倏地,畫面中所有選項變得支離破碎,化作點點白茫散落於漆黑的畫面。然後鏡頭猛地往下扯動,拉起條條彗星般的速度線,與四周的黑暗混和一起,黑白相間,閃爍不止。

當畫面緩下來時,你看見的景象已變成了一片白皚皚的雪景。鏡頭聚焦在一朵半空飄揚的雪花上,然後徐徐落在一個倒在地上的男孩。

此時畫面再度凝固,屏幕下方出現了四個選項,你選擇了:

A. 蘇醒過來
B. 陷入回憶
C. 繼續沉睡
D. 失去知覺 





你們選擇了「繼續沉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天空蓋著一層陰雲,陽光能偶爾透在雲朵較稀薄的地方。」一段文字在畫面下方慢慢鋪展開來。

此時鏡頭拉近在上男孩身上,這是個3D的CG模型,做得很是精細,甚至讓你想起日本攻殼機攻隊的動畫電影。你驚訝這個遊戲的畫質居然如此的高。

男孩身型瘦削,身穿類似中學的夏季校服,小小的瓜子臉輕皺眉頭,看起來倒是青秀。



「這裡是一片茫茫雪國,儘管目前天氣還不算太糟,但繼續沉睡下去並不是一個好選擇。」

此時你發現畫面中的雪花紛紛落下,地上的光影轉眼變換了幾分。

不一會,小男孩的黑髮已沾上了班班的雪。男孩祼露在外的皮膚迅間變得通紅。

這時又出現了幾個選項,你選擇了:

A. 蘇醒過來


B. 陷入回憶 



你們選擇了「蘇醒過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你按下第一個選項後,畫面中的男孩開始發抖瑟縮。

鏡頭落在他紅得發紫的臉上。他不只眉頭皺得越來越緊,幾乎每處的肌肉都冷得繃緊。

在一陣痛苦的掙扎後,他張開了雙眼。

「小男孩緩緩張開眼睛,蘇醒過來。他大腦一團混沌,迷迷糊糊,有無數的念頭充斥在他腦海,但都被凍成一大塊冰疙瘩,甚麼也想不起來。自己是誰?這裡是哪?種種問題的苗頭才剛冒起,瞬間就被颼過的冷風吹熄。」

男孩止不住渾身發抖,勉強用手按在雪地上撐起自己。一秒後,他觸電般迅速收回手掌。



「雪的觸感十分奇妙,這是小男孩第一次觸碰真正的雪。可惜此時的雪並未為他帶來冷涼的快感,他感到的只有滾燙般的炙熱。」

男孩艱難地站了起來。他駝著背,低伏著頭,在頭髮的縫隙中看去遠處,眸子裡盡是茫然。

「面對眼前茫茫的、陌生的雪景,他該何去何從?」

小男孩迷茫地看著前方,等待你的選擇。

A. 確認自己的所在地
B. 尋找保暖方法
C. 大叫求救
D. 低聲啜泣 





你們選擇了「低聲啜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根據目前的狀況,你猜這是一款解迷生存遊戲。

儘管遊戲內並沒有顯示生命值之類的玩意,你從精細的畫面中看得出小男孩的狀況並不理想。

「也許目前最理性的做法,是馬上尋找能夠保暖辦法,又或盡力呼叫,把希望寄托在某個不存在的拯救者上。」

男孩無力地蹲下,把臉龐埋在雙腿裡,一顫一顫地啜泣著。他不敢用手去擦掉眼淚,只是不斷把眼角湊到校褲上,逐點把淚水印乾。

「但面對如此莫名的困境,小男孩選擇了對事情毫無幫助的低聲啜泣。不過,大概這才是最合符常情的反應,不是嗎?」

下方旁白的敘述散去,你眼前出現了兩個選擇。



A. 重新振作
B. 自暴自棄 



你們選擇了「重新振作」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經過幾輪選擇後,你大概掌握了這個遊戲的遊玩方式。每次總會有個正面和負面的選項,但似乎在累積一定程度前,選擇負面選項並不會馬上帶來不可逆的惡果。

