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大叔過後,中心再次回復應有的寧靜,然而我卻感到不自由,最近身體不斷感到不適,難道出現了問題嗎?

我命令眾機器人為我作詳細的身體檢查,但它們亦表示報告一切正常。於是,我決定翻查那本塵封已久的日記。

那是一本,我失憶前所記錄的日記。

對我而言,這本日記猶如記錄住我的前世,日記所記載的全是回收記憶的做法及我偶爾記錄的感受。

然而,我對過往的一切亳無印象,雖然這裡的機械人有高等智慧,卻無法替我尋回記憶,只能講述我過往的性格。



機械人01總說,從前的我像個人,現在的我像機械人。

它又說,這樣的你很好,不會再悲傷了。

老實說,我對過往並不好奇,反正現在的生活亦頗適合我,唯獨我對日記上的字句感到好奇。

我曾寫下:「 到頭來,我始終都捨棄了你,我能夠嗎?一定不能啊。」

這到底是甚麼文句呢?箇中意思讓人難以理解,可惜自那天過後,從前的我便消失了,只有繼承他軀殼的我。



我到底是誰呢?雖則擁有新記憶,而生活也算是過得滿意,但內心深處好像有一個空缺,彷彿失去了重要的物品。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