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安唯回到家,洗了澡,睡過覺,第二天早上七點就起床了。

昨天葉成亨一事令他感不悅,但令他更不爽的是:今天又要上班。

雖然心中千個不願,但符安唯仍是按時出門去上班。

不幸的是,他這天遲到了。

儘管他準時出門,可是地鐵卻延誤了,算一算,這已是今月的第三次了。



符安唯遲了十分鐘回公司,一出電梯口就聽到「大嘴狗」的罵聲。回到辦公室,他見到上司「大嘴狗」板著臉在罵人。

有些上司喜歡叫員工入房開罵,有些喜歡當眾開罵,「大嘴狗」屬於後者。今次受難的是公司的女職員Wendy,她跟符安唯一樣,都是剛大學畢業在公司任職不過半年。

「…我跟你說過幾百遍了?發送報價單給客戶之前絕對要重複檢查幾次,確保數字都對了才發送。你有沒有把我的話記在心中?你是不是該罵?」「大嘴狗」指著Wendy的頭大聲罵。

四周的員工安靜地到自己位置幹活,誰也不敢發出任何聲音。

「對不起。」Wendy垂著頭說。



「你解釋下,我提醒過這麼多次,怎麼你這次還是報錯價給客戶?你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你到底有沒有重視過你工作?」

順帶一提,符安唯上班的地方是本地的一間貿易公司,拉客人談生意時,經常要報價給其他公司。

「我……」Wendy欲要解釋但被打斷了。

「別解釋了,我不想聽。你要不就不重視你的工作,要不就是笨,怎麼可能三番四次犯這種低級的錯誤!這麼簡單的工作你都做不來,那就回小學重新讀過書吧,公司不需要你這麼蠢的人!」

Wendy悶哼一聲,擺出一副不太服氣的樣子。



「呵!你『哼』什麼?你要是不爽不喜歡就辭職唄!」。

Wendy的臉氣得紅透了。「我跟你說,要是你再這樣把東西做得錯漏百出,我就炒你魷魚!」

「大嘴狗」罵完Wendy一輪,便走到Wendy隔壁的員工繼續開罵。

那人是Wendy的組長Peter哥,他的年紀看上去和「大嘴狗」差不多,都是四十歲左右。

「大嘴狗」毫不留情地訓斥Peter哥,一輪嗶哩吧啦的,罵他管教無方,教出來的手下像廢物一般。

看著四十多歲的Peter哥被同是四十多歲的「大嘴狗」罵得無地自容,一旁的符安唯又是感觸。

明明大家都是四十多歲,一個高高在上,一個則身份低下。

然而兩者的分別卻不在於工作能力,在於誰的「後台」硬。



據說,Peter哥和「大嘴狗」都是同期進公司,不同的是「大嘴狗」的舅舅是公司的高層,所以他一路扶搖直上做到現在管理層的位置,而Peter哥就沒有什麼貴人相助,所以現在還是當個小組長。

「你又在發什麼夢?」

「大嘴狗」的聲音召回符安唯剛才走失的魂魄。

「你今天又遲到?你這個月第幾次了……」

面對「大嘴狗」的連珠彈發,符安唯全無感覺,他大概對此麻木了。

他明白,出來工作,拿得起公司發的工資,被上司責難,自己受點氣是在所難免了,唯一令他在意的是這個月的勤工獎又泡湯了。

都怪那無能的地鐵公司,今天不知害了多少「打工仔」沒了勤工獎!



「大嘴狗」罵人罵到口水都快乾了,他稍微平息了怒火,對符安唯說:「你,內地有家廠商想我們公司給他做代理出口,這客人原本是Wendy負責的,現在,我交由你負責。」

「啊?不是吧?」符安唯有點驚詫。

「哎,我還是不太放心,Peter教一下他。要是你有什麼不懂你問Peter,不要亂來得罪客人。」

「可是,我手頭上的工作怎麼辦?」

「你手上的活交給Wendy,懂了嗎?」

Wendy和符安唯在公司是負責不同工作,Wendy主要是尋找可合作的客戶和跟客戶洽談生意,而符安唯主要是負責公司文書處理的工作。

二人快速地完成了工作交替,各自簡短交代彼此手頭上的工作進度。

然而,Wendy看上去有點不情願,符安唯也理解,畢竟那個是自己辛苦找來的客戶,若果談得成的話還可得到額外的花紅。



到了午飯時間,公司的其中三個男同事圍到Wendy身邊。

三人在Wendy面前互相推卸責任。

「出錯那部分是George負責的,跟我沒關係,Wendy寶寶不要生氣。」四眼男同事擺出可憐兮兮的樣子。

「喂,關我什麼事?不是Tony負責最後的把關檢查嗎?」光頭男同事指著身旁的矮小男。

矮小男連忙反擊:「你自己的部分做的不好還怪我?」

「你們一個兩個三個都是廢物,小小事都做不好,害我被那隻『大嘴狗』罵,還害我現在要做些數據輸入這種無聊活,真是氣死人了!」Wendy一臉不悅。

「Wendy寶寶,別生氣,我請你到五星級酒店吃午飯,讓你消消氣。」四眼男忙道。」



「我的Wendy女神怎麼會跟你這種廢物吃飯呢?」矮小男忙道。

「就是!他媽的小小事都做不好?」滿臉油光男加把嘴。

三人吵吵吵鬧鬧,口沫橫飛。

符安唯才明白,原來一直以來Wendy的報價單都是由這三位男士替她做的。

論外貌,Wendy長得算是標誌,眼大大臉圓圓,算是可愛的類型,加上勻稱的身材,也難怪這三位男同事迷倒她的石榴裙下。

再看她身上的衣服和手袋都是名牌,看來這幾隻觀音兵向她獻了不少殷勤。

符安唯開初也約過Wendy看電影想過追求她,但對方似乎看不起他,把他當透明。

後來他想了想,「兔子不吃窩邊草」,辦公室戀愛還是不碰為妙。