。
「咦?!夜鳴,你的手臂…」冷瞳驚訝地看著他手臂上的瘀傷,臉上閃過一抹擔心的神情。
藍洛凌皺眉蹙眼,認真起來:「誰幹的?」
「沒什麼,哈哈!」夜鳴強顏歡笑道。


「回答。」冷瞳斂容屏氣地問道。
「呃…」夜鳴仍不願回答。
「何銘賢。」約翰亞凝視著夜鳴,他那冷酷的目光如刀刃般刺中夜鳴心中所想。「對嗎?」
夜鳴驚訝地問:「為什麼你會知道?!」
「Why not?」約翰亞淡然道。「你們在校的行蹤我都瞭如指掌,你知道的。」
「唉!」夜鳴苦笑道:「當初真不應該讓你來監察我們…」
是的,夜鳴、冷瞳、藍洛凌不是正常人,他們都是多重人格疾患者。
他們為了避免其他人格在校突然出現而造成各種「不良影響」,所以請求約翰亞「監察」他們。
「那可是你們自己要求的。」約翰亞露出了一個勝利的笑容。
「...」夜鳴無法反駁,只好低頭不語。


「何銘賢...」冷瞳沉默了半晌,似乎在策劃著什麼:「隔壁班那個混蛋嗎?」
「瞳,他可是在老師們眼中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呢…你斗膽挑戰他?」藍洛凌提醒道。
「在老師眼中。」約翰亞強調。
「那又如何?」冷瞳冷笑道,藍洛凌已經知道她心意已決。」
「唉…真不想陪你們瘋…」冷瞳和約翰亞同時以一種「你敢再說一次」的眼神瞪著她,在旁的夜鳴則以「我只是吃瓜群眾」的表情看著他們。
藍洛凌心知不妙,慌忙低頭認錯:「抱歉兩位大人,小妹知錯!求放過!」
「給你一次機會,再說一次剛才那句話。」約翰亞威脅道。
藍洛凌倒抽一口氣:「真不想陪你們瘋…」
冷瞳和約翰亞同時瞪向她。「但!我還是會因為你們而做這些傻事。」她連忙糾正道。
「好好… 說得好!」夜鳴為她鼓掌。


「嗯...放學後,何銘賢死定了。」冷瞳冷笑道。「你們放學有時間嗎?」
「有。」
「可以啊!」
夜鳴和藍洛凌先後回答,約翰亞說:「我真想引用那句『真不想陪你們瘋』,麻煩!」
「你可以選擇嗎?」夜鳴邪笑道。
「唉…我就勉強浪費人生中寶貴的三十分鐘吧!」約翰亞苦笑道。
儘管知道這樣做不對,
卻又因你而做這傻事,
也許這就是友情了。
誰叫我是你朋友呢?
但如果可以重新選擇,
我仍然會選擇,
成為你的朋友。
《儘管我知道這是錯的,我卻依然因你而錯下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