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葉琳的堅持下,笨吱吱和包子去到流言終結屋暫住,柏橋回來後也對二人的到訪感到十分驚喜,笨吱吱更立即和柏橋去了天台比武,真是一對好基友。
 
而我呢?紅妙擔心我在外面無故被下咒,所以也把我留在流言終結屋。
 
「關於廢棄遊樂場……」當天晚上再次開會,我們所有人包括宇宙﹑笨吱吱都坐在會議室。
 
天晴說︰「政府一直想重建遊樂場,可是每次開始進行工程時都會發生機件失靈等等的問題,甚至會有意外發生。」
 
「這件事是政府的委託?」柏橋問。
 




「嗯。」天晴點點頭︰「我的主管本來是要我找流言終結屋。」
 
我不解地問︰「既然宇宙是你男朋友,為什麼不找他?」
 
天晴說︰「除了你們之外,沒有人知道我和宇宙是情侶,加上主管是要求我找流言終結屋,所以我才沒有立即找宇宙。」
 
我瞧了天晴一眼︰「Cora是在政府部門裡工作?」
 
天晴點點頭︰「沒錯,我的工作是文書處理。」
 




和我一樣也是文書處理呢,難怪她的主管會找她做奇怪的工作,因為我的老闆也是這樣。
 
柏橋說︰「流言終結屋雖說甚麼案件也會接,不過靈異案件我們還是會交給百鬼之王處理。」
 
一直坐在沙發的笨吱吱走了過來,看了那張遊樂場相片一眼。
 
「哇的靠﹗」他用力地把相片丟在檯面上,面色都青了。
 
「你見鬼啦?」柏橋白了他一眼,拿起相片︰「甚麼呀,別說鬼啦,人都沒有啦﹗」
 




只有我﹑琳和天晴用百感交集的眼神盯向高柏橋,無知真是幸福。
 
這時,包子也進來會議室抱怨︰「哥,你在大聲甚麼啦?我被你吵醒了﹗」
 
「沒有。」笨吱吱立即搶過相片放在身後。
 
「你背後收起了甚麼?」當包子的眼神銳利如刀時,我們所有人不約而同地退後了一步。
 
笨吱吱滿頭冷汗︰「真的沒有﹗」
 
「你當我是傻瓜嗎?拿出來﹗」
 
「不好啦……」
 
「給我﹗」




 
「好吧你拿去吧。」
 
我們被擊倒了。
 
你就不能堅持多幾行來替作者撐撐字數嗎?
 
