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一日,我終於拖到你隻手,我同你沿住觀塘海濱一直行,一直行。我無拎過電話睇,雙眼一直望住你,享受緊,享受緊依一刻既幸福。
同平日出街唔同,我地之間無咩交談。我只係同你一直行一直行,行左幾個圈,最後送左你番去地鐵站前。
我拖住你打算同你一齊行入閘,不過行到一半你打斷左我,放開我隻手。

我擰轉頭滿臉疑惑望向你,問:「不如……我送埋你番屋企?」

你一如以往咁擺出個古惑既笑容反問番我:「乜你知道我住邊咩?」

我擰擰頭,心底知道依一個秘密由識你到依架你都唔肯講,就好似一個禁忌咁。而個原因大家都好清楚,直到今日我正想開口問既時候。你再向我單單眼話:「我既秘密嘛,你明架。嘿,放心啦,我自己識得番去。」



我無奈地點點頭示意ok,就望住你向閘機方向走過去。我一個人傻更更咁企喺閘機前,望住你既背影離我而去。依一刻我心裡面有多少唔舒服。

係不安?唔捨得?我唔知,都唔想再深究,我安慰自己道:「點解會咁唔捨得?其實手都拖埋,我仲有咩好不安呢?」

當你走到閘機前果刻,你停低左,再次回頭望向我。

「求下你,比我送你番去,我只係想同你見多幾分鐘,比起知你住邊,我更加想同你一齊過多幾秒。」我心入面苦苦地哀求。

不過你竟然問左一個好古怪既問題,你問:「你知唔知道邊兩條地鐵線最慘?」



當下間我完全反應唔到,都完全唔知佢係咩意思,我苦笑左下答:「唔知啊……係咪西鐵線同東鐵線,因為佢地距離差咁遠?」

你微徵搖頭挑皮地笑道:「嘿,唔係啊,係觀塘線同荃灣線。」

當下間我即刻好似黑人問號咁望向你,你報以一個笑臉回應我。你同我講聲再見就入閘離去。而果一下再見都成為我地之間真正既道別。

或者成個故事可能要由半年前講起,而果陣都仲係秋天……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