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dy拿着發聲手錶,懷疑自己的聽力。是手錶壞掉了嗎?記憶中剛才就是下午兩時多,怎麼一下子便到晚上,看來手錶要去維修才行。

她走到人來人往的街道上,靜心聆聽周遭的環境聲音,此時,交通燈傳來紅燈的短陣聲響,她馬上停止步伐,靜候綠燈來臨。

須臾之間,她受到周遭路人猛烈的碰撞,猛然失去平衡地向馬路中心!旁邊的路人不是低頭顧著使用手機,就是在大呼小叫,根本沒有人伸手救援。

剎那間,一雙手及時拉住了她,把她從死亡的邊緣救了回來,「小姐,你無事嘛?下次要小心!」雙手的主人看見cindy後,同樣呆住了。

來回生死邊緣的她,不斷感激剛才出手相救的人,從聲線猜測,是一位男生。



「原來你係睇唔到嘢嘅,你下次都係唔好行太出,小心被人撞到,又或者揾朋友陪。」男生好意提點。

「多謝你救我仲提醒我,不過好似我咁,要同佢哋出街會麻煩到佢哋,無謂掃興啦!」

男生不認同地反駁:「邊個話㗎!我隻腳都係義肢,不過我無因為咁而自暴自棄,如果你朋友因爲咁嫌棄你,佢哋稱唔上做朋友!」

Cindy先是驚訝,再不好意思地點頭:「你都係殘疾人士....?但你唔會明白我感受,不過你都講得啱,我太自卑,只係......」

男生不等她說下去便逕自開口:「我明㗎,我明你點解咁自卑,不過記住唔好用身體上嘅障礙去否定自身價值。唔通有手有腳就一定代表好好?



無人可以睇你唔起,只有你自己先會睇唔起自己。

咁啦,呢張係傷殘人士中心卡,上面有埋凸字嘅,你可以摸下個地址,有時我會係個度,得閒嘅行過嚟,大家再交流下心得,當識翻個朋友。

記住,
唔好比傷殘兩隻字規範住自己,
無人話你唔得,
只有你自己先可以決定你自己。」

她一言不發地接過了卡片。



未來會如何無人能預料,但至少當下的她,選擇相信自己能夠繼續前進,不再規限於自卑當中,不再讓任何人去左右自己。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