包子接過相片後,樣子十分疑惑︰「不過是普通的廢墟照片,有甚麼問題?」
 
葉琳輕嘆一聲︰「魚魚﹑笨吱吱,把你們所見到的東西告訴他們吧。」
 
我說︰「我看見圖片中間的旋轉木馬上都坐滿了半透明的小孩。」
 
笨吱吱目瞪口呆地盯著我︰「可……可是我……」
 




眾人面上流露出不安的表情,等著笨吱吱說下去。
 
「這張照片上,根本就沒有遊樂場,整張相片只有一張血肉模糊的面孔﹗」
 
天晴﹑琳﹑柏橋都沒有作聲,包子緊緊地抓著笨吱吱的衣角,而我?我只是再次拿起相片確認。
 
接著,我驚恐地放下相片。
 
「是的……」我望向笨吱吱︰「你說得對。」
 
「你們的意思是相片會隨著時間的過去而改變嗎?」天晴取過相片︰「我依然沒有看到其他靈異現象,看來有必要找宇宙幫忙。」
 
這時,我的電話響起。走出會議室後我便接起電話,原來是里奧。他在電話中用頹然的語氣告訴了我一件事,我聽完後整個人都僵住。
 
雅兒死了。




 
翌日,我﹑紅妙和星魂就去了我在紫陽市遇見里奧的咖啡店,里奧在我們到達不久後也來到。
 
「你就是里奧?」紅妙冷冷地盯向里奧。
 
里奧點點頭︰「沒錯。你是斷罪之紅吧?想必身後的劍神就是斷星魂了。我重新自我介紹一次,我是魔王,里奧.混沌。」
 
一般而言不會有魔王會在主角群面前表露自己的真實身份,不過此小說一向都是在惡搞,所以大家不要覺得奇怪。
 
紅妙果然很淡然︰「嘖,又是一個怪物……魚魚所說的是真的嗎?關於雅兒的事。」
 
里奧說︰「十分遺憾,是真的。」
 
「如此突然?」星魂也很疑惑。
 




「是的。在她死去之前,她拜託了我一件事。」里奧平靜地道︰「就是和斷罪之紅合作,追捕她創造出來而又失控了的殺手。」
 
我嚥下了口水,默不作聲地盯向紅妙,只見她依然十分冷淡。
 
「她果然知道我們找她的目的。殺手集團中,失控的有多少人?」紅妙問。
 
里奧回說︰「三個。有兩個能力不明,行蹤也不明。最後一個我有跟他交過手,而他也是殺死BOSS的兇手。」
 
「嘖,難怪要找我們…….報酬呢?」
 
「每一個一千萬,總共三千萬。」里奧說︰「雅兒去世之前把她的一切都給了我,當她的遺願完成後,我就會離開。」
 
我瞪大雙眼︰「你要離開?」
 
里奧愣了一愣,說︰「我是魔王,失去了雅兒後我在地球就沒有自己的容身之所,所以我會去其他星球侵略一下,當一當久違的魔王癮。」
 
我急忙地說︰「你……你也可以留在地球當魔王吧?」
 
「光是你身後就已經有個劍神,地球太多高手了,我才不會打沒有勝算的仗。」里奧笑道。
 
「好了。」紅妙輕力敲敲桌子︰「里奧,雅兒是怎樣死的?」
 
里奧盯向紅妙,從口袋中把一張照片遞給我們︰「你們知道這個紫陽市的廢棄遊樂場嗎?」
 
紅妙只是看了照片一眼,立即翻白眼︰「我們來紫陽市的其中一個任務就是要去這個遊樂場了﹗幹﹗有沒有這麼巧合呀?」
 
我立即搶過了照片。
 
嗯,是天晴給我看過的遊樂場照片。
 
「既然你們會查,那麼我就長話短說。這個遊樂場的名字叫花芯遊樂場,很久前因一次恐怖的殺人事件而關閉,死去的大多是小童。由於他們都是被殺人魔殺死所以一直陰魂不散,政府雖然有打算進行重建工程,可是那些死者都以抓交替的方式把進入遊樂場的人殺死。我和雅兒就是為了阻止這件事而來到紫陽市,雅兒在遊樂場利用自身的體質去吸引靈體,但我們都低估了鬼魂的怨念。」
 
說著說著,里奧露出懊悔的表情。
 
未等里奧說下去,紅妙已說︰「因為怨靈太多,雅兒的身體負荷不了而遭受嚴重的污染,最後你把她殺死了,對吧?」
 
我和里奧同時瞪大雙眼。
 
「沒想到雅兒和我及魚魚一樣,都有極陰的體質。」紅妙突然拍檯怒道︰「你們實在太魯莽了﹗根本不明白幽靈的危險性就行動,枉你一個是魔王,另一個是殺手的創造者﹗」
 
里奧愣住地被紅妙罵,不過他沒有反駁。
 
「別以為這是搞笑小說,你們就可以跟著我一起搞笑好不好?老娘有練過所以才不怕幽靈﹗」紅妙繼續怒罵︰「你竟然跟我說雅兒死了?」
 
里奧大概是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於是他只好不斷道歉。
 
「人都死了,道歉又有甚麼用?真是的,這小說愈死愈多人了。」紅妙生氣地坐回座位,我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安撫紅妙還是里奧較好。
 
星魂也在此時說話了︰「紅妙,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你們三個女生都有極陰的體質,可是你卻沒有受過太大的傷害?就連魚魚也經常遊走在死亡的邊緣。」
 