你看見瑟縮成一團的男孩正不停抽泣。儘管這遊戲沒有播放任何背景音樂或音效,那擬真的畫面也足夠引起你的同情。你不忍再繼續測試下去,選擇了較正面的「重新振作」。

若一個簡單模式也輸掉,那可就貽笑大方了。

「小男孩蹲在雪地上飲泣良久,渾身都冰得發麻,卻感覺沒剛剛那麼難受了。」



男孩抬起頭,發現天上的烏雲已散去,零星飄落的雪花也不見了蹤影。慵懶的陽光落在雪原,照得四周閃閃發亮。

「習慣了原來居住地濕冷的冬天,小男孩發覺此情此景似乎也不是不可接受。」

「偶爾還有一兩陣微風拂過,惹得男孩抖個冷顫。但現在他已經能邁出步伐,在這片陌生雪地留下深實的足印。」

畫面聚焦在男孩向前邁步的背影上後驟然停頓。現在該是你選擇的時候了。

A. 以確定當前所在地為首要目標
B. 以探索可用資源為首要目標
C. 以尋找其他人為首要目標 



你們放棄了「探索可用資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依照目前的情況,你認為應優先確認男孩的所在地。

根據先前遊戲畫面和旁白的內容,男孩似乎是莫名其妙地來到這片雪原。你很好奇這款遊戲以甚麼作背景,是偏向現實的荒野求生、還是奇幻的異世界冒險?

當你按下「以確定當前所在地為首要目標」後,遊戲並沒馬上繼續。你發現首個選項變成了鮮明的綠色,其餘兩個選項的描述變成了「以––為次要目標」。

於是你又按下了最底的選項,「以尋找其他人為次要目標」。

畫面中的男孩再度活動起來。

「小男孩不認為眼前蒼茫的雪地有值得探索的資源。現在,他最希望的是知道自己身處何地,自己到底為甚麼會來到這個地方。若找到任何人煙,也或一切問題都會迎刃而解。」

男孩慢慢地挪移步子,在身後留下一串串的鞋印,堅定不移地向前進發。

此時下方再度出現了兩個選項。除此之外,這次還多了個全新的數值。

寒冷值:10/20 (你有點虛弱。)
A. 加快步伐(疾步向前)
B. 高聲呼喊(緩步前行)
C. 尋找高點觀察環境(謹慎行事) 



你們選擇了「加快步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男孩雙臂繞胸,低垂著頭急步往前走去。

「小男孩憑直覺選定了方向,一鼓作氣大步向前。」

畫面的角度連番變換,或從半空俯視,或從男孩側臉切入,或從遠處慢慢拉近。

「天無絕人之路,只要勇敢前進,最後總會有解決方法的。」

儘管畫質很美,你看到的永遠只有兩樣一成不變的事物:渺小的男孩和浩瀚的雪原。

不管畫面如何切換,你不曾看見它們以外的東西。

「小男孩最初是這般想著。」

「但自己已經走了多久呢?十分鐘?半小時?一小時?他記不起來了。」

「只要再一次鼓起勇氣,只要再一次抬起雙腿,很快便能得救了。」

「都是謊言。」

畫面中的男孩停了下來。

「沒有建築物、沒有人影、沒有樹木,他甚至連一塊石頭也不曾看見。這片雪原只有純粹得不近人情的白。」

「不管自己再怎樣努力,眼前永遠是無涯無際的雪地。」

「不可能得救的,從一開始就注定了這個命運吧。」

你輕聲一句句地道出旁白的描述,心裡不由得驚嘆這個「簡單模式」的變態。

也許這只是遊戲開場的強制劇情吧。你搖搖頭,把目光放在下方的新選項。

寒冷值:7/20 (你很虛弱。)
A. 向前奔跑至力竭
B. 咆哮至聲嘶力竭
C.躺睡在雪地上 



你們選擇了「咆哮至聲嘶力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真正的樂觀是親身經歷失敗後仍能笑著面對;盲目作出激勵只是自大和無知的表現。」

