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Tim的感情有增無減,基本上,他已成為我每天的專屬午飯朋友,擺脫我以往孤單一人進食午饍的習慣。

有天,與我同科的同學無故走來向我搭話:「你最近好似同啊Tim行得好埋?小心啲喎,聽講佢專門食啲Year1嘅妹妹,我見你份人幾好先提醒你咋,好自為之啦。」

不會的,Tim不像這種人,她一定是羨慕我才胡言亂語,我相信Tim的為人。

由此,我並沒有把這番說話放上心。

//



網路上廣傳着流星雨的消息,我也想與他一起觀賞,可是我開不了口,雖說彼此感情不錯,但我們只不過是普通朋友而已。

「想去睇流星雨?咁啱啊我都想睇,一齊去?」Tim突然在我背後出現。

他突如其來的出現,使我一下子反應不來,「你做咩偷睇人哋啲嘢喎!你話你想同我去?得得得我哋兩個去??」

「叫你幾次無反應咪睇下你望咩望到入曬神囉,係啊得我哋兩個,你想有其他人?」

「兩個就夠曬數!」願望成真了!他會否跟我表白呢?只有我和他......會不會......?



我到底在想甚麼!!!

//

「哇,呢度真係好多人,好彩我哋早到先霸到位咋!」Tim雀躍無比的說。

「呢度啲人唔係情侶就係一大班朋友,我哋夾係中間會唔會好奇怪?」

他一時三刻接不上話,是我太直率了嗎?



「我為咗今日準備咗好耐㗎,相機、氣象圖乜都有齊㗎!今晚一定影到!至於糧食供應就靠你啦。」他馬上轉了新話題,我唯有附和,不多加發言。

就在此時,手機響起,「喂?我係邊?咪話咗今晚睇流星雨唔翻嚟囉,咩話?爺爺撞咗車入院?我而加即刻嚟,你send醫院地址比我。」

我看著Tim,不捨得離開,難得製造了二人獨處的機會,卻要拋下他一人。

「走啦,你爺爺等緊你㗎,流星雨幾時都可以睇,但爺爺得一個,唔洗怕我自己會孤單喎,你又唔係特登甩我底。」

聽到他的諒解後,我也馬上尋找的士前往醫院,查看爺爺的病情。

幾經波折才乘坐的士到達醫院,醫院給予我的感覺非常極端,既見證生命的誕生,又記錄著生命的盡頭。

按下樓層的數字,才驀然發現是深切治療部部門,到底爺爺的病情有多嚴重?

「你到啦?爺爺嘅情況好唔樂觀,醫生話佢好有機會挨唔過今晚......」爸爸哽咽地別過臉,我看著眼前被醫療器材插滿全身的爺爺,心臟亦絞痛起來。



「點解會搞成咁㗎?爺爺身體唔係好好㗎咩?」他一直無微不至照料着頑皮小鬼的我,陪伴我度過不少愉快的佳節,為我開解心事、不快,到底是從何時開始忽略了爺爺呢?

「爺爺佢今日幫人當值做的士司機,途中見到個客帶毒品,佢知道毒品會害到好多人,原先想車個犯去警局,點知佢發現咗,仲用刀刺傷爺爺,所以爺爺情願撞車同佢一拍兩散......最後毒犯係被警察捉咗,但爺爺身體都無後生咁強壯,所以傷得好重。」

爺爺總是本着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性格,而我竟沒有為他報答過。

「爺爺,你千其唔好有事啊,我仲有好多少多嘢想同你講㗎。」

手機傳來陣陣震盪,Tim傳來多達五分鐘的影片,還叮囑我要戴上耳機。

我按下播放鍵,耳筒的兩邊傳出他的聲音,猶如他在我耳邊竊竊私語,影片播放着流星雨的情況,旁白道:「聽人講向流星許願好靈㗎,我知你一定很擔心爺爺嘅身體情況,所以特登幫你錄低咗,等你可以好好咁許願,唔好咁擔心啦,有咩事隨時揾我,我一定到,早啲休息啦good night 。」

我緊握爺爺的雙手,閉眼許願希望他能早日康復,以及......Tim能喜歡我,我歎氣地向爺爺傾訴:「爺爺啊爺爺,你話佢到底係咪鐘意我?有時我哋就似朋友,有時候我哋就好似戀人咁,邊個話曖眛感覺好好㗎?我真係好想知佢個心點諗,佢個願望入面,會唔會都有我呢?」



想着想着,我不知不覺地進入夢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