紅妙盯了我一眼︰「不要把我和這個衰小秘書相提並論。話說回來,是不是因為我太美所以……」
 
話未說完,星魂握拳敲了紅妙的頭頂,連我都覺得很痛。
 
「因為一直有我在你身邊驅散陰氣,所以你才會安全。魚魚身邊只有我們,她的陰氣比你重,連帶吸走了你的陰氣,因而令她愈來愈衰小。至於雅兒……」
 
星魂嚴肅地向里奧問︰「你一直在她身邊有發現她奇怪的地方嗎?」
 
里奧想了想,回道︰「她的身體很差,幾乎每天的精神都很差。」
 
星魂點點頭︰「雅兒創造出殺手軍團,雖然殺人的不是她本人,可是依然和雅兒扯上關係。雅兒不但陰氣過多,而且也長期被不斷增加的怨氣包圍,所以她死於非命是必然的事。」
 
「如果照你的說法,下一個死的人不就是我嗎?」我驚慌地抓住紅妙的手臂。
 
紅妙面有難色地盯向星魂,只見他摸摸自己的下巴︰「不會啦,每次你有事時都有人救你,而且你沒有殺過人,當然不會死於非命,你不過是衰小了一點而已。」
 
咦,等等,好像還有一個人也有鬼眼﹗
 
「笨吱吱呢?他又如何?」我趕緊問。
 
「關那個未確認生命體甚麼事?他又不是人﹗」紅妙白了我一眼。
 
星魂卻沉默不語。
 
紅妙在此時說︰「我們會和流言終結屋及百鬼之王去花芯遊樂場調查,至於里奧你……請你去完成雅兒的遺願。」
 
「嗯。」里奧欲言又止地看了我一眼,終究沒有說出甚麼。
 
回去流言終結屋的路上,星魂終於開口了︰「當你們提起笨吱吱時,我才想起他的妹妹包子有點奇怪。」
 
「難道她也有鬼眼?」紅妙問。
 
「不是。只是她的身體狀況好像比你們二人更嚴重。」星魂凝重地說︰「先回去跟他們商量一下吧。」
 
我有預感,今天將會知道更多這群高手的秘密。即使有衰小鬼眼卻能夠得知普通人一輩子也未必知道的秘密時,感覺很爽就是了﹗
 
我們回到流言終結屋後,就見琳和柏橋在整理文件,卻不見笨吱吱和包子。
 
「那對兄妹呢?」紅妙問。
 
「他們在天台,笨吱吱正教導包子重新練過我的洛神鞭法。」琳似乎很忙,她沒有望向我們地回答。
 
紅妙點點頭︰「那麼我上去啦。」
 
於是我們沿著門外的樓梯步上天台,正要步出天台時,紅妙卻伸手阻止我,並一起躲在門邊。
 
我疑惑地望著她,她卻豎起手指放在嘴邊,示意我不要作聲。
 
「不要騷擾他們。」星魂盯向天台,我也朝他的視線望去。
 
依然是黑袍打扮的笨吱吱把雙手放在身後,目不轉睛地看著包子,而包子只是冒著冷汗地抓住一條水形成的鞭,水鞭非常不穩定,才幾秒的時間就解除形態。
 
「繼續。」笨吱吱的語氣十分冰冷,包子咬牙切齒地張開雙手,地上的水再次慢慢升起,而包子的雙眼由黑變灰,嘴角也露出了吸血鬼獠牙。
 
原來包子也是吸血鬼?
 