「小男孩曾經是個樂觀的人,如今他才發現自己一無所知。」

你看見男孩跪在雪地,兩條凍成灰白色的手臂無力垂在兩旁。

「為甚麼?」

男孩目光失去焦距,茫茫然地看著這片雪漠。

「為甚麼?為甚麼?」

「為甚麼?為甚麼?為甚麼?為甚麼?為甚麼?為甚麼?為甚麼?」

「為甚麼!!!!!!!!!!!!!!!!!!!!!!!」

你的手機依然靜悄無聲,但隨著字幕的翻動,男孩悲憤的咆哮聲油然滋生,在你心裡不斷迴響。

長長的感嘆號消失後,遊戲畫面停滯下來。沒有新的敘述,沒有選項出現,鏡頭和鏡頭中的男孩都是一動不動。

他一直望向前方。沒有旁白的描述,沒有人知道男孩現在的想法。

良久,男孩身影徐徐滑落,倒臥在雪地上。

新的選項出現,你不禁瞪大雙眼,咒罵了一句。

寒冷值:3/20 (你生命危殆。)
A. 在暴風雪中冷死
B. 在脫力、饑餓中冷死 



你們選擇了「在脫力、饑餓中冷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搔著頭,頭髮在手指繞上一圈又一圈,終於勉強按下第二個選項。

遊戲才開始不久,怎麼好像馬上要結束了呢?這可是最容易的模式啊,到底選錯了哪個地方,突然進入死亡結局?

沒人解答你的疑惑,你眼睜睜地看著男孩倒在雪地,一動不動。可是四周持續變動的光影卻告訴你遊戲並沒有停頓下來。

下方的旁白沒再出現,似乎對這已成定局的情景再沒任何補充。

在這片冰天雪地裡,在無力和饑餓中慢慢死去,這到底是怎樣的滋味呢?

嘗試把自己代入男孩的角色後,你不自覺地打了個寒顫。

嗯,那應該是非常痛苦的。

你整個人鑽進了被窩,手機青冷的光照亮了這小小的天地。遊戲中的時間仍在不斷跳轉,你開始想著等會要不要吃點宵夜。

此時,畫面下方終於發生變化。旁白的敘述,一字一頓地出現在你眼前。

「彌留之間,小男孩腦海裡隱約飄過無數念頭,可悲的是他沒有任何記憶,朋友、家人、自己……在人生即將完結之際,他竟無法留下一絲屬於自己的事物。」

「最後,僅有一個想法留在他思海裡。他花盡了最後一點精神,把這份意念深深地烙印在自己靈魂裡。」

「我……」

寒冷值:1/20(你即將死亡)
A. 祝福這個世界
B. 痛恨這個世界
C. 咀咒命運和上帝



你們選擇了「咀咒命運和上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不知何時開始,雪花再度稍然飄落。

「我……」

鏡頭緩緩拉近到男孩臉上。在你的手機屏幕上,男孩的臉漸漸放大。

「咀咒……」

當男孩的臉佔據了整個畫面時,鏡頭仍然向內聚焦著。

「……」

寒冷值:0/20(你已經死了)

最後,畫面停在男孩失焦的眼睛上,漆黑的瞳孔落在正中,仿佛仍在凝視著外面;旁白的描述亦到這串省略號後戛然而止。

你與男孩對望著,不敢信相他真的就這樣便死了。

這也太離譜了吧?自己也好像只選了八到九個選項,這就玩到了死亡結局?說好的簡易模式呢?說好的有利選項呢?

怎麼每個選項都好像會導向死亡結局,這片雪地根本沒可能走得出去啊!

遊戲畫面依然沒有變化,男孩直勾勾地盯著你,看得你心裡有點發毛。

忽然,你留意到他瞳孔的一角有些微的變動。你馬上把手機湊到眼前來看清楚。

是人影!

有個人正往男孩的方向走來!

遊戲也十分配合地放大了那一角畫面。儘管色調上有點昏暗,你看到他身穿厚重雪山裝,帶著個半人高的背囊。

難道大聲呼喊才是正確的選擇?他媽的誰會想到真是有人來救命?為了節省體力誰會無緣無故地大叫?

有BUG!爛遊戲!

在你不斷抱怨的時候,遊戲畫面終於驟然一黑,進入到結算階段。

「恭喜你得到了『13:46:29』!」
「恭喜你得到了『晴空萬里』!」
「恭喜你得到了『失憶』!」
「恭喜你得到了『遲來的救援』!」
「恭喜你得到了『咀咒』!」
「恭喜你得到了『簡易模式』!」
「恭喜你的人生天隨人願!」

最後,所有的字句都徹底消散了。遊戲自動回到開始畫面,但這此不同的是,畫面變成了剛剛的皚皚雪景,一望無際,潔白無暇。若不計算那個微微隆起的墳頭的話。

你的人生只是一場選擇遊戲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