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腕上的智能手錶閃爍著,代表大叔已經醒過來,唯獨身體狀況......

我緩緩地走到病房前,打算好好了解他的情況,考慮應否把真相告訴他,怎料,大叔搶先發問,「醫生,點樣啊,又要向我解釋酒有幾傷身啦?得啦我知啦,你快啲比我走啦。」

我決定先表明身分才決定告之真相,他如此嗜酒,必定有其原因。

「我唔係醫生,我係幫你回收記憶,你可以話我知你飲酒到底係想忘記啲咩?」

「回收記憶?哈哈哈哈!今次有創意喎,但我都係唔會聽你講㗎,你放我走啦。」大叔仍然不願相信,不過這亦是情有可原的,唯有向他展示我的威力。



「你唔信嘅,我就唯有令你相信。你宜加合埋對眼,慢慢咁想像一下個天好藍,然後你坐係草地上,空氣好清新,突然個天有個氣球飛咗過嚟,你捉住佢,慢慢個身就好輕好輕,跟著氣球向上飛。

好,再慢慢打開眼,聽我講,由1到10入面,唔會再有5呢個數字,一陣我數到3,氣球就會帶翻你到現實世界。

1、2、3!」

沒錯,這就是簡單的催眠技巧,我也好奇自己為何會無師自通,能夠掌握到技巧。

我要求大叔計算自己手指的數目,他潛意識地數至11隻,然而理智上清楚人只有10隻手指,當我重新回復他的意識,他才願意信任我的能力。



要大叔信服我,竟要花上煩複的方法。

大叔終於打開心扉,說出不為人知的秘密。

「希望你真係幫到我,而唔係玩我。

你一定會以為我係酒鬼,為飲而飲。
後生時候嘅我,成日都同班朋友飲到訓街訓酒吧,飲到收鋪比人趕先肯走,我好鐘意飲醉咗嘅自由,同時我都知道無論我飲到幾醉,都一定會有人接我走。」

「就係你老婆?」我揣測。



「哈哈,係啊,雖然佢每次都話唔會再理我,但永遠都會唔放心咁接我走,如果當時識得好好咁珍惜佢,或者今日就唔會搞成咁。

以為人要趁後生去顛去玩先唔會後悔,但就係因為咁所以我後悔咗成世,玩係一時,後悔係成世。後生仔,你都應該有老婆仔女?記住唔好好似我咁,有啲感情,就算曾經有幾好,但過咗就係過咗,去唔翻以前㗎啦。」大叔苦口婆心勸勉我。

我隨口附和,「知道,咁呢啲就係你想回收嘅記憶?你欠你老婆嘅感情事件?」

「呃,其實呢樣只係開頭......」他不好意思地摸頭,天啊,寫了一大堆廢話卻只是個序?算了,考慮到大叔可能長期找不到傾訴對象,反正我有無限時間,唯有慢慢等待吧。

「到有一日,佢喊住咁話要分開,雖然鐘意我但忍受唔住我飲酒飲成咁,到個刻我先識得反省,於是好辛苦咁戒酒。

之後頭嗰幾年,我就做人爸爸,為咗賺多啲奶粉錢,我唯有日日出去同人應酬,一應酬就飲翻酒,一飲,就上翻曬啲癮。

每晚,我同樣醉曬咁翻嚟,佢乜都唔講,只係一個人默默湊住個仔。



因為每日工作都好辛苦,所以翻到去唔係醉到不省人事就訓覺,一齊住又點?大家嘅心一早就越行越遠。

有日,我翻到去嘅時候,迎接我嘅就係一大班警察,佢哋話我老婆已經吊頸死咗,但bb無事,老婆留低咗份遺書,大概內容係佢覺得好辛苦,認為我同以前一樣,只係顧住飲酒無變過,佢想要嘅唔係錢,而係大家一齊照顧BB咁開心生活。

佢有諗過同我講,
但就連同我講一句說話嘅機會都無。

我以為,揾錢就夠,
但點知,佢先係我最大本錢。」大叔流下男兒淚,如果他能早日覺悟,或許有機會扭轉結局,奈何時間只能往前走,不能倒退。

「咁你個仔呢?宜加咁計,都應該二十幾,你至少有佢呢個親人,係你同你老婆嘅愛情結晶品。」我好奇發問。

冷不防,大叔拋下一句,

「佢死咗。」



?????

「係我害到佢撞車......又搞到佢女朋友失明,全部都係我嘅錯,如果我唔係突然飲翻酒,又同個仔關係搞到咁差,根本就唔會去到無可挽回嘅地步......」他的眼神只剩下無垠的空洞,再也無法猜透他的思緒。

有一兒子、其車禍致死、女友則失明......

難道他本應是Cindy的老爺?!世界上太多巧合了吧,兩人同樣被此事所困擾,但心境卻截然不同。

從來,我都尊重每位客人的意願,
恐怕,這次亦要作出新改變。

「我唔會幫你回收記憶,另外頭先幫你檢查身體,發現你有肝硬化嘅跡象。」不帶一絲感情的語調,我把怒氣強行抑壓,我擔憂自己會走上前教訓他。

因為大叔的自私,連累了3人的命運,


而他只後悔而不改進,繼續自暴自棄,我可不認為他享有回收記憶的機會。

回收記憶,是令人重新的機會。
可不是讓人逃避現實而發明。

咦?腦海中好像浮現出一些影像,是我自己在調配藥劑?

啊,腦袋沉重得快要死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