剛想完,水鞭又再次分解。
 
包子跌坐在地上,把雙手抱著自己,顫抖地說︰「好冷……」
 
笨吱吱跑了過去半蹲在她的面前︰「我抱你。」
 
包子猶豫地抬頭,接著默默地點點頭,笨吱吱就把包子擁抱在自己的懷中。
 
「還會冷嗎?」笨吱吱溫柔地問。
 
包子輕輕地點頭︰「會……」
 
笨吱吱把她抱得更緊,手亦同時磨擦包子的肩膀︰「我一定會保護你,因為你是我的妹妹。」 
 
「包子到底發生了甚麼事?」紅妙擔心地道。
 
星魂只是若有所思地盯著外面的兩兄妹,他說︰「魚魚,叫他們回來。」
 
我愕然地看了星魂,然後就跑了出去︰「笨吱吱﹗包子﹗我老闆找你們哦﹗」
 
不知是否我的錯覺,在他們二人跟在我身後時,我總覺得包子整個人都十分冰冷,完全不像是一個活人。
 
會議室中有我們斷罪之紅三人﹑琳二人和兩兄妹,星魂瞧了我們一眼,最後把眼神放在包子身上︰「小女孩,你看得見我吧?」
 
包子點點頭。
 
「很好。笨吱吱,你妹妹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星魂嚴肅地問。
 
笨吱吱皺眉說︰「她在處理任務時被敵人擊至重傷,而她本身的力量也在那時暴走,我在她死前最後一刻把她變成吸血鬼,她復活後卻功力盡失,甚至比仍是人類時更虛弱。」
 
「那之前呢?之前她發生過甚麼事?」笨吱吱的答案似乎不是星魂所預期的。
 
笨吱吱好奇地問︰「你想知甚麼事?」
 
「例如她之前有沒有被鬼上身。」星魂道。
 
笨吱吱面有難色地盯向包子,接著小聲地說︰「這個伏筆不是現在要爆出來吧。」
 
包子轉頭瞧向笨吱吱︰「是不是和你當年死亡的事件有關?為什麼我從來都沒有當年那段時間的記憶?」
 
笨吱吱無奈地說︰「你們真的要知道嗎?」
 
我留意到琳和柏橋都露出笨吱吱的表情……我不是說他們笨,而是說他們露出和笨吱吱一樣面有難色的神情。
 
難道他們早就知道包子的事?不過我沒有不知趣地說出來。
 
開玩笑,這裡隨便一個人都可以把我從世上畢業﹗
 
「這件事可能關係到你妹妹的生命,除非你想她死吧。」星魂堅定地說道。
 
笨吱吱嘆一嘆氣︰「唉,好吧,我說告訴你們。」
 
他坐在包子的旁邊,娓娓道來︰
 
「我們是堂兄妹所以不是同居,以前也沒有現在般親密,不過她的父母要我照顧著這傢伙,所以當她做錯事時我就會毫不留情地罵她,因此我們常常都因為意見不合而吵起上來的。只是兩兄妹雖然常吵架,但很快就會和好。
 
她出事前的一星期,我因為工作的關係幾乎每晚都沒有好好睡過,就在這時二嬸……即是包子的媽媽,她致電給我說包子遲遲未回家,於是我就致電給她了,結果原來這傢伙去了公園練舞練到不知時間過,所以我就罵了她一頓,她一怒之下掛了我的電話,我也被她惹怒得沒心情工作,立即放工回家了。
 
第二天起床準備上班時,我又接到二嬸的電話,這次她卻說包子把自己鎖在房間裡,不時傳來奇怪的笑聲,有時又傳來呼叫聲,我立即趕去她的家,結果包子自己打開門,作勢要掐我的頸,我想抓住她,卻發現她的力氣大得連我也感到驚訝。因為我一直有學詠春拳和西洋拳,所以經常和別人打自由搏擊,當時包子的力量絕對超過我戰過的任何一個拳手﹗
 
她用力地掐住我的頸,我情急之下全力用直拳轟中她的氣門,她退後數步後我隨手把櫃上的聖經取下後一邊大叫『我以主耶穌的名義命令你立即離開』一邊用聖經敲在她的頭上。」
 
笨吱吱還未說完,包子一面愕然地說︰「打我也罷了,你居然用聖經?你知道聖經有多厚嗎?嗚……你沒有人性……」
 
「那時你幾乎殺了我耶,我不打死你已經是萬幸﹗」
 
笨吱吱白了她一眼,續道︰「接著我踏在她的身上,本身有鬼眼的我看見包子的臉孔變得白朦朦一片,我就知道她被附身了。於是,我找了另一個懂得驅鬼的朋友。在她的協助下,我們得知包子被十二星宮巫師的首領雙子座盯上,目的是利用包子的血肉去完成十二星宮的長生不老儀式。
 
知道這件事後,我找了幾個黑道朋友替我查出十二星宮在香港的巢穴,那就是香港其中一個極陰之地,摩星嶺炮台。昔日的摩星嶺炮台死人無數,又傳出很多鬼故事,所以十二星宮就利用當地的環境去進行儀式,不過包子已經被我們縛起來並鎖在房間,所以十二星宮就無法控制她了。最後就如你們所知,我們整群人在摩星嶺付出沉重的代價殺死雙子座,接著我被其他星宮巫師殺死。」
 
笨吱吱把整件事說完後,我們全都沉默下來。
 
包子灰溜溜地問︰「為什麼會選中我?」
 
笨吱吱眨一眨眼,搔著臉頰︰「我聽雙子座說,他剛來到香港時見到我和你,覺得我們兩兄妹的感情很好,所以想殺死你而令我絕望,因為負面情緒是十二星宮的力量來源。」
 
「神經病﹗」包子生氣地道。
 
「可是我總覺得現在我體內的十二星宮力量常常幫助我們,或許他們是想懺悔吧。」笨吱吱說。
 
星魂也在這時開口問道︰「包子妹妹,你本身有沒有鬼眼?」
 
包子搖搖頭,星魂便說︰「笨吱吱本身有鬼眼,而包子本身就沒有,那就是說笨吱吱和包子本身也有極陰體質,只是笨吱吱一直在吸收包子的陰氣,才令包子沒有鬼眼。
 
然而十二星宮事件令包子的體質變得虛弱,陰靈就很容易乘虛而入,再加上包子在台灣受到嚴重的傷害,所以即使笨吱吱把包子變成人畜無害的吸血鬼,在先天的傷害下包子也只會成為隨時被幽靈襲擊甚至被奪舍。」
 
這裡就由我解說,奪舍就是附身的意思,雅兒的死因是被數之不盡的幽靈奪舍而死亡。
 
紅妙嚴肅地說︰「為了保護包子,我們必須找高手治療她。」
 
「高手?那裡找?」我問。
 
紅妙盯了葉琳和柏橋︰「你們可以嗎?」
 
琳說︰「不可以,我們連包子的體質都看不出來,又如何治療她?」
 
「要找異傲的高手嗎?」星魂問。
 
「異傲正和孤天涯追擊斷浪會,所以不會有人理我們咧。」紅妙嘆道︰「事到如今,我們唯有找守門集團。」
 
這個時候就是我耍白目的時候。
 
「老闆,為什麼紫陽市有守門集團可是還需要我們幫忙?」
 
紅妙回道︰「答案很簡單,因為委託守門集團辦事是需要一筆昂貴的金錢,我們斷罪之紅的委託金就便宜得多了。我不想麻煩守門集團就是這個原因了,而且明明別人委託我們,結果我們卻去找其他人幫忙,你不要面子可是我要啊﹗」
 
琳也說︰「紅妙比守門集團較易聯絡,所以我們都會先選擇找斷罪之紅幫忙。」
 
「現在的問題是治療包子並不是正式的委託,所以不知道守門集團會否受理。」柏橋說完後頓了頓,又道︰「雖然想叫天晴拜託宇宙,不過宇宙好像因為曾經多次不收錢接受委託而被公司責備,所以今次只好作出正式委託了。」
 
一旁的包子不好意思地舉手︰「其實大家也不用因為我而勞師動眾吧?」
 
柏橋﹑笨吱吱和星魂快速地說︰「就是因為怕你會死所以才要勞師動眾啦﹗」
 
包子安靜地收起手。
 
琳微笑地說︰「好了,現在分配工作。斷罪之紅請繼續處理花芯遊樂場的事件,柏橋和我會聯絡守門集團,笨吱吱請留在流言終結屋看守包子,別讓她周圍跑哦~」
 
「了解﹗」眾人高聲叫道,只欠沒有立正敬禮。
 
其實葉琳才是女主